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万历尖商

万历尖商

古镇小兰 著

连载中军事

“皇上,你像魏忠贤一样不三不四,张居正呢?”“楚兄弟,……张居正死了。”“那谁来搞改革开放啊,戚继光呢?”“……也死了。”“那谁去把努尔哈赤按在地上摩擦?”传说财神爷是卖米的,秤米时从来都高高地堆成一个尖,是谓尖商。楚箫一个金融大咖穿越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读者群:480204011,欢迎。〉

10.8127万字|95次点击更新:2019-05-26 08:14:3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皇上,你像魏忠贤一样不三不四,张居正呢?”“楚兄弟,……张居正死了。”“那谁来搞改革开放啊,戚继光呢?”“……也死了。”“那谁去把努尔哈赤按在地上摩擦?”传说财神爷是卖米的,秤米时从来都高高地堆成一个尖,是谓尖商。楚箫一个金融大咖穿越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读者群:480204011,欢迎。〉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万历十三年(1585年),霜降时节,松江府,浦江边。

  楚箫不知道在水里泡了多久,涵定最后一口吻,扑腾上岸,扔了手里的军刀,摔倒在江边,晕死过去……。

  江边沙石路上,

  过来三个女子,一辆马车,

  仙姿玉色,步履轻盈珊珊俏花枝,返身举步,恰似柳摇水笑润初妍。

  走在最前面的是公主的丫鬟喜兰,随后的是永宁公主和太丰郡主,丈开外,是一辆双辕马车,侍辕的是郡主丫鬟水玉。

  江风渐大,

  太丰郡主关切的说道:“公主初来松江,路途遥远,才将息两日,我等还是回去吧,他日再陪公主游玩。”

  永宁公主悠悠答道:“姐姐,你且直呼妹妹就是,这是松江,不是京城,我倒不觉身体疲乏。”

  “妹妹,江上起风了,有些凛冽,我费心你身子凉,我们已经出来一个时辰了。”

  “姐姐,不妨,再走上一走”。

  马车辕上套着的那匹棕色骏马,突然一声长啸,走在最前面的喜兰发现了江滩上的楚箫。

  “公主,郡主,这里……,这里有一单人”。喜兰有些恐慌,不敢上前,向身后连连招手。

  公主和郡主趋步向前急行,

  水玉也从马车上跳将下来,

  棕色马儿,又是两声嘶鸣。

  太丰郡主胆子大,将手伸向楚箫鼻子:“此子尚有热息,他还在世,只是背上的刀伤,又长又深,水玉,快取马车上的棉布来。”

  郡主和水玉慌手慌脚地用棉布层层裹缠着楚箫,还是有些许血水从白棉布渗将出来:“水玉,再取些棉布来。”

  “姐姐,你看他是什么人”?永宁公主取下裙袖上的貂皮暖手,托着楚萧的头,雪白的貂皮毛上,马上泥渍斑斑。

  “妹妹,看衣着体貌,像是位军爷,看……,这衣襟上隐约有几个字:楚箫,六…三,把总”,太丰郡主接过水玉手里的布头又在楚箫身上裹绕了一圈。

  喜兰发现了沙堆中的断刀,扑去沙石,抽出来,递给公主。已经折断的刀背上,赫然有四个刻字:戚氏军刀。

  “姐姐,这位想必是我朝威名赫赫的戚家军,戚继光总兵帐下儿郎,我们定要救她。”

  “妹妹说的极是,水玉,解辕马车,牵匹马儿过来。”

  “姐姐,用我的赤电宝马。”

  四女八手八脚,好歹将楚萧抬上马背,太丰郡主一跃上马:“水玉,喜兰,你们顾看好公主,妹妹,我先行送这位楚箫把总,去东壁堂就诊李院判。”

  ……

  十日后,郡主府。

  楚箫坐在中门楼堂和东厢房的毗邻曲廊处,晒着太阳,背上暖暖的,愈合的伤口有些痒,他确信了一个事实,自己穿越了。

  太你么空格了,搞笑!楚箫嘴里连骂三声:“空格空格空格”,一掌拍在曲廊立柱上,十日来的养伤,穿越的惊惶不明确忐忐忑忑,算是释然了。他心里总结陈词:“穿就穿了,好歹是穿越到古代,古代人,那还不都是一群小学鸡,吊起来打!!有什么好怕的。”

  中门楼堂阔间七架,五丈开外,前面是三间五架的前门楼堂,可以听到前门堂外的市集声音:“烧鸭,上好的烧鸭,十文钱一斤。”

  梦回四百多年,穿越大明万历年间,年轻的楚箫,历史知识是短板,但作为后世年薪过千万的金融期货精英,一般城市对万历王朝有所相识,因为那是历史上最好的时代。

  世界上的白银有一半流入了大明万历王朝,即就是后世华尔街美联储地下二十五米深的金库,一百二十二个房间里的金银,也然而只占世界金银储蓄的百分之二十。

  他觉着自己穿越的时代不错,万历王朝随处都是白银,银子多,好过银子少,只要有银子,就有主意弄得逞里。

  传说中,财神爷赵公明是卖米的,卖米要用斗量,他的店从来都是给足量,让米高高的堆起来形成一个尖,卖米给足量,“无尖不成商”,可是后来怎么就被人演形成了“无奸不成商”,意义完全区别了。

  楚箫抖了抖手里的《明穆宗实录》,丰神俊朗的脸上一丝轻笑:大明王朝一年的户部国库收入才然而区区几百万两白银,后世的他随便谋齐整个金融项目,都远远不止这条数。整个万历王朝之当堂儒士户部核算全朝执鼎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加在一起,“怕也挡不住我楚箫半个脑壳吧”。

  算盘珠子再快,还能快过电脑键盘?四百年的跨度,累积的人类文明,怕远远不止四亿亿的数量级。他心里盘算,轻轻松松,闲庭信步,在万历王朝当个尖商也不错。

  郡主府庭落不大,玩意厢房各十间,前后厅房各五间,从京城来郡主府走亲的永宁公主和丫鬟喜兰住在后厅房,太丰郡主和丫鬟水玉住在前厅房。

  老管家住在西厢房,后面是三间灶房,和三间库房。

  楚箫住在了东厢房,后面是三间米仓,和三间马房。

  接《明穆宗实录书》上所说,这算是一个准则建制的郡主府了,只是有些人员稀少,和楚箫想象中郡主府仆从几百,人口上千的热闹景物,完全纷歧样。

  青石地砖朱漆庭柱,都有些斑驳甚至破败,有点像楚箫现在穿越的心情。他穿越了,并没有取得这个身体原先主人的纪忆。

  “咯哒咯哒”的马蹄声,一匹棕色马儿探了长长的脖颈,伸过曲廊,竟是要用舌头来舔楚箫手里的书本,他心里萌喜,伸手揽住马儿脖颈,又摸又捏,马儿的鬃毛,棕中带红,短且直立,摸上去却甚是柔顺:“马儿,你叫什么名字?”

  马儿却自顾自地仍然想舔书本,楚箫手里的这本《明穆宗实录》,已经看了好几天,按书上说,永宁公主是当今万历皇上的亲妹妹,太丰郡主是她的堂姐,公主与郡主就是两个实打实的皇二代啊,皇二代啊!皇二代应该比富二代牛逼些吧。

  曲廊上走过来一个上襦下裙的少女,正是太丰郡主的丫鬟水玉:“把总爷,你可晒好太阳?”

  楚箫很谢谢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清甜玉脂,对照于四百年后的隔屏网红,更真切更触手可及。这些日都是水玉在照顾他,帮他换药。从水玉的言谈中,他知道自已被列位称为“把总”,如果和《明穆宗实录》对照,“把总”是七品武官称谓,想必是穿越前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身份。

  “今日就是李院判给把总爷最后一次出诊,我们都在中门楼堂等你呢。”

  “快,水玉,前面带路”,楚箫拍了拍马儿,立起身,随着水玉走向中门楼堂,李院判就是李时珍,皇医院判,中华医圣。

  中门楼堂,永宁公主,太丰郡主,喜兰,老管家,尚有李时珍,郡主府所有的人,有且都在。

  李时珍把楚箫身上的青衣长袍,逐步的褪至腰间,郡主等姐妹并未回避,似乎万历年间,民俗开化,她们并未拘于非礼勿视,倒是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妹妹,你看,这伤疤比昨日又小了,且颜色浅了许多,和周遭的肤色相比,只是略为鲜红一些”。

  “都拜李药圣神技所赐。”

  “公主谬赞,老朽愧不敢当”。

  “是啊是啊,第一天,这条伤疤从腰间到肩头,甚是吓人,通常换药,我都禁不住心惊肉跳。”

  “水玉,这一旬辛苦你了。”

  “婢子应当的,把总爷好起来,婢子心里也是欢喜的紧。”

  “禀公主,把总大人的背伤,这便算是好了,老朽无所牵挂,意欲寻药西纵,当下这就告辞”。李时珍收拾好药箱,拿出来三个药方。

  楚箫从圆凳上起身,身体似乎是有肌肉纪忆般地左手扶膝,右手下垂,右腿半跪,肩正眼平,腰板直挺,一个准则的戚家军礼:“属下在此谢过李院判救命之恩。”

  李时珍双手把扶:“把总大人言重,这是三个药方,一内服,二外服,三泡洗,把总大人请收好,以备后用。”

  前门楼堂大门口,众人送别李时珍,老管家压低声音对太丰郡主说:“郡主,今日府前的灾民又比昨日多了,要不要将粥棚支将起来?”

  “粥棚?我也想粥棚赈灾,可是府中散碎银子,只有不足三十两,粥棚又可支撑几日?”

  “姐姐,要不,当了我的金簪子,用来赈济灾民”。公主重头上拔下来三只金簪子。

  搞笑呢吧?

  两个皇二代,穷到当金赈灾?

  不就是银子嘛,楚箫想,赚些银子,那还不是灶间房前坛罐里的泡菜,“翠花一碟”,尖商还是黑商,无恁,我来当,总不能让公主和郡主,穷到支个粥棚的银子都没有吧?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