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之八零年代好农妇

重生之八零年代好农妇

西城的西 著

连载中言情

二十一世纪的杨思思吃惯了精米细面,过惯了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重生在八零年代,杨思思上山下乡,搂柴火,割麦子,能够吃上一口窝窝头就是过年了!

47.3525万字|99次点击更新:2019-04-28 08:35:5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杨思思吃惯了精米细面,过惯了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重生在八零年代,杨思思上山下乡,搂柴火,割麦子,能够吃上一口窝窝头就是过年了!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买完冰糖葫芦,杨思思扯着林香儿的胳膊一阵摇摆,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死死盯着躺在筐里的“八零年月的糖葫芦!”

  那可都是满满的回忆啊,二十一世界可是真真吃不到这么正宗,纯正的冰糖葫芦。

  杨思思软磨硬泡,好说歹说,林香儿就是不松口,无奈,杨思思只好一物换一物!

  “香儿,俺用两根红头绳儿换你一个冰糖葫芦上的俩山楂咋样?”杨思思知道林香儿最爱臭美,村里像她们这么大的女士就那几个,有的已经许配给了人家,能在一起推心置腹的没两个,更别说相互送红头绳儿科!

  林香儿挠了挠脑壳,经由一番心里斗争,终于松口道:“中吧,那你可得说话算数,后天俺就要能扎上红头绳儿。”

  杨思思就知道,上一世用这招不管和林香儿谈什么条件,保准儿一谈一个准儿!“行行行,俺你还信不着啊,俺可是你未来的小姑子!”

  此话一出,林香儿刚刚恢复如常的小面庞儿又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绯红,推搡着杨思思道:“你说啥哪……谁说俺要嫁到你家去了……”

  看她那怕羞的闷样儿,杨思思心里就憋不住的想要笑。

  二人有说有笑地从该南头一直逛到了该的西头,今天是初二,红山村儿的大集市,比以往卖的玩意都齐全。

  经过一个卖纯手编筐的小摊儿,引起了杨思思的注意。

  拉着林香儿蹲下,杨思思仔仔细细地详察了一圈商贩的手编筐,小声和林香儿嘀咕:“你看这筐的材质,还没有你胳膊上挎的这个好哪,咋就卖的这么贵!”

  林香儿一向对这些农家院子里的玩意不是太在意,她在意的只有一样,那就是怎么能把她变美。

  在谁人经济匮乏的年月里,谁家的闺女要是能抹上一瓶“雪花膏”那就是过年了!

  然而林香儿不仅整日能擦上雪花膏,就连描眉打鬓的各种各样的现在所谓的化妆品她都应有尽有!

  谁家要是娶个媳妇,女方家里保准提前一个月就来她家预订。

  林香儿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杨思思手上的筐,“还行,”心已经飞到了前边卖“珍珠粉”的摊子上。

  杨思思就知道问她相等白问,旋即站起来随着林香儿来到卖珍珠粉的摊上。

  杨思思心里暗自欢喜,“老大用柳树条子编的筐都比这集市上卖的好,要是让老大天天多编几个拿集市上来卖的话……不出半年,应该能大赚一笔,说不定过年的时候能给全家人都做套新衣裳!”

  林香儿左挑右选,买了两袋珍珠粉稀罕吧查地塞进筐里,随后和杨思思来到供销社,杨思思用母亲早上给的五尺布票子扯了不多不少正好五尺如实亮的蓝色条纹花布,随后和林香儿心满足足地回到村里。

  从集市上回来,林香儿和杨思思正好从红山村的村东头经过,林香儿挎着筐满载而归,临走还不忘提醒杨思思:“俺的红头绳儿,你可千万别忘了!后天俺要和俺娘去邻村儿的老梁家上礼哪!”

  杨思思撇撇嘴,说道:“俺心里有数,你放心吧,保证让你后天扎上红头绳儿,风风物光的去,多给咱村儿长长脸!”

  随后杨思思三步并两步的回到自己家。

  离大门老远,杨思思就喊了起来:“娘,俺回来了!娘!”

  于秀芬听见杨思思扯着脖子喊自己,拎着扫帚从院子里出来,“娘,你看俺带啥回来了!”

  “啥?”

  杨思思拿出用纸包的严严实实的两个冰糖葫芦上的山楂在母亲眼前炫耀:“你看,这是俺用两根红头绳儿和俺未来的小姑子的换的,给你一个我一个!”说着,杨思思吧其中一个对照大的山楂塞到了母亲的手中。

  于秀芬瞅着杨思思着没前途的价儿,嘴里不住地:“啧啧啧,真是越来越有前途了,都多大的女士了,还馋嘴!”

  杨思思心想:“我也不想,谁让我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从来没吃过这么正宗的冰糖葫芦哪,这回重生了,我可要恣意地撒欢儿。”

  母亲到底没吃杨思思拿回来的糖葫芦,两个大山楂都被杨思思一口一个的给消灭掉了。

  晚上,老大杨红宝和二哥尚有父亲扛着簸箕从生产队里回来,吃过饭,杨思思来到红宝的屋子,偷偷摸摸地拉着老大说道:“老大,俺跟你说,俺今天去集市了,你猜现在集市上啥最火?”

  红宝被杨思思这一惊一乍的样子惊着了,瞪着她那圆溜溜的大眼睛问:“啥?”

  “筐,就是那种手编筐,俺今天和村东头的香儿去赶集了,我见许多多些卖手编筐的都不如你编的好,可是许多多些人都买哪,要不你也编几个拿到集市上卖卖试试!”

  杨思思一顿窜蹬杨红宝,不管哪个年月,没有人和钱过不去!

  “可是俺天天在生产队随着咱爹干活计,哪有时间去卖呀?”

  杨思思伸出左手的大拇指,指着自己笑眯眯地说道:“不是尚有俺哪吗!俺可以卖呀!”

  哥俩合计了一阵,拗然而杨思思的挣钱心切,又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们的企图,想着到时候俩人存点私房钱,等过年的时候好好肥是一把,于是老大红宝决议天天早上早走个一时半刻的,先到离他们家不远的后山上打一些看起来腰条笔直的柳树条子,修剪好了天天早上编几个,正好红山村的“二,五,八”是集市,三天一个集市,一天编两个筐,三天就是六个筐,一个筐卖两分钱,一个集市就能卖六分钱,这么算下来……到了年底,他们不知道能买几多串冰糖葫芦和大块糖吃哪,!整好了说不定还能一家做一套新衣裳!

  杨思思想想就在被窝里乐偷着乐的睡不着觉!

  企图好了,接下来就要看老大的了,果真,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杨红宝就披着补丁摞补丁的大衣,戴着狗皮帽子一单人扛着簸箕和编筐用的剪子,细麻绳子来到了家里的后山。

  北方的深秋昼夜温差极大,红宝坐在半山腰上,屁股下垫了些碎草叶子,冻的思思哈哈,幸好长年在生产队里干活的手皮糙肉厚,否则真的会冻坏了也说不定,更别说编筐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