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晋王今天和离了吗

晋王今天和离了吗

北妖妖 著

连载中言情

晋王殿下权倾朝野,被迫娶了个细作王妃。

79.9172万字|44次点击更新:2019-05-26 08:14:4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晋王殿下权倾朝野,被迫娶了个细作王妃。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晋王娶亲,普天同庆。

  顾七七坐在新房里,从未想过晋王的婚事外头争了好几年,最后竟低廉了她。

  也不知这个未曾碰面的良人是否真如传言那般……

  她紧张的咬唇捏住帕子。

  有人推门而入,顾七七以为是刚刚出去解手的喜娘,没有在意。却没想到眼前红光浮动,骤然大亮,龙凤呈祥的大红盖头被人掀开。

  她惊惶的抬起头,望向眼前的生疏男子。

  头簪玉冠,面容矜贵,苍白的唇抿成一道直线,深邃的眼眸在红烛摇曳下显得越发幽暗。

  显着也才弱冠之年,整单人却锋芒锐利,如果一柄出鞘寒剑。

  顾七七楞了一下,瞧见他身穿的大红喜袍,便知这是她的良人——晋王萧祺然。

  萧祺然同样在详察她。

  赐婚时,皇后将自家这外甥女夸得天花乱坠,什么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可人……把她毕生所学都给用上了。

  可萧祺然不领情,一句话顶回去:“要真这么好,你怎么不让她进宫为妃伺候我父皇?”

  皇上进门就听见这话,气得又要打他板子,幸好被皇后拦下。

  “皇上莫生气,老五这是快要完婚了,怕羞呢。”皇后笑眯眯的瞥了眼萧祺然,为皇上端茶。

  萧祺然强压住嘴角的冷笑。

  瞧着他一脸桀骜不驯,皇上才熄灭的怒火又隐隐窜起,冷着脸付托下婚期,又嘱咐:“往后收收性子,对人女士好点。”

  萧祺然不领情:“真想让她好就别把她嫁给我。”

  皇上气得让他滚。

  从赐婚到完婚才三日时间,对萧祺然来说然而是去京郊打一场猎,却是顾七七最惊心动魄的三天。

  嫁衣、盖头、姐姐的争吵、嫡母的冷眼、姨娘的担忧,好不容易才熬到洞房花烛夜。

  她愣愣的望着萧祺然随手将红盖头丢在地上,声名散乱的晋王殿下居高临下,凶巴巴的问她:“发什么呆?没见过男子吗?”

  顾七七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马上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

  萧祺然漫不经心的发出一声嗤笑。

  喜娘姗姗来迟,一见新郎已经在场,脸色大变,忙上前陪罪:“王爷恕罪,仆众……”

  “没你的事,滚。”萧祺然不耐心的打断她。

  喜娘迟疑了一下,没敢再说什么,缩着脖子,将屋里伺候的丫鬟一起带了出去,轻轻关上门。

  晋王性情差是出了名的,又有一个皇上爹,她可不敢违背主子的下令。

  再说皇后和相爷只是付托她看好七小姐出嫁,如今入了晋王府,她也算善事圆满。

  至于尚有仪式没完成,保不齐晋王见七小姐貌美如花,这会儿也被迷得神魂颠倒,一心就想洞房了呢?

  喜娘想着忍不住笑了,心中还在暗自嘀咕:她怎么以前就没听说相府七小姐出落的这般仙颜呢?

  晋王性子虽差了些,但容貌同样英俊卓越。喜娘觉着两人甚是般配,将这三天相差相府听见的谣言忘得一干二净。

  可屋里却远没有她想象中的旖旎。

  萧祺然扬起下巴,睥睨的详察着眼前的女人。

  顾七七几回抬头都撞见他这凶恶的眼神,快被吓哭了。她想着姨娘教过的话,颤巍巍的说:“王爷……时候不早了……歇息吧……”

  萧祺然嗤笑:“急什么?合卺酒不还没喝?”

  顾七七面颊泛红,望向桌上的做工精致小酒壶与两枚酒盏,传言都是宫里赐下的。

  屋内只有他们两人,尊贵的晋王殿下素来都是饭来张口,绝不成能亲自动手。

  顾七七只能起身,她绕开挡在身前的萧祺然,提着裙子朝桌子走去。

  绣着鸳鸯戏水的嫁衣裙摆划过萧祺然的皂靴,他望了眼顾七七珠钗晃动的背影,抬脚踩住裙摆。

  受到阻力,顾七七身子微微朝后一紧。她回首看了眼,萧祺然已经将脚挪开,还凶她:“看什么看?”

  顾七七怯怯的转身,脚步不自觉加速。

  萧祺然的脚又贱贱的踩了上去。

  “刺啦”一声,大红裙摆毫无征兆的裂开。

  顾七七马上整单人都错误了。

  这衣服可是她跟姨娘两单人熬夜补好的!

  霞帔上裂开了一大条口子,再怎么补也无法恢复如初。她牢牢揪着袖子,畏惧被人知道御赐的嫁衣接连遭到损毁。

  罪魁恶首萧祺然一脸无辜:“你这衣服料子太差。”满足的瞧着她惊慌的容貌,又敦促她倒酒,“再不喝,要过吉时了。”

  都拜过堂了,哪尚有什么吉时。

  顾七七忍着心里的嘀咕,惴惴不安的转身倒了两杯酒。

  素净白皙的小手托着的银盏送到萧祺然眼前,他的嘴角微微弯起:“本王给你个契机。”

  顾七七不解。

  萧祺然问,“出嫁前,皇后跟你说了什么?”

  顾七七的瞳孔微微一颤,感受自己如同在这一刻被他看透了,忙低下头去,细声细气的说:“皇后让我好好服侍晋王殿下……”

  “不识抬举。”萧祺然拿走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顾七七怔怔的望了眼自己手中的另一杯酒,有心想要提醒萧祺然一句合卺酒不是这么喝的,又怕惹怒这位任意妄为的晋王殿下,只得默默双手捧起酒杯,也将杯中酒饮尽。

  萧祺然随手丢了酒杯,双臂一伸:“伺候本王更衣。”

  顾七七心中忐忑,鼓足勇气伸手探向萧祺然,为他褪下外袍。

  正要挂起来,突然听见身旁的萧祺然低声咳嗽起来。

  他高峻的身躯如今微微弯下,捂着口鼻越咳越厉害,让她不安:“王爷怎么了?是呛到了吗?”

  她在屋里扫了一圈,没找到茶壶,连忙就要叫人送水,却没想到萧祺然突然抓住她的手。

  下一秒,他咳出一大摊血。

  鲜血黏稠的质感腻在手上,扎眼的红色吓得顾七七花容失色,连忙就是一声不轻的尖叫。

  原本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躲在门外听墙角的喜娘等人什么也听不到。如今听见这一声,纷纷露出会意的笑容。

  看来晋王殿下很生猛嘛!

  新婚夜也不知道疼新娘子一些。

  啧啧啧……

  喜娘和几个丫鬟暧昧的相互看了眼,纷纷抿嘴而笑。

  顾七七望着萧祺然毫无血色的面容,却要被吓死了。她扶不住萧祺然下落的身躯,只能委曲护着他,让萧祺然倒地时摔得不那么疼。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我去叫郎中……”她满身哆嗦,眼泪哗啦啦的流出来,连忙就要高呼叫唤,却被萧祺然止住。

  “酒里有毒……”他虚弱的说着,又是吐出一大滩血,将他雪白的内衬染的通红,“为何下荼毒我?”

  顾七七其余优点没有,就是异常惜命。一想到自己刚刚也喝了同样的酒,连忙就是呼吸一窒:“我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也感受自己胸闷气短喉咙粘稠,如同也有一大滩血要咳出来一半。

  “王爷……”她呜咽讲话,含迷糊糊在叫人。

  可门外的丫鬟们听见了,压根儿就没往别处想,只当是七小姐少不知事,被晋王弄痛了才哭。

  傻子才在这个时候往屋里冲呢。

  要是打扰了晋王殿下的雅兴,九条命也不够赔的。

  喜娘并两个守夜的丫鬟红着脸,纷纷捂着耳朵走更远些,省得将这些羞人的话语听得越发清晰。

  顾七七哭泣着喊了好几声都没人来,心中恐惧,哽咽的对萧祺然说:“王爷你撑住……我去喊人……你撑住……”

  她慌慌忙张站起来,无意间踩入裙摆撕裂的口子里,脚下一绊,整单人就直接摔倒在萧祺然身上。

  晋王殿下只感受小腹如遭重击,马上整张脸越发白了三分,咬牙切齿的问:“你行刺亲夫吗……”

  “对不起对不起……”顾七七哭着负疚,慌忙从他身上爬起来,不慎踩到什么,马上脚下氤氲出一片血红色。

  她看到这一幕,整单人狠狠一颤,往退却去却没想到一脚踩中萧祺然的手,疼的他龇牙咧嘴。

  可他还没来得及举事,顾七七已经哭讲话来,“王爷……我也中毒了……我的脚流血了……许多多些许多多些血……都是黑色的毒血……”

  萧祺然瞪了她一眼,口中的血囊尚未来得及咬破,不慎从舌尖滚落,卡在嗓子里。

  他连声咳嗽,想把血囊咳出来。

  眼见他咳得比刚刚还要厉害,如同半条命都要丢了,顾七七人美心善,扶起萧祺然,在他背后就是重重一掌。

  “咕噜”一声,卡在嗓子里的血囊直接滚了下去。

  喉间舒服的萧祺然没有半点喜色,生无可恋的半躺在顾七七怀里。瞧着这个哭得伤心欲绝的丫头,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要死了吗……我不想死……我没有下毒……”

  她越哭越伤心,哽咽个不停,如同要哭殒命一般。

  萧祺然被她吵得耳朵疼,正要吼她闭嘴,突然顾七七哭着一口吻没喘上来,眼皮一翻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马上整个世界都安宁了。

  取得解脱的萧祺然长舒一口吻,抬手把她丢开,却没想到女子娇软小巧的身躯又一次倒入他怀里。

  区别于以往塞到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身上总是有很浓重的脂粉气,顾七七身上只带着一层淡淡的清香,似乎是她特有的味道。

  瞧着她人事不省的容貌,萧祺然尚有些头疼。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