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之娘子要休夫

重生之娘子要休夫

墨绵 著

连载中言情

燕国最大富商的幺女又要嫁人了,这一次是嫁给谁呢?算了,管她嫁给谁呢,反正迟早是被休的命!一个字衰!江城的百姓翘首以盼的大好事终于要来了,全城同庆,一派欢乐的景象,简直比自家娶媳妇还热闹,不为别的,只为等着晏语晴再次被休的那一天,只要晏语晴被休,他们就会得银子,这等好事谁不激动!?现代刑警晏语晴重生到了古代商女晏语晴身上,据说这个主已经被休三次,而这次,她要嫁给江城最难娶到媳妇的闻小侯爷闻笑天。

10.0339万字|57次点击更新:2019-05-26 08:13:5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燕国最大富商的幺女又要嫁人了,这一次是嫁给谁呢?算了,管她嫁给谁呢,反正迟早是被休的命!一个字衰!江城的百姓翘首以盼的大好事终于要来了,全城同庆,一派欢乐的景象,简直比自家娶媳妇还热闹,不为别的,只为等着晏语晴再次被休的那一天,只要晏语晴被休,他们就会得银子,这等好事谁不激动!?现代刑警晏语晴重生到了古代商女晏语晴身上,据说这个主已经被休三次,而这次,她要嫁给江城最难娶到媳妇的闻小侯爷闻笑天。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景文帝十八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苍生安家立业,整个燕国上下都展现出一片繁荣的景物。

  正值暖春午后,燕国城都燕城最有名的茶厅清风居里,三三俩俩的客人围坐在一起,人声鼎沸,热闹不凡。

  “哎,你听说了没,那妟家小娘子又被休了,这次才维持了个把月”靠窗的的位置坐着两个约莫四十明年的中年男子,低声在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怎么又被休了,这是第三次了吧”邻桌的一中年妇人倒是耳尖,听男子这么说,赶忙伸过脑壳,状似刻意压低声音,可是那话语声还是不高不低的传入到了在场的众人耳朵里。

  “此话作真?,这次是何以?”众人七言八语。

  “传言是因为那张秀才不喜那妟家小娘子不懂诗词歌赋,而且还善妒,故而休之。我远方侄子就在妟府当差,此事千真万确“中年男子从桌上抓了把花生米扔进嘴里,脸上难言快意之色。

  “天煞的,那张秀才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在乎这些?这晏家可是第一巨贾啊”有人唉声叹气,说到这晏家的财势那双眼都要冒出星星来了。

  “呵呵,人家再穷可是秀才,然而不知这次太子殿下又会发几多赏银,嘿嘿”此话一出,倒是激起了千层浪。

  “就是,这是好事,这晏家娘子被休,我们得赏钱,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太子殿下亲口说过,只要那妟家娘子被休,这整个清风居里在场的人可城市取得赏银呢“

  “这晏家小娘子我倒是巴不得她多被休几回呢”

  众人笑的合不拢嘴,纷纷直道这妟家娘子休得好,个个翘首以盼,只等着哪天太子爷殿下莅临这清风居的时候给列位发赏钱呢。

  此时,清风居二楼靠窗的雅间内,端坐着两位男子,其中一人斜靠在上好的梨花木椅座上,玉冠束发,贵气逼人,虽瞧着身形略胖,但那一身的贵气,还是让人忍不住多偷看两眼。尤其是一身淡黄色九蟒锦服搭配腰间泛着白光的玉带便说明晰此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皇兄现在可是名人了呢“说话的另一‘男子’嘻嘻一笑,一身白衣长袍化妆,娥眉淡扫,眉目含春,肌肤似雪,顾盼生姿,细看那双白玉般的耳垂上竟有着两个女子才有的耳洞,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尤物,正是燕国六公主燕姝宁。

  “宁儿,可想看热闹?”那锦衣男子笑了笑,温声说道。

  那被称为‘宁儿’的女人下意识的点颔头,不解的看向那眉目浅笑的男子。

  只见那锦衣男子冲着一旁的黑衣侍卫低语了几句,那侍卫便转身离去,不用一会,竟是拿着大把的银两泛起在男子眼前。

  “好了,这妟家小女连休三次,本宫甚是开心,今日便兑现允诺,这清风居在场的每人五两银子,去吧”锦衣男子付托几句,便挥着一把折扇大笑起来。

  “皇兄又在这里瞎闹,小心父皇罚你禁足”六公主燕姝宁撅着小嘴,偷笑。

  那锦衣男子倒也不生气,只是宠溺的看着自家妹子。

  “呵呵,只是不知这整个燕城人人关注的妟家小娘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竟被连嫁三次,又被连休三次”燕姝宁右手拄着下巴,眼波流转,状似不甚在意的说道。

  “一个全城笑柄,有什么幸好意的,走了,回宫”锦衣男子说完啪的一声合上了扇子,便起身快速的脱离,徒留那清风居一干人等得了大低廉,却还在不停的谈论着这燕城第一巨贾晏家的小女儿晏语晴成为下堂妇的故事。

  此时话题的主角晏语晴,也就是众人所说的第一巨贾之女,被夫家连休三次的全城笑柄。

  此时,正两眼无神的看着眼前十米开外的两间小破平房。

  “小姐,我们回去吧”丫鬟绣儿拧着眉担忧的看着自家小姐,自昨日被那穷秀才姑爷一封休书给休回家之后,自家的主子就成了这幅容貌,在这张秀才家的两家破瓦房门前站了一天,一句话也不说。

  “小姐?您好赖得吃点儿玩意啊,这一日滴水未进呢”绣儿柔声继续说道,小姐站了一天,她这嘴皮子就说了一天,可自家小姐就是不乐意挪动半步,也不乐意说一句话,而那亏心的张秀才竟然是闭门不出,连出来见小姐一面都不乐意。

  丫鬟绣儿看晏语晴这样,心里默叹一口吻,自家小姐着实命苦,论门第布景,本是身在富贾之家,虽比不得那官家小姐家境高尚,但也是从小锦衣玉食惯了的。论相貌才情,自家小姐虽不能说是王谢闺秀,倾国倾城,但也是眉清目秀,温婉可人,总衬的上是小家碧玉吧,怎的就是不得姑爷们喜欢呢?!

  “小姐,咱们回去吧,再不回去,老爷又该说了”绣儿苦苦相劝,她知道小姐心里苦,本一心想着可以嫁个良人,以期琴瑟之和。可这连嫁三次,竟是被连休三次,这所嫁之人也是一次不如一次。

  哎,想到小姐那三位良人,绣儿就来气,也是小姐遇人不淑。

  那第一个姑爷是做玉石买卖的李家令郎,本也是老爷看的上的富贾之家,说来也是门当户对。可那在外人看来谦逊有礼的李家令郎偏偏完亲后对小姐不闻不问,最后竟然还默不声的娶了个花魁回家,小姐还没说几句话,便被那李令郎以善妒为由给休了去。

  再说那第二个姑爷是药材铺佟家的少爷,虽这门第比不得李家,可是询问着这佟少爷人品还不错,小姐也就委身嫁了,可谁知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佟少爷竟然偷偷与自己的表妹私通,还设计陷害小姐,说小姐嚣张跋扈,容不下别人?小姐与其理论,非但不听还一纸休书将小姐给休了回去。

  这第三个姑爷就是这守着两间破瓦房的张秀才,这张秀才通常里高傲的很,可是由于家贫,连个媳妇都娶不到,要不是小姐肯下嫁与他,他那里来的钱去学习考试,可这前脚刚拿了钱出席了乡试,这后脚便要休妻。这良心是被狗吃了么?竟说小姐不善诗词歌赋,又善妒,配不得他这书生之身,我呸!什么狗屁理由!

  “哎,小姐,您去哪儿?”

  心里正为自家小姐愤愤不平的绣儿,一时不察竟没注意到妟语晴已经转身脱离了张秀才家门前,径直向着村外走去。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