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测试天下

测试天下

风有雪 著

连载中仙侠

江湖远,庙堂高,金戈铁马,倾城一笑。沉睡十年醒,翩翩昨少年,容颜变,天下劫。他活下来唯一目的,竟是颠覆这个曾经属于他自己的王朝。

85.7644万字|46次点击更新:2019-05-26 08:06:5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江湖远,庙堂高,金戈铁马,倾城一笑。沉睡十年醒,翩翩昨少年,容颜变,天下劫。他活下来唯一目的,竟是颠覆这个曾经属于他自己的王朝。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夜雨斜飞,雨花斜卷整个夜空,在大梁王朝的江州碧水河畔,一艘独舟在夜雨中逐步前行!

  故人已逝,往事尴尬回首。

  萧测孤人倚在船头,心里五味陈杂,脸色忧伤高傲!

  微风起,拂过他清瘦的面颊,吹乱着他的发丝……

  诗酒行天下,万人十步杀!

  涩酒入喉,萧测眉梢紧蹙,望着众多无际的夜空,心中臆想:“这是何等的境界呀!期盼自己有一天能到此境界,大仇自然能报!”

  一单人听风看雨,饮酒吟诗,该是何等萧索寥寂。

  秋雨袭在他的身上,一丝寒意袭上心头,萧测脸色一白,终忍不住咳嗽数声……

  取下捂在嘴上的白色手帕,虽夜色茫茫,却能清楚的看到皎洁手帕中鲜红的血迹。

  萧测神情黯淡,望着夜空,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种种过往,左手摸了摸眼角淡淡的道:“这个世界果真黑呀!”

  ……

  ……

  天微亮,雨已停。

  江州碧水河岸边,芦苇随处,突一阵秋风而起,芦絮舞动,白茫一片,整个世界如同都在下雪!

  萧测卧坐于舟中,自斟自饮,他很享受现在的一切,眼前景致美幻绝伦,实在不能错过。

  白茫茫飞絮中,一个白衣白首脸色苍白,手执白扇的青年人故作潇洒的从岸边急步而来,如果不细看的话,基本不知道芦絮中尚有人在行走。

  只是瞬间,那人已来到了停靠岸边的小舟前,向着萧测淡淡道:“你就是萧测?”

  萧测依旧自斟自饮,基本没有看他一眼!

  “有人曾跟我说过,萧测高傲清高,酒不离身,今日一见,果真不假!只是一大早就爆喝爆饮,只会死的更快。”他对萧测不屑一顾的态度很不满,不禁嗤笑道。

  萧测终于抬头望了他一眼。

  白首人也看着萧测,但见远前的人黑衣飘逸,样貌俊美,脸上虽似带着病容,但那双清澈深邃又带些许高傲的眼睛令人难忘,总透出一丝忽闪而逝的忧伤,如同他有许多伤心的过往,无法摸透。

  白首人脸露微笑,正待张口,却感应萧测眼神突变,犀利异常,如同如同一把利剑,刺在自己心田,他心中一颤,避开了对方的眼神,这才松了口吻。

  不由心中纳闷,传说这萧测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自己一来就通过感知搜索过,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修行者的气息,这怎么回事?他的眼神……

  “这似乎与你无关吧?”萧测慵懒道:

  白首人依旧平庸的道:“素来是无关,可是现在嘛……却是有关。”

  萧测又饮了一口酒,没有理他。

  白首人看着自己雪白的手指有些着迷,幽幽的道:“一个不能修行的废人能死在我的手中,实在你应该感应庆幸,不是吗?”

  “你要杀我,我和你有仇?”萧测惊讶的问道:

  白首人却如同很是哀伤,他没有直接回复萧测的问题,只是说道:“素来你这样的人连死在我手上的资格都没有,只是,这一次你牵涉到的这一件大事,非比寻常,为了万无一失,所以只好由我前来。”

  在他心里,如同由他出马来杀萧测,已是很高的待遇。

  萧测用左手摸了摸眼角,心想,没想到这些人果真这么心狠手辣,为了消灭敌人,连给对方看病的医师也不放过,现在只能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以自己的身手,逃只怕死的更快。

  他凄然一笑,对着白首人说道:“在下只是一个会点医术的废人,但尊下如此高人身份前来,想必是我冒犯了不应该冒犯的人,在下自知今日难逃一死,只想在临死前请尊下满足我的一个小小要求?”

  “说来听听。”白首人道:

  他并没有因萧测捧场的言语而改变脸色,神情依旧哀伤如初,如同由他来杀萧测这样一个不能修行的废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萧测道:“我这单人没有什么其余嗜好,可是却好酒如命,想请你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能在死前喝完船上这一坛琼浆,我谢谢不尽。”

  白首人冷笑起来:“就给你时间喝最后一杯酒吧,黄泉路上也少些遗憾。”

  “多谢!”萧测行了一礼,然后逐步的拿起酒壶中酒,将酒逐步的倒入酒杯,那酒壶中倒出的水线已经细得只有一根细线般轻重,他倒酒的整个经由就像是在放着慢手脚,白首人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一切,脸上依旧哀伤如初。

  酒终于倒满了,萧测叹了口吻,突然又道:“尊下要不要也来一杯。”

  “我不会跟你一起喝的。”白首人冷直截了当的说道:“你喝的可是断头酒!”

  萧测脸露尴尬之色,讪讪道:“这倒也是,只是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尊下。”

  白首人终于忍不住生机道:“横竖要死,这样拖着有意思吗?”

  萧测道:“这关系到我去黄昏路上的心情,否则我到时候就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天天晚上在你梦中缠着你。”

  白首人哼了一声,脸色终于变了变道:“好,就一个问题,你还是快点喝完酒吧。”

  萧测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心里焦虑异常,心想怎么救我的人还不泛起,真要死了怎么办。他朝着白首人道:“在下只是不明确,你要杀我昨晚素来可以动手,为何要等到现在?”

  实在萧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只是现在一下子想不出来更多的拖延要领,只好暂时找些话来胡扯一翻。

  白首人脸色已有些阴沉,已有些不耐,他觉着已经和萧测说话太多,不想再节外添枝,听到这个问题,脸上还是发出了一丝自满的色泽,说道:“那是因为我有一个习惯,只喜欢在日间做事!”

  萧测装作豁然大悟道:“果真是高人呀,行事气焰气焰就是非比寻常,令人佩服!”

  心中却已然知道,不知那里来的逗逼,杀人之前还要说这么多费话,如果是自己要去杀一单人,怎么会如此烦琐,就是一剑了事。

  看来这人喜欢装腔作势,他认为我只是待宰的羔羊,如此我尚有契机再忽悠一下。

  白首人心中也知萧测的想法,他冷冷的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自然我也很是好奇尚有谁能来救你。”

  萧测心事被他识破,却是不恼,只是说道:“这个我也希望有人来救我,只是就算有人来可能也打然而你,还是回到上个问题,我很好奇,如果只在日间做事,会不会有很大的问题,这个……”

  萧测装着思索的样子,又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小酒。

  白首人早已不耐萧测慢悠悠喝酒的样子,当下冷笑道:“有人和我说过,你萧测也算是个不怕死的人,没想到如今为了多活一刻也是如此煞费苦心。”

  “谁人王八蛋说我不怕死,这种话能随便说吗?”萧测怒道:“你给我说说,倒底是谁?我要去找他?”

  “好了,别再演了,你都要死了,还找谁去,我也不等你喝完了,现在就送你归西。”白首人说完手中扇子一挥就要动手。

  萧测大惊道:“等下,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呀,我酒还没喝完呢?”

  白衣人道:”横竖现在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人,没有人会知道我不讲信用?“

  萧测突然哈哈大笑道:“只在日间做事,哈哈,太可笑了,滑天下之大稽,笑死了,哈哈……”

  白了人斜着脸道:“这这么可笑吗?”

  “可笑。”萧测笑道:“真得很可笑。”

  “你可能真的疯了。”白衣人冷笑道:

  萧测笑完后,伸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却是说了句莫名奇妙的话:“你有没有妻子?”

  白首人一愣,心想对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之前只要自己说出只在日间做事,对方势必会认为自己行事气焰气焰果真纷歧样,有高人风范,自然接着会问为什么,自己就可以顺着这个套路很牛的报出自己的盛名,“我叫白干,所以我只会喜欢白色的玩意和只在日间做事。”在杀死对方之前他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也是他的习惯,却没想到你萧测如今竟然讥笑于我,还张口就问候自己的妻子,实在是无耻下流,欺人太甚,当下实不由的怒火攻心,脸色由白转黑,喝道:“很好,既然这样,那你去死吧!”

  萧测一看对方又要动手,忙道:“你误会了,兄台,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真有妻子了,岂非这事也是日间才干吗,你懂的。”说完后还向对方眨了下眼。

  白干气的肺都快要炸了,萧测的意思他现在终于明确了,如何能够忍受萧测的调戏,当下手中白扇挥出,一道白色真元激射而出,快如闪电,瞬间便到了萧测的眼前。

  萧测在说话时就已有准备,话才说完人就往后一躺,同时触动了船上的符纹机关。

  整个河岸边已然形成了另一个世界,无数金色符纹在船外盘绕,但听得嗤嗤作响,那把白扇怂恿着天地间凶险无比的气息,不停在船外撞击着金色符纹。

  河水已开始沸腾起来,小船猛烈哆嗦不已,萧测在船中摇摇欲坠,眼看着白扇只要破船而入,就能割破他的头颅。

  白干倒是没有想到,萧测这船上竟然尚有修行者留下的符纹气息,他此时眼色微红,奋力操控着白扇攻击,以便能更快的将萧测杀死。

  萧测也是震惊无比,对方动手卓越,修行实力不俗,竟然能发生念力,控制白扇隔空攻击,这已然是到了第六命的修行师境界,如果没有这符纹阻挡,只怕对方一伸手就能要了自己性命。

  这个世界以修行为主,当今天下修行者功法甚多,五花八门,但按修行实力却是划分为一命至九命等九个境界,自然听说九命上面尚有更高的境界,但现世间还没有人真正见过九命之上的高人,有九命境之上的境界,这可能只是个传说。

  到了第六命念元这一境界,便可用念力控制真元存附在一些特殊的器具上面,譬如说飞剑,譬如说符箓。念之所至,飞剑便至,符箓便至,神鬼莫测,令对手防不胜防。

  念元这一境界虽只能用在自身修炼的刀兵之上,有一定的局限性。但却多出了无数难以想象的灵活多变的对对手段,已是了不起的修行境界,可以称之为修行师,与大修行师也只有一步之遥。

  这个世界上,能来到修行师的也是少之又少,况且大修行师,所以这白干也如实有自满的资本。

  依萧测看来,这白衣人修的只怕是念师这一类型,再进一步就会是令人恐怖的大念师了,萧测现在因身体原因不能修行,自然无法感知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修行者气息,但他之前有过纷歧样的修行履历,对方即已动手,自然能看出对方的境界修为。

  金色符纹越来越弱,眼看白扇就要破符纹而入,萧测知道,这船上的符纹是一个前神符师用念力种下的一种符纹阵法,但这终归不是神符师本人亲来,过不了多久,符纹就会被扇子攻破,那时自己就真的无处可逃了。他心中焦虑万分,他没有想到这次对方怎么会派了一个修行师这样的人物来刺杀自己。

  “岂非真得要死在这里?”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