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现世重生:魔尊师兄别这样

现世重生:魔尊师兄别这样

夏狐朔 著

连载中耽美

前世,他是臭名昭著的天帝鹰犬,横行六界;今生,她是身娇体弱的无妄门生,灵力全无;现世重生,男变女身,先天优势一朝丧,千载灵力成云烟,既然都变了,那眼前的师兄为何还不死一死?“你的人生,就是要好好修习仙法,早日接任掌门之位,所以请把注意力从我的身上转移开,谢谢。”“道不同自是不相为谋,从前的百里觎轮不到你管,如今的江绾更用不着你教。”“我知魔人重欲,可向来七情六欲总要输给缘分二字,我和你没缘,即便曾经有,到此也该了了……你的接任大典我是去不成了,便提前预祝掌门真人脱尘绝世、早成仙体,愿无妄发扬光大、佑护苍生。”原本是想让事情按原轨迹正常发展,可为什么越来越跑偏?“师兄,咱别这样,人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入魔害人,远离邪道……你往我床上躺什么,先起来,有话好好说,虽然以前也不是没一起睡过,但现在男女有别……你到底滚不滚?你是什么品种的死断袖?!”

40.1826万字|56次点击更新:2019-05-19 06:25:48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前世,他是臭名昭著的天帝鹰犬,横行六界;今生,她是身娇体弱的无妄门生,灵力全无;现世重生,男变女身,先天优势一朝丧,千载灵力成云烟,既然都变了,那眼前的师兄为何还不死一死?“你的人生,就是要好好修习仙法,早日接任掌门之位,所以请把注意力从我的身上转移开,谢谢。”“道不同自是不相为谋,从前的百里觎轮不到你管,如今的江绾更用不着你教。”“我知魔人重欲,可向来七情六欲总要输给缘分二字,我和你没缘,即便曾经有,到此也该了了……你的接任大典我是去不成了,便提前预祝掌门真人脱尘绝世、早成仙体,愿无妄发扬光大、佑护苍生。”原本是想让事情按原轨迹正常发展,可为什么越来越跑偏?“师兄,咱别这样,人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入魔害人,远离邪道……你往我床上躺什么,先起来,有话好好说,虽然以前也不是没一起睡过,但现在男女有别……你到底滚不滚?你是什么品种的死断袖?!”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古神大战后,新任天帝即位,以战神司荒为凭,夺得帝位、稳固天界;以魇魔百里觎为借,治理苍生、剔除祸根。

  为君者帝心难测,为刃者杀伐决断。

  为刀为剑,自该无心衔命,绝口不提良心仁善,可要是刀兵有一天,突然生了不应该有的心思呢?

  妄海之境,于六界之外自成一界,为其余几界向来显少提及之绝地,此行刑水无澜、流放诸神,不受天佑、难享神护,就连境主亦由新天帝母族罪臣血脉代代传承,绝不旁落。

  江溯初识百里觎之时,并非在这毫无生气的妄海境内,然则如今再逢,他却已经是这死境之主了……从最初到如今,一切都像是巧合,又似乎早已注定,每单人都在朝着谁人已知的了局不息迈进,只有他和百里觎,政府却未迷,清醒的在泥沼里越陷越深,试图自救,却又难以自拔。

  海域之上风烟俱净、水雾升腾,一黑一白两抹身影并肩立于巨礁上,江溯自雪袖中探腕而出,掌心中半握一枚莹白玉珠,他垂眸静视须臾,声音不急不缓的说道

  “溯魂珠于妄海之境遗失,我境内水族都将难辞其咎,绝顶之灾顷刻便至……此番我将它完好无损的交到你手中,并祭一半龙魂为引,以运转珠内阵法,你若胜利回去了,切记你我二人的目的,此行只能胜利,绝不成败。”

  百里觎对江溯所言展现的兴致乏乏,如同他此时言并非关于二人运气,而只然而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已。

  “我不会失手的。”

  他总是有着这种只要是他去做,就定然会万无一失的自信,纵使明知他以前都是遵天帝法旨顺势而为,而这一次他则是要与江溯同谋逆天而行。

  “事关重大,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况且我母亲曾经说过,这珠子在族内前人曾使用的经由中有所损坏,直到现在也不知是否恢复正常了,所以我刚刚说的完好无损,实在只是它看上去似乎完好无损,你能懂的对吧?”

  百里觎清静的扭过头,看着江溯温润如玉的脸上此时纵然眉眼带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使他心情好起来,看的久了甚至只想直接一拳怼过去,告诉他……我懂你个鬼。

  “因此你纵然回去,我也不能保证你详细会回到哪一天,谁人时间段的你究竟还在不在,若是在的话,你需得随处忌惮他,切不成透露任何你所知道的事情走向,防止徒生曲折。”

  百里觎向来听不得烦琐念叨,皱着眉头起手自江溯掌中将珠子接过,捏在指尖半仰起头举到眼前,对着上方本该是天、却并无一丝灼烁的虚空玩味的详察起来。

  “你要做的事我也要做,还怕我为自己做事都不经心奋力么?但你若还是有所担忧,我可许你一诺,若我失手,自会拼尽全力保你龙族安危,尔后你上那九重天剐龙台,我便以命殉你,省得你阴间路上冷清孤寂。”

  江溯甩袖朗笑了几声,他的笑总是很有熏染力,即便百里觎并未在看他,也很难不随着他一起笑讲话来,只是才刚笑开,百里觎便很是实时的感受泛起如今还真不是该开心的时候。

  “生死攸关,我立的誓如此严肃,你到底是在笑什么,觉着很可笑么?”

  闻听百里觎所言,江溯轻咳两声,逐渐敛起笑意,轻叹着回道

  “可笑倒算不上,只是你的命太金贵了,能殉天帝,却殉不得我,所以还是好好在世吧,拼尽全力不受任何桎梏的活下去,而且我纵然身死,躯体也要沉进这妄海之中,龙魂亦上不了黄泉路,你还是不要跟错了地方的好。”

  百里觎看够了手里的珠子,拢指回握着将其收回袖中,估摸了一下似乎快到该启阵的时辰,便将眼光重新移回江溯脸上,难堪正经的沉声问道

  “没时间说笑了,虽然已经问过许多遍了,可我还是要最后再问你一次。”

  “你我二人无需客套,有话请问就是了。”

  “江溯,你所做出的牺牲,押下的重注,所愿所求……真的只是改变血脉宿命么。”

  江溯眉头微蹙,歪头思索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困惑。

  “只是?我以为这就已经足够天方夜谭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想反上天去篡位么?”

  “我觉着很有这个可能。”

  “……你确是没时间跟我说笑,但你尚有闲情同我在这儿扯淡。”

  百里觎似笑非笑凑的离江溯更近些,与之四目相对许久,见他双眸坦然澄清,并无半分闪躲,这才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出言宽慰。

  “我只是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话音落罢,妄海之上无风起浪,海水翻腾着向中心地带奔涌而去,须臾事后海中心处逐渐形成一个庞大的漩涡,虚空中则雷鸣电闪,纵横交织出一张网来。

  天界每逢万载便要一遇的斗转星移大劫到了,未防其他几界在此时趁虚而入,战神司荒早早便会布下大规模的天罗地网来制约诸界行止,待到天界平安渡劫,这结界网才会被取缔。

  结界一旦布成,也就代表着天界的监视连忙中断,无论他们做什么,天界都无从得知了……然而就算不息也没什么大碍,总归此时九霄之上已乱成一团,天帝和战神势必无暇再理睬其他。

  江溯见状知最佳时机已到,扬袖单手凌空半举,转腕并拢五指起拂风之势,周遭烟水淼淼于他指尖凝成霜气,最后送至在百里觎足下汇聚成云。

  “妄海当中,除我境内水族之外,其余术法皆不成用,故此这最后一程,还是要我送你。”

  百里觎一听他这么说,连忙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自顾自踩着云慢悠悠的向漩涡中心飘过去,边走还边挥挥衣袖。

  “江兄不必远送了,纵使不用术数,我踏个云总不还至于掉下去,若你尚有什么要交接我的事就赶忙交接吧,之后便就此别过,静候我归来就好。”

  江溯见他不愿,也不执意委曲,只好一手负在身后,一手半端于腹前,本欲掐指为其占一下此行凶吉,可掐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基本就不会掐算,只好默默搓了搓手指仰头目送百里觎离去,冒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该交接的早就交接了不止一遍了,你要记得总会记得,你不想记我说几多次也是枉然,然而倒还真有些无关的话想要同你说,只是时辰来不及了,便等你回来时再说吧。”

  “好,那就等重逢之时再说。”

  百里觎踏云向漩涡行去,周遭风雷除了让他衣袂翻飞、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外,并未对其有什么旁的影响,他深知自己走上的这条路,注定要割舍过往一切,一不小心便要万劫不复,故而心中还是有几分悲怆决绝的,只是男儿不言离别伤,总错误展现的太过悲戚就是了。

  如今风为悼词、雷为奠礼,无论成败与否,百里觎于今日今时,便算是彻底死了。

  邻近风眼水漩处,百里觎将手缩回袖口牢牢握紧溯魂珠,本盘算用心血滴入海中激活法阵,可真到了这会儿却又突然改了主意。

  “tui——”

  他牙关微启,咬破舌尖儿,狠狠向妄海里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魇血为祭,龙魂为引,通诸界,逆阴阳,溯时回光……

  界成。

  咒成一瞬,百里觎袖中珠内窜出一道半透明龙魂,陪同风啸龙吟将他牢牢缠住,随即银灼烁彻海域,如同一柄利刃凌空猛地刺入苍穹。

  江溯十分确定百里觎并未落入水里,自然这天也是上不去的,待到光彻底暗下来之后,他人就这样瞬移一般凭空消失了,尔后风停雷休浪止,一切都顺利的出奇。

  “老江,人都走了,你还能不能把我从水里放出来了?”

  江溯原本仍看着早已海不扬波的海域,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说话声这才回神过来,忙蹲下身挽起袖子以食指轻点海面,光阵泛着涟漪一圈圈自他指尖下荡了开来,阵光随水散尽后,一红衣女子自礁石边破水而出,两只纤手扒在石头上,腰部之下甩出一条长长的青尾,透过水层泛出粼粼波光。

  “憋了你这么久实属对不住,幸好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总算走完了,我这就可以随你去魔界。”

  禁锢虽已消除,女子却并未急着回到岸上,只是转身半靠于石畔,凝望着百里觎刚刚消失之处,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都说了人走了,尚有什么可看的,赶忙上岸……显着是你要我与你一同前往,怎的现在自己却又不着急了。”

  女子听见江溯所言,扭头对他笑了笑,回眸间眼睛略微上眄,幽潭般的瞳孔里映出他如雪白衣,尔后则是持久的默然不语。

  江溯不明其意的与她对视,见其并未说话便亦不再多说什么,只同样报以浅笑,可就在他才收了眼光盘算起身之时,女子却又突然探出胳膊,单手揽住他脖颈拍了拍其肩,仰头凑唇至耳畔轻声细语道

  “看是没什么可看的,我只是在想,到底有几多人至死不会知道,我们最大的敌人从来都是自己……我与你同谋一场,连自己都下的去狠手算计,若这般行径最后都大业难成,那便真是应了那句话,天命不成违。”

  ------题外话------

  终于开坑啦,说实话我设想这个故事至少有三年的时间了,而到现在才然而写了两万字…还好纲要大框已经在脑中成型了,希望它能在我的手下无病无灾的生长,无论别人喜欢它与否,至少我喜欢它。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