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著

连载中都市

蝉鸣鸟唱的夏夜,杨言站在小区门口,高高拎起一个大袋子,扬声笑喊:“落落,回家吃冰镇西瓜咯!”嗖!一只短腿的柯基迫不及待地从花丛里钻了出来,摇着小屁股,兴奋地跑向他。随后,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只大乌龟的壳上,慢慢悠悠地从大树后面绕了出来,她明亮的大眼睛找到了杨言,嘴巴欣喜地笑起来,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爸爸!”在她之后,一只大橘猫身姿轻盈地跃出花丛,然后是一只背着翅膀走路的鹦鹉、一只左顾右盼的白色仓鼠......看着这一幕,路边一个瘪嘴的老奶奶惊奇地转向杨言:“小杨啊,你家闺女,好像有点特别啊!”普群:771842853。V群:538242827。舵主群:831794188

294.3958万字|6329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0:49:18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蝉鸣鸟唱的夏夜,杨言站在小区门口,高高拎起一个大袋子,扬声笑喊:“落落,回家吃冰镇西瓜咯!”嗖!一只短腿的柯基迫不及待地从花丛里钻了出来,摇着小屁股,兴奋地跑向他。随后,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只大乌龟的壳上,慢慢悠悠地从大树后面绕了出来,她明亮的大眼睛找到了杨言,嘴巴欣喜地笑起来,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爸爸!”在她之后,一只大橘猫身姿轻盈地跃出花丛,然后是一只背着翅膀走路的鹦鹉、一只左顾右盼的白色仓鼠......看着这一幕,路边一个瘪嘴的老奶奶惊奇地转向杨言:“小杨啊,你家闺女,好像有点特别啊!”普群:771842853。V群:538242827。舵主群:831794188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夏末秋初的羊城小巷,闷热的空气在紧凑、蜜集的握手楼间如同停滞了一般,陪同着空调外机吱吱呀呀的声响,敦促着行人们回家的脚步。

  自然,巷子前头这家夜晚才开张的夜宵摊还是很热闹的,除了一些住在后面城中村里的农民工们在撸串、喝酒、吹牛以外,尚有一桌已经喝得面红耳赤、一脸兴奋的大学生。

  “来来来,言子,我再跟你吹一瓶。”一个长得五大三粗、夹着北方口音的男生豪爽地拿起一瓶啤酒,跟坐在他身边的谁人长得清清秀秀的、有点书生气质的男生勾肩搭背地叫道。

  “呃,不……不是,老雷,我……我有点撑……撑,等会再喝……”书生气质的男生为难地看着被旁边一个嘻嘻笑着的女生推过来的酒瓶,先是打了个嗝,然后大着舌头说道。

  他酒量素来就不行,跟老雷这个典型的北方大汉更是比不了。

  “言子啊,看看咱们施韵妹妹,尚有,九儿妹妹,对吧?她们也没少喝吧?还不都面不改色的。你才喝这么一点就说不行了,让学妹们怎么看你?”老雷捉弄着说道。

  然而,终归是自己的哥们,又不是生死仇敌,老雷只是捉弄一句,并没有委曲他,反而是自己酒瘾上来,撇下言子,自己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抹抹嘴巴的时候,搁下的是空了过半的酒瓶。

  “不……不是不行,我是说歇一会儿再喝。”书生气质的男生终归也是年轻人,经不起激将,他挠着头,抓着酒瓶犹豫起来。

  “既然还行,那就喝嘛,杨言,你今天可是MVP,一杆狙杀得全网吧土崩瓦解,没有你我们可赢不了!”坐在照面的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笑着起哄道,“MVP怎么能不喝酒?喝,喝,喝!”

  两个陪着去打网吧竞技的女生因为喝了点酒,精神状态也是有点过于兴奋,特别是坐在杨言身边的那位叫施韵的女生,她一边拍手,一边咯咯地笑着起哄:“言子哥,喝,喝,喝!”

  “饭盒,你坑队友啊!”杨言苦笑着伸手遥遥所在了点谁人瘦瘦高高的男生。

  他现在脑壳也有点迷糊了,在今天绝地大翻盘赢得竞技的喜悦中,在女生们清悦的声音敦促下,在荷尔蒙的偷偷作祟里,杨言索性也抛掉了喝醉的缅怀,站起身,举着酒瓶,豪爽地叫道:“行吧,我喝!”

  “好!”列位都欢呼了起来,就连有点羞涩的九儿也笑着拍起了手。

  “言子男子!”老雷竖起大拇指,他也重新开了一瓶啤酒,随着杨言碰了碰,“来,哥陪你一起喝!”

  “言子哥威武霸气!”施韵看着杨言,双眼绽放着美妙的光线,她一边欢呼着,一边兴奋地扬起了两个胳膊,两座伟岸的峰峦轻轻颤动,令桌上其他几个男生都忍不住看直了眼。

  ……

  与此同时,羊城的另一个角落,鑫丰制衣厂那栋破旧的宿舍楼上,几个女工正倚在栏杆上,笑嘻嘻地指点着几个经过的电子厂的男工们。

  但在同一栋楼,某间紧闭着的宿舍里,一个瘦削、憔悴的女人正捏着一张皱巴巴的照片啜泣着,照片上面是一对衣着质朴的打工男女,男的样子已经被指甲划得乌七八糟的,而女的还能从折痕中看出一丝清纯、秀丽的容貌。

  在她的身边,一个婴儿正躺在脏兮兮的被子里,饿得轻轻哼叫着,小脚丫无力地震了动。

  然而,女人却没有一点反映,她入迷在了自己的哀伤中,偶然抬起头的时候,苍白的脸上闪烁过一丝挣扎。

  ……

  夜色渐浓,小巷经过的行人稀少了不少,剩下的只有拖着疲倦身躯、衣冠楚楚的加班晚归的白领们,握手楼上的窗户无声无息地又多点亮了几面。

  夜宵摊这边,学生们也都喝得差不多了,红光满面的老雷抬起手腕看看表,张口说道:“不早了,我们今天喝到这里吧!再晚回去,宿舍都要关门了。”

  终奉还都是学生,学校的宿舍楼还是十一点半关门的,再不回去,今晚就要露宿大街了。在老雷的呼吁下,列位都陆续站了起来,嘻嘻哈哈地继续聊着。

  “靓女,埋单!”老雷有模有样地彪了一句粤语,他掏出了自己厚厚的钱包,跟忙着走来走去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一个脸圆圆的、身材也有点圆圆的男生羞涩地瞄了一眼正在伸懒腰、跟另一个女生说笑的施韵和她鼓囊囊的胸脯,挪着脚步凑过来这边,然而他不是奔着施韵去的,他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施韵,一边伸手拍了拍还撑着下巴在桌子上发愣的杨言的肩膀,小声地说道:“言子,我们回去了!”

  杨言身体晃了晃,在脑壳滑落手掌的一刹那,凭着失衡的反射回了点神,委曲让自己直起身来,他的眼睛有点迷糊地看着前面,大着舌头说道:“啥,啥……”

  施韵可笑地凑过来,她俯下身,凑在杨言脑壳边,扬声说道:“言子哥,我们要回去了!”

  施韵的秀发洒落,一股的幽香袭来,醉醺醺的杨言没什么反映,倒是离得近的谁人身材有点圆圆的男生马上红了脸,他错误意思地往后缩了缩头,只是视线还是忍不住黏在了施韵衣服包裹得很严实的胸口。

  还好,素来列位喝得都有点醉醉的,他的酡颜没有被发现。

  老雷买单回来,见杨言还坐在那儿发愣,笑着问道:“言子,你行不行啊?要喝醉了,我和江源一起扶你回去。”

  身材有点圆圆的江源连忙点了颔头,他伸手去搀扶杨言,说道:“言子,我扶你吧!”

  杨言还是有点迷糊的意识的,他委曲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两只眼睛跟斗鸡眼一样,奋力地对焦,看了看旁边江源那张大圆脸。

  只见杨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了拍,推开江源的手,他撑着桌子,咧着嘴角,傻笑起来:“不……不用,我,我没醉呢!我还能……还能……喝!”

  “你看!”他为了展现自己没有醉,还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

  “那走吧!江源,你看着点言子一点。”老雷不在意,他喝得最多,都一点感受都没有,自然也不觉着这点酒会把谁喝倒在这,他这便豪爽地招招手,招呼列位一起回学校。

  回学校还要走一段对照清静的夜路――之所以在这里吃夜宵,那是因为他们今晚竞技的网吧就在四周,网吧竞技夺冠后,列位都兴奋得直接随便找了个夜宵档庆祝了,那里还等得着回去学校?

  然而没关系,虽然列位都喝得有点醉了,但一起走回学校,一路上说说笑笑,不用费心不平安,而且聊着天也很开心。

  “雷震天老大,今晚夜宵吃了几多钱?我们AA吧!”谁人叫九儿的女生等了一会儿,在列位聊竞技、聊今天精彩场所的间隙,终于等到契机,插了一句话,她一边弱弱地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紫红色的小钱包。

  她是施韵叫过来的,跟其他人还不算太熟悉。

  “不用,不用,多大点事儿啊?我请了!”原来老雷叫雷震天,他摆了摆手,哈哈一笑说道。

  旁边谁人高高瘦瘦的、被称号为“饭盒”的男生眼神有点闪烁,他咳咳两声说道:“九儿妹妹,咱们老雷可是家里有矿的男子啊!吃顿夜宵还用得着你出钱?”

  施韵抱着九儿的手,花枝乱颤地娇笑道:“好了啦,九儿,你把钱包收起来吧,雷老大不差钱的!”

  “那,那就谢谢雷震天老大了!也谢谢方禾旭老大。”九儿收起了钱包,错误意思地跟雷震天说道,她最后还跟瘦瘦高高的方禾旭轻轻地笑了笑。

  江源偷偷瞥了瞥和九儿手拉手走在一块的施韵,她一颦一笑犹如百花绽放,红艳的面庞不知道散发着怎么样的魅力,这让他素来有点发晕的脑壳又如同涌上了一股热血。

  之前雷震天交接给他的任务,早就抛到了脑后,甚至为了能更靠近施韵一些,他都往前紧走了两步,然后挺起自己有点胖的胸膛,一边偷看着施韵,一边高呼说道:“对啊,就算是AA,那也是我们几个男生AA,女生A了可不行的!”

  “什么A了不行?阿圆,你这话里有话啊!”另一个邻人宿舍的、但也是他们战队的男生听出江源晕头转向说出来的话中的破绽,调笑了起来。

  “啊?这……我不是这意思嘛……”江源红着脸,辩解了起来。

  “嘻嘻,江源师兄,没想到你也会开黄腔啊!”施韵顽皮地吐了吐舌头,转头跟江源捉弄道。

  江源红着脸,挠起了脑壳,羞涩的他,不知道怎么回应施韵的话了。

  列位哄笑着,但谁也没注意,这时候,一直摇摇晃晃、晕头转向、逐步悠悠地走在最后面的杨言突然被路边一个砖头绊了一下,他脚一软,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往旁边扑了过去。

  “噗……”杨言摔倒在了路边的垃圾堆里,整单人扑在了一袋袋垒起来的垃圾上面。

  能够是列位脑壳都有些不清醒,能够杨言走得慢,落了几米远,也能够列位的笑声掩盖了身后的信息,没有人发现杨言的狼狈,没有人瞟见杨言的身影隐藏在了路灯照耀不到的垃圾堆里,一个个有说有笑地,继续往学校那里走去。

  杨言这一摔,只觉着天旋地转,酒劲一下子翻了起来,就算他哼哼地想爬起来,但没有撑起身,脚步一滑,又趴了下去。

  这一下,杨言是真的起不来了,他的脑壳已经陷入迷糊,不停地释放着“躺一会儿、先歇一下再起来”的信号。

  似乎,软乎乎的“地面”,就跟大床一样,很舒服……

  缓缓的,他最后残余的意识也放弃了挣扎,脑壳侧枕着软软的垃圾袋,就睡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无一人的街道一头,摇摇晃晃地有一辆自行车被人骑了过来,当自行车的影子和巷子的阴影融会到一起时候,吱吱呀呀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个瘦削的女性身影从自行车上下来,能够是骑了太久,太累,她急促地喘着气,双手哆嗦着,将背着的包打开,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个已经换掉了脏兮兮的被子、而是用还算清洁的新毛巾包裹着的婴儿。

  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谁人小包裹正在挪动着,似乎在和运气做着最后的抗争。

  她隐藏在夜的阴影中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和最后一丝挣扎、犹豫。

  但她还是狠下了心,将还是轻轻踢弹着脚丫子、发出“嗯嗯”声音的婴儿塞到了那一堆垃圾中,转头的那一刻,她哽咽讲话,沙哑着哭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养不了你,不,不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怪谁人魂淡吧……”

  她转身脱离了,留下了谁人还在奋力招着软乎乎的小手的孩子,去往没有过去、没有“累赘”的新生活,终归,她还年轻……

  在她离去的身后,垃圾堆动了动,一个醉醺醺的倒霉蛋翻了个身,露出了尚有点帅气的面庞,他揉揉鼻子,接着酣睡过去。

  寒门说

  小寒开始新的征程啦,央求列位的投票、收藏支持,老书《奶爸的文艺人生》已经三百多万字完本,如果书荒可以去看看。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