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带条锦鲤打篮球

带条锦鲤打篮球

枯叶无涯 著

连载中幻想

“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篮球?是爱吗?是梦想吗?是责任吗?”“都不是。只是我刚好缺钱,而篮球又刚好能赚钱。”“那请问您的成功有什么诀窍吗?”“转发锦鲤!”

69.5372万字|8182次点击更新:2019-04-21 00:50:5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篮球?是爱吗?是梦想吗?是责任吗?”“都不是。只是我刚好缺钱,而篮球又刚好能赚钱。”“那请问您的成功有什么诀窍吗?”“转发锦鲤!”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洛杉矶的天空一年有两百多天都是大蓝天,今天也一样。而且二月的洛杉矶还没有太烈的太阳,使人格外的舒服。

  余欢已经盯着这个大蓝天看了良久了,洛杉矶有着全世界最特殊的蓝天,像极了影视拍摄中的蓝色布景布。

  而此时,余欢已经明确,自己回到了五年前,回到了2013年,自己遭遇重大变故后的一周。

  “可是为什么是在这件事的一周后?”余欢心里难受,他已经无法去改变那件事情了。

  就在这时,一个空灵的女声在余欢脑中响起,“你要是不愿意,我们就回去。”

  余欢甚至没时间去思考这声音是哪来的,他连道:“别,别,别。”

  “这还差不多。”谁人声音道。

  这时,余欢也反映过来,他道:“你是谁,你在哪?”

  “我在你背后呀!”谁人声音道。

  余欢连忙回首,却连鬼影子也没见到,“???”余欢满头雾水。

  谁人声音又道:“你可真蠢!我在你背后。唔!阻拦确,准确的说应该是我在你后背上。”

  余欢把衣服脱下来,走到镜子前,只见他后背是一幅庞大的纹身。

  大河,巨浪,龙门,鱼。这是一幅鱼跃龙门的纹身。纹身很棒,细节很是良好,如果要找人纹,估摸得要天价。只是让余欢有点不解的是,鱼跃龙门的鱼应该是鲤鱼才对,可他后背的纹身上的鱼却是长着尖牙利齿的食人鱼。余欢搜索了自己的大脑,他没在地球上见过这样的物种。

  就在余欢想着这食人鱼有点违和的时候,谁人声音又在余欢的耳边响起了,“你头发短,见识也短,你没见过的玩意多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就走了。”

  余欢发现他身上的这条鱼有点傲娇,而且他发现这鱼能捕捉到他心里的信息。“你能洞悉我的想法?”

  食人鱼道:“能啊!另外,我不是食人鱼,你可以叫我龙鱼小姐姐。你跟我说话也不用说出来,在心里说就行,我能听见。”

  “龙鱼小姐姐?”余欢道:“我觉着你是锦鲤啊?”

  “你才是锦鲤,你全家都是锦鲤,叫我龙鱼轻重姐!”

  “刚刚还是小姐姐,现在就是轻重姐了吗?”

  “对,你就叫我轻重姐!”

  “你要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要否则我就叫你食人鱼或者锦鲤,横竖你都知道我在叫你。”

  余欢突然觉着后背被什么玩意刺了一下,龙鱼小姐姐有点生气的道:“我叫清清,你不要叫我食人鱼,也不要叫我锦鲤,否则我还咬你。”

  余欢摸了摸自己的后背,适才他是被咬了?

  “咬?”余欢道。

  清清又在背后给了余欢一下,这次却没说话。余欢又道:“你就在我后背,又知道我的想法,那我……”

  清清知道余欢的想法,她叫了一声,道:“你这色狼,你做羞羞的事情的时候,我会回避的。另外,以后你少在心里想那些脏脏的事情。”

  “那污污的事情可还行?”余欢又道。

  “啊!”清清又叫了一声,接着她又在余欢后背刺了一下,便不讲话了。

  余欢现在还不知道,后背的把他带回五年前的清清还能帮他做什么,但能跟清清说说话,拌嘴也很不错。

  这时余欢听闻敲门声,他去开门,来的是堂姐余家萱。

  余家萱满脸怒气,她道:“你昨天抽大麻了?”

  余欢想起来,他的人生如实是昨晚染上的大麻。他跟那些人一起喝酒,有人说大麻可以让他快乐,忘记哀伤,他就试了试,往后便越发堕落。

  余欢点颔头,道:“试了试,然而以后绝不会碰了。堂姐你放心吧!”

  余家萱见余欢坦然招认,而且此时他也看不出哀伤和自暴自弃的样子,余家萱也不再纠结这个事,她道:“叔叔肯定更愿意瞟见这样的你。”

  余欢接过饭盒,轻叹了口吻。余欢前世觉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堂姐,此时如今再见,他有许多话说不出来,便低头吃堂姐给他带的午饭。

  余家萱见余欢不说话,她知道此时余欢心事重重,她道:“你快振作起来吧!现在尚有时间,你奋力申请全额奖学金。”

  余欢摇摇头,道:“ucla的全额奖学金哪有那么简朴。”

  余家萱见余欢还是有点消沉,又心疼又生气,她道:“你自己要奋力,学费的事情你不用费心,我会帮你解决的。”

  余欢心里感动,他知道堂姐为了下学期的学费,到底做出了何等大的牺牲。只是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堂姐去跟那单人谈恋爱。

  余欢所在的ucla文理学院,留学生每年的学费是46000美金。这笔钱原来对余欢来说不算什么,现在却是天文数字。要兼职赚出这么多钱是不成能的,就算只游走在违法的边缘也赚不到。对于留学生而言,能在半年的时间赚到这么多钱的主意基本上都被写在了刑法上。

  余家萱以为余欢不信,她道:“横竖我会想主意,你相信我。”

  “姐你不用费心了,我已经正常了,下午我就去上课。”余欢说道。

  余家萱愣了一下,余欢以前除了要钱,都不会叫她姐的。另外,余欢说下午去上课,余家萱甚至想哭,从上周开始余欢天天就与酒精为伍,现在终于正常了,终于走出来了。

  余欢没再说话,宿舍内陷入了默然,直到开门声才打破了屋内的默然。

  余欢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课的时间了,是他的室友回来了。

  那是一个俊朗的小伙子,遵从中国人的审美而言,不足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对照小。他叫扎克-拉文,是ucla棕熊队的得分后卫,他以新生的身份已经坐稳了主力。

  扎克-拉文瞟见余欢便笑着道:“嘿!余,你每一天看起来都要好一些呢!”

  余欢点颔头,扎克-拉文又跟堂姐打招呼。“学姐好!”

  扎克-拉文把自己带来的披萨拿出来给余欢,道:“我不知道学姐也在呀!我尚有三明治,你们等等我去拿。”

  余欢指了指饭盒,道:“我这还吃着呢!不用。”

  扎克-拉文也就不再起身了,他一边吃披萨一边说道:“余,虽然我不知道你履历了什么,但我的感受告诉我那是一件很是恐怖的事情。你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想多问,只是我觉着你不应该这样。酒精并不能解决问题,你要振作起来。”

  “下午你跟我一起去打球吧?我爸爸告诉我,如果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就去打球,如果一场球没主意解决,那就打两场球。如果一直没法解决,那就死在球场上。昏死在球场上,总比昏死在酒桌上好吧?”

  “最后那句话是我自己说的,你觉着怎么样?”扎克-拉文说道。

  余家萱在一旁说道:“你跟扎克(拉文)去打打球也好,上课也不急于这一下午。”

  余欢看了看堂姐,又看了看扎克-拉文,素来他想下午先去上课,然后再想主意赚钱,终归他领先这个世界其他人五年的时间,是有许多赚钱的契机。距离大二的注册时间尚有过半年的时间,余欢相信自己能赚到学费。然而下午先跟扎克-拉文去球场打打球也行,以前他颓废了五年,身体被酒精和大麻侵蚀,身体已经很差了,而现在他回来了,回到自己开始颓废的一周以后,他得好好磨炼才行。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