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强者没有眼泪

强者没有眼泪

冷沫不冷漠 著

连载中玄幻

追求的是否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失去了此生必成的目标之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并不是人的本身邪恶,只是那目标太过重要。

28.1238万字|88次点击更新:2019-06-23 03:33:5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追求的是否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失去了此生必成的目标之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并不是人的本身邪恶,只是那目标太过重要。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漆黑的洞窟中,插在地上的光杖映出一小圈柔和的白光。女孩的身体躺在离男子不远处的清闲上,鲜血停留在半空中缓慢地坠落着,如同挤在胶水中的染料。

  男子把眼光移向自己眼前的少年,一丝极其微小的朴陋快速扩大,像是被无形的圆柱贯串,少年的胸膛被撑开一个指头粗细的圆洞。清秀尚有些稚嫩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他张大着嘴巴想要叫唤什么,却被粘稠的空气灌进了喉咙只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溺水声。胸前的朴陋还在逐步的扩大,血肉被无形的气力挤压到双方,折断的肋骨刺破皮肤狰狞的泄露在空气中。

  男子望着少年,他想要握住那可怜孩子的手,可是只是不到十步的距离他却无法移动,就像空气在拼命阻止着他一样。少年眼中的生机终于涣散殆尽,扭曲的脸也逐步归于清静,像是纯白的辉石雕塑一样失去了全部血色,**也再没有气力支撑。挤压着血肉的无形气力消失了,大量涌出的鲜血随着那瘦弱身躯的倒下泼洒在半空,少年像是慢手脚一样缓慢的倒地,触目的红色在半空中被拉伸成一条略带弯曲的弧线,与顶端喷溅的血团组成一朵极为漂亮的蔷薇。

  男子的手穿过粘稠的空气拼命的伸向背后的背包,像是穿过还未干枯的树脂,他终于摸到了谁人他想要的玩意。一块有着繁杂刻痕的木板,男子抓住木板从背包的空气中“拔”出,拿到自己的眼前。突然间一阵预料之中的疼痛袭来,男子望着痛觉传来的地方。胸膛上,一个牙签般细小的朴陋从自己身体内部撑开血肉况且缓慢扩大。男子忍着剧痛在背包中再度探索着,他拔出一颗眼球般轻重的石头,石头在昏暗的洞窟之中散发着微光。

  胸前的朴陋越来越大,肋骨断裂的声音通过骨骼的链接带着猛烈的疼痛穿透而上,在男子的脑中轰响。他用奋气力将石头嵌在木板的凹槽之中,做完这一切后男子只觉着厚重的空气越发强烈的挤压着他身体每一处,空气涌进鼻腔,带来的却是窒息般的感受。男子托平木板,石头发出亮光的扩散到木板的每一处刻痕,木板猛地炸裂,一束迸发着强光的光焰升上看不到止境漆黑洞顶。在已经近乎胶质的空气中男子像是被温柔的手托着一样缓慢的倒下,空气粘稠的庞大阻力中他奋力的睁大自己的双眼望向那光焰所映开的地方。

  神志飞速的消散,恍忽中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

  粗劣的洞顶之上,利刃一样的弯爪刺破坚硬的岩石。谁人庞大蜥蜴一样的身影从它背后撕出一双翅膀。巨翼猛地扇动,振开空气,彭的一声光焰熄灭……

  阴影之中,庞大的身型腾空而起,狂风吹着岩石转动,空气也随之沸腾……

  十年前

  格兰尔特

  黄昏,夕阳的余辉穿过衡宇的清闲照在格兰特尔的石路上。矮小民居下,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在冗长的石路上排列着。在谁人最大的影子所毗邻的修建的门前台阶上,梅尔文正坐在那里。格兰特尔大教堂,整体由庞大的白石块砌成,八阶台阶垫起的大门后,长而宽的过道毗邻着一个庞大宏壮的大厅。纯白色的修建之上镶有同样纯白的岩石雕琢的尖锥,长方形过道四角上高竖的尖塔像是卫兵一样守护着大厅之上白玉般的高峻圆形穹顶。高塔上镶嵌的彩色玻璃所映出的光,照在教堂大门的石阶前,五彩斑斓,宝石一般。

  梅尔文正坐教堂的石阶上,望着地面上的彩色光影怔怔的着迷。像是要将那五彩的宝石拾起一样他把手伸进了光影之中,在光斑里摇晃着手掌。在昨天晚上一直看护着他的老修女塞拉死了,梅尔文连忙便被教堂赶了出来,已经在其中栖身了六年的少年如今无处可归,他要在太阳落山之前寻找一个不会被夜晚的凉风侵扰的地方入睡。老修女的葬礼在清晨的第一束光刚刚照射进教堂的时候就已经完结了,一天的时间已经将要过去可是梅尔文仍在原地没有启航,看着手中宝石一样的亮光,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塞拉死亡的消息传来时人们的样子,在这个世界如此的普通与真实,又是如此的让这个少年难以接受。

  格兰尔特大教堂的修女们总是起得很早,在列位都在做祈祷的时候她们察觉到老修女塞拉并没有来。在寻找的经由中人们于她的小床上发现了她,她带着笑安宁的睡着,修女们为她做了一个长长的祈祷之后,神父派人来接走了塞拉。葬礼举行的速度很快前往出席的人也少得可怜,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他们只是自顾自的忙着,葬礼在大教堂后面那大大的后院之中举行,这是自古以来在教堂干事的人最终应该去往的地方。在场的只有梅尔文跟两个认真挖葬坑的工人。

  梅尔文站着一旁的清闲上看着工人骂骂咧咧的掘着土,老修女的尸体被那两个工人扔到了墓坑中,尸体摔在土坑中“噗”的一声,跟野狗扔掉吃剩的骨头一样没有什么划分。尸体入坑后两个工人飞速的忙碌着填埋,一铲土落在了老修女的脸上,填满了老修女深陷的眼窝,剩下的土顺着面颊滚落到脸的两侧。梅尔文悄悄的看着,脸上没有任何的神情,相同的事情不息地发生,他年轻的心已经履历了太多。他不想哭,他知道如果让那两个工人看到他的眼泪,他们会像找到什么新奇的事物一样地讥笑他。他不想被那些人讥笑,塞拉修女也肯定不想他被讥笑。

  时间过的很快,那两个工人的手脚也很麻利,他们把工具插在地上之后向着梅尔文站着的地方走去。梅尔文知道他们只是想越过他从他身后的大门出去而已,他们一边说着种种难听的脏话一边粗俗的大笑着,简朴详察了一下梅尔文之后就从他的身旁穿过。梅尔文听着他们脱离的脚步声,期待着那声音快快消失,届时他便不必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忍住眼泪。

  正这样想着,一只大手猛地拍向他的肩膀,这一下能够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还是太过于猛烈,近乎要把梅尔文强忍的眼泪震出来,当他正失去平衡要跌到在地的时候,粗壮的胳膊箍住了他的脖子,带着浓郁的烟草气息 跟汗液的酸味,男子的脸从背部伸在了梅尔文耳边。“失去了饭碗很难受吗小玩意”那单人详察着少年,发现少年还是挂着那面无神情的脸之后想了想说到“善良是卖不出价钱的,去北边的市场做个小偷吧虽然有时要挨打可是最少能填饱肚子不是吗”男子说完铺开了梅尔文的脖子,跟身边另一个男子大笑着一起脱离了。“盯紧那些在市场闲逛的胖男子,他们的钱包总是跟他们的肚子一样塞满了玩意”谁人适才拍打他的男子的声音在远处又再次响起,不知是善意还是恶意。

  梅尔文转过身望着那座高高的白石穹顶,在这座皎洁的漂亮修建里所有死去的人都是一样的,如果会有人们围在某单人的宅兆周围悼念,那也只是悼念他生前的权利,逝世者的自身没有一丁点价值。每单人城市被名为世界的野狗吃的只剩骨头,梅尔文只盼愿着自己连骨头也能够被吃清洁,就算是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被真实的野兽分食清洁也强过躺着床上变凉后被人发现,这样就不会在名为葬礼的掩埋经由中被人抬着扔来扔去,届时如果他的葬礼上没有一单人泛起倒也算是个错误不坏的成果,若是会有一人泛起那只会让他形成下一个自己而已……

  吱嘎——,木门打开的繁重声响将梅尔文从回忆中叫醒。是谁人在教堂中认真做饭的中年男子提着桶从门内走出,他要去倒掉桶中的剩饭。木桶似乎很满很重,它将男子的上肢拽的很低很低。男子从梅尔文的身边晃晃悠悠的走过,如同看不到他一样。梅尔文依然低着头,他有些饿了,他想起大教堂的饭菜,那是神父与教堂中央的庞大神像合资骗来的钱买来的新鲜蔬菜跟肉,很好吃,他现在有些纪念谁人味道。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