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强者没有眼泪

强者没有眼泪

冷沫不冷漠 著

连载中玄幻

追求的是否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失去了此生必成的目标之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并不是人的本身邪恶,只是那目标太过重要。

28.1238万字|88次点击更新:2019-04-15 20:17:32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追求的是否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失去了此生必成的目标之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并不是人的本身邪恶,只是那目标太过重要。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不落王城  

  墨一样的夜幕下,纯白的月光顺着苍穹洒落,将这座纯白的王城映出点点荧光,王城上窗边少女的脸蒙在一层柔和的白光中,雕塑一样安宁又优美。薇尔莉特还在想着不久前的黄昏,在格兰尔特外城的城门前告诉她谈判的决议时,谁人在她心中无所不能的爷爷脸上带着的歉意的笑。夕阳中不落城王看起来有些疲劳的双眼微微眯着,修理事后很短的白色胡子随着嘴角上扬,把眼角细密的皱纹挤得越发现显。少女看着眼前这个体人口中的不败战神,而在她的心里他就只是自己的爷爷而已只是一个普通又慈祥的老人。在自己生长的年月里,这个老人为自己挡下了太多太多。

  “这就像是被风刮到海里的叶子一样啊孩子,人有些事总是要独自面临的。”不落城王宽大的手掌摩挲着薇尔莉特的面颊:“就算叶子能够顺着海浪飘到很远很远,最终也还是要沉下海底。”不落城王翻身上马背对着薇尔莉特尚有梅尔文等等送他出城的一行人,这个在马背上显得太甚高峻的老人抬着头看了看天:“我在这海上航行了无数年搅动不知几多风云,可是仍旧托不住那一片叶。”不落城王转过身又看了少女一眼,不管他有几多过去他现在只是眼前这个少女的爷爷。

  格兰尔特教堂报时的钟声响起,悠扬的声音在夜晚的衡宇间穿梭,声音不大并不会惊醒酣睡的人可是却能够让还清醒的人知道夜已渐深。薇尔莉特从窗边的椅子上站起走到床边,少女躺在床上想要入睡可是心中却依然止不住的一遍遍想着谁人黄昏的城门下,马背上高峻又熟悉的老人。

  “薇尔莉特,我的孩子,你的勇敢会救下许多人的命。我曾经站在最高处的战场上杀到鲜血漫过双眼,可是现在想要守护一点玩意的我是那么无力,呵护总是要比杀戮难上万倍。”战马上的老人顿了顿,他似乎感受自己似乎不应该跟眼前的少女说这些,不落城王转过身去,他寻找了一个所有人都看不到他的神情的角度望着前方:“不要想着拯救世界孩子,去救人吧,你就算救了世界,世界也不会给你什么,人却是会流泪的”话音刚落,战马奔驰,马背上高峻的身影像是想要隐藏住什么一样飞速的远去了

  “可是流泪有用吗?”站在原地的少女高呼,少女的声音追上了谁人远去的身影,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她相信他一定一定听得见。远处不落城王一拽缰绳调转马身停在了原地,城外的巟漠上吹起了一阵风沙将老人淹没其中,只看取得一个模糊的轮廓:“傻孩子,眼泪就是爱啊”温柔的声音穿透层层风沙传入薇尔莉特的耳中,风沙消散之时远处已经再找不到人影。最后一眼中那背影的落寞,她从未见过,懵懂的少女怔在原地呆呆的望着那身影离去的远方,却忽视了不落城王那一句话后身旁的男子看着自己的眼光,原来眼泪就是爱啊。

  在不息地回忆中床上的少女终于睡去,夜已经很深,但这个世界却从不停歇。

  菲德里克斯城外

  菲德里克斯的外城城墙上,守城的士兵们正在严谨的执行着一种简朴的法式,这种游戏极为简朴况且没有什么难度。守城的5人中位于最中间的一人每隔5分钟就会用他手中的白辉石盒子打出几回闪光况且用身旁架着的钟敲出几回声响,剩余的四人要在中间那人做完所有手脚后算出闪光与钟声次数的总和况且喊出来,凭证数字报出的速度与准确性判断沼泽地对守卫神志的影响。而中间的那人则需要心神专注的默算时间,若是偏差太大或者到时间后没有反映则会被换下。这个简朴的法式已经举行了数百年,在王都建成之后总算是有效的停止了守卫发狂或者从城头跃下的事故数量。

  菲德里克斯城外的是自古以来易守难攻的天然防线,同时也是导致士兵发狂的罪魁恶首。在掩饰着这片土地邪恶阴谋的黑色草皮上,一团又一团厚实的雾团漂浮在半空,无数被这片沼泽坑杀的死灵游荡在迷雾之间,它们发出的阵阵低语混淆着妄图通过这里的生命的视听,制造出那些分辨不出真伪的迫真幻觉,诱导着你踏差池误的一步,跌入阴冷温润的无底深渊。这是一座自然与死亡配同谋划的天然杀阵。然而就是在这对于众人来说危险至极的死地之上,一个身影披着灰白色的斗篷正飞速略过……

  菲德里克斯的王城之中,贵族与皇储们正照例举行着一年一度的庆祝着菲德里克斯建成的盛典。虽说是盛典但也只有平民才会赞扬那些征服了这片危险土地的那些先人的伟大智慧,贵族们只是去大吃大喝满足着自己的私欲而已,又有谁会在搂着漂亮女士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那些开拓者的劳苦功高呢?宽阔绮丽的中央大厅中人们吃着笑着,摆放在中央的果盘与海鲜飞速的消耗着,在这个每出去一次都要破费不小价钱近乎关闭的小国之中,水果只有极有权势的人才有契机占用土地种植,而必须外出才智获得的各式海作品更不必说其珍贵性。在这一年一度的免费大餐上就算是贵族们也毫不客套的恨不得多吃一些,相互关系不错的贵族们在一起捉弄着对方,每单人都那样开心的笑着暂时的放空了自己的烦恼。

  在大厅止境的高台之上,大厅之中最为绮丽的座位上坐着的中年人却似乎没有融入群体的气氛,那人眼前摆满的珍贵食物似乎他也没有一点想要动的意思,中年人只是安安清静的坐在那里不知思考着什么,这人正是菲德里克斯的现任国王弗兰德三世。

  今天是送去战书的第三天除去一天的旅程,那单人应该已经看到战书两天了,弗兰德正在发呆似的想着。他现在甚至有些懊恼,懊恼听信了洛焕帝国的威胁,在签下协议之后他一遍又一遍听到的传说中他相识到能够依靠着那片沼泽防守洛焕的进攻才是越发明智的选择。若那单人真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今天他应该就看取得那人所做出的决议了。

  “王,请用餐吧,他应该今天已经不会来了”他旁边侍卫恭顺的说到。弗兰德从思考中回过神来,他感受他有些过于紧张了,王城外已经安置了专门应对怪物的专家小队就算他能凭一己之力打破这道防线,到时候自己肯定也有反映的时间。这么想着弗兰德似乎宽心了一些,他拿起眼前的食物逐步的品味起来。

  城外的地中,灰白色的身影在迷雾之中潜伏着,城墙上又是一段细微零星的钟声,接下来的三秒所有的守卫城市看向中间那人手中的白辉石盒子。钟声停止了,在守卫都看着辉石盒子的间隙,那身影猛地从那团迷雾中冲出在沼泽的黑色草皮上飞速行驰,等到城门上人报完数之后他又再次藏身于浓雾之中,悄悄期待着。下一次,只需要城门上的士兵在举行一次那种稳固的法式,他就能到达城下。时间逐步的过去,迷雾之中的身影终于等到了最后一轮钟声,当——当——当,他微微抬起头看着,明亮的月光穿透那团雾霭,与雾团如同融为一体的灰白色斗篷下露出一张看起来有些年迈的脸,灰白色的短须,细密且不怎么显着的皱纹遍布脸庞,这身影正是不落城王。兜帽撑起的阴影中尖锐的眼神像是年轻的猎豹期待着谁人守卫拿起谁人装着辉石的盒子的一瞬间……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