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坐观垂钓者

坐观垂钓者

青山冷笑人 著

连载中耽美

传说,有个热爱钓鱼的人。

39.1413万字|19次点击更新:2019-04-15 20:14:58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传说,有个热爱钓鱼的人。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许多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有个女人躲在一座高山寺庙里,即将临盆。她躲避仇杀长达五个月,日趋圆大的肚子让她不得不在此停下脚步。

  简陋的房间放着一把木质长钩,上面有着古朴的纹路,最顶处是尖的,中部有一弯钩。乍一看如同是一只鱼钩,但却比鱼钩大了好几倍,如今钩子上的纹路正在游走。

  僧人们忙进忙出。寺院住持和其他僧人正在诵经,因为女人的肚子内里有活物。肉眼可见,它不停地挣扎,似乎想要挣脱肚子的束缚破皮而出。女人晓得自己肚子里的是什么,如果它降生,会直接把她吸个精光,但她还是那么做了,因为那是她的孩子。

  女人早就知道这个运气,自从她一怀上就知道自己会死,所以孩子并没有给她带来恐惧,反而更多的是坦然和喜悦。她尽全力让孩子降生,把自己的全部精神都卯足在生产上。

  午夜......

  一声凄厉的喊声刺破夜空。

  房间里再也没有谁人女人,只有一具皮包骨的干尸。而床上多了一个看似柔弱的婴孩,整个屋子里的僧人都十分警惕得看着这个刚刚降生的孩子,就像盯着闯入他们世界的入侵者。

  传说,这种人降生会造成极大的破损,所有人都不敢懈怠,加速了诵经的速度。

  然而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孩能造成什么破损?他纵使不是普通人,也没有造成破损的能力,唯一能造成的破损就是把母体吸干,除此之外,也干不了其他事了。

  大师无法界定他的正邪,终归这是一个生命,吸干母体非他所愿,是天意使然。佛家以慈悲为怀,既然这是女施主拼命想要留下来的生命,那就尽他们所能教育他。

  僧人们都知道女人的身份,她是某个外逃的列位族剩下的最后幸存者。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引发如此杀戮,女施主逃到山脚的时候满身浴血,身体状态近乎虚脱,可是腹中竟完好无损!他们不管女人的泉源,一个伶仃孤苦的孕妇逃到这里就是缘。幸亏那时她遇到的僧人实时叫人来把她救活。然而他们起先并不知道肚里的孩子竟是那种存在,直至女子临盆,她才将这其中的辛秘见告于恩人。

  当晚众僧为女人超度,女子的遗愿就是托他们将孩子供养长大,因为他从降生起就带着一个不成抗拒的使命,纵使降生之法太过残忍,可是他却依旧需要行走世间,做他必须做的事。

  世界远非表象那么简朴,在人类看不见的世界里,群魔乱舞。万物是平衡的,妖魔倾轧,便有破魔之法。女子便来自这么一个家族,可是她只是个家族的容器,所以终究逃然而被吞噬的运气,只管,这是她自愿的。

  江湖疯传涂氏一家惨遭灭门,涂门之后不知所踪。无人知晓女子降下的婴孩在高山寺庙中长大,日夜受高僧们教育,住持唤之涂涯,意为生一途,渡一涯,寓有渡世之意。

  僧人换过一代又一代,孩子也逐渐成为一个高峻的青年。后来,有人说曾见第三代主持和青年整夜长谈,破晓,青年就脱离了佛寺。

  时传一段韵事,人曰:世有掌钓者,不知其生之年月,往复无踪,其听得世音,行之渡世。尝有丹心者许愿于水,竟得其解惑,得而还愿。

  自然传说终归是传说,没有史料纪录和女娲补天性质无异,只是母亲哄孩子睡觉的神话而已。世界还是人的世界,许多人不知道他们存在于何等的世界中,以至于世间常现未解之谜。人们试验用科学解释问题,却发现许多时候,只是自我宽慰而已。

  若说怪事,恰好有一条惊动全国的新闻,说是有一个剧组夜晚拍戏,进度到了一半,整个剧组的人竟突然全部消失了。

  事情还是发生在公元2016年,贡山镇。

  一个剧组在此取景拍戏,看起来拍的还是惊悚片。否则谁会在这鬼地方取景还会过半夜拍戏呢?剧组似乎已经收工了,摄影组已经把玩意收拾好,演员也差不多走光。

  夜里冷气森森,剧组每单人的脸都充满疲劳,他们恨不得马上以天为被地为床,可是据当地人的说法,这个地方最好不要半夜停留在外太久,所以剧组就算筋疲力尽也是加速脚步返回自己的住处。

  不知是不是夜晚湿气太重,每单人的脸都蒙了一层雾气。放眼看去,在灯光照射下,居然像是起雾了。这里是个山区乡镇,夜间起雾很正常,可是夜间温度下降如此之大那就不正常了。剧组里的许多年轻小女士觉着畏惧,她们跑到组里的男子旁边,可是其中一个女孩却依旧自己瑟缩着,始终没有靠近任何一单人。

  “伦敦真是清高,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强,自己一单人,就不怕遇到鬼么?”

  同行的一个女士紧张地说,“嘘!不要在背后嚼人舌根,她听得见的!”

  “怕什么?她充其量是个配角,还是个永远只能拍惊悚片的配角,你知不知道她从高中拍戏,拍到26岁怙恃双亡还一直是个配角,和她一个剧组,真晦气!”

  “所以她才不能惹啊,要是她把晦气给你,你就有大事发生了!”

  谁人嚼舌根的女演员听到这里就闭嘴了,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随着男一号更紧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平时的路似乎长了许多,想着继续往前走就可以看到更多的灯光了,女士们放松警惕,只管还是很冷,有光她们就没那么畏惧了。而且前面似乎尚有大排档,众人一致决议去那家大排档暖暖身子。

  谁人叫伦敦的女孩子看到这么多的灯光她的脸色就变得煞白了,拦住那些女孩子说,“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总算被她拉住了一个,可是谁人女孩不解,问她,天气这么冷,为何不进去暖暖身子?

  伦敦牢牢拉住她,“现在几点了?”

  “破晓两点啊!”

  “你们家破晓两点还开那么多灯么?开店的也就算了,你看看那些住户.......”

  女孩子终于发现了异样,刚刚他们因为畏惧漆黑而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看到了光自然就会放松警惕,却丝毫没有发现这里的灯光太过诡异了。

  谁人女孩子也开始畏惧了,“说......说阻拦这里是夜市啊!”

  “你不相识这里的生长状况吗?山区乡下,怎会有夜市?”

  “说的如同也是,那......我们快点叫他们走吧!”

  可是当她们重新跟上他们的时候,她们都被吓了一跳,除了她们两个,其他人的脸全都蒙上了黑气,坐在内里的导演发出诡异的声音叫她们去吃玩意,谁人被伦敦拉住的女孩子突然说肚子疼,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跑出去了。

  店家对谁人女孩子喊:“诶呀!别跑呀!女士!这里有茅房!”

  可是她已经跑远了,伦敦似乎瞟见店家对伙计示意了一下。谁人伙计走进屋内,店家朝伦敦看了一眼,仅此一眼看得伦敦毛骨悚然。

  伦敦也找了个捏词说先行回去,导演似乎也没辙便放她走了。

  走在街上,伦敦走回来时的路,纵使离住处越来越远,直觉告诉她再往前走会死路一条。

  可是一个女孩子走在大街上总是畏惧,她总觉着后面有人随着她,可是一转身却看不到任何人。她快速往前跑,边跑边回首望,直到撞到了一单人。

  那人身材高挑,神情冷淡,手抓着她的双臂,居高临下望着她。

  张口就是一句“没有人告诉过你晚上不要一单人出来吗?!”

  伦敦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忙说“先生!请带我脱离这!快点带我脱离这!”

  然而男子却没有答话,给了她一把钥匙。男子往不远处指了指,夜黑风高,伦敦只能依稀看到那是车的轮廓。就是这么一辆车也让她心安,此时伦敦也不管他是不是坏人,如果他是人市井把自己卖了也认了,总比形成鬼强吧?

  伦敦拿过男子的车钥匙,向车飞驰了过去,进了车后把所有门都锁得死死的,想开车逃跑,但车的引擎如同坏了,死活发动不了。车里有暖气,淡淡的香味让伦敦焦躁的心清静了下来。不知男子用的是何种汽车香水,却是有定神歇息之用,素来就已经极端疲劳的身子彻底松懈,那香味无孔不入,不久伦敦就意识模糊,陷入了酣睡。

  男子走向伦敦来时的偏向,走进那条热闹而诡异的长街。他不知从那里拿出来一支木质长钩,漆黑夜下,浮现着希奇的纹路。

  街上有些人瞟见他就撒丫子跑,有的直接就跑进屋子里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男子却像是没有瞟见他们一样径直往前走。他走到一家大排档前,刚刚还开张的大排档现在却是人都看不到,大门牢牢关闭着。

  男子推了一下门,门就像是抖了一下就开了。屋子里一单人都没有,只有还在冒着烟的烤串。

  “逃了?”

  男子把桃木钩往地上一插,钩子上面原来的纹路似乎像是活了一样,血色的花纹往地面游去,形成了一副抽象的图案。

  男子心中了然,往楼顶望了望,“下来吧!”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