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长公主死了又死

长公主死了又死

杨臻 著

完本耽美

【暂停更新】

53.755万字|17次点击更新:2019-04-15 20:16:4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暂停更新】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陛下!老臣恳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张阁老伏在地上悲怆高呼,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鼻涕眼泪糊成一团,若不是大殿森严、君臣有别,这会他都想抱着小皇上的大腿嚎啕大哭了。

  “恳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张阁老的身后跪了一堆人,齐刷刷要求小皇上主持正义,年方一十二岁的小皇上放眼望过去——嗯,左边半拉子文臣,右边半拉子武将,很好很好,满朝文武近乎都冒犯了个遍,啧,还都是些老臣们。

  上个月宫里中秋宴,她执笔将王将军家十分疼爱的老来女画成个大花脸,小女士这会还闷在家里哭。

  隔了两天“微服私访”,使人砸了元大臣家的酒楼,还把店小二倒扣进泔水桶里。

  月底说要进香,又着人拔光了佑民寺方丈辛苦培植多年的菊花,可怜那新开的玉翎管,初初绽开不到两天。

  前不久又说景阳宫湿冷难耐云云,撒泼耍赖强要了京郊半座温泉庄子。

  昨个又闲逛至宗学,将坐在廊下小憩的张阁老胡子烧掉一过半!这把好胡子在文臣之间原是颇受赞扬的,张阁老逐日都拿犀角耙子细细梳理,十分珍爱。

  在惨遭荼毒痛失胡子后,张阁老领着多日来忍气吞声的一干老弟兄声势浩荡地来起诉了——求陛下做主,惩治惩治他那嚣张跋扈的亲姐——长公主掩良。

  小皇上看看张阁老光溜白皙的下巴,悄悄叹了口吻,道:“众位爱卿……受苦了,皇姐是那随性的,行事诸多不妥,朕……定会痛斥。”

  “陛下圣明。”又是一番齐齐唱诺,终归是供养皇上成人、又一路辅佐皇弟即位为帝,曾摄政两年有余的掩良长公主,且她与陛下姐弟情深,朝臣也错误逼太过了。只是这掩良长公主克日作为实是荒唐,整日里招惹是非,且只盯着一干老骨头凌辱,这不是欺人太甚么。

  小皇上再逐一赐下些玩意以作宽慰,便在老臣们的千恩万谢中巍然退朝,去寻他那不大靠谱的长姐掩良。

  ====

  此时的掩良正端坐于梳妆台前,由着宫女为她梳妆。

  掩良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下颚收出少女的清丽弧度,唇瓣粉嫩似桃花,一双桃花眼眼角微挑,圆而有神,一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便如蝴蝶翅膀般轻扑,上面是两道细长微弯的眉毛,眉心一朵精致的五瓣梅——嗯,今天的自己也是如此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呢~

  “公主,成了,您瞧着可好?”梳头的宫女是今天新提上来的,待完成了手上的手脚,便恭顺地退到一边,低眉顺眼地站着。

  掩良看铜镜中的自己,一头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在脑后盘成一个圆髻,左右各盘了三对小花,尔后长长垂下,只装饰着桃红的宫花,简朴秀丽。

  掩良轻轻点颔头,十分满足,刚准备夸赞几句,一撇却瞟见这新来的宫女很是眼熟。她转过去细细盯着看了片晌,猛地追想起来——啊!这不是第七世的时候为自己端来白绫的宫女吗?追想起那一世自己在废弃的宫室里无奈自缢,这宫女还说什么“大人付托了定要仆众看着您”云云,掩良顿觉不妙——嘿这大清早的就见到前辈子的催命鬼了,丫丫个呸,我这辈子可是要平稳老死的!

  掩良皱起眉头道:“来人,把这催命鬼给我拖出去杖毙。”

  小宫女马上吓得瘫软,连声道公主饶命,被面无神情的嬷嬷拖了下去。

  “一大清早的,谁惹的皇姐不痛快了?”小皇上快步走进来,朗声道,“做什么要这丫头一条命,皇姐皱着眉可就错误看了。”

  周围立侍的宫女都低低行了个礼,连着压着小宫女的两个嬷嬷也匐跪在地。小皇上一挥手,身边的大太监福贵朝着两个嬷嬷丢了个眼神,二人便将压着人随着福贵去了。

  “都起来吧。”小皇上不经意地说,走到掩良身边,伸手抚着她的脸,指腹轻轻搓磨她撅起的下唇,“皇姐放了她可好,嗯?”

  “今个怎么这时候来?你可用过些饮食?”掩良反口问道,横竖你都已经把人放了,我还能咋滴。

  “刚下了朝,前不久南疆进了整块的紫晶,我使织造司打了副头面,瞧着很是新鲜,便带来给皇姐瞧了。”说话间,一名小太监手捧托盘快步走上前,捧起镶紫晶的白银头面给她瞧。

  “唔。”掩良并没有看一眼。

  “过会摆饭吧,朕与皇姐一同用些,再待几日,朕带皇姐往京郊温泉庄子里住些日子吧,眼看这一日日的凉下来了……”小皇上也漠不关心,继续乐呵呵地讲话,手仍抚着她的脸。

  “允华,今日朝上张老头可说了我不少坏话吧。”掩良打断了他。

  “……惋惜了张阁老养了这许多年一把好胡子,朕瞧着他眉毛也焦了不少……”小皇上摇摇头。

  “我这不是怕他胡子挂了汤么。”掩良无所谓道。

  “那王将军的掌珠?”小皇上憋了笑,径自走到小几边坐下。

  “我与她混闹着玩呢,哪个知道她这般玩不起。”仍是不在乎的口吻。

  “元卿家的鲜满楼呢?”小皇上坐定,已绽出笑容。

  “那小二眼睛不规则。”掩良一挑眉头。

  “佑民寺方丈见培了多年的玉翎管被人拔去……霎时晕了过去,晌午便跣足里衣地捧了衣钵去国师处,说自己实不能领方丈职责。”小皇上端起刚上的茶水抿了一口,顿觉唇齿留香,他微微颔头。

  “喏,现下喝的就是。”掩良也笑起来,一副期待赞许的天真孩童样。

  “……”愣了一愣,小皇上道,“好茶。皇姐所为皆有因由,想必诸位爱卿定能明确。”

  知道皇弟这是承诺帮她摆平了,掩良心情甚好地回过身去,哼着小曲对镜拢妆。

  小皇上放了茶盏,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她的背影,他知她心里不痛快——下月十八即是掩良的十八岁诞辰了,前些日子中秋宴上,几位老臣委婉地向小皇上提出,天家威严,怎能出个嫁不出去的老女士呢?还是赶忙为长公主相个合适的驸马,大吉大利,普天同庆!

  自那之后,掩良将那群撺掇着要嫁掉她的老头倒腾了个遍。

  他不知皇姐为何不愿出嫁,然而,这番作为倒正中他下怀,他也不愿就是了,他看着皇姐纤细的背影,黑发之中隐隐约约露出的后颈,心中泛起一片涟漪——并非姐弟的情分,这是他心里暗淡的隐秘,谁也不知。

  掩良一边梳头一边翻着白眼在心中吐槽——皇弟呀皇弟,老姐我九辈子年岁加起来都能得个百岁老人奖了,你那点小九九,真的不够看呢。啧啧啧,恋姐是病得治哦!治错误可是会死人的。

  没错,她作为掩良,活过了九次,第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在古代时,她直以为自己在做梦——怎么能做这种不靠谱的梦呢?果真X网小说看多了严重影响精神状态了么?于是掩良一倒头,盘算睡回去,自然这是不成能的,作为一个普通学校政治学专业一个普通的学生,掩良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现状——自己是大齐国的长公主。

  请注意,是,前,长公主。

  在皇贵妃团结了大臣恁死了皇上陛下,矫诏自己儿子牧王即位为帝后,漂亮怯懦又身乖六甲的皇后,在忠心耿耿的老仆的辅助下,带着女儿仓皇出逃,而这位懵懂幼年的女儿,正是倒霉的长公主小同学。不久后皇后生下一名男婴,却也油尽灯枯、耗尽了身子,临终前拖着女儿的手千叮万嘱勿忘复国云云。

  在埋葬了母亲后,年幼的长公主带着幼弟老仆一路杀回了王都。

  一个充满哈姆雷特情结的复仇故事啊有木有啊!感受热血在沸腾了有木有啊!

  然而事实是,自己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队伍设置是:皇弟一枚——还是个只会吃奶的肉团子;忠心老仆两名——老得牙齿都掉光了;一位赶马车的侍卫——还是受了伤奄奄一息的。在整个团队皆是老弱妇孺的初始设置下,要去pk身居高位&拥有军国大权&正值青壮&远在千里之外的现任皇上——萧渚清,基本是不成能的任务。

  第一世掩良惨死于亲信反水时,以为一切到此为止,然而她再睁开眼时——又回到了自己六岁,仍然是谁人苦命的皇后,仍然是那只圆淘淘的肉团子,仍然是掉光牙齿的老仆和奄奄一息的侍卫。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一切回到起点,况且这还没完,一模一样的砍掉重练居然一来就来了九次。

  在前八辈子里掩良履历了种种惨死,且一次比一次惨,被这“死了就要回到起点重头再刷一次”的副本循环机制折磨的身心俱疲,掩良发挥在校学习时养成的好习惯,仔细研究比对每次重生履历的人生,悲催地发现自己把人类所能想到的所有悲痛死亡方式都体验了个遍,唯独没有平稳老死、入土为安——会不会只有平稳老死,入土为安了,这个循环才会停下来?

  掩良梳着发尾,从铜镜中看着坐在身后小几边上,右手支着脸看自己梳头的皇弟,只觉后颈凉飕飕的——另外一个让她很是郁闷的事情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亲生弟弟萧允华,对她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在重生履历的每一世里,都有种种各样的人对她虎视眈眈,有的是因为她过人的容貌、有的是因为她身处的身份、尚有的是因为某种特殊嗜好或者其余什么,而只有萧允华!他重头到尾都只是迷恋她的肉//体啊喂!真是太反常了!太反常了!!!

  掩良十分挫败,一度怀疑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有问题。但每一次的重生,修养方式怎么改,允华都是入迷亲姐无法自拔。

  正想着,允华已经走到了她身边,亲昵地捉住她的手。

  “皇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允华微微笑着温柔张口,她抬头看着如玉少年,允华的眉与她区别,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而眼睛与她生的很像,欲说还休的情愫全揽在他弯弯的笑眼里,而这眼里全是她。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