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重生之公主江湖飘

重生之公主江湖飘

假动 著

完本耽美

文案一:

84.2262万字|23次点击更新:2019-04-15 20:15:3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文案一: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这一夜注定改变许多人的运气轨迹。

  “嬷嬷,娘娘生了吗?”

  “没有,没有,皇上呢?告诉皇上没有?”

  “我已经让小太监去禀报了!估摸着一会儿就到了!”

  “那就好,你去外面候着,不叫你不要进来!”

  “是!”青衣宫女行礼退下。

  说话的嬷嬷见宫女出了门,转身向内殿走去。

  “啊……”,听得娘娘痛的高呼,这嬷嬷不敢怠慢加速了脚步。

  “怎么样?”

  床上正在生产的妇人如今头发缭乱,脸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填满了漂亮不成方物的面庞。

  “娘娘,皇上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孩子也已经准备好了,只是您这……”那刚进来的嬷嬷看着犹自高耸的腹部欲言又止。

  接生嬷嬷站在床头目带焦灼的盯着妇人的下身,察觉到娘娘看过来的眼神,连忙俯下身行礼说:“娘娘,老奴无能,只能看娘娘自己了,老奴请娘娘再忍一忍,这样方能赶在皇上来之前生下来啊!”

  听到这话,妇人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牙齿咬着干裂的下唇,奋力挺起上身想要把孩子挤压出来。

  这样不知疼痛的往返几回,直到唇角的血顺流而下才听到“哇……”一声清脆的啼哭声。

  妇人看着接生嬷嬷用小被将孩子包好,正要拿给她看,她却流着泪将头偏转过去。

  她怕看一眼后自己就再也舍不得了!

  “把公主赶在皇上来之前送出宫去,若有差池,定不饶恕!”

  本抱着婴儿的嬷嬷正纳闷娘娘怎么知道是公主的,一听后面的话不敢再多嘴,连忙去邻人房间里提出一个盫笼,从内里抱出一个熟睡的男婴放到娘娘怀里,又将新生的小公主放到盫笼里,将要合盖时看了一眼娘娘,见她没有阻止不再犹豫。

  妇人不管身体的疲倦,对着接生嬷嬷说:“我对你从来没有亏待过,若是你能将公主平安送出,日后我定保你儿荣华富贵!若是我知你在路上对公主有半点疏漏,我定要你此世求死不能!”她的声音显着有气无力,但那话语就像是从地域里爬出来的恶魔说出的,带着消灭一切的凶狠。

  “是!是!老奴一定遵命,定将公主平安送出!”那接生嬷嬷跪在地上忙应道。

  “将太医宣进来。”妇人煞白的脸终于  不再对着跪在地上的人,逐步的闭上了眼睛。

  太医进来的时候,一直留在产房的乌嬷嬷这才领着接生的嬷嬷出去。

  还没出沁阳宫门,乌嬷嬷看到不远处皇上急赶忙的往这边赶,她慌忙将接生嬷嬷拉到一边跪在地上。

  着急赶来的皇上见请安的是沁阳宫里的管事嬷嬷,停下来问道:“皇后怎么样?”

  乌嬷嬷没有抬头,眼睛盯着皇上的靴子说:“回皇上,仆众恭喜皇上,皇后娘娘为皇上平安诞下麟儿!”

  乌嬷嬷听到靴子的主人连说了两句平安就好,转眼间人就不见了踪影。

  跪在地上的两人见皇上走远才逐步站起来,那接生嬷嬷提着盫笼说:“乌嬷嬷,我们得快些出宫,公主刚刚降生,我怕用药太久对她身体错误。”

  乌嬷嬷正看着沁阳宫着迷,听到这话后连忙领着她向最近的宫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对她小声说:“出了宫,径直往前走,去往圆福客栈,到那里找一位赵先生,他会照顾公主,你只算作什么都没发生回家就好!”

  接生嬷嬷已然吓得心提到嗓子眼上,连忙道:“是!”

  刚走至宫门,有士兵拦下:“何人!宫门已落匙,任何人不得相差!”

  “胆大仆从!连皇后娘娘身边的管事嬷嬷也不认识了?”从远处跑来一位将领训斥着拦路的士兵。

  “嬷嬷好,不知道您这深夜出宫所为何事啊?”那将领对着乌嬷嬷行了一礼轻声问道。

  “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了,皇后娘娘刚刚为皇上诞下一麟儿,我身边这位是皇后娘娘的接生嬷嬷,我正要送她出宫。”

  “哦?那可是恭喜皇上,贺喜娘娘了!只是这盫笼里不知是何物啊?”

  “那里边是刚出生的皇子胎盘,娘娘怕这血气冲撞了来探视的皇上,特地让老身连夜送它送出去。怎么,你还要察看吗?”

  “不敢!不敢!小将不敢!自是这样定当谨遵娘娘付托,只是宫中法则……”

  “少将军这是何须!自是娘娘付托,查起来自然也是娘娘担着!更况且娘娘这是为皇上的龙体着想,皇上又怎会责怪?”

  “啊哈!既然乌嬷嬷都这样说了,小将这就给您开宫门!”

  那里宫门逐步开启,乌嬷嬷当着那位少将军的面临接生嬷嬷说:“你需连夜赶至相国寺,请在那里出家的二令郎为这胎盘祈福以后方可入土。三日后我会派人查探,若是没有按付托行事,定要治你个欺瞒皇家的罪行!”

  “是!是!仆众不敢怠慢,一定在天黑之前赶到相国寺!”

  “嗯!去吧!宫门外已经部署了马车,上去就是!”

  乌嬷嬷见那接生嬷嬷与马车逐渐消失在夜色里才转身回宫。

  放行的少将军看看回宫的乌嬷嬷,又回首看向马车消失的偏向,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将这事回禀父亲。

  坐在马车里的嬷嬷早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心绪才刚平复,又想起小公主还在盫笼里,慌忙揭开盒盖,看到她胸口的升沉一颗心才算平稳下来。

  赶至圆福客栈时,她还尚未张口,就有一女子头罩青纱引着她上了楼。

  房门里,一位俊俏不凡的令郎斜靠在太师椅上,他的旁边站着一位男子,看背影也是气质不俗。

  他们在她一进门就一个从太师椅上慌忙站起来,一个转身双目紧盯着她手里的盫笼,打开盒子见孩子呼吸还算平稳后,两个男子相视一眼,抱起孩子对着嬷嬷说:“你走吧!我会部署人护送你回去!”

  待那嬷嬷脱离后,抱着孩子的男子说道:“青衣,部署一人易作刚刚那妇人容貌,找一胎盘前往相国寺,将这封信交给二令郎,务必万无一失!”

  “是!”门外头罩青纱的女子抱拳离去。

  “凤凰,这女娃长的真丑!一定是像谁人狗皇上!”孟非棋拨开襁褓撇着嘴说。

  任成凤僵硬的抱着还没有自己半条手臂长的婴儿,对着目不转睛看着孩子的男子说:“既然你嫌她长的丑,日后不让你见她就是!”

  “哎?凭什么!阿茹又不是只把孩子托付给你了!”

  “你不是嫌她长的丑吗?”

  “哼!丑我也认了!承诺了她怎么能失信?”孟非棋穿着一身白色长衫,本就长的风骚倜傥容颜如玉,扇子轻扇怂恿发丝飘扬,转身轻飘飘的坐到太师椅上,又恢复到玩世不恭的容貌。

  任成凤仍旧直直的立在那,左手抱着昏睡的婴孩,右手举起在她的小脸前拂了一下袖,一股清香飘进了了婴儿粉嫩的鼻孔。

  只一会儿功夫那婴儿就睁开了小小的眼睛,好奇的转着眼眸,看到自己上方的面容时“哇……”哭出了声。

  本正品茗的孟非棋“噗”喷出了茶水:“哈哈……我就说你长的吓人吧!你看你把小女士吓得,一见你就哭!哈哈……”

  凤凰白了狂笑的孟非棋一眼,僵硬的单手晃动怀中的小婴儿,可是他越动那小人儿哭的就越厉害!

  “行了,行了,看我的!”孟非棋站起来双手轻轻的将那软软的小身子从凤凰的怀里抱出,一手托着她的背一手隔着襁褓拍着她的胸口,轻轻晃动着她的身子。纷歧会儿那女婴就不再哭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奇才!”

  “那自然,我只学了一遍就会了!”孟非棋看着婴儿黑不溜秋的眼睛脱口而出,转眼又僵了身体,并不去看凤凰。

  任成凤倒是嘴角噙着笑没有去说什么,他知师弟纵然说这女婴丑也不会不喜欢她,她的母亲是他们两个心尖尖儿上的人,又怎么会亏待了她。

  过了一会儿孟非棋见女婴睡着了,问道:“凤凰,刚刚为何不解决了那妇人以免去后患?”

  任成凤听得这话挑了挑剑眉,说:“她要我们留着她,留着就是,后患什么的自有我们解决!”

  “啧啧!你可真是中了情毒!像我这般万花丛中过多自在!”孟非棋抱着婴孩却偏偏说着这等风骚不羁的话。

  任成凤只看看他没有说话。他这个师弟自以为将自己的心事隐藏的很好,可是情这事是最隐瞒不了的秘密。

  那夜之后两人便带着女婴赶回了青风山,付托属下将一封信悄悄送进了宫里。

  两人本就武功高深莫测,轻功放眼整个江湖更是无人可及,可是这一路上他们却用了一生最慢的速度回的青风山。

  从第一日时,只要两人刚一运功,那女婴便开始哇哇大哭,好不容易哄睡着了下身的便便又弄脏了襁褓。小孩所有的都香香的,只有那便就是超乎寻常的臭。

  这女婴似乎很喜欢孟非棋,整日里也只要他抱。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