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人雄本纪

人雄本纪

人生失意须尽欢 著

连载中玄幻

一代人雄,任道远。自微末里崛起,从凡尘中踏出。手执长剑与神魔捉对厮杀,身着素袍与道祖佛陀讲经论道。身怀惊天传承,脚踩森森白骨。在乱世中跻身人雄之列……

64.3216万字|71次点击更新:2019-06-23 03:33:3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代人雄,任道远。自微末里崛起,从凡尘中踏出。手执长剑与神魔捉对厮杀,身着素袍与道祖佛陀讲经论道。身怀惊天传承,脚踩森森白骨。在乱世中跻身人雄之列……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任行远没有兄弟道远那般妖孽天资,没有妹妹忆仙那般惊天悟性,他从小就像和父亲任升卿随处作对一般,任升卿让他修炼仙道,他却习肉身之力。任升卿让他修刀兵之法,他却只坚信自己的拳头。从三岁开始习武,六岁入外家拳,十八岁便至化境。虽未修仙,却仅凭肉身之力即可与后天八重‘凝心’境修士争锋!

  自被赵武年带入上清宗,妹妹忆仙便被上清宗一位女性太上长老破格收为真传门徒。至于任行远只是为妹妹感应开心,却无羡慕之感。上清宗乃传说中人族九位盖世之一所创‘天道殿’下属势力,自然修仙成道乃基本,而非修习肉身之力武者最佳修身之地了。虽说传说中的天道殿消失了不知几多万年,但余威尚在,诸多小势力只要与道门有一点瓜葛便很自觉的自称天道殿下属势力了,这就是常说的虎死不倒架!

  今日乃上清宗数十年一次的全宗大比,整个上清宗张灯结彩,上至宗主长老,下至普通的杂役门徒,脸上莫不是洋溢着喜悦。上清宗立宗数百余年,初代宗主定下这全宗大比,一是想向天下展示上清宗的内情,二就是想借这个契机看看有何怀才不遇的人。只然而百余年时光,如今的大比虽只是为了那些丰盛奖励,但还是利益多于坏处。

  大比自然比的是诸多门徒的武道修为和战力,擂台分为八十一座,后天一重至后天九重,每一个小境界皆是九座擂台,全宗上下三千门徒无论新老,每一境界都有不少门徒。一位门徒去擂台守擂赢一场,败者淘汰,胜者则三场后再可上台,这也防止了车轮战使得第一位擂主力竭。最终每境界决出九位擂主,这时,低一个小境界的擂主可以向高一个小境界的擂主挑战,但高境界的只能被动接受而不能主动挑战低境界,一来是防止以强凌弱,再来则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金乌初上,全宗长老门徒皆或座或站立在上清宗广场。片晌,从上清宗的玉清峰飞来三人,落在众人眼前,为首一中年人乃是上清宗宗主赵广渊

  ,落伍半个身位的两位老者则是内门长老蒙寂和太上长老楚武极。赵广渊看了看众人高声道:“自我上清宗成立之初,途径风雨,岁月变迁安能立于天下?靠的虽不是这么多年来的诸次大比,而靠的是生生不息的新生气力,靠的是你们!”众人听闻莫不热血,见众人情绪变化,赵广渊面不改色依旧说道;“宗门大比则是对诸位修为的认证,自然尚有不少宝物作为夸奖!好了,话不多说,大比开始!”赵广渊言毕,便飞去观礼席,身后两人亦是随行离去。

  宗内大比开始后,形形色色的诸多门徒上台比试,有的一招便被轰飞,有的犹如无人之境般,有的苦战数百回合才分胜负……,任行远随处看了看,发现没妹妹任忆仙的踪影,便欲回到住处。因为第一天只是些小鱼小虾而已,还不值得他任行远动手。

  不多时任行远便来到住处,才想到师兄弟已去出席大比,便去了后山。

  后山虽说也算山清水秀,可是却只有一人栖身,任行远来到后山的一处洞府,轻声道:“师傅。”

  洞府门口瞬间泛起一老者。老者衣装破烂,头发像鸟窝一样,然而上身古铜色的肉身与苍老的面容形成庞大的视觉重击。此人正是整个上清宗唯一一位肉身成先天的强者麻丰!

  麻丰见到任行远前来并无意外,嘿嘿笑道;“就知道你小子心高气傲前几日大比肯定不去。”

  任行远轻笑道;“是啊,师傅慧眼如炬,行远佩服。”

  麻丰瞥了一眼任行远佯怒道:“你小子滚远点,少拍老子马屁。”麻丰虽说是任行远师尊,但也是粗人一个,整天张口闭嘴‘老子’,对此任行远也无可怎样,就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言语,随他去吧。

  麻丰一屁股坐在洞府门口,靠着石壁翘着腿眯着眼道:“小子,去整点酒来,在弄只烧鸡,熟牛肉什么的,老子整天在后山,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任行远责怪不怪,便从衣服内拿出空间戒指,戒指自是赵武年送的,内里空间不大。从戒指中取出琼浆熟肉。麻丰直接一手夺过酒坛子,‘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在那堆熟肉中撕下一大块肉,大吃起来。任行远也随麻丰一样,大口吃肉,整坛灌酒。

  片晌,两人酒足饭饱,麻丰不知从哪揪来的一根草,叼在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山野民谣。“行远啊,老子今年七十岁了,记得以前二十多岁的时候还是一事无成,家里老爹老娘整天的训斥,我呢,幼年气盛就出来,坑蒙诱骗,做过教书先生骗了一大笔钱跑球喽!”任行远抬头笑笑不语。

  麻丰顿了顿,又道:“也做过贩夫走卒,当过店小二,给人养过马,基本上能营生计的都干过,就差没杀人纵火了。一直混到五十多岁,还是他娘的没点家底,错误意思回去啊,老子就开始仇富,凭啥老子累死累活的倒是活得还不如一条狗!”麻丰狠狠的吐了口口水。“直到快六十岁有幸踏入武道,还他娘的是肉身的路子,跟人家那些‘仙人’本质上就纷歧样啊!后来机缘巧合成就先天,成了上清宗的长老,就想着回去看看,唉!但也一直没回去。行远啊,老子离过完一生虽说还早,但最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不是?所以几日借着酒劲就给你说道说道了。”

  “师尊,您说,徒儿听着呢。”任行远道。

  麻丰又找了一根草叼在嘴里,逐步道:“老子活了这么多年,想明确一个真理,那些凡俗的富人跟穷人,穷人整天辛苦劳作一年收成还不如他娘富人去逛窑子的一顿花酒。可为啥知道不?因为富人啊,从开始便有目的,这才一步一个脚印的逐步走下去了,我们武道亦是如此,长年累月,也有可能赶忙百年,对武道来说算不得什么,老子能让你叫一声师尊,自然要教你玩意。可先天强者能教什么?武真明确?搏杀技巧?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个屁!老子看来,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炼气的伪君子说的心性,也就是武道之心,你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付诸行动坚持下去。好了,老子讲的够多了,最后送你一句话‘行远自迩,登高自卑’。这是老子当年当教书先生翻书学到的唯一一句话,哈哈!小子,滚吧!有空多带点酒肉过来!”麻丰说完,便睡到洞府门口,就着这青山绿水,与大地同眠了。

  任行远起身,拱手道:“师尊,待大比完结,徒儿再来看您。”言毕,便转身离去。待任行远走后,麻丰眯着眼看着任行远的背影,喃喃道:“时人莫小池中水,浅出无妨有卧龙啊!”

  在与任道远划分后,颜青婉一直骑马到很远,美眸中尽是泪光,心里不由暗道:“道远等我一年后就来找你啊!”

  颜青婉下马后,进入了一处密林,拿出一道符箓,手捏一法诀,然而片晌,泛起一镜面,镜中有一白须白首的老者。颜青婉看到老者后,冷声道:“二长老找我何事?”

  镜中老者笑道:“回轻重姐的话,殿主亲令,让轻重姐不惜一切在天域界找出【天星闪】和【残月痕】。”

  “那是何物?”颜青婉疑惑道。

  “不知,殿主只是让我转达,其他我一概不知,且得知此事之人全部三缄其口。”老者神情凝重道。“另外,殿主让轻重姐务必经心奋力,三年后,江家会来人,望轻重姐早做准备才是。”

  “江家?好了,我知道了。”颜青婉随即散掉法诀,镜面消失不见。

  不知名的世界,一座深紫色的宫殿,殿内,刚刚与颜青婉对话的老者赫然在列,老者躬身对着一身着紫袍的中年人。

  “颜崆,青婉怎么说?”紫袍中年人道淡淡道。

  “殿主,轻重姐只是应付,老奴对心神一道最为敏感,有句话不知当讲阻拦讲?”老者低声道。

  “哦?说说看?”紫袍中年人饶有兴致道。

  “轻重姐能够是有了意中人,那系发的红绳是您夫人留的,如今已不见。”老者道。

  “嗯,原来如此,你先退下吧!”紫袍中年人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是。”老者瞬间化作一缕青火,出了宫殿。

  紫袍中年人看了看宫殿外,一如往常,数以亿计的不知名火焰围绕着宫殿生生不息。片晌,叹息一声,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解决吧!随即对着虚空言道:“去天一阁找江扬,与他说清楚事情原委,他应该知道怎么做,要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都看错误,那他也没定要做我颜家女婿。”

  虚空中一阵震动,瞬间又恢复如常,如同一切没有发生一般。

  “能俘获青婉的心,不知能不能挡得住江家那小子?”紫袍中年人期待道。

  紫色宫殿万年如一日般,悄悄的俯瞰着世代更替的天下,只因宫殿石门上刻着三个字‘南明殿’!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