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千秋计

千秋计

白水河的圣光 著

连载中仙侠

庙堂不高、江湖不远;四大宗师、八方名动,我有一计,开千秋太平,保万世平安。

26.3144万字|20次点击更新:2019-04-15 20:00:3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庙堂不高、江湖不远;四大宗师、八方名动,我有一计,开千秋太平,保万世平安。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

  许多许多年以后,一位得谥文正的大文豪写出了这样的千古名句,但曾经却有这样一段春秋,庙堂并没有那么高,江湖也未尝那样远,他们交织撕扯,痕迹勾勒出一段末法时代的辉煌如歌,不传于口,未见于史,只是消失于时间的长河之中。

  在那段时间里,在这块土地上,渺茫辽阔的北面被薛家建设的北渊政权牢牢控制,犹如一头居高雄峙的猛虎,窥视着南方的富足与繁盛;雄阔平展的中原大地连同水陆交织的錦绣南方,则属于田氏大帝一手缔造的翻云皇朝,如一条还略显虚弱的小蛟收敛着自己的爪牙,悄悄期待化龙的一天;而那被崇山峻岭阻遏的西南之地,丞相辅佐着大器晚成的乔氏家主,终于将山水林田、村野城池都收为己有,竖起了分据的大旗,旗上绣着的“蜀”字鲜红如血,像那山岭中的巨蟒,吐着猩红的信子,守卫着自己的一方净土。

  ----------------------------------------------------------------------------------------------------------------

  天京城,皇城中,明亮辉煌的灯光下,稚气未脱的少年郎执笔而书,照面坐着一个身着常服的老头,衣衫有些油腻不整,手里拿着一个鸡腿,正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把啃掉了肉的骨头在嘴里吮吸咂摸一番,同时还不忘跟少年郎说道:“徒儿记着了,这渗到骨头里的油水那才叫一个滋味万千,把这点味道尝明确了,才叫把鸡腿吃清楚了。”少年郎手里不停,头也不抬,只是默默所在了个头,老头也不盘算,悠然地继续啃着,外面一个尖细的嗓音响起,“陛下驾到!钦天监正接驾!”老头连忙起身,从榻上抓起朝服穿起,急赶忙地朝外跑去,走过的时候还不忘在徒弟皎洁的衣衫上擦一擦手上的油污。

  四面城,翻云皇朝的军事重地,四通八达,往来商贾如云,前后车马无数。一座茶厅之上,正是客人初上,热闹开始之时。

  “啪”,花白胡子的说书先生将手中醒木一拍,悠悠张口:“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总是前人栽树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要说这王朝兴衰,国姓更替,冥冥之中,自有天命气数。前朝定鼎之时的恢弘气象,谁想这国祚竟短命如斯。”

  预想中的掌声没有如愿而至,装作不经意地抬眼一瞧,堂中的酒客个个低声私语,扭头装作不见,就连那相熟的陈三爷,赖五爷都没带头叫个好。说书先生心里亮堂,得!今儿开错题了!眼珠子一转,清了清嗓子,又道:“但若说是天命气数,咱这天下的四大宗师,他们可不信谁人邪!今天老夫就跟诸位聊聊那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四位大宗师的故事!”说完,一捋胡子,故作停顿。

  “好!”陈三爷和赖五爷带头叫道,紧随着堂内响起了一阵轰然的叫好声,小徒儿拿着个托盘,散碎银子和铜钱收了一堆,老头儿用余光一量,约莫能买上两壶春秋酿了,心情大好,张口讲起了四大宗师的传奇故事。

  大江之畔,一艘小渔船晃晃悠悠地靠了岸,喝得微醺的老渔夫从渔船上下来,两鬓白花,所幸常年劳作,身子骨还算康健。戴起斗笠,左手提着鱼篓,右手拿着酒壶,朝岸边的小茅屋走去。小舟横卧,斗笠低垂,没有人能瞟见他苍老的外表下那双深邃的眼眸,当中有夏雷冬雪、秋月东风;有日月之行、星汉辉耀。

  东海之滨,遥不知其数千里之外的小岛之上的高空中,一道剑光灿若星河,剑气纵横肆虐,陪同着一声长啸,百里之内,碧浪千顷,万兽俯首。

  传言上古修真浩劫,天门崩塌之时,众仙协力为人间留下四圣,以独门秘法镇守天地之间,代代传承,已有千年之久,笔写春秋,口含天宪,眼蕴日月,剑守八方。

  ----------------------------------------------------------------------------------------------------------------

  从山上望去,翻云皇朝的天京城雄壮耸立,宽阔无边,世人口中的这座永远不会被攻破的城池,事实上已经换过许多多些次主人了。

  就在这座山的山顶,有处不大的院子,院中的一间密室里,铺着一张庞大的白纸,上面纵横交织地勾画着当今天下的各方势力,其余空缺之处皆以蝇头小楷标注得满满当当,仔细看去,除开中原腹心之地,以北面和西南尤为蜜集。一个身穿云纹锦衣,心胸高洁,风姿飘逸的中年男子搁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晃到床榻跟前,揉揉眉心,两手按着太阳穴,就这么向后仰倒而下,口中念叨着:“吾为天下忧啊!”沉酣睡去。

  门口的侍婢悄悄退下,该去取新一轮的情报了,待主人醒后,才智在第一时间看到。

  也不知成都那里情况怎么样,谁人阴嗖嗖的唐选,最好是把事情搞妥了,让主人少操点心,要不,有他好看。

  蜀国城都,成都

  盛夏的夜,闷热的盆地里没有一丝风,远离中原纷争的苍生们大多开窗而睡,希望能向黑夜借来一丝凉意,才幸好如蒸笼一般的空气中早点入眠。

  西蜀国威严的中枢本应在这深沉的夜色之中,与城中的官员苍生一起安宁睡去,但今夜,似乎有些区别。

  城南,易府。火光闪耀,兵刃交击之声与妇幼惨嚎之声无间于耳,宅邸焦点处,层层黑衣人牢牢围困住堂屋,队伍前列,一名满身罩在黑袍里的首领安宁地站在那里,身后众多的火把似乎都照不亮那团厚重的黑,阴冷的声音如同从九幽之下传来,让人胆战心惊,“杨瀚?哦,不,你现在叫易平,嘿嘿,东躲西藏、见不得光的滋味可还好受?”

  堂屋里并没有点亮所有的灯盏,有些昏暗,堂屋的门口,一名雄壮的中年男子昂头挺立,光是站姿便透露出一身英气,屋外黑衣人手持的火把光线穿过他的身体形成一片投影,堪堪盖住了身后的一众老幼妇孺,如同呵护着背后的过去和未来,就像他以往做到过的许多次一样。

  没有人能看出来如今他清静的面庞下,心中的痛苦、绝望和懊恼,眼前的火炬在漆黑地是如此扎眼,让他忍不住微微眯眼,淡淡张口道:“居然是唐提举亲自率队,看来我杨瀚今次是在灾难逃了。”

  此言一落,屋内众人皆是一愣,继而喧闹惊惶之声顿起,胆怯者甚至开始嚎哭起来,黑袍哈哈大笑,似乎对自己的名号的威慑十分满足,“不错!如果你们杨家那位还在,又怎会落到如此下场。哈哈哈哈!请问睿王,有遗言否?”

  中年男子似有恍忽,眼光中有一丝追思,道:“这个称号......呵呵,看来你很得田封的信任,敢这样称号我。想当初皇兄也是如此信任你。”

  云朝睿王杨瀚,智勇双全,在云朝覆灭之后庇佑着云朝的最后的血脉,四处流亡,隐姓埋名,躲过、扛过、击退过各式种种的围杀和剿灭,最终隐居在蜀地,曾经的天潢贵胄,一国亲王,如今也是两鬓白花,穷途末路了。

  因为照面的唐提举,唐选,曾经是云朝太祖杨灏的忠犬,却在太祖暴毙之后,亮出了隐藏的獠牙,最早投靠皇朝大帝田封,摇身一变,成了翻云皇朝的特务头子,提举皇城司,尤其在剿灭云朝余孽之事上最为上心,死在他手上的曾经的云朝皇亲国戚数不胜数,端的是凶名赫赫。

  杨瀚说完,黑袍却并不搭话,临死前还想给自己下套,有意义么?他微笑着举起右手,轻声说道:“你既然错误好说话,咱们也没什么好聊的了。来一趟不容易啊,准备动手,今次不留活口。”声音难堪的温和,内容如此的狠辣,但对他唐选来说,很自然。如同他身上的黑袍,厚重的黑,本就是什么颜色都能容纳。

  自知再难幸免,杨瀚仿若放下了什么,反而微笑着说道:“玩意在丞相府,一会儿别四处乱搜了,省点气力。”

  为什么皇城司如此大规模的人马能够顺利进入蜀国城都,想也不用想,然而杨瀚也不怨谁,对方素来也没有什么义务呵护这自己这些...余孽,是啊,余孽,呵呵。

  黑袍马上默然,看不清脸色变化,几个呼吸之后才张口,“你知道这五年你们为什么如此平安,因为你是钓钩和吸铁石。我要的是一网打尽,是你害了他们。”

  杨瀚不在乎地摇摇头,似乎是讥笑,又似乎是自嘲,这点岂非自己未尝有过琢磨么?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岂非能眼睁睁地看着族人们走投无路,看着曾经的王侯衣衫褴褛、看着嫔妃们沦落风尘、看着这些天潢贵胄死在陌头陋巷?曾经的天下都是家,现在却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是奢望,浮沉之间,自己早已想通了。抬头望向东方,那是家乡的偏向,遥远的、过去的、回不去的家乡。

  他逐步转过身去,眼光扫向每一个族人,无视背后这个令天下人畏惧的皇城司头子,笑着跟列位说道:“别怕,我们姓杨,我们是......”

  黑袍高举的右手,蓦然挥下,

  “云朝皇族啊!”杨瀚抽刀,转身冲出,其势,如饿虎下山。

  易府所在街道西面的一间小屋,一个青衫文士从屋顶飘然落下,背上背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看样子是被打晕了。走进房间,将孩子轻轻放在床上,脱掉一身叫花服,盖好棉被。文士的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哭过,依稀听着那些惨嚎和叫唤,牙帮咬得牢牢,持久之后,终于放松下来,看着孩子安宁熟睡的面庞,轻叹道:“可怜了谁人不知名的小乞儿。然而你这孩子,一样也是命苦啊!”

  易府的喧嚣缓缓没入夜色之中,堂屋外的一片散乱之中,唐选默然地坐着,杨瀚率众临死之前的反扑给他们造成了重大伤亡,他自己也被一刀砍伤了左臂,旁边早有护卫在为其敷药包扎,认真清点的密探来报:“禀提举,线报此处共计一百六十七人,有男六十二,女九十四,童十一,尽皆在此,重点人物按画像核对,无一遗漏。”

  “首级随队返京。”黑袍并不在意敌人的危急挣扎给自己队伍造成的死伤,随意地右手一挥,就像挥走一只烦人地苍蝇一般,挥去了云朝皇族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丝痕迹。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