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乘龙引

乘龙引

裴宣 著

连载中仙侠

不甘心她就此走了,放足急追。一路出得大院,却哪里还有踪迹?但见寒夜清凉,明月皎洁,天地玉宇无尘无埃。回想起昔日山上的往事,那是何等的无忧无虑,快乐逍遥。而此后,师兄妹即使重聚,却也为期不久,又是何等的令人怅惘?

6.3512万字|62次点击更新:2019-06-16 02:51:5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不甘心她就此走了,放足急追。一路出得大院,却哪里还有踪迹?但见寒夜清凉,明月皎洁,天地玉宇无尘无埃。回想起昔日山上的往事,那是何等的无忧无虑,快乐逍遥。而此后,师兄妹即使重聚,却也为期不久,又是何等的令人怅惘?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第百五一章为欢,心花怒放

  只管心田之中她自己给自己修下了此封保证书,但至于未来能不能做到,实在仍旧是半点看法也没有。说来也只然而纯粹为着一时生气,便如此发散设想,聊以泄愤而已。

  小菊如斯一番想罢,觉着略略有些气平了。可是她终归仍旧气然而貂儿那副嚣张睥睨,无知者无畏的神态,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声,鄙夷地哼道,“真是狗咬吕洞宾。”

  貂儿“咦”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啊,你作真咬了吕洞宾了吗?你确认?什么时候做的啊你,显着就站在旁边,怎么我竟然都不知道呢?”

  小菊见她如此泼皮无赖,终于知道这样的人才自己惹不起,只有躲避一途可供选择了。除此而外,别无主意。

  当下小菊别过头去,提起细剑,嗤嗤哧哧,接连刺出四剑,马上把几名混战中晕头涨脑,向她提倡攻击的狼刀会、日月梦的恶汉各自开挂了几道彩虹。

  兀自喧嚣得起劲的貂儿,见到小菊不愿再理睬自己,只好向她抡了一下胳膊,虚晃了一记拳头,心想:稀罕什么啊,你不理睬我,我貂儿大人还不爱搭理你呢。臭不拉几的臭丫头,一点也不讲卫生,一年到头可曾洗了几回脸啊,我才不爱跟你玩呢!

  可她心中终归愤愤不已,自然也就重重地哼了几声,以之示威。

  恰巧那左四娘不合跑过她的左侧,被她顺手一把抓住,提在手中,一鼓作气,狠狠地擂了十几二十老拳,直将这位盛名鼎鼎的疯妖怪手刀打得口吐鲜血,苦不堪言。

  纵览全场,这一场大混战,黄河分舵和狼刀会、日月梦同盟势力各要员主干暂时都相对保持着势均力敌,难分难明的排场。

  只是由于狼刀会、日月梦这股同盟气力的人手组成,却呈倍数地多过于黄河分舵,以致黄河分舵的众门徒们,便自然难以抵御对方这种以多欺少、恃众凌寡的人海战术。

  况且,狼刀会、日月梦方面,虽然其明面上看来是打着这两派的名义,实际上则更由隋家院、寸金社、千梭组、铜牛堂等七八个门派倾力组织集结而成。

  在此次围剿黄河分舵的重大行动之中,他们出动的全部是各家各派的精锐人员,无不骁勇凶悍,足可以一当十。

  而黄河分舵却是近乎倾巢出动,门下众列门徒,不分良莠,悉数已被策动出战。纵使如此,在人数上尚且相差敌方好一大截。

  所以,在底层兵员的人手之上,无论是讲数量,还是论质量,黄河分舵和狼刀会、日月梦团结势力相对照而言,都显而易看法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如许实力悬殊的对决,自然不能够成为其对手。惟其为此,只管精英成员丝毫不见逊『色』,甚至尚有胜出的迹象,惋惜从整体大局之上来着眼张看的话,黄河分舵的败颓之势已经很显着了。

  只见剑拔弩张之中,嘶号搏杀之声接连无间,敌我双方皆有伤亡。可是大部门黄河分舵的门徒身上都尤其区别水平地挂了彩。

  那些因为负伤,嘴里兀自发出惨死哀鸣,痛苦呻唤的,绝大多数也都是黄河分舵的门徒。

  血龙眼见全场这悲壮惨烈的一幕,恼怒地发出阵阵狂野的啸吼,直恨不得自己具有通天彻地之能,举手投足之下,便使得对方那群择人而噬的恶徒瞬间灰飞烟灭!

  然而事实终归残酷,虽则有心杀贼,却终归回天乏力。他双掌急剧翻飞,猛力又打败了几名日月梦的黄衣大汉,可仍旧无关宏旨,难挽颓势,似乎我方败局已定。

  正『性』发如狂,忽瞟见不远的前方,昝凤心正在奋勇地追杀着一名黄河分舵的门徒。血龙马上冲冠发怒,整单人愈加悲愤起来,厉声吼叫之下,大喝道,“看招!”

  他极速奔将上前,让过那名惊慌逃窜的同门门徒,挥掌便斫向昝凤心的脖颈。

  昝凤心原本把刀挥舞得正欢,意气甚高,听到血龙的呼声,却连忙收停攻势,提刀在手,嫣然向他望来,笑『吟』『吟』地说道,“血……臭血龙!”

  及待见他劈手就向自己头颈砍来,她顿又被吓得花容失『色』,骇然叫道,“啊,你……你要杀了我吗?”神『色』悲痛,似乎伤心至极,泫然欲滴,却丝毫也不知躲避了一般,只把一双大眼定定地瞪着血龙。

  她此种太过消极的反映大大地超乎了血龙的意外。他只得连忙将双掌劲道生生取缔,站在当地说道,“你这般追杀我黄河分舵的兄弟,我自然便要杀你了。”

  昝凤心听罢,顿刻间就从哀伤里转为开心,连忙粲然笑道,“那好啊,那么只要我不追杀这些人了,你就不会杀我了,对错误?”

  说罢,她马上将刀收回刀鞘之中,咯咯笑着,摇摇地走上前来,竟然伸手牵住了血龙的左手,悠悠地说道,“于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又形成了好伙伴啦,对错误?哎呀,我真开心啊!”

  血龙大窘,慌忙用力挣脱,并将自己的手甩开,低声说道,“哪有啊。你我处在敌对的阵营,双方相互正在接触,不死不休,却是休想成为真正的好伙伴。快铺开我的手。”

  昝凤心见状,旋又沉下了脸来。

  只见她将小嘴扁了一扁,“呛”地一声,重又抽出了弯刀,高叫唤道,“好啊,你既然阻拦我们是好伙伴,那我尚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快点动手,让我和你就此决一死战,至死方休吧!”她话音犹未完毕,即已迅疾一刀挥出,刀风凌厉之极。

  血龙见她挥刀的法度,看出她刀法造诣甚高,武功修为实在也颇为不低。虽然能够尚比不上自己,但自己倘若想获胜于她,却也绝非轻易之事,非经由一番缠斗而不能见诸分晓。

  对于这个头脑简朴,心口如一的女士家,实在他并不存在任何的恶意。哪怕明知相互二人身为敌对关系,却也不愿意作真让自己亲手将她给怎么样了。

  因此之故,当血龙见到昝凤心愤而要求决战的强烈容貌,也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逐步说道,“昝女士,我不想跟你动手,你还是请站到一边去吧。”

  昝凤心执拗不依道,“那可不行。你要不跟我动手,我可是还会去追杀你的这些好兄弟们的呢。而且呀,不妨明确告诉你,我这回更丝毫也不会再对他们手下留情。

  因为你不乐意好好儿和我交伙伴,我很生气。实话告诉你吧,我可是丹心的哦。你倘若不赶忙来盖住我的话,那你的这群基本就不配做我对手,甚至都接不住我轻轻一招的好兄弟们,可马上就要遭大殃啦。”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