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秀甲天下

秀甲天下

独孤猫咪 著

连载中仙侠

萧天战是一个剑客,却又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因为即便是再锋利的剑,到了他的手上,伤的永远是自个!爱上不该爱的人,比喝醉了酒还要难受。而等待他的所谓江湖,不过是一场场精心设计耳朵阴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个那个不可一世的剑圣老子,会在声名如日中天的时候抛弃妻子,退隐江湖。可就算明白了又有何用?该来的终究要来,想躲的也注定躲不掉,这就是一个剑客不得不去面对的劫数!

5.5934万字|87次点击更新:2019-06-23 03:26:3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萧天战是一个剑客,却又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因为即便是再锋利的剑,到了他的手上,伤的永远是自个!爱上不该爱的人,比喝醉了酒还要难受。而等待他的所谓江湖,不过是一场场精心设计耳朵阴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个那个不可一世的剑圣老子,会在声名如日中天的时候抛弃妻子,退隐江湖。可就算明白了又有何用?该来的终究要来,想躲的也注定躲不掉,这就是一个剑客不得不去面对的劫数!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大漠,算不得好地方!

  那怕有夕阳长河,对于那些看久的人来说,也显得单调了些。

  比不得江南水乡之地,四季区别。

  可薛老头就是个破例,他在这儿待了几十年,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形成了两鬓白花的糟老头!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还会一直待下去!

  他今儿个在等人,所以从大清早坐到了现在。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会不会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酒葫芦里的酒快要空了,这无疑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

  幸好夕阳快要落山,他也可以抽出空来。

  是马蹄声!

  虽然很轻,但却瞒然而那耳朵。

  而且还在不停的靠近着,那声音只会越来越显着。

  马上的人长什么样,还看不清!

  但那袭白衣,却显得很扎眼,如今他背对着阳光,正朝着驿站所在的偏向狂奔而来。

  黄沙被马蹄溅起,朦胧了好大一片。

  “你找的人,他不在!”

  两人离得近的时候,薛老头率先开了口。

  那感受,就像是压在心内里的石头被挪开了一般,甚至还长长的舒了一口吻!

  “你知道我要找的是谁?”

  少年有些困惑,他那张脸倒是不错,白白嫩嫩的,瞧起来很俊俏。

  只是那眉宇间,如同有丝为难感!

  “三年前他就已经走了,我是专门替他传话的!”

  “走了?”

  那种不解又加深了些:“去哪儿了?”

  被这么一问,薛老头并没有急着解答,他举起酒葫芦,想要喝上一口。

  可酒精滴落,只有那么一根丝而已。

  “一个你去不了,却又终究会去的地方!”

  很委婉,但却不难明确,终归这样的地方只有一个。

  少年好一会没有说话。

  幽寂着,像是在思量着什么一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代剑圣,原来也是这般不守信的主,枉费我婆婆情深一片,临了还想见他一面!”

  “说不定他们很快就会见了,对吧!”

  薛老头可不想和他做太多的纠缠,酒葫芦里没了货,他只会越来越急。

  少年点了颔头。

  他连马都没有下,一个转身之间,又朝着来的偏向冲了出去。

  现在这光景,赶到镇上去还来得及!

  “我也算交了差吧!”打发走了那少年,薛老头逐步的站了起来。

  他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

  可那脚步还没有往前跨,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像你这样的人,很恐怖,显着已经在人身后了,偏偏一点声响都不会发出来!”

  “但你还是知道我来了!”

  “咱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伙伴,你的气息想记不住都难,萧青山,你就这般怕见她吗?”

  好轻描淡写的一句。

  可要是换作其余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肯定会震一下。

  一剑击败凶残至极的南疆七煞,二十岁出头便拥有剑圣之名,北海隐者更是评价他为天下地上,绝无仅有的传奇。

  可就是这样的一单人!

  三十年前突然毫无声息的消失在江湖之中,再无人能捕捉到他的踪迹。

  “不是怕,只是没谁人定要!”

  “何须这般嘴硬呢,要不是心里尚有忌惮,你直接和他来个避而不见就行,又何须让我专门替你说那样的话呢?”

  能够是心思被人揭穿,萧青山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你呀,什么都好,就是这嘴上饶不得人,走吧,看你那葫芦里也没有什么酒,陪你去集市里喝上一回去!”

  这建议,薛老头倒是喜欢。

  “那今儿个得你请客!”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请客就请客呗,然而说好了,咱今儿个可不能喝烈的,你知道我最忌惮糊涂了!”

  从驿站到南郭镇,对于普通人而言,至少得两个时辰,但无论是薛老头还是萧青山都注定不是普通人。

  能够半个时辰的样子,已经能够很清晰的瞟见那杆幌子,随着风飘的同时,诺大的酒字异常的显眼。

  “好香啊!”

  萧青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薛老头脸上笑意满满:“那是自然,大漠之地的水,比起那江南来,要甘甜得多,用它酿出来的酒,格外区别,特别是那一坛坛窖藏十数年的甘泉梨花,更不得了!”

  “收着点吧,你瞧那哈喇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萧青山这话是夸张了些,但也不假。

  薛老头匆忙朝着嘴边抹了去,果真,那口水啥的还真不少。

  “你给我出去吧!”

  还没有完全走到门口,突然间一个声音传了来。

  这调子,薛老头很熟悉,正是那当家的刘掌柜无疑,是个势力的主。

  而紧接着,一个少年人被推了出来,要不是薛老头反映快,伸手将他架住,估摸着那身形已经重重的摔倒了地面上。

  身上的酒气很重,显然喝了不少的酒。

  “是你?”

  瞧见那张脸的时候,薛老头几多有些惊讶。

  而和他比起来,萧青山的反映越发夸张,只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消失的干清洁净。

  “这老小子一跑,我的酒钱!”

  薛老头微微的摇了摇头,心内里寻思到:“这里就南郭镇一个落脚点,少年到这儿也很正常,可怎么就喝成这般醉哄哄的容貌呢?惋惜啊,可怜啊!”

  惋惜是对酒,可怜是对人。

  薛老头眼里,孰轻孰重,还是很清晰的。

  而基本上就是这档口,那掌柜的已经跳了出来,他的脸上满是怒意,恨不得将人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刘掌柜,你这是发什么无名火呢?”

  瞧着他这容貌,薛老头满是捉弄的问道。

  “这小子,你看他白长着一张俊俏脸,尚有这身衣衫,也是富福星家的化妆,却付不起一两银子的酒钱,吃老子的霸王餐,有那般容易?”

  “这不太可能吧?”

  薛老头又瞧了瞧那少年,不太相信刘掌柜的话。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