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星辰之主

星辰之主

减肥专家 著

连载中科幻

世纪之交,人类懵懂着踏入星空,就此暴露在诸神的视线之下。少年罗南背负着祖父的罪孽,走出实验室,且看他:高举燃烧的笔记,脚踏诸神的尸骨;书写万物的格式,增删宇宙的星图。当知:万物皆备于我;必信:吾心即是宇宙。书友群:474391549

84.73万字|29次点击更新:2019-04-21 20:45:2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世纪之交,人类懵懂着踏入星空,就此暴露在诸神的视线之下。少年罗南背负着祖父的罪孽,走出实验室,且看他:高举燃烧的笔记,脚踏诸神的尸骨;书写万物的格式,增删宇宙的星图。当知:万物皆备于我;必信:吾心即是宇宙。书友群:474391549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入秋后的夏城,是乌鸦的邦国。

  这种丑恶而聪慧的生灵,是都市真正的主人。它们在行道树上群聚,用嘶哑单调的声音,嘲弄着赶忙往复的过客:

  哇,哇,倒霉去吧!

  偶然,它们还会在铺满了辐条状云气的天空下,炫耀高明的飞翔武艺。

  行人脸上,大多数像死了爹妈一样难看。他们用憎恶的眼神,盯着天上盘旋的黑影,以及更高处诡异的云气构局。

  进入九月下旬之后,夏城的天空就被这种云气笼罩,不到一周时间,共发生3级左右地震6次,4级3次,5级2次。

  震级和烈度还远没有来到都市承载的极限,懦弱的人心已经先一步动摇了。

  夏城空气中穿梭的声波和电波,逾越一半都在拼命叫唤:

  地震云、地震云!

  这种“民科看法”,在即将进入22世纪的文明时代,堂而皇之地相差于各个专家学者口中,见诸媒体报端。

  罗南几多受了点儿影响。

  当他挟着从不离身的黑皮札记本,走下低空公交的时候,腕上手环震动,信号接通后,姑母罗淑清女士起源盖脸就是一句:

  “晚上回家,你姑父做好饭了!”

  因为克日地震频发,原已允许他独立生活的姑母大人,连忙撕毁协议,三令五申要他回去同住,以便照应。

  罗南是绝不能承诺的。他辛辛苦苦考上知行学院,不就是为了独立自由的日子吗?更况且眼下是最紧要的关口,迟误一天,天知道会是什么成果!

  问题是罗南向来不擅言辞,提出的理由没有丝毫说服力,事情搞得越来越僵,眼瞅着姑母大人都要从电话里伸动手,拎他回去。

  正头痛的时候,有消息发过来,罗南只浏览个能够,便暗叹好运,忙再加一个砝码:“今天我要温习,明天社团面试……”

  “面试?哪个社团?”

  “呃,神秘学研究社。”

  “神秘学?”

  罗淑晴女士有些猜疑,很快她便在那里招呼:

  “莫雅,莫雅!”

  不多时,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加入通话,特殊的懒洋洋的语气,正是罗南的表姐,去年刚从知行学院卒业的莫雅。

  “神秘学研究社啊,我知道,传言很有钱,内里的人也很任性。”

  罗淑晴最看不惯女儿这副姿态,连忙训斥道:“好好说话!”

  莫雅“哈”地一声笑:“说得再好,你‘亲儿子’也不妙,开学一个月,他还在面试,显着不合群嘛!知行学院大搞玩意合流,西式思维很严重的,没有社团生活,先砍学分,至于升学、找导师,校方推荐信上绝不会有什么好话……”

  火上加油的说法,瞬间引爆了又一次的母女战争,矛盾焦点转移,相隔上百公里的罗南,得以全身而退。

  这时候,罗南都在自家客厅里站了快半小时,天色已暗,自动亮起的客厅灯光,把他的身影投入照面高层公寓的窗口。

  罗南发出指令,窗帘自动合起。

  可在此时,一个黑影穿过即将闭合的帘幕,落在开放式阳台上,并用粗喙别开落地窗拉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说不尽的从容自在。

  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是一只典型的秃鼻乌鸦,除了灰白的嘴基部以外,通体乌黑,看上去粗壮健硕,比同类大上一圈儿,柔和灯光下,羽毛在黑沉和幽蓝之间往来幻化。

  在房间内踱了几步,乌鸦振翅跃上了客厅的茶几,随即前倾身体,一个拇指轻重的密封玻璃试管,从它的粗喙中滑出,落在茶几上,内里是过半管白色粉末。

  把喉咙眼儿的异物吐出来,乌鸦舒坦了许多,炫耀式地亮了亮嗓子:

  “刮,刮!”

  “墨水,闭嘴!”

  在关闭的空间内,乌鸦的喊声就是一场灾难。罗南喝斥一记,把试管拿去清洗,又端出预备好的熟肉条,堵住它的嘴巴。

  冠以“墨水”之名,乌鸦还是很好说话的,用餐也很文雅,它甚至还用翅膀示意,让罗南帮它倒杯水。

  旁边的餐桌上,也摆上了晚餐,完美契合家居智脑的单调手艺,色香味乏善可陈,重要的是份量十足,塞饱三五单人都没问题。罗南则展现出超人一等的饭量,且速度极快,恰好和墨水同步完结。

  墨水吃饱喝足后,爽性利落钻出落地窗拉门,振翅飞走。

  罗南收拾了杯碟,正想去书房,手环再次震动,这回联系他的,是表姐莫雅。和她的母亲完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也是起源一句:

  “这回该怎么谢我?”

  “呃,谢谢姐。”

  “切,换个名堂都不会!”

  莫雅知道罗南的口拙,也不再逗他,直接切入正题:“谁人神秘学研究社,是别人推荐的,还是你主动的?”

  “我自己选的……”

  “知道它是什么去处?”

  罗南想了想,简朴答道:“半社团半研究所性质,私人注资,实力雄厚,相对于学院,有极高的自主权。”

  莫雅冷笑:“看着很爽是不是?”

  罗南一时不知该怎么解答。

  莫雅提醒他:“那就是个富二代的游乐场,焦点人员自成圈子,逐日里研究一些稀奇离奇的玩意打发时间。寻常家庭的学生,到那儿就是做杂工的。所以看起来很优美,却只是对谁人‘圈子’而言,与学业、技术无关……”

  罗南打断莫雅的贯注:“那儿能做实验。”

  莫雅拉长了声调,“哦”声叹息:“看来你那实验越来越折腾了。然而老弟,做实验应该去物理、化学类的兴趣社。”

  罗南清静回应:“那些社团需要实习期,我在初中已经获得了相关资质,没定要重复以前的干事。”

  “神秘学研究社就可以?”

  “是的,我看了简介,也看了学校论坛,那里是唯一一个能在新生阶段,就开展独立自由实验的社团,而且许多都涉及精神药品领域,正合我的需要。”

  莫雅讥笑他:“杂工能搞自由实验?”

  “熟练工也许可以,如果老板是外行,那就更妙了。”

  素来牙尖嘴利的莫雅,竟然被罗南一句话给噎到,隔了数秒才张口:

  “好吧,熟练工先生。我只提醒你一句,在知行学院换社团,一定会被打上‘不合群者’的标签,接下来四年……哦不,你是十年级,那么就是八年,你会有充沛的时间懊恼。”

  “哦。”

  罗南的回应,让莫雅冷笑:“好吧,现在我们谈薪金问题。”

  “薪金?”

  “奋不管身为你挡枪,一句谢谢就完了?”

  “呃,你想要什么?”

  “你那间公寓,借我一晚上,开个小型派对。”

  罗南迟疑了一下:“几号?”

  “下个月15号,尚有20天时间……”

  “19天。”

  “……好吧,19天。我不需要你准备什么,只要你把那些见不得人的玩意藏好、搬走,剩下的由我安置就好了。”

  罗南算了算时间:“应该没问题,然而你要提前5天,再给我提个醒儿。”

  “不爽快,那就这样。”

  那里挂断电话,罗南则为19天后的的“暂时搬迁安置”头痛起来。

  饶是如此,他依然谢谢莫雅,如果不是表姐多年来的掩护,他又怎么可能在姑母大人眼皮底下,接连举行危险的实验干事?

  甩甩头,罗南决议,杂事儿都丢到明天去思量吧。

  现在,是公元2096年9月26日19点22分,低效的日间终于过去,罗南迎来了清静而珍贵的夜晚时光。

  他走进书房,书桌上端工整正摆放着一个黑皮箱子,体积不小,看上去颇为突兀。

  输入指纹、密码,掀起箱盖,低细的“咝咝”声里,箱内分层分类摆放整齐的器皿,就层层抬起,并在各自载具的牵引下,如同舒展开来的花瓣,逐一进入预定位置。

  顷刻间,书桌就形成了一处简朴却五脏俱全的干事台。

  罗南又从书柜中取出一个医用便携冷藏箱,摆在桌上,开启后,内里是各式封装的药品原料。墨水送来的白色粉末,也在系列检测确认无误后,放入其中。

  至此,晚上干事所需的原料、器具都已齐全……至少能备好的都在这儿了。

  做完这一切,罗南深吸口吻,再打开书桌一侧的暗格,拿出一本陈旧札记。

  札记封面是棕色的,形制与罗南时刻不离身的札记原形同,都是活页。但因为长年累月的使用,受内里大量笔墨纪录影响,棕皮札记看上去要松散一些,封皮都有些鼓涨。内里也没有仿纸制软屏。

  罗南把自家的本子放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揭开棕皮札记。

  札记扉页正中,是一个工整的手绘图形。就像是几何课上经常泛起的那样,一个三棱锥,准确地讲,是正四面体,以及它的内切球和外接球,配合组成了一组浑然无瑕的图形结构。

  在这组图形下方,有人以潦草的字迹,写下四个似通非通的短句:

  我心如狱,我心如炉;

  我心曰镜,我心曰国。

  罗南不敢说他能明确这组图形以及十六个字的真实含意,然而每当他翻到这一页,观睹默念,一切芜杂的想法,城市沉淀下去,心意自然归于澄静。

  在扉页停留数秒,罗南往后翻,在密密麻麻的字句中,寻找有关药物制剂的内容和要害词,并对着那些深奥的词句和庞大的分子式,笃志琢磨:

  “弱效、替代、简化……爷爷,你就帮协助吧!”

  喃喃低语声里,时光倏乎而过。

  窗外的灯火亮起又熄灭,干事台前,罗南注意力始终在札记本和实验器皿上往复往返,凭证札记本上的数据,添加各式药品原料。

  期间,他只在原料的慢反映阶段打了个盹,睡了两小时左右。

  破晓3点15分,随着最后一滴溶液加入,反映器皿中的混浊液体开始猛烈沸腾,颜色也在逐步转变。

  罗南紧盯着如同随时城市炸开的透明器皿,以确认反映是否合乎要求。两分钟后,他才运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开始清理实验台上的杂物,同时低声记数:

  “二甲基色胺存量0,卡西胴存量0,甲羟芬胺2毫克,西替利司他5毫克……”

  随着他的话音,平摊在实验台上的自用札记本,揭开的仿纸软屏闪烁微光,界面上的纪录表,自动改变相关数据,内里绝大部门药品的存量已经归零,或无限趋进于零。

  罗南清理的杂物,主要就是这些药品的包装容器,将可吸收的清洗消毒,不成吸收的分类归拢,能够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小型干事台上已经恢复了秩序和清洁。

  反映器皿中的淡绿色药剂,也在接连的沸腾之后,逐步冷却。到这一步,基本可以确定,他一晚上的奋力没有白费。

  然而,棕皮札记上,也有一段相应的简短纪录:“Q-11R泛起多发性周围神经炎;Q-27R泛起过敏症状,濒死,其他实验体无异常……基本具备替代效果,副作用较难确定。”

  罗南摇摇头,估摸着时间还差一些,就划动软屏,联网进入常去的“秘星”论坛。

  虽然是破晓时分,论坛上的夜猫子们,却还在举行着热闹的论战。

  论战的中心,正是夏城。

  最近夏城诡异的“地震期”,在这个充满神秘学倾向的论坛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许多人都在讨论地震的成因,地质结构、板块共振、元气泄露……什么稀奇离奇的话题都能往上扯。

  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地讲,最近某大公司正在夏城举行秘密试验,很可能就是本次“地震期”的源头。

  对这些无聊的话题,罗南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的。要说体贴,也只有两点:

  一、地震会不会影响他的实验;

  二、愈演愈烈的恐慌情绪会不会让姑母大人强行把他拎回去!

  罗南习惯性地输入权限密码,准备登入论坛内部版块,网站提示却跳出来:“你的权限不足,请向治理员申请验证。”

  一愣神,罗南便轻砸额头,是了,他已经被踢进了小黑屋,被封的理由很简朴:很是时期,一切采购贴都以钓鱼贴料理。

  这是半个月前,警方捣毁某跨国非法药品买卖网络之后,论坛立起的新规。风声正紧,罗南却一头撞在枪口上。

  被封ID事小,药品渠道断掉才是贫困。

  以他现在的药品原料存量看,就算罗淑晴女士不动手,他也快做不下去了。而所需的五十种常用药品中,大部门都划入了精神药品管制名录,作为未成年人,他不成能从药店购置。

  岂非真要走“黑线”?

  “秘星”论坛的这条渠道虽然是非法的,货源来路却还算可靠,许多都是厂家的“格外买卖”,以规避严厉的精神药品管制,委曲还算是“商业”的领域。

  至于“黑线”,今天“墨水”带来的试用品,质量还说得过去。可这条线上的货源,就是奔着严重犯罪去的,其上下游均与黑帮有着密切联系——说白了,那就是一帮子毒贩!

  所以喽……比起与毒贩打交道,进入神秘学研究社当杂工算什么?他不指望能从社团配齐原料,只要能找到一条新的进化渠道,就是赚的。

  终于,反映器皿中的液体不再沸腾,并迅速冷却。

  罗南连忙收拢一切杂念,打开阀门,让药剂流入早已经备好的无针注射器内,随即将这一剂堪称巨量的精神药品浑合物注入上臂血管。

  由始至终,他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接下来,罗南一丝不苟地做好了实验器具的清洗干事,再按下回复键,将其还原为黑色手提箱,这才撕下实验手套,将棕皮札记本小心翼翼放回暗格,把冷藏箱藏入书柜,再去卫生间洗漱。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