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 独家宠婚

独家宠婚

林因因 著

连载中校园

伴始料未及的暖,她盼时光能缓。岂知指缝很宽,握不住风景从指间流散。回首疮痍满目。此后余生。他允她无坚不摧。许她狼心狗肺。任她逍遥纯粹。

36.9275万字|56次点击更新:2019-04-21 20:45:5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伴始料未及的暖,她盼时光能缓。岂知指缝很宽,握不住风景从指间流散。回首疮痍满目。此后余生。他允她无坚不摧。许她狼心狗肺。任她逍遥纯粹。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宋家欧式园林别墅,今夜花天锦地喜气洋洋。

  频频碰杯恭贺的客人群中,一身大红礼装的韩叙摇摇晃晃的把自己给撞了出来,天旋地转抱住眼前的灯柱才委曲稳住了身子。

  一个粉裙伴娘连忙走过来把韩叙给架住:“新娘子喝大了?”

  韩叙口齿不清吐着酒气:“死…死鬼,扶我上…上楼去w…c”。

  “走着!”

  两腿一路发飘上楼,伴娘在门口将她放下,韩叙背靠的房门没有锁紧,毫无预防跌进房里摔痛了半边屁股。

  怕被人瞧见糗态,慌忙挣扎着爬起来关上了房门还顺带上了锁。

  房间大的令她头疼,找不到开关,黑灯瞎火的摸进去没找到茅房方位,跌跌撞撞踢到了一张大床,倒头就躺了上去。

  旁边的床头灯突然自己打开,射来温和 昏暗的暧昧幽光。

  韩叙隔着眼皮感受到光线:“还…还挺先进的啊?躺下来…来灯就自己亮了!”

  话音刚落,身旁突然飞来一道消沉有力却没有几多耐性的嗓音:“我身上尚有更先进的,你还不赶忙试试?”

  韩叙委曲把繁重的眼皮半眯了条缝,醉眼朦胧的侧过头,才感受到另外半边床还半躺着一个男子。

  她连忙打了个滚翻身过去扑在男子身上,搂住了他的腰将小脸贴在结实的胸膛上说:“老公,你怎么也上来了?”

  男子厚实的胸膛显着升沉,温润的大掌拂过肩膀落至她柔弱的背后。

  晚礼装长长的拉链“次喇”一声被拉到了底端,细长的手指在她背后随意一捻,便解开了最后那点遮掩。

  “这么浓的妆,白季岩没让你洗清洁了再来么?”

  男子视线落及眼前的小脸,连忙皱起了浅浅的眉间纹,对她脸上喜庆的新娘妆满是嫌弃,手上的手脚也顿了下来。

  韩叙伸出两条纤细的胳膊攀住了男子的脖子,闻着他极富男子的气息,凑近他耳边喃声说:“老公,你从那里上…上来的?怎么也不喊我?”

  男子眉宇紧蹙,深眸中迷离的兴致已被她脸上厚厚的脂粉驱散的所剩无几,要不是身体里灼烤了许久的那股炽流无处释放,如今他只想一脚将她踢开。

  沉声自语骂道:“白季岩明天可以滚蛋了,竟然给我弄来这么一个极品,还是个喝醉的!”

  “我…没醉!”

  醉了的人永远都不招认自己喝醉,她糊里糊涂没听明确男子话里的意思,偏偏说她喝醉就能听见,还不满的抗议了一声。

  酒后血液升温舒展她的全身,不知名的浮躁让她不安份起来。

  韩叙下意识的解他睡衣腰带,衣襟松开触到他坚实的腹肌,小手连忙溜了进去在他身上四处游走。

  哪怕是一陀冰块也能被她捂成火山。

  她脑子喝的迷糊,心里却比什么都清楚,时刻谨记着自己亲妈的交接,要抓住男子,特别是像她老公这样惹女人喜欢的男子。

  今晚闹得她耳鸣脑胀的人欢狗叫,是她韩叙本尊的婚宴,她嫁给了认识然而几天的宋家二少爷南君泽。

  这是几多女人趋之若鹜想嫁的权门。

  身下躺着的这张丝滑柔软带着淡淡香氛的大床,那些女人拼死拼活的想往上爬,却没有一个能如愿得逞。

  唯独是她躺在了这里。

  虽是她心甘情愿,却也是咽着苦水。

  这一切都不是她想去争去抢来的。

  她的外家在不久之前,还是跟宋家一样的权门大户,羊城地产界的双巨头,一个是宋家,另一个就是韩家。

  谁能推测她的父亲韩柏杨在半年前,花二十个亿从一个土财主手上买下南郊那块地后没多久,旁边五百米开外的一处闲置厂区就入驻了一支军队。

  厂区突然被围起来形成军事重地,听闻周边很快会被列入军事禁区外围平安控制规模,克制制作高层修建,二十亿买下的黄金宝地眨眼间沦为了废地。

  一群金融大佬围在韩家别墅外要拉着她的爸爸韩柏杨一起跳楼,是她现在的婆婆宋清云动手救了韩家一列位子,才让韩家没有连忙家破人亡。

  宋清云那时一脸喜爱的看着温柔灵巧的韩叙,说她要是能做宋家的媳妇,自己就是死也瞑目了。

  那时候她没见过宋家二少爷,却还是一咬牙颔头承诺。

  当她见到未来老公宋家二少爷本人,惊喜交集的发现,二十七岁的南君泽不仅仪表卓越,还是个不成多得的温雅绅士。

  认识然而一个星期,她就嫁进了宋家。

  情感可以逐步造就,这是亲妈重复交接的话,早点怀上孩子,男子就不会被其余女人勾走。

  她早铆足了劲,随时尽献一个女人的本份。

  韩叙的指腹轻轻游到某处顿停下来,身前满脸嫌厌的男子终于忍无可忍,捉住单薄的肩膀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反身压下陷入大床。

  口中轻蔑的嗤笑无不透露着他在迁就:“你们这种人还真是敬业,一口一个老公,穿着大红裙,天天当自己是新娘,下面花园里正摆婚宴呢,你怎么不下去也做个新娘?”

  强横击来的气力穿透她懦弱不堪的防卫,阵阵狂风骤雨摧折她紧绷的神经,手脚如此急切,完全不做任何铺垫。

  韩叙痛的闷哼一声,两道灵秀的一字眉痛苦扭曲的挤到了一起:“老公,不要…”

  男子扬起一边嘴角:“适才不是你要的吗?这才然而刚开始!”

  她想不到自己温雅绅士的老公,会如此霸王风月。

  大床有节奏的晃动出微微颤响,随之传来的尚有房门被突然叩动的声音,敲的似乎很小心审慎。

  敲门的人断断续续的敲了许久,最终因为久无人回应而放弃。

  下一秒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男子忙碌之中扭头斜了一眼手机屏幕,厌烦地拿了过来。

  一边势不成挡的前挺,一边满腔怒气的对手机沉声说:“你死定了,给我等着!”

  不等对方回话,男子连忙挂断了手机,胡乱扔在一边。

  男子擎天撼地腾空万里那时,韩叙的眼泪夺眶而出,窒息的喉间隐忍不住放声喊出来:“君泽…痛!”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