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宇宙人族之王

宇宙人族之王

天山侠客 著

完本玄幻

星光璀璨!在宇宙中,星光无穷而绚烂。星光下,诞生了无数强者。当然,对宇宙人族而言,他们的最强者,是能够利用星光战斗的人。就像第一代拓荒者那样。龙天翼,一个最平凡的少年,却无意中修习了《星空宝典》,得到了驾驭星光的能力。

5.0614万字|20次点击更新:2019-04-14 00:06:2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星光璀璨!在宇宙中,星光无穷而绚烂。星光下,诞生了无数强者。当然,对宇宙人族而言,他们的最强者,是能够利用星光战斗的人。就像第一代拓荒者那样。龙天翼,一个最平凡的少年,却无意中修习了《星空宝典》,得到了驾驭星光的能力。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近期更新会对照少,因为下月上架,我要准备些存稿。因为我的更新速度实在无法保证,想想后面至少6个月每月10万字我心里没底。还请海涵。上架之前会更新到25万字。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嘈杂的现场,使得龙天翼的声音,宣扬第一章招聘会

  华夏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许多国际化大多数市散布在华夏东部,那里临海,交通便利。现今,华夏国的首都,是燕京。

  在华夏,最拥挤的三个地方,是火车站、医院和招聘会现场。

  此时,燕京城南正在举行一个大型招聘会。它自然吸引了许多求职者。其中,有单人眼带墨镜,立在人群当中,对照显眼。可是墨镜的遮挡,使得大部门人看不清他的相貌。

  当人潮再次流动,墨镜男随着大波人进入了招聘会举行大厅。大厅中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丝丝阴凉,使得墨镜男长吁了一口吻。燕京的晚春时节,与夏日相差不大。空气中吹拂的风,已经蕴含了丝丝燥热。只有修建物内,才智享受到清凉。墨镜男摘下了墨镜。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注意他了。

  墨镜男名叫龙天翼,卒业于燕京大学。按说他的学历相当不错,因为燕京大学乃是国际知名学府,找到一份好干事,似乎并不难题。可是就在他拿到学位卒业那年,发生了意外。那一年,恰好是十年前。

  遵从华夏的制度,应届大学卒业生的年岁,为22岁。龙天翼由于单人原因,消失了十年,所以现在,他32岁。简历当中,他的干事经历一栏,尚为空缺。

  龙天翼五官俊秀,皮肤姣好。若是寻常时候,年轻女孩们看了,一定会奉为帅哥。然而,招聘会上,虽然年轻女孩众多,可是她们一门心思想要钻营个好公司、好职位,所以他自然被无视了。

  这也是没主意的事情。龙天翼看了看大厅内的图示,随即挤入招聘会现场。

  人真的许多。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人流如此蜜集,想要转个身,回首看,很是难题。龙天翼只能随着人水流动,一家家公司看过去。

  有几家公司,给出的待遇优厚,因此,那几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龙天翼自知被录取的希望不大,所以他没有停留很长时间。他只是觉着,既然来了,有定要争取一下。于是他挤到前排,递出简历,然后抽身而退。

  前进的路径虽然崎岖,可是想要散开人群,并非没有主意。然尔退却的时候,难度增大了许多。

  与男士碰撞,列位没有异样,可以明确。如果遇到女人,就会发生尴尬。

  女性,引以为傲的有胸前曲线和后身曲线。如果一个女人占有两大完美曲线,只要她身材尚可,面庞不太凶恶,那么这位女性,很可能是位玉人。龙天翼从招聘方格往外退时,便遇到了困扰。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