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大汉军神

大汉军神

重复的点 著

连载中军事

严冬来到了这个世上二十年,本以为自己会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一生,但是五年前父亲的暴毙,让严冬毅然的投笔从戎,参与到了书写历史的大军中。从一个卒长做起,严冬意外的得到了洪武帝的赏识,但是也因此得罪了太子,经过一番争斗,严冬最终被发配边疆,从此开创了一段军神…

24.1529万字|59次点击更新:2019-04-14 00:06:0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严冬来到了这个世上二十年,本以为自己会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一生,但是五年前父亲的暴毙,让严冬毅然的投笔从戎,参与到了书写历史的大军中。从一个卒长做起,严冬意外的得到了洪武帝的赏识,但是也因此得罪了太子,经过一番争斗,严冬最终被发配边疆,从此开创了一段军神…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建章宫外,一队侍卫穿行而过,为首者身着白甲,肩披红色披风,银白色的头盔在月色的照耀下,煞是威武。

  一双剑眉目直视前方,可是眼光却在不住的扫视周围。作为羽林军的一位卒长,严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巡视着澄清殿。

  “要你们有什么用。说!有什么用!”

  ..........

  “废物!一群废物!”

  澄清殿内不时传出当今天子的大喝,可严冬却没有停留,甚至这些言语刚一传进他的左耳,就又从他右耳传出,对于他们这些天子禁卫,最禁忌的就是听到不应该听的话,这是严冬父亲在世时经常对他说的。

  穿过一片片清闲,巡走在一道道高深的围墙下,严冬带着自己的队伍,不停的察看着每一处角落,即便遇到另外的队伍,也只是颔头示意,然后擦肩而过,继续推行着自己的职责。

  作为羽林军中的一员,他们需要护卫着建章宫的平安,特别是像今天这样——天子驾到。

  建章宫是长安城外的一处的宫苑,也是当今天子洪武帝最喜欢的一处的宫苑。而羽林军,正是因为建章宫而立,所以羽林军也俗称天子门徒,这样的成为,甚至连守卫皇城的期门军都无可加诸。

  朱红色的高峻围墙,气焰磅礴的宫殿,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建章宫的卓越,而严冬不住的穿梭其中,从子时到寅时,没有一刻的停歇。

  天空虽然还是漆黑,月亮依旧悬挂在天空,可严冬已经到了交接的时刻。一排排披甲带刀的羽林军从停军阁中走出,扩散到整个建章宫。待交接完毕后,一排排羽林军又从四面八偏向停军阁会集。

  往常回到停军阁,严冬城市休息一会儿,尔后起来晨练。可是今天区别,他要回家。如果严冬只是羽林军的一位卒长,自然不会有休假这样的待遇,可要是再加上他昭侯的身份,这样的特权也就很寻常了。

  拿下头盔,卸下甲衣,严冬换上通常的衣服,一番洗漱,尔后躺在床上,悄悄期待着天亮。

  “严冬,闫冬,现在,我只能是严冬!”

  哎!心中一声叹息,严冬闭上了眼睛。

  认真的算起来,严冬来到这个世上已经20年了。本以为自己会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一生。可是五年前的变故让他毅然的放弃了清闲的生活,投笔从戎。

  这是一个战乱与清静共存的世界,所有的生活与严冬前世的历史没有什么划分。

  只是,王莽新政胜利了。

  没错,就是这样,王莽的新朝延续了80年,尔后又被推翻,形成了如今三大王朝的样式。

  大汉,大乾,大周。

  如今三大王朝摩擦不息却又相安无事,而严冬就身处于北方的大汉。

  大汉乃是延承西汉,依旧是刘姓家族,当今天子刘启乃是汉高祖刘邦的第三十四世嫡孙。一样的三公九卿,一样的分封与郡县同行,这些一样让严冬恍忽之中略带着渺茫。

  严冬觉着自己会这样恍恍惚惚的混过一生,可是五年前的变故让严冬的恍忽和渺茫都消失了,身为将军的父亲突然身死让严冬清醒过来,自己父亲身体健康,且身为将军要职,基本不会冲锋在线,怎么可能突然暴毙。这所有的一切让严冬明确,这不是一个清静的世界,争斗,战争,死亡,依旧存在。

  自严冬的父亲严顺开身亡后,他就继续了昭侯的爵位。同时奉求自己父亲的知友姜涂进入军队。身为期门军副统领的姜涂很快便将自己部署在了羽林军。

  如今,严冬虽然才刚刚20岁,却已经在羽林军当值五年。

  时间在严冬的思索中飞逝着,当严冬再睁开眼睛时,一丝橘红色的阳光已经斜照进屋内,起身,收拾一番,严冬走出了自己的屋子。

  “严冬,又回家啊!”

  建章宫偏门,严冬牵着马,逐步的朝宫外走去。

  “是啊,许久没回去,今日回去看看!”严冬笑着答道,然后又说:“张校尉,用不用我给你带点玩意!”

  张帆迎了上来,拍着严冬的肩膀,低声说道:“正好,这不是刚发了俸禄吗,严冬,你帮我带回家!”

  说着,张帆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然后又将一封信一块儿递给了严冬。

  “行,没问题。”应承着,严冬将玩意收了起来。

  “贫困你了。行,那你赶忙走吧,不迟误你了。”张帆笑着又拍了拍严冬的肩膀,尔后示意他脱离。

  点了颔头,严冬牵着马走出建章宫,尔后一跃而起,坐于马上,右手扬鞭而去。

  “驾!”

  看着严冬一人一马的身影越来越远,张帆满眼的羡慕。

  “校尉,我就不明确了,严顺开不是死了吗,严冬也就是个卒长,您和他客套什么啊!”一旁,余士奇不悦的说道。

  “你懂什么,虽然严顺开死了,可是他那些伙伴可都还在世,要否则你以为严冬怎么能进咱们羽林军呢。”张帆白了余士奇一眼。

  “可是,我听说严顺开以前冒犯了平王,所以严冬虽然来咱们这里五年了,依旧是一个卒长。”余士奇一副小心的样子,低头说道。

  一把推开余士奇的脑壳,张帆不耐心的说道:“去,别乱说话。”

  “得,得,我不说了还不成!”余士奇一脸怪味的转身脱离。

  低头苦笑,张帆又何尝不知道这些传言,而且他还确信,严顺开确实清静王有过节,只是,这些事情和他一个小校尉有何瓜葛,而且他也不认为平王是那种小心眼的人,终归平王一向待人很宽厚。

  “可为什么严冬现在还是个卒长呢?”张帆又疑惑了,旋即摇了摇头,说道:“想这些干什么!”

  建章宫距离长安并不是很远,再加上有一条驰道直通长安,所以一个时辰后,严冬就来到了长安城外。

  那青色的高峻城墙如一座小山般屹立在严冬的眼前,通常看到此景,严冬心中都是一阵叹息,实在是太壮观了。

  一眼望不到止境的城墙十余丈拔地而起,而从垛口看去,不少士兵披甲待阵,给那些宵小之徒以震慑。

  下马,掏出自己的令牌,严冬在城卫的瞩目中逐步走进长安城。

  走出门洞,一片喧嚣马上扑面而来,无数叫唤声涌入耳朵,一股股热浪扑身。

  正对城门的迎天直道虽有十几仗宽,却还是略显拥挤,其中熙来攘往,行人来来往往,摩肩擦踵。

  昭侯府位于长安的永安坊,虽然如今坊市之间的隔离已经没有,可是永安坊作为达官贵族的聚集地,很少有人能在这里开市。

  走进永安坊,一股清凉传来,让严冬有些陶醉,人们常说,近家情更怯,严冬虽然每个月城市回来一次,可是每次回来都有这样的感受。

  “呦!这不是我们的严小侯爷吗!”

  正当严冬准备朝家走去时,一个尖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用回首,严冬就知道来人是谁,顾朝安,自己从小的死对头,当今廷尉顾炎之子。

  说来,两人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只是当初上官学时,每次审考,严冬都力压顾朝安一头,让顾朝安很不忿。所以当严冬投笔从戎后,顾朝安东风快意的说,严冬是江郎才尽,迫不得已才从军。

  苦笑,严冬直接拍马而行,并没有理睬顾朝安,只听见顾朝安大嚷道:“哼!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卒长,有什么神气的!”

  来到昭侯府前,严冬心中一阵莫名的感伤,府门大开,秦伯早已恭候门前,瞟见自己到来,忙上前要给自己牵马。

  一跃而下,严冬上前几步,搀扶住秦伯,笑道:“秦伯,我自己来!”

  “好,好,侯爷长大了,自己来!”秦伯苍老的脸上露出笑容,开心的说道。

  如今的昭侯府虽然样式没有变化,可是物是人非,也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仆从,其中和严冬最要好的,就是秦伯和自己的丫鬟慕清。

  坐在堂上,秦伯向严冬汇报着这一个月来贵府发生的事情。

  “侯爷,姜大人贵府前几日来人,说是您回来后,让您去姜府一趟。另外李小姐来了好几回,可每次都没见到您,走的时候总是闷闷不乐的。您要是有空,还是去李府一趟吧!尚有赵婶的儿媳妇生了,所以请一些时日的假..........”

  听着福伯的话,严冬也在部署着未来两天行程。姜府肯定是要去的,一来姜涂是自己父亲的伙伴,帮了自己不少。二来也算是自己的上司。可是提起李府,严冬就有些头疼,李姝对自己的情义,严冬很清楚,也不抗拒,只是李姝的父亲李明山让人不放心。

  李明山身居要职,为丞相府长吏,可李明山在自己父亲身亡后,跟贵府就没有什么联系了。而以前还时常说起的亲事,也是消无声息,这已经算是很显着的划清界线了。

  只是李姝,哎!

  思索了一会儿,严冬心中有了决断,抬头看秦伯还站在那里,不由忙起身说道:“秦伯,您怎么还站在这里,来,坐下。您是看着我长大的,不用在乎这些。”

  “诶!礼数不成废,再说了,我也习惯了。”秦伯笑着摇了摇头,但还是在严冬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我知道,可是咱们不是说完事情了吗。”苦笑着,严冬不由想起了慕清,这个和秦伯一样顽强的丫鬟。

  “对了,秦伯,怎么没见慕清呢?”严冬疑惑的问了起来,以往,自己只要回来,慕清总是跟在自己身后。

  “哦,前两天李小姐来的时候,请慕清去李府了,说是你去找她,她才把慕清还回来。”福伯也稀罕的打趣说道。

  “这!慕清真是的!”有些啼笑不得,严冬可是知道,慕清不想做的事情,谁也不能逼她,这一次,肯定又是慕清在给自己缔造契机。想到自己的丫鬟胳膊肘往外扭,严冬又是一阵头疼。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