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最强仙王

最强仙王

他山有石 著

完本仙侠

一本羽化经开启了苏执的修仙之路。一道仙之印记开启了苏执牛逼的修仙之路。在这个人、妖、魔互相厮杀的修仙世界,看苏执如何弑妖、屠魔,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成为最强仙王。

77.0513万字|78次点击更新:2019-04-13 23:56:1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本羽化经开启了苏执的修仙之路。一道仙之印记开启了苏执牛逼的修仙之路。在这个人、妖、魔互相厮杀的修仙世界,看苏执如何弑妖、屠魔,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成为最强仙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夏日的夕阳,总是多情,它美艳而暖人。

  楚国清风山脚狩山村,一个毫不起眼的茅草屋搭在村子外围,随着霞光洒下,茅草屋瞬间被染成了金色,仿若披上了一件漂亮的羽衣,绮丽堂皇,蓬荜生辉。

  “苏执哥哥的剑法真厉害。”

  茅草屋前,一个年约十五岁的少女拍着巧手,嘴中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她宝石般的大眼睛使劲望着前方的身影,如同在看夜空闪动的星。

  追随着少女的眼光望去,不远处的清闲中有一个比少女大岁许的少年。

  少年身子偏瘦,五官工整,虽不算俊朗,却也不失清秀。

  他上身穿一件灰色的粗平民,下着一件黑色长裤,裤边黑色之间有的地方已泛出了微白,却十分清洁整洁。

  “身要直,步要稳,剑出之时,臂腕奋力。气力由手臂至剑身,达剑尖而出。”

  这名为苏执的少年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有丝毫停滞。他五指握剑,手臂与剑成一条直线,手腕运力,向着前方的木桩不息地出剑、收剑,周而复始。

  十几个呼吸之后,苏执终于完成了天天三百个的直刺,收剑而立,其身笔直如松。

  长舒了一口吻,他持剑走到一口破了过半的瓦缸旁,拿着木瓢舀了一口水,咕咕地喝下后才道;“丫头,我练得只是简朴的剑术基本功而已,可称不得剑法。”回应少女的同时,苏执已经来到了少女身边,抬手轻抚着少女的头。

  少女不仅没有闪躲,反而露出了浅浅的酒窝,似乎苏执的手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依靠,让她感受到很平安,很温馨。

  “好啦,我知道啦。。”少女清脆的应道,同时挽上了苏执的手臂。

  “你呀。”见少女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苏执知道,他又说了句费话。“算了,不说这些。我给你做饭去,现在也不早了。”

  “恩,我们一起。”说完,还小声的添加了句;“我相信苏执哥哥日后一定能够成为一位伟大的剑客!”

  苏执微笑不语。

  ......

  夕阳在散发了最后一丝光热后,终于逐步没入大地。

  夜。

  苏执躺在茅草屋屋顶,双手靠在脑后,嘴里咬着一根狗尾草,望着满天的星辰,他脑海里思绪无限的延伸......

  他从小就生活在狩山村,也不知道怙恃是谁,自从有纪忆开始,他就随着一个妻子婆,两者相依为命。

  能够是他十岁那年,一个雨夜里,妻子婆又带来了一个小女孩,女孩满脸的脏污,两眼无神,仿若失了魂,也就就是现在的丫头,苏清雪。

  往后,茅草屋里一老一小形成了一老二小。

  而两年前的一个夜晚,妻子婆睡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妻子婆地突然逝去,苏执张慌失措,他不知以后如何是好。在邻人的辅助下,他和女孩一起把妻子婆埋在了山腰的一处,碑都未立。

  这两年来,他上山四处捕捉野兔,捉到之后在拿到镇上换些米油,加上周边邻人送来一些生活用品,他们日子倒也还算委曲,可是这终归不是持久之计。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丫头已经到了长身体的年岁,光吃野菜基本没有营养,而且她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明天一早我就去镇上看有没有什么活干。”苏执牢牢地握了握拳头。

  他从小喜剑,近乎天天都要训练两个时辰,特别是两年前,他捡到一本手册,内里讲诉了许多侠客为民除害的事迹,那一瞬,他如获至宝,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些侠客。

  狂歌卧马,仗剑天涯!这是何等的潇洒。

  只是,如今为了生活,他必须要有所取舍。

  翌日。

  “哥哥,今天我们去哪座山头采摘野菜呢?”少女迷糊地走到门外,睡眼朦胧地伸了个懒腰,慵懒而不失美感。

  看着少女可爱的容貌,苏执笑了笑,柔声张口;“起来啦,今天就不上山了,我准备去镇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干,你在家等我好消息。”

  “什么?哥哥!”少女听到苏执的话吃了一惊,连忙朝他跑了过去。

  这几年来他们过的十分艰辛,苏执把能添加营养的玩意全让给了她,自己则吃一些剩下的,这就导致苏执现在面黄肌瘦不说,身高也不如同年人高,这怎么能够去做苦工。

  “放心吧。丫头,我可以的,虽然我确实瘦弱了点,可是这几年来我不息训练剑术,气力别同年人要大了许多。”说完苏执还把手一弯,秀了一下瘦弱肌肉。自然,他说的也不是诳语,多年的练剑,他气力确实超出众人许多。

  “可是。”少女牢牢地拉着苏执的衣袖,还想说些什么。

  “丫头,我承诺过你,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苏执对着少女奋力地挤出了一个笑容,认真的盯着她,“而且上次去镇上你看中的谁人‘白玉蝴蝶’,我一定会帮你买的。”

  去年苏执带苏清雪去了一次镇上,少女一见便喜欢上了,可是苏执却没有足够的钱买,少女虽嘴上说没关系,但眼中那一抹失落苏执却看得清楚,那时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给把这白玉蝴蝶买下。

  ......

  世间赶忙,转瞬又一年夏。

  “掌柜的,你这白玉蝴蝶怎么卖。”泰安镇街道旁一间商号里,一位清秀的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问道。

  “小伙子,你可真有眼光,老头子雕琢的‘白玉蝴蝶’可是全镇最好的,只需要三个铜板,而且你可以随意挑选。”白胡子老头呵呵一笑,客套道。

  少年皱了皱眉,他正是苏执。今天他刚领了工薪,可是五个铜板,相对他的消费来说,确实太高了,通常里他一个月的消费也就五六个铜板。

  “老板可以低廉一点吗?”苏执问道。

  “小伙子,你是送心上人吧?你看这蝴蝶实在是成双的,梁祝的故事你听过没有,这就是他们凭证他们死后化成的蝴蝶所雕琢的。你要是丹心买的话,老头子就做次好人,五铜板两个,要你就拿走。”老者嘴里滔滔无间的自夸。

  梁祝的故事苏执听村里老人说过,那是一场至死不渝的恋爱故事,但这蝴蝶是不是凭证梁祝所化的蝴蝶雕琢的,恐怕只有老者自己知道了。

  虽然知道老者是在夸张,苏执还是一咬牙,拿出五个铜板递了过去说,“好,我买两个,这钱您拿好。”

  “好嘞!小伙子一看你就是心诚之人,日后势必能和那位女士喜结良缘。”老者接过钱,毫不惜啬的送上了祝福,同时手脚利索的给苏执拿了两个白玉蝴蝶。

  苏执道了声谢,十分喜悦,看着手中白玉雕琢而成的蝴蝶,他如同看到了丫头那甜美的笑容。

  “只要你喜欢就好!”他喃喃了一句。

  拿着手中的白玉蝴蝶,苏执回村的脚步也快了许多,两个时辰之后他终于来到了狩山村村口,看了一眼将要落下的夕阳,他气踹嘘嘘的跑进了村,可是在他刚进村的一刻,他突然呆住了。

  “怎么回事?”

  如今的狩山村,一眼望去处处都有尸体横躺在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大爷,王大爷。”苏执跑到一位老者眼前连绵叫了几声,可是对方已经没了呼吸。

  “李奶奶。”

  “小胖。”

  ......

  翻过几个倒在地上的身影,可是无一破例,他们全部都死了。

  “糟糕,丫头、丫头还在家。”一念至此,苏执心急如焚,迅速地向家中跑去。

  慌忙蹦跑中,他似乎不小心绊到了什么玩意,差点扑到在了地上。回首一看苏执不由大叫了一声;“丁伯!”

  苏执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大汉,苏执认出了这是村中最强大的猎手,可如今他奄奄一息,正是他适才绊了苏执一脚。“到底怎么回事?狩山村怎么形成这样了?”

  “你是小执?大汉艰难的张口。

  “山贼来了,见人就杀,你、你、快走。”大汉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丁伯!”苏执哀伤了一声,尔后抬起头望了望尸野随处的村子,一咬牙后,奋力的向村中跑去。

  “丫头你可千万别有事。”苏执握紧了手中的白玉蝴蝶。他和少女可谓金童玉女,若是少女真有什么意外,他不敢想象。

  几个呼吸之后,苏执终于来到了自家门前,

  “丫头、丫头。”他叫着直接撞开了门。

  如今茅草屋里,一个秃头男子腋下正搂着一个白衣少女,厥后尚有两个追随。似乎正要出来。

  苏执见此,眼睛一下就红了,蹲身一把抓住平时训练的锈剑,直指秃头男子。

  “铺开她。”苏执叫了一声,底气略显不足,第一次面临凶神恶煞的山贼,他握剑的手都微微哆嗦,终归他还只是一个十几岁,未经世事的少年。

  苏执破门而入,让三人吃了一惊,然而待看清苏执的面容后,便漠不关心了。为首的秃头男子漠视苏执,随后转头对身后简朴地付托了一句;“老七!”

  秃头男子话刚落下,被称做老七的男子连忙会意向前一步迈出。他一头杂发,嘴角胡渣子根根刺立,手持一柄开山斧,行走间满身肌肉隆起,显得十分有暴力。

  “小子,没死不赶忙跑,居然还敢回来!大爷很佩服你的勇气,然而这勇气需要你支付生命的价钱。”斧头男子虽然口上说是佩服,然而更多是不屑,在他看来,苏执眨种行为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铺开她!”苏执没有解答,持剑的手依旧直指秃头男子重复着上次的话。

  “嗯?原来是个愣头青?”斧头男子微讶!尔后接着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一起下去陪他们吧!”尔后他右手斧头一挥,一个劈山式朝着苏执劈了过去。

  面临斧头男子的凶狠直接的攻击,苏执略显慌忙。虽然多年习剑,可是他却从未战斗过,况且面临斧头男子这样凶恶的山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只得双手运力,握住锈剑两头,把剑一横,挡在在了身前。

  “咔嚓。”

  一个照面相交,苏执手上的锈剑就已蹦断为两节,而且斧头上带着庞大的重击力让他喷出一大口鲜血,整单人都向后倒去,生死不知。

  “真是个窝囊废。”一招见功,斧头男子讥笑了一句,逐步走到了苏执眼前,斧头再次举起,欲要完结苏执的生命。

  “好了。老七,任务完成就可以了。”就在斧头男子准备动手的一刻,被称为老大的秃头男子张口阻止了他。

  见老大发话,斧头男子只好罢手,“算你小子运气好。”说完还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 昏暗,怕是要不了多久太阳就会彻底沉入大地之中。

  这时候候苏执终于从晕迷中醒了过来。

  “丫头、丫头。”苏执大叫,举目四望,可那里尚有少女的身影,就连山贼都已经消失不见。

  “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无能,丫头绝不会被抓走,若是我剑术有成,那今天的事情绝不会发生,眨一切都是我的错!”苏执垂着头,眼中的泪水肆意的流出,夹杂着最佳的鲜红掉落在地。

  他刻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怅恨充满了他的心田,抓在地上的手指都透出了丝丝嫣红。

  “不行,我必须把丫头找回来。我不能让他们带走她,绝不能。”苏执一把擦去嘴上的泪水与血迹,艰难起身,尔后脚步颠簸的朝着路上留下的脚印追了去。

  他知道,他不能放弃,无论如何都不能。

  能够追了一里路的样子,苏执发现,山贼居然向着清风山上偏向去了。“他们到底要把丫头带去哪?居然上山了?”望着即将降临的夜色,苏执微微犹豫,通常里就是狩山村最强大的猎手,也不敢晚上进山。夜晚的清风山,野兽奇虫运动最为频仍。

  “一座山都不敢上,谈什么救人,而且现在还没黑。”給自己提了提胆后,他大步追了过去。

  ......

  清风山山顶,一块巨石耸立。巨石上‘问情’两个大字栩栩如生,字间笔走龙蛇,在晚霞的映照下,金光闪闪。

  问情石边,秃头男子等山贼们正各自休息。

  “老大,你说,那位上仙还来不来?已经逾越约定的时间了。”一个独眼男张口,背负长剑。

  “闭嘴,上仙的事,不成议论,好好等着就是。”秃头厉声道。

  虽然训斥着独眼男子,但秃头心中开始不安了起来。虽然他们是山贼,可是还从未做过此等屠村之事,可是此次的诱惑实在太大,也许错过一次,就是错过了一生。赌对了,那以后他的人生将会彻底改变,输了那往后亡命天涯。

  又是不安的期待,整一刻钟后。

  “咻!”

  天际一道长虹横空而来,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绚丽的尾巴,仔细地看去,长虹内似乎尚有道模糊身影。

  长虹愈来愈近,突然,长虹直接朝清风山落了下来。

  “拜望上仙。”见长虹而至,秃头男子及身后山贼全部跪伏在地。

  如今,他们身前,泛起了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子,男子一身白衣,随着他的降落,山上的灰土都自动避了开来,丝毫不沾其身。

  被称为上仙的男子并没有理睬众山贼,而是朝着前方微微拱手道;“言尘来迟,还请清雪女士恕罪。”

  随着自称言尘的这名男子话刚落下,石角一处,素来晕迷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

  少女正是苏清雪,如今她眼神冰意袭人,与在苏执眼前展现出可爱样子判若两人。她逐步走到白衣男子眼前,尔后一个耳光直接甩了过去。

  言尘没有闪躲。

  “啪!”

  耳光落在白衣男子脸上,清脆响亮。

  “为什么?你承诺过我不伤人的,可是现在他们全死了。”苏清雪面色恼怒,双手紧握,直视白衣男子。她只是晕过去了片晌就清醒了,狩山村发生的事她历历在数。

  “清雪,这是宗主的下令,留那少年一命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言尘没有躲避苏清雪的眼光。然而死了些凡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啪。”

  又是一耳光落下,言尘依旧没有闪躲。

  “其他人我可以不管,可是他敢对苏执哥哥动手,帮我杀了他。”苏清雪打完后,忽地转身指向地面上跪着的斧头男子。

  “上仙?”听到少女的话,秃头男子张口求情,他想不到,苏清雪居然会迁怒于他的手下。

  “他活该!”少女张口,声音极寒无比。

  咻!

  言尘没有理睬秃头男子的求情,他手中一道白光闪出,斧头男子还没反映过来,偌大的头颅就应声而落,鲜血满地溅射。

  “既然清雪觉着他活该,那他就活该,你们觉着呢?”言尘风轻云淡,如同秃头男子的死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面临言尘的发问,众山贼低着头默然不语。

  “怎么?错误吗?”

  言尘见此,向前一步,身上释放而出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这威压仿若一道无形大山向着众山贼而去。

  一瞬间,所有山贼都感受泰山压顶,体内血气翻涌,全身挪动不得,仿若是动一下,那么势必会被力竭而死。

  “对、对。上仙说得对,他活该。”山贼们面红耳赤,急促解答。

  “这还差不多。”言尘收回了威压。

  “呼、呼!”言尘收回威压后,所有山贼都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就连秃头男子都不破例。仅片晌,就让他们感受如同履历过一场生死大战,气力全无。上仙之威只是一点气息外露,竟然恐怖至此。

  “我也不是不守信用之人,你们做得还算不错,这是你们应得的。”言尘手一挥一块玉简飞到了秃头男子手中。

  秃头男子瞟见手中玉简马上欣喜若狂,他知道他的仙缘来了,几多人苦求一世,今天他终于取得了。

  “滚吧,若是日后敢乱语,我会让你们懊恼来到这个世上。”言尘袖子一挥,直接下令道。

  众山贼也不敢多留,哗哗哗地,全部朝山下跑了去。

  “清雪,我们走吧,宗主还在等你。”言尘轻语,声音依旧温柔。

  苏清雪没有理睬言尘,她来到了问情石边,抬头望着‘问情’二字久久不语。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轻叹了一声;“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平稳一生,至于我,若有来生,生死相随!此世,算我对不起你!”

  最后再远眺了一眼狩山村的偏向,苏清雪眼神藏着浓郁的庞大,不舍、歉意、忧伤......然而最后全部都化成了坚定。

  “走吧,不能让师尊久等。”少女声音清脆动听,却毫无情感。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