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星期五有鬼

星期五有鬼

七麒 著

完本科幻

我是一家网络综艺节目的主持人,我主持的节目叫做星期五有鬼,是一档灵异节目,通过选题,实地拍摄,我接触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们每天生活的这个世界,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其背后是如此的丰富多彩,如此的迷离恐怖,从此我进入了一个普通人永远也接触不到的世界,一个灵异的世界。相信我,节目中播出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是那些不会真正引起恐慌的,真正的秘密,隐藏在阳光之下,其中的过程更是惊心动魄,你想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吗?就请随我走进星期五有鬼。一切的开端,从一场车祸开始。

28.6359万字|78次点击更新:2019-04-13 20:07:1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我是一家网络综艺节目的主持人,我主持的节目叫做星期五有鬼,是一档灵异节目,通过选题,实地拍摄,我接触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们每天生活的这个世界,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其背后是如此的丰富多彩,如此的迷离恐怖,从此我进入了一个普通人永远也接触不到的世界,一个灵异的世界。相信我,节目中播出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是那些不会真正引起恐慌的,真正的秘密,隐藏在阳光之下,其中的过程更是惊心动魄,你想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吗?就请随我走进星期五有鬼。一切的开端,从一场车祸开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那是一个月光泽耀,没招谁没惹谁的晚上,我在楼下跟跑出租的小五子吃串,当吃了六个腰子,三十块钱的串,八瓶啤酒之后,我终于鼓足勇气要去摸一摸跑腿小红那粉嫩的小手,这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出车祸啦!”

  喊这一嗓子的是我房东张姐,喊声之凄厉,跟死了亲爹似的,小红吓了一跳,手上刚烤好的十块钱的串甩在了我脸上,疼的我这叫一个叽歪,刚要发怒,发现身边一单人都没有了,所有人都跑到前面那条小街上,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的我忘记了被烫的事,拼命的往里挤。

  忘记自我先容了,我今年二十二岁,叫徐浪,浪……是个操蛋的字,但得分谁叫,我爹是个武侠迷,最爱看古龙大大的武林外史,很喜欢内里一个叫沈浪的侠客,也不知道看了几多遍,我娘生我的时候,让他起名,不假思索的起了个徐浪……

  后来我看了那本书,才知道书里的沈浪就是个重度脑残,朱七七个白富美愣往身上贴都不要,真是贱的可以,要是哥们早就以身相许了,往后以后浪这个字就一直随着我了,实在我并不反感这个字,相反,我很期待自己能够浪得起来,但在这么个操蛋的年岁,干着那么一份操蛋的干事,拿着那么一份操蛋的工资,压根就浪不起来,所以我恨这个名字。

  咱们还是先说说车祸的事吧,终归以后所有离奇离奇的事,因由都是因为这起车祸,我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已经围了至少三十多单人,国人喜欢看热闹的心态是与生俱来的,这还是晚上,要是日间怕是最少得有百十多号,从现场来看,是一辆红色的行驰小跑和一辆超载的货车蹭在一起了。

  两辆车的的位置看上去颇为**,大货车的车头撞到了行驰小跑的后屁股上,行驰小跑的后车厢盖都被撞开了,那容貌很像是面临着强壮的货车敞开了菊花,货车上三十多岁的司机脸色苍白,眼光凝滞,已经傻掉了,旁边押车的一个女人在那捂着脸大哭。

  最惨的是地上谁人穿着一身红色时尚短裙的少女,车的前挡风碎掉,把她甩了出来,落地的时候应该是半边脑壳先着的地,水浒内里怎么说的来着,却便似开了个油彩铺,红的、白的、黑的一发都滚出来……摔得跟踩了几脚的沙琪玛似的。

  我喝的有点多,素来就晕乎,瞟见如此凄沧的画面,又见了风,喉咙一痒,呕!吐了出来,我是搭着小五子的肩膀探头看的,吐了小五子一身,这小子下意识的闪开:“我靠,老徐,行不行啊你……”

  我!一个踉跄摔了出去,摔在地上,一抬头跟那撞死的女人来了个脸对脸,那是一张精致而恐怖的半张脸,剩下的部门血肉模糊,这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呕!我吐了一地,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破损了现场,是男子都知道,喝多了只要吐出来基本就没什么大事了,我虽然很是有些不堪,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却是清醒了许多,恍恍惚惚的要站起来,却瞟见那女人一双黑亮黑亮且毫无生气的眼睛盯着我,嘴角不知道是摔的还是挤压的,竟然微微上翘,像是带着一丝笑意。

  实在眼前的女人还挺漂亮的,精致的发型,大眼睛,高鼻梁,小嘴,甚有撸点,惋惜她已经死了,死了?我这才想起来这是车祸现场,匆忙爬了起来,身上感受一阵阴风袭来,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真有风,横竖是那那都不得劲。

  酒劲一过,感受到畏惧了,瞧了地上那女的一眼,见她流出来的脑浆子和血撒了一地,跟我吐的那一片,都快连成一幅世界地图了……

  我又恶心又畏惧,刚要走,被两个围观群众堵住了,我一看这两哥们也是经常在小红摊子上吃串的,把我当成情敌了,眼见我要走,拦住了在那喊叫:“哎,你不能走啊,你这把车祸现场破损成这样,太没公德心了,警员不来,你不能走……”

  说的义正言辞,还不是因为小红平时跟我走的对照近,我挺渺视这种投井下石的,好歹哥们也是个文化人,省传媒大学卒业的高才生,不屑于跟这种没素质的人交量,我决议跟他们讲真理,上去猛推了一把拦我的哥们,伸头过去:“别碰我啊!我有心脏病,适才是不是你把我推出去的?……”

  这俩哥们不敢再拦,我快意洋洋的往家走,操蛋的是警车来了,更操蛋的是我竟然有些心虚,还没等警车靠近,就举起了手,然后我就被带进了警员局,最后在我的解释和小五的作证下,罚了两千块钱,理由是破损现场……

  这不是倒霉催的吗?也认了,谁让咱喝多了呢,有错就要改,挨打要立正,真挚认错认罚,后半夜才放我回家,我素来就喝的不少,又受了惊吓,回到租的小屋,衣服都没脱,沉酣睡了过去。

  恍恍惚惚的我感受老有一个红色的影子在我身边,看不清楚头脸,影影绰绰的,但能感受取得她身材的窈窕,和那一身鲜红合体的衣服,如同在那见过,一时间却想不太起来,隐约的谁人红色的身影总是在我身上蹭啊蹭的。

  太有春意的梦,有些生理上的反映……尿急,憋的难受,想要起来上个茅房,睁开眼睛,房间还是谁人房间,却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我伸手去够床头柜的台灯,脑壳里的神经下达了指令,我却突然发现,基本无法挪动。

  我如同基本没有睁开眼睛,我现在的情形是处在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鬼压床了!长这么大,我一直是一个身体健康,思想健康,奋力向上的一个三好青年,从来没遇到过鬼压床这么离奇的事,马上就有些慌了,听人说想要破解鬼压床只要喊讲话和咬牙磨牙,便可连忙醒来。

  我开始奋力的嘶声喊叫,但声音只能在我想象中存在,嗓子跟用浆糊糊住了一样,基本喊不讲话,这种感受相当恐怖,因为精神是清醒的,我能清楚听到外面过车的声音,风吹树叶的声音,起夜大爷的咳嗽声,却无法醒过来,更无法挪动一根小手指。

  更操蛋的是,我感受到真有个玩意压在了我身上,身上是谁?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还是挪动不得,我是个独身的青年,租了这间小小的屋子,猫狗的都没养,怎么会有玩意趴在我身上?而且,那是一种种阴冷温润还带着闷闷的感受,同时一种怨恨不详的情绪,瞬间就沾染了我,让我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救命啊!”我无声的呐喊着,奋力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压在了身上,眼皮却沉得像是焊死了,喊了半天也不管用,我又开始磨牙!奋力的让牙碰在一起,抓对厮杀,终于发出了,嘎吱……咯吱……的声音。

  终于,在我的奋力下,牙齿嘎嘣一声,这一声响宛如晴天霹雳一样的清晰,我霍然而起,身上跟装了弹簧一样,冷汗直冒,隐约的在漆黑地,我看到个红色的身影一晃而没。

  我突然响起谁人被撞死的红衣女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岂非是她?就在我惊魂未定之际,两只老虎,两只老虎……的电话铃声响起,如此寂静的处境吓了我一跳,缓了下心神才抓起我心爱的手机,竟然没有来电显示!我疑惑的接听,内里传来一个极寒阴沉的声音:“我好看吗?”

  声音单调刻板,没有半点生气,死气沉沉,我感受从手机的听筒里传来阵阵阴寒的气息,惊惧之下,哇!的一声怪叫,把手机扔到了地上,我脑壳有点充血的懵,跟被魇住了一样挪动不得,忽地从窗户那刮来一阵风,吹得我满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窗户没关,在夜风吹拂下,发出咔咔咔……轻微的响声,夜风吹散了我身上恐惧的燥热,使得我清醒了许多,忍不住低头去看地上的手机,已经黑屏了,悄悄的躺在地上,我哆嗦着捡起来,划开屏幕,去看最近联系人,基本没有电话打进来。

  但我确实接了电话,谁人音声太渗人了,不成能是幻觉,我奋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有了灯光,恐惧连忙就消散了不少,我深吸了口吻,想下床倒杯水喝,突然觉着右手如同有什么玩意,抬手借着灯光一看,手里多了一快红布,质地上乘,手绢般轻重,正是谁人出了车祸女人红裙子上的一块,上面还沾染着鲜红的血迹,这一惊,马上三魂去了两魂,匆忙跑到卫生间把红布甩到马桶内里,放水冲掉,拼命的洗手,但手上的血迹却像是怎么都洗不清洁……

  洗了五六遍的手,拿毛巾擦手,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圈黑的跟熊猫一样,眼睛中的血丝一条条的,印堂发青黑的颜色,马上吓了一跳,二十多年来,我还从没见过自己这般容貌,知道是撞鬼了。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小七新书开张,求列位多支持,收藏,推荐票,来者不拒,呵呵。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