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八九甜蜜蜜

重生八九甜蜜蜜

绯我华年 著

连载中言情

命运转折了,林苗回到花季一般的十六岁。再见救命恩人,林苗呆住。这人好像一位大佬。某大佬:救命之恩怎么算?“那个,现在不流行以身相许的,不如以劳代恩?”“也行,”某大佬一脸淡定,躺平。林苗:“……”

66.3897万字|28次点击更新:2019-04-15 17:59:5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命运转折了,林苗回到花季一般的十六岁。再见救命恩人,林苗呆住。这人好像一位大佬。某大佬:救命之恩怎么算?“那个,现在不流行以身相许的,不如以劳代恩?”“也行,”某大佬一脸淡定,躺平。林苗:“……”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痛……好痛……

  重头皮到脚跟,从骨头到肌肤。

  林苗的身体没有一处不在疼痛着。

  耳畔传来一阵高似一阵的争吵。

  敏感的大脑皮层突突的跳着,后脑一阵随着一阵的痛。

  胸口更是气闷得连呼吸都难题。

  林苗废力的睁开眼。

  眼前是一片鲜艳的红。

  面颊传来柔软的触感。

  她定了定神,看清自己枕着的是张绣着喜鹊登枝的大红枕巾。

  转了下眼珠,发现自己是俯趴在上头。

  她微微使力,想要翻过来。

  不想才一动,后脑就一阵刺痛。

  隔间里,女人压抑又气怒的低吼:“有本事你把这理由解释给警官听。”

  这声音……虽然年轻了些,但她还是听出来了。

  “妈……”林苗不成置信的睁大眼。

  泪水瞬时冲出眼眶,润湿枕巾。

  “解释就解释,我行的端坐得正,我怕什么,”男子声音很大,大得直难听膜。

  林苗皱眉。

  这是……她爸。

  “那你现在就先给我个解释。”

  女人声音才落,就是一记闷哼。

  靠近林苗的墙壁传来闷闷的撞击声。

  林苗闭了闭眼。

  她爸又在打她妈了。

  纪忆快速倒转。

  她这一生,受伤的次数基本数都数不清。

  只是唯有一次是伤在后脑。

  那就是高一下半学期的那次爬山。

  那时妈妈林捷去外地研修,她爸翟光年带着她和供销社的小情人及儿子去双龙山。

  成果玩到中途,她就从山上滚了下来。

  说也是她命大,竟然在半山腰被人接住,这才荣幸捡回一条小命。

  然而脑后却也磕出一道伤口,足足缝了五针。

  之后的事情……

  她的纪忆有些模糊。

  似乎也听到这样的对话。

  然后她是怎么做的?

  林苗皱着眉,奋力搜索脑中纪忆。

  似乎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听着邻人拳打脚踢发出的一系列声响。

  昔日,有意无意被刻意遗忘的一点一滴的聚拢成团。

  林苗心里一阵火烧火燎的痛。

  她不得不招认,那时的她实在太懦弱了。

  不,不止是那时。

  她那一辈子活的都怯懦糊涂。

  所以那些人才没半点忌惮的欺辱她,毫不在意的夺去她的生命。

  情绪如奔涌的洪流,直冲脑子。

  脑壳连带耳朵一阵嗡嗡发胀。

  她想摸一摸脖颈,却摸到什么玩意。

  邻人声音越来越大,她索性抓住,用力一掼。

  药瓶摔在地上,发出清脆响动。

  “苗苗,”邻人安宁一瞬,接着就是猛烈扑腾声。

  没出五秒,林捷奔过来。

  看到那张显着走形的脸,林苗软软的喊了声妈,就说不下去了。

  林捷三步并做两步跑到炕边,关切的盯着她。

  “苗苗,你可醒了,你要吓死妈妈了。”

  林苗迷糊的唔了声,用力眨掉模糊视线的泪花,贪婪的看她。

  有多久没看到妈妈了?

  是在她即将完婚的前三个月前。

  那阵子她身体莫名虚弱下来。

  顾泽帮她联系南面的疗养院,说婚礼的事都交给他,让她宽心调养好身体,好为以后准备。

  那时的她真是傻的可笑。

  这么荒唐的论调,她竟然连半点迟疑也没有的就接受了。

  非但如此,她还傻缺的觉着他体贴入微,以后会是个好爸爸。

  她一脸满心欢喜的走了,连跟妈妈说一声都不记得。

  谁知道,才一下火车,就踏进地狱大门。

  被动的定性为神经病,日复一日的吃药输液。

  直到她意识彻底杂乱,直到……

  直到她重新回到这里。

  回到她豆蔻一般的十六岁花季。

  “苗苗,你怎么了?你哪儿疼?”

  察觉到女儿恍忽,林捷紧张的握着女儿冰凉的手,眼泪涌出,却又费心女儿费心,奋力压抑在眼圈之内。

  “脑壳疼,”林苗撅起嘴,软软撒娇。

  “没事,脑壳后面破了个小口,我怕你难受,就贫困郎中缝了两针,过两天就好了,”林捷强笑着软语宽慰,顺手把药瓶捡起来。

  “这是止痛的,你先吃一片。”

  林捷急急往外倒药片。

  侧面,翟光年大步流星的冲过来,“你醒了正好。自己跟你妈说,是不是你不小心掉下山的?”

  林苗定定看着他。

  她很清楚的记得,她一直都是扶着路边的树走的,是那只手指细长的手在背后推了一把,才滚下山的。

  而那手的主人正是他的情人,张悦。

  当年他这么问的时候,她傻乎乎的照实说的。

  翟光年那里肯依?

  当下就是一顿胡搅蛮缠。

  妈妈那时被他打得不轻。

  她怕得很,不敢坚持,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现在……

  她已不想重蹈从前覆辙。

  自然,这些账也需要重新算算。

  林苗冷淡的别开眼,“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傻了吗?自己的事自己不知道?”翟光年眼中凶光迭起。

  林苗心猛地一提,她别开眼看林捷:“妈,你报警了吗?”

  “多大点事啊,报什么警报警,人不大事还挺多,”林苗的闪避让翟光年没有捏词发作,这让他很是急躁。

  “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没事,”因为疼痛,林苗不敢高呼,一把嗓子绵软得很,“那里是旅行区,不设栏杆就是忽略平安意识,万一我以后有事,谁人景区也是要认真的,医药费什么的,他们有义务经受。”

  “查查倒也没错,”林捷瞄女儿脑后裹着的纱布。

  脑壳可不是别处,万一真有事情,可是了不起的。

  他们这样的人家小病倒是治得起,大病可就没主意了。

  “随便你们吧,”翟光年也知道医药破费的厉害,要真有事,那他肯就被彻底拖累死了。

  他在心里快速过了遍那时情景。

  那段山路巟僻得厉害,前前后后就他们四个。

  谁人救了人的也是在下面的平台上,基本看不见上面的情景。

  要是有人问话,他和张悦统一说辞,谁都拿他们没辙。

  翟光年心里盘算着,斜瞄林捷母女,甩手走了。

  “你去哪儿?”

  林捷转头问。

  回应她的是一记响亮的摔门声。

  林捷肩膀抖了下,宽慰的朝林苗笑。

  “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妈,”林苗拉住她,“你不问问我和我爸跟谁去的双龙山?”

  林捷眼神快速的飘忽了下。

  “还能有谁,不就是他同事嘛。”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