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纳兰心玥 著

连载中耽美

她是富甲天下的风家嫡女,尊贵的一国之后,产子之日却被亲妹妹陷害,丈夫信之,切腹取子,滴血验亲,受尽侮辱含恨而死。 时光倒流,重生逆转,善良天使化身毒后,她发誓一定要伤害她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北国圣女千年转世,七世情缘是否可续?阴谋、诡计纷至沓来,素手芊芊搅动风云,玄女一出谁与争锋? 他是名满天下的倾华公子,惊世之才天下无双,前世,他默默守护,为她瞎了双眼丢了性命,重来一次他不再放手。 千里锦红天下为聘,只为与你生死相伴!

1181.9194万字|9次点击更新:2019-02-01 17:09:2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她是富甲天下的风家嫡女,尊贵的一国之后,产子之日却被亲妹妹陷害,丈夫信之,切腹取子,滴血验亲,受尽侮辱含恨而死。 时光倒流,重生逆转,善良天使化身毒后,她发誓一定要伤害她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北国圣女千年转世,七世情缘是否可续?阴谋、诡计纷至沓来,素手芊芊搅动风云,玄女一出谁与争锋? 他是名满天下的倾华公子,惊世之才天下无双,前世,他默默守护,为她瞎了双眼丢了性命,重来一次他不再放手。 千里锦红天下为聘,只为与你生死相伴!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浴火重生:毒后归来最新章节!

  昌隆十五年,冬!

  夜,漆黑一片,鹅毛般的大雪铺满大地,寒风咆哮吹的门窗哐哐作响,似鬼哭狼嚎又似群魔乱舞,听的人心惊肉跳坐立不安。

  “小姐,坚持住,坚持住,马上就出来了,马上就出来了。”极寒的深宫里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宽慰着床上的产妇。

  “痛……痛,兰芝,好痛,啊……”履历了四个时辰的疼痛,风九幽早已没有了气力,她的脸白的似门外的雪一样,脸上、身上皆是汗水,整单人就如同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见她疼的快要晕厥,兰芝急的如火上房,牢牢的握住她的手:“小姐,不能睡,千万不能睡,再忍忍,再忍忍,孩子就要出来了。”

  风九幽无力的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一口吻说:“不行了,我……我没力了,去……去找李太医。”

  兰芝还未说话,旁边的接生嬷嬷就开了口:“启禀皇后娘娘,女子生产,男子不得进入,太医也不行。”

  又是一阵宫缩来临,疼的风九幽死去活来,喘息了一会儿,看着接生嬷嬷说:“你们……统统退下,兰芝……兰芝,告诉沐晨,守住门口,除了你和李太医任何人不得进入,违令者,斩!”

  素来风九幽还不太确安心中所想,见接生嬷嬷一二再再二三的阻止太医进入,她确定这内里出了问题。

  兰芝追随九幽多年,怎会不知此时凶险,连忙颔头说道:“半个时辰前我已命飞雪去请,想必现在快要到了,我这就去迎,小姐,你一定要坚持住。”

  风九幽挤出一丝微笑让她宽心:“我知道,你……快去,快去,啊……好痛,好痛!”

  兰芝用力的握了一下九幽的手,随即铺开,站起身看着殿中一干人等:“全部退出去,没有皇后娘娘的下令,任何人阻拦进内,违者,斩!”

  宫女们倒还听话齐齐退了出去,只有两个接生嬷嬷说什么也不愿意出去,兰芝没有时间与她们纠缠,拔出腰中短剑逼着她们滚了出去。

  关好房门,嘱咐好隐卫沐晨,兰芝向宫门口跑去。

  一盏茶后,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九幽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疼痛与嘶喊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以致于才抬起头就又躺了回去。

  身上绵软无力,想着来人可能是兰芝和李太医,便道:“李太医,快……快来,孩子,孩子要出来了。”

  “呀,就出来了啊,我还说来帮姐姐一把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风九幽面色一沉,强打精神冷声说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本是冷冽无比的话因着无力而形成了轻风细雨,皇后的气焰也一落千丈。

  风芊芊并不畏惧,轻轻摆弄身上的雪狐披风,拨了拨额前的刘海,举止之间风情万种:“然而是个微不足道的丫鬟失了清白,丢了性命,姐姐还作真要把我赶出宫去吗?“

  “微不足道的丫鬟?风芊芊……你作真是没被救了,你知不知道若兰是自小陪着我长大的人,她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你怎么可以杀了她?怎么可以!”

  风芊芊毫不在意她的恼怒,伸出纤纤十指详察红如豆蔻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道:“与其说我杀了她,倒不如说是姐姐的疼爱杀了她,姐姐还不知道吧,她被那些老叫花玷污的时候,叫的可惨了,一直喊着姐姐去救她呢。”

  “滚……马上滚,否则我就杀了你。”风九幽双眸如刀,气的满身哆嗦,一想到那惨不忍睹的画面,她就想杀了风芊芊,可是,她不成以,父亲临死之前让她发过重誓,无论如何要保风芊芊一命,她不能杀她。

  风芊芊最讨厌她这种下令式的语气,也最讨厌她那副高屋建瓴的样子,显着自己长的比她漂亮,比她温婉可人,凭什么她成了皇后,嫁给世间最好的男子,而自己却要被赶出宫去做个平民,嫁一匹夫草草一生,她不宁愿宁愿,死也不宁愿宁愿。

  一眼也不愿意多看,风九幽朝着门口又道:“沐晨,沐晨……”

  “姐姐别喊了,他不会泛起了。”风芊芊揉了揉耳朵,轻声笑道。

  心中一惊,脱口而出:“你把沐晨怎么了?”

  风芊芊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床前:“姐姐的隐卫我能怎么样,只然而是我要进来看姐姐,他不乐意,我只好命人砍了他的手脚,拔了他的口舌,让他乖乖的待着。”

  想到沐晨功夫不弱,自己的喊声虽小了些,却不成能听不到,迟迟不来定是出了什么事,心中发慌:“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告诉姐姐一件事,姐姐,你看。”说话间,白芊芊解开了身上的披风,带子散开,披风顺身滑落露出内里的纱裙。

  火红的纱裙很是漂亮,薄的近乎透明,不得不说她生的极好,长腿细腰,肤色白皙很是漂亮,有江南女子的柔弱,亦有西域女子的妩媚妖娆,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无尽的魅惑,就像那盛开的花一样,美艳不成方物。

  只是风九幽看不到,因为她的眼里全是那红纱笼罩下的青紫吻痕,那是做过苟全之事的痕迹。

  风芊芊生怕她漏看了什么,特意转了个圈,炫耀的说道:“姐姐,好看吗?这可是姐夫的杰作呢。”

  风九幽如遭雷击,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丈夫,同父异母的妹妹,竟然,竟然在自己生产之时做出这种苟全之事,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见她面无血色,风芊芊越发的开心,洋洋快意的说:“姐姐,你不知道皇上可疼我了,可喜欢我了呢,还说……还说要封我为皇后呢。”

  想起之前的僧人君墨的事情,风芊芊一阵欣喜,皇后之位她势在必得。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划破掌心,丝丝鲜血流了出来,风九幽咬牙切齿的说道:“无耻!”

  杀气弥漫整个房间,冻结一室温暖。

  造作矫揉的风芊芊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嗤笑一声道:“我招认我是无耻,可再怎么无耻也比不上姐姐你啊,你可是连别人的野种都怀上了呢。”

  “野种?你……”话还未说完,就传来一声巨响,只见其中一扇门被人从外面踹飞了进来。

  风芊芊似乎知道来人是谁,倾身向前狰狞一笑:“姐姐,好戏开场了!”

  语音还未落下,风芊芊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照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声泪俱下的说:“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留下陪皇上的,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皇后姐姐……”

  还未从突如其来的转变之中回过神来,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风九幽的脸上:“皇后,她也配?来人,掌嘴!”

  九幽身体虚弱,那经得起这样一巴掌,且还用了十足十的力,一下子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皇上,别打姐姐,都是臣妾错误,是臣妾对不住姐姐,姐姐是气急了才……”风芊芊哭倒在君墨的怀里,泪如雨下,将一个受尽委屈楚楚可怜的女子演的淋漓尽致,显着是她自己打了自己,反过来却成了风九幽要为难于她。

  一见她掉眼泪尚君墨就心疼的不的了,连哄带抱的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为她求情,你那里对不起她了,倒是她,妒妇。”

  狠狠的瞪了风九幽一眼,眸中满是厌恶之色。

  如果说之前风九幽还抱着一丝希望不愿相信,那无疑在看到丈夫泛起后,她信了,温柔的眼神,亲密的举动,无不显示着二人的关系,他们真的逆反了自己。

  心中悲切,怒极而起,踉跄着站起来,满是恨意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尚君墨松开抱住风芊芊的手,大步来到九幽眼前,狠狠捏住她的下巴,抬起:“你还敢问我为什么?风九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朕与人私通,还怀上了孽种,你活该。”

  纵然下巴疼的快要碎掉,腹中如刀绞一般,她也没有掉下一滴眼泪,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没有!”

  尚君墨并不相信她的话,冷哼一声:“没有,你以为矢口否认朕就会信吗?风九幽,你把朕当什么?傻子吗?”

  还未张口尚君墨就狠狠的甩开了她,走回原位坐下,大喝一声道:“刘太医,你还在等什么?”

  刘太医吓了一跳,慌忙走上前拱手弯腰:“是,皇上!”

  他拿过药童递过来的匕首,一步步朝风九幽走了过去。

  看着冷光森森的刀刃,九幽面如土色,一边用手护住自己的肚了,一边本能的向后挪动:“你……你要干什么?”

  刘太医嘿嘿一笑,猥琐万分:“能证明娘娘的清白只有一个主意,那就是滴血验亲,所以,微臣要取出龙子,娘娘不要怕,微臣有经历,绝不会危及娘娘的性命。”

  一想到孩子要被活生生的取出来,九幽的头皮就阵阵发麻,心里炸开了锅,发了疯一样的挥舞双手阻止他靠近:“你滚,滚出去,滚出去……”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