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重生之相门嫡女

重生之相门嫡女

清粥可温 著

连载中总裁

身为东宫废太子妃,看着那娇弱不能自理的谢侧妃受宠,司徒文茵从双重背叛的痛苦逐渐转为漠然。

92.5067万字|87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2:01:46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身为东宫废太子妃,看着那娇弱不能自理的谢侧妃受宠,司徒文茵从双重背叛的痛苦逐渐转为漠然。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大沥东宫。

  整个东宫都喜气洋洋一片,所有的人都在为刚降生的小世子准备百日宴。

  望着眼前一个宫女因为太紧张而险些泼她一身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又走了的时候,司徒文茵抿了抿唇,问身旁的苏子:“这东宫是不是要换太子妃了?”

  苏子默然,不敢解答。

  没听到回应,司徒文茵嗤笑的勾起嘴角,自问自答:“能够是要换的,终归那可是朝日郡主呢,才刚生下孩子就被立为世子,不久她侧妃的名头便要换成太子妃了吧?我这废人能够也要让位了。

  说完,竟是眼眶一热,忍不住哭了,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宽大华贵的太子妃服完全撑不起来,就像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一样。

  她嫁入东宫后哭了几多次?多到她都要数不清了吧?一开始她还肯哭一哭,后面便也不乐意再哭了。

  苏子望着她,心猛的纠疼,宽慰道:“只要丞相府还在的一天,只要皇上陛下还在的一天,娘娘您的位置就还是你的。

  “是吗?可我看父亲挺想让妹妹取代我的。”司徒文茵哑声道。

  “娘娘……”

  “走吧,我们去看看这受尽溺爱的小世子一眼。”

  ——

  大气磅礴的东宫正厅,受邀而来的众人正对着太子梁晗碰杯祝贺。

  司徒文茵默默的绕过去,坐在太子一旁的主位上。

  这是她太子妃的位置,那朝日郡主暂时还没那资格坐到这儿来。

  可是望着下首抱着孩子笑的一脸柔和的谢姝,司徒文茵招认她嫉妒了。

  她也想生个孩子,可那太子梁晗在她嫁入东宫三年都未尝与她圆房,让她受尽嗤笑,受尽屈辱。

  如果可以,她也宁愿要个孩子而不要这太子妃之位,最最少他能看她一眼,再不济也有个孩子陪陪她。

  这时,四皇子梁黎抬着一杯酒走过来要敬梁晗,司徒文茵清晰瞧见他眼里的不怀好心可梁晗还是笑着接了。

  “祝贺皇兄喜得麟儿!”四皇子梁黎揖揖手,笑着将酒一饮而尽。

  梁晗皮笑肉不笑的道:“四弟有心了。”

  说着仰头准备喝下他敬过来的一杯酒。

  一旁的朝日郡主眼神关切的轻声道:“殿下,太医适才嘱咐过您不能喝酒,否则这伤口该好不了了。”

  梁晗一顿,微微一笑将酒杯递给一旁的司徒文茵:“四弟敬的酒还是要喝的,不如太子妃代工?”

  闻言,司徒文茵眼睫一颤,心里酸涩一片,伸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梁晗在前不久的皇家狩猎中受了伤,太医嘱咐不能喝酒,可他忘了吗?她也受伤了。

  梁黎唇角一拉,道:“皇兄不愿意喝就直说,何须找捏词。”说着嗤笑一笑:“皇嫂不也是受伤了吗?你为何还让她喝?”

  话一说完,便转身回到自己位置上。

  闻言,厅上众人面面相觑,这太子妃不受太子喜爱是京都众人都知道的事,却没想到太子殿下竟做的这么显着,四皇子梁黎都能思量到的事情,太子殿下竟会思量不到?

  司徒文茵苦笑。

  这宴会,她是真坐不下去了,众人的眼光让她无所遁形,更况且,腹部的剑伤开始隐隐作痛。

  她咬着苍白无色的嘴唇,低声道:“臣妾身子不适,先行告退。”

  说完,又默默的出了正厅。

  ——

  深夜,宴会完结,众人才走,东宫便安宁了下来,司徒文茵看着乌云下若隐若现的月亮,心中萧瑟。

  也罢,她先放手吧,这样也不用再忍受这种尴尬了。

  她带着苏子前往太子书房。

  “太子殿下!你再不动手便来不及了!”清脆的嗓音厉声道。

  司徒文茵蹙眉,这声音有些耳熟。

  “晚晴,要是失败的话什么成果你思量过没有?”梁晗无奈的声音传出来。

  “当下不乱必受其乱!太子殿下!太师府的五万禁卫军和朝日王的十万雄师都是你的后援!皇城留守的建安侯府区区五万兵你也怕吗?!”

  “这……”梁晗默然。

  夏晚晴!平宁县主?!司徒文茵心口一跳,他们,他们这是要谋反?!要逼宫吗?!

  脚步一软,司徒文茵摔倒在地。

  苏子低呼:“娘娘!”

  司徒文茵眼睛一闭,泪水滑落。

  他们是什么时候搅和在一起的?他们要谋反?他们把她丞相府置于那里?!她爹知道这件事吗?!不,她爹一定不知道,她爹虽然偏心,可也算是忠良,更况且她爹不会拿司徒家的百年清誉寻开心!

  他们瞒着她!瞒着丞相府!

  屋里头的人听到信息,梁晗提着剑走了出来,瞟见外头的人,不由大喝道:

  “司徒文茵?!”

  “你听到了几多?!”

  梁晗将剑指着坐在地上的司徒文茵,面色清冷,话音极寒。

  看着离自己只有分毫距离的剑,司徒文茵心头一抖,被那泛着幽幽冷光的剑逼得身子瑟缩了一下。

  “你、你竟瞒着我要逼宫?!”

  司徒文茵忍不住拔高声音。

  梁晗眼神一冷,冷声道:“是又怎样?”

  一旁的平宁县主一只手搭上梁晗的肩膀,亲密无比,一只手捂着嘴巴轻轻笑道:“太子妃娘娘的父亲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殿下便直接瞒着啦。”

  司徒文茵被那姿势一刺激,竟猛的站起来,哑声嘶吼道:“你们两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就算了!竟还妄图拉我丞相府背上不忠不义的名声!你们打的好算盘!”

  一激动,竟是喉中一甜,嘴角边缓慢溢出鲜血。

  苏子忙上前一把扶住她,哭着道:“娘娘,您要保重身子啊!”

  梁晗将剑一扬,指着司徒文茵:“贱人!你瞎说什么?!”

  “嗬!我瞎说?”司徒文茵冷冷一笑,状似癫狂的走向夏晚晴,伸手捏着她那莹白小巧的下巴道:“这脸生的这么好看,却干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来!”

  平宁县主身子一抖,泪水滑落,看着梁晗呼救:“殿下……”

  “贱人!你铺开她!”

  “不放!”

  “铺开!你不放就休怪孤不客套!”

  “动手啊!有本事你动手啊!”司徒文茵松开手,冷笑着看着他,笑的让人莫名发颤:“你早就想动手了不是吗?”

  梁晗本就恼怒又畏惧到了极点,被她这一刺激,竟是手腕一提,剑就向着司徒文茵刺去。

  “噗嗤”

  “苏子!!”

  司徒文茵一把抱着苏子,却因遭受不住重量而摔倒在地上,她捂着苏子血流不止的胸口,哭道:“苏子!你挺着,我带你去找太医。”

  “娘,娘娘,苏子怕是不行了……”苏子奋力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司徒文茵,胸口的剧痛让她一度想要昏睡过去。

  “你不能睡!你忍着!”司徒文茵大吼一声,对着一旁的梁晗低声下气:“我求求你,你救救她,我不做太子妃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救救她!”

  “哼,一个仆众,也配孤找太医救她?”梁晗冷哼一声,将剑插入地上。

  “小姐,苏子不行了,你要保重身体,你伤口化脓了,以后千万不能动怒,不能意气用事,不能……”话音越来越弱,直得逞滑落,再没了气息。

  “苏子!”司徒文茵悲恸,仰天大吼一声,小心翼翼的将苏子放平,她踉跄着走近梁晗,伤口化脓的疼痛让她冷汗直淌。

  “你杀了她?接下来要杀谁?杀我?然后呢?你父皇?你三弟?四弟?”

  “你!”被戳中心事,梁晗脸色一变,拔起地上的剑指向司徒文茵:“再说一句孤就真的杀了你!你不要以为孤不敢!”

  “杀啊,你杀啊!”司徒文茵伸手捏住剑端,任鲜血横流,讥笑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瞒着我瞒着天下人搅和在一起,现在还要谋反,这天底下尚有你不敢的事吗?”

  “噗嗤”

  剑穿过司徒文茵的胸膛。

  “你竟然真的敢?”司徒文茵不成置信的盯着胸口的剑。他竟真的如此薄情寡义,她这些年来的支付算什么?笑话吗?

  “是你逼孤的。”梁晗拔出剑,冷着眉眼。

  司徒文茵应声而落:“你记着,你欠我一条命,不,两条!不,能够更多!你且记着,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一定!”

  她不想死,不宁愿宁愿死!她怎么宁愿宁愿死呢?她死了,丞相府怎么办?他逼宫胜利,丞相府要死,他失败,丞相府也要死!

  她对不起她爹,对不起苏子,对不起所有的人,若有来世!她一定要将这亏心人千刀万剐,尚有那平宁县主!

  ——

  一阵风刮来,司徒文茵身子一踉跄,差点随风飘走。

  她没死?错误,她死了。

  那现在怎么回事?司徒文茵抬起手,却见自己呈透明状,伸手摸一摸眼前的树枝,竟从中直接穿过。

  这……

  司徒文茵太阳穴一跳,脑海中涌现许多不真切的画面……

  突然,地面的碎石颠了几下,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整齐谋划的军队行至到院前,停下脚步。

  嘹亮清润的嗓音响起:“奉圣上之命,抄查逆贼梁晗的府邸!”

  随着一声令下,众人匆匆行动起来,许多人都从司徒文茵的身体上一穿而过。

  司徒文茵忍不住朝那人看去,却视线一模糊,身子开始飘摇起来。

  神智却是清醒的,逆贼梁晗?那亏心人真的逼宫了?被叫逆贼?看来是失败了,那丞相府呢?

  突然,一阵风刮起,她竟身子轻轻的飘了起来,待一睁眼,就落在了丞相府正厅。

  此时的丞相府还未被抄查,她的父亲司徒狨一脸颓然的瘫坐在地上,口中喃喃道:“文茵,我的文茵……”

  一旁被吓得花容失色的王芝芙厉声道:“丞相府都快完了!你竟还想着那死人!”

  她的父亲却是像没听到一般,口中只一直念着她的名字。

  “要不是你那么偏心她,我会设计应对她吗?那太子会厌弃她吗?她会死吗?”

  “文茵……我的文茵……”司徒狨如同与世阻遏一样,不理睬她。

  “要是你当初让翎儿给三皇子做侧妃,如今的丞相府就不会完!”

  司徒狨抬眸,却又垂下头,丞相府完了吗,要完就让它完吧。

  “爹……”司徒文茵心中一痛,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从他的脸上穿过。

  这一刻,她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自己的愚蠢,自己的活该!

  她这辈子都活成了什么样啊,最疼爱她的父亲被她一直误会,最痛恨她的王芝芙却被她一直当做亲近之人!

  她好恨啊好恨啊!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