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柴犬公的喵女王

柴犬公的喵女王

爱杀 著

连载中总裁

相传,市一中初一新生美女学霸屠喵喵是个肤白貌美大长腿,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甜美可人,只有被她压着暴揍外加各种蹂躏的柴邵知道她是只高傲的喵女王,为人懒惰性情不定,自私自利两面三刀,还是个极爱在他头上动土的暴力女。相传,市一中初一新生垫底学渣柴邵长相俊美超过当红小生,身手矫健打架一流,乃是各校校霸心目中的老大,冷情冷心冷肺有洁癖,只有被他情商低下气到升天的屠喵喵知道,他是只呆萌的小奶狗,为人迷糊性子随和到可以任人骗光家产的死宅男。当喵女王遇到呆毛犬,喵女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露出迷之微笑。“乖,过来做本女王的奴隶。”呆毛犬慢吞吞地摇摇头,“不,还是当老公吧,有饭吃。”喵女王亮出爪子冲呆毛犬比了比,“不听话,挠你。”呆毛犬淡定地一把抓住喵女王的爪子瞅了瞅,“指甲长了,剪掉。”喵女王阴测测的笑脸凑近呆毛犬,“你别后悔。”被挠的满脸花的呆毛犬这时才回过神儿,“你是女王,我听你的。”这是重生回来的傲娇喵主子遇到情商低到可怜的呆萌犬的搞笑日常,这是美女学霸带着美男学渣想过混吃等死的日子却不得不走向人生巅峰的苦逼人生。

56.7348万字|66次点击更新:2019-06-25 12:42:2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相传,市一中初一新生美女学霸屠喵喵是个肤白貌美大长腿,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甜美可人,只有被她压着暴揍外加各种蹂躏的柴邵知道她是只高傲的喵女王,为人懒惰性情不定,自私自利两面三刀,还是个极爱在他头上动土的暴力女。相传,市一中初一新生垫底学渣柴邵长相俊美超过当红小生,身手矫健打架一流,乃是各校校霸心目中的老大,冷情冷心冷肺有洁癖,只有被他情商低下气到升天的屠喵喵知道,他是只呆萌的小奶狗,为人迷糊性子随和到可以任人骗光家产的死宅男。当喵女王遇到呆毛犬,喵女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露出迷之微笑。“乖,过来做本女王的奴隶。”呆毛犬慢吞吞地摇摇头,“不,还是当老公吧,有饭吃。”喵女王亮出爪子冲呆毛犬比了比,“不听话,挠你。”呆毛犬淡定地一把抓住喵女王的爪子瞅了瞅,“指甲长了,剪掉。”喵女王阴测测的笑脸凑近呆毛犬,“你别后悔。”被挠的满脸花的呆毛犬这时才回过神儿,“你是女王,我听你的。”这是重生回来的傲娇喵主子遇到情商低到可怜的呆萌犬的搞笑日常,这是美女学霸带着美男学渣想过混吃等死的日子却不得不走向人生巅峰的苦逼人生。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炎炎夏日热的人头晕眼花,中午靠近38度的高温让人们都选择呆在了家里,只有在太阳底下正在干事着的人们顶着酷暑在忙碌着,陪同着他们的也只有街边的流离狗和流离猫,只有他们善心大发地蹲坐在阴凉处看着街道上过往的行人。

  通向正阳街街道纸箱厂的大道上,一道身穿碎花短裙,脚踩白色舞蹈鞋的苗条身影逐步走过,她顶着火热的太阳痴迷地看着街道两旁的大树、衡宇、商店,不时露出迷之微笑。

  小女士右手拎着一个黄布兜,左手拿着一顶白色的凉帽,走的慢不经心的,直到站到了纸箱厂的大门前才停下来站在了阴凉处。

  小女士一边用凉帽给自己扇着风,一边向厂房那里张望,不多时就见内里三三两两的走出好几其中年妇女。

  “呦!这不是喵喵吗?今天怎么想起过来了?大中午的多热啊?”

  “就是,放假了就好幸好家休息,你妈刚刚还说回去给你做饭呢,说你胃疼疼了一夜了,怎么还跑出来了?”

  “看把这孩子给热的,汗都下来了,怎么不把帽子戴上?”

  屠喵喵冲着几个上来跟她说话的女人笑的腼腆,“谢谢阿姨体贴,我不热,胃也不疼了,我是来给我妈送饭的,我妈呢?”

  说话的三位妇女惊讶地互视一眼。

  这孩子转性了?居然跟她们笑,还和她们热情地打招呼回话,要知道以前这孩子可是从不理人的,跟她说十句能回你两句已经不错了。

  屠喵喵是小孩子,她们都是和屠妈妈一个年岁层的人,自然不会跟屠喵喵多盘算,既然她都说话了,她们也不能没流露。

  几人随即笑的越发真诚了,“你妈快出来了,正更衣服呢!”

  正说着,就听到工厂里传出一道疑惑的声音,“喵喵?你咋来了?你不是胃疼吗?”

  屠喵喵蓦然一见苗玉华眼泪差点掉下来。

  妈,我回来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屠喵喵从自己的身体里醒来,瞅着熟悉的屋子和安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狭窄逼仄的房间里只有三样玩意,她屁股底下坐着的是实木打的一米五宽的木板床,紧挨着床有一张淡黄色漆的写字台,下面是三个抽屉,再下面中间是朴陋,用来放腿的,双方是小巧的柜子,内里可以装玩意。

  床的照面是一个落地衣柜,柜门上有一个大玻璃镜,如果不是这玩意太眼熟了,她都想讥笑两声。

  什么年月了还留着这玩意?这家人人家穷不起了吧?

  屠喵喵张了张嘴,站起身打开紧挨柜子的房门,入眼的是另一道房门。

  屠喵喵走了两步,站在门前想了想,哆嗦着手轻轻推开了那道门。

  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地上用木板打的两个小柜子上并排摆放着两个红漆的炕柜,柜子上紧贴墙壁放着一面红色塑料把镜,可以折叠的那种,旁边就只有一瓶大友谊雪花膏。

  简朴到极致的安置显得有些寒酸,但屠喵喵却一点不嫌弃,她走到柜子前打开了雪花膏,轻嗅着独属于它的味道。

  “许多多些年没有闻这个味了。”

  屠喵喵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随后她又笑了,趴在只有她前胸高的柜子上笑的有些疯狂。

  空荡荡的屋子里响起屠喵喵的笑声,她笑着笑着又蹲下身哭了起来。

  “呜呜……,妈,我回来了。”

  确定自己重生归来,屠喵喵开始确定自己重生的时间点。

  看着台历上的日期屠喵喵笑了。

  1995年7月15号,小学卒业正在放假,没有作业,不用补课,正是出去浪的好时节,可是,她不能,她得从现在开始奋力了。

  想到上一世过的日子,屠喵喵又流下了眼泪。

  上一世她学习错误,性情也错误,虽然长的挺漂亮却没一个好伙伴,所有人都对她敬而远之,逐步的她就不爱上学了,开始逃课和社会上一些混子来往,后来又遇到了渣男,最后死在渣男的手上。

  这期间只有妈妈对她不离不弃,为了她和继父离了婚,最后把屋子都卖了,只能租屋子住,也不知道她死后她妈妈怎么样了?

  屠喵喵想到这里抹了把眼泪。

  为了老妈她要重新开始生活,她要改变自己,再也不会像上一世那样高冷,对谁都没有好脸色,如同全世界人民都欠她一样,如果还是那样,她会和上一世一样一个伙伴都没有,最后还会走回上一世的老路,她要奋力奋起,通过她的奋力给妈妈缔造更好的生活,让她无忧地过完下半生。

  屠喵喵长出一口吻,向厨房走去,将苗玉华早已准备好的菜洗清洁,准备给她做好饭菜送去。

  苗玉华所在的纸箱厂是街道办的,挣的不多,一个月只有三百块钱,这么点钱别说攒点存款了,将将才够她们娘俩生活,不至于被饿死。

  苗玉华摸了摸屠喵喵的额头,“不烧啊!这孩子怎么了?问话也不吱声。”

  突如其来的碰触让屠喵喵回过神儿,瞟见苗玉华担忧的眼神忍不住笑了笑,“妈,我没事儿,我正想着事儿呢,等晚上回家再跟你说,你快用膳吧。”

  苗玉华年轻的脸上露出疲劳的笑容,却又十分欣喜地接过了屠喵喵手上的黄布兜。

  “这是你做的?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啊?”

  屠喵喵笑了笑,“没学啊!就是看你做的就会了,我是遵从你做饭时的法式做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屠喵喵说这话可就谦虚了,她前世在好几家饭馆里打过工,随着好几个大师傅学过做菜,不说做什么大餐吧,家常小菜还是没问题的。

  旁边几个阿姨笑着赞扬道:“喵喵可懂事了不少,这小学卒业了就是纷歧样。”

  “没错,以前啊不爱说话,现在嘴巴可真甜!”

  “苗姐可有福了,闺女长的漂亮还醒目,以后啊一定有大前途。”

  苗玉华没被屠喵喵突然懂事了而冲晕头脑,她谦虚地笑道:“哪有哪有?孩子在家无聊瞎鼓捣,指不定多灾吃呢!那什么,我们先进去找地方用膳去了,这大太阳的再晒下去就晕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