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妙手姻缘师

妙手姻缘师

风若兰佩 著

连载中总裁

她,一场怪病沉睡多年,醒来就成了乡间的大龄剩女,却多了一桩妙手修姻缘的本事。一时间,乡邻把她当神一般供起来,说来也怪,不管怎样的姻缘问题,到她这里都可以起死回生,让求助者的姻缘迅速回春。可是,她能对自己的姻缘下手吗?这是一个掌握了姻缘线的女子,纵横朝野,跨越人、妖、仙三界追求真爱的故事。

47.5755万字|10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1:45:1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她,一场怪病沉睡多年,醒来就成了乡间的大龄剩女,却多了一桩妙手修姻缘的本事。一时间,乡邻把她当神一般供起来,说来也怪,不管怎样的姻缘问题,到她这里都可以起死回生,让求助者的姻缘迅速回春。可是,她能对自己的姻缘下手吗?这是一个掌握了姻缘线的女子,纵横朝野,跨越人、妖、仙三界追求真爱的故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庆州一边跑,一边腿肚子都在转筋儿,他是真的怕啊,以前行走江湖,那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随着令郎,他也算是天南海北都游历了,北边去了乌延国,看了大漠风雪;南方去了象郡,看了天涯海角;西边去过林加国,见到过头山岛的奇景;东边去过洪州城,远眺过巨鹿海峡。这一切跟眼前的事情比起来,都然而是风花雪月闹着玩一般,如今这才真的是用性命在奔走。

  踉踉跄跄,终于跑到了阵法的中心,庆州已经是一头的冷汗。

  月色溶溶,今晚的星子都异常的明亮,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可以作妖的日子。

  庆州看不见灵兽,也不知他如今是赋了人型,还是一团可疑的烟雾,甚至无影无踪间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越想越怕,他紧张的喉咙发紧,“女士,你在那里吗?”

  “庆州,守好离位。”

  “什么,什么是离位?”庆州简直要哭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道金光飞过,就在庆州身边,一个玩意缓缓显出型来。

  小小的,像狮子一般。庆州扑上去,用手按住那玩意。

  “女士,快来,我抓住了,抓住了。”庆州开心地大嚷起来。

  安歌逐步走下来,见谁人玩意在庆州的手掌上不住的挣扎,还轻轻发出哀鸣。

  “庆州,轻一点,你弄的他很不舒服。”安歌付托道。

  “女士,我手轻了,他要是跑了,怎么办?”庆州不满道。

  “不会的,来,给我。”安歌伸动手去,接过小灵兽。

  说来也怪,小灵兽悄悄的趴在安歌的手掌上,也不再挣扎。

  安歌俯首下去,不知跟小灵兽说了些什么。

  庆州在一边傻愣愣的看着,“女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现在是平安了吗?他还会伤人吗?”

  “嘘,我正在听他说话呢。”

  庆州呆呆的立在一边,见安歌捧着一只像小狮子却又有角的玩意,就那样不知默默说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庆州都站的脚酸了,这才见安歌把那小玩意放在了地上。

  “女士,怎么放了他?你拿着他,我还放心点。”

  “没事了,庆州。他已经都告诉我了,这中间曲折,他也不是是有意害人的。而且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原型,没主意再去主动吸别人的仙颜了,你就放心吧。”安歌向庆州招招手,我们先去找小红女士吧。

  “我们就这样直接走了?孔婆婆那里呢?”庆州指指内院,“尚有谁人半云女士怎么办,我们就这样走了吗?”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小红女士,她可能有危险呢。”

  “啊,谁人小红女士都形成了老妪,怎么会有危险呢?”庆州真是想不明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想啊,如果一单人突然之间形成了另外一个容貌,世间人都怎么想?”安歌启发庆州道。

  “妖怪啊,还能是怎样,啊,对了,列位肯定都以为小红女士是妖怪。”

  那只小灵兽,轻轻摆动着四只脚,紧随在安歌身边,看他运动的那样慢,安歌拿出随身的鲛珠,打开盒子,让他钻了进去。

  说来也怪,那只小家伙,竟然乖乖的爬了进去。那只盒子也如同有邪术,素来也就能容纳一颗鲛珠的空间,如今装下了小灵兽,还很是宽裕。小灵兽舒服地闭上了双眼,就那样睡过去了。

  庆州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女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家伙,竟然爬进去了。”

  “他的名字叫狻猊啊,你看他是不是像一只小狮子,他喜静不喜动,最爱香气。这个鲛珠盒子是阴沉木做的,你仔细闻去,在成木之前,定然是一株绿楠,方能有这样的香气。”

  “女士,你真是博学广闻,什么都晓得,比我家令郎还要强上好几倍啊。”庆州不无夸张的说道。

  “哼,马屁精,快走吧,要是再晚些,小红女士被算作女巫烧死了也纷歧定呢。”

  二人赶忙出了孔宅,一路上也未遇到西崽,可能他们还都在内院躲避灵兽的来袭,并不知安歌已经搞定了这桩事。庆州还不忘补了句:“真是胆小鬼的一家人,哼,还不如小爷我英勇呢。”

  “是,今夜全凭你的功勋,我们才智制服灵兽,好了吧,快走啦。”

  走到街上,这一次再也没有寒意沁骨,庆州也如同想起来似的说,“女士还记得前日从孔宅出来,大太阳的就觉着身上寒浸浸的。依我看啊,就是那孔婆子搞的鬼。如今我们还帮她,女士也真是太善意了。”

  安歌抬起头,见月亮当空,比往日越发的明亮一些;低头看去,路上两单人的影子都被拉的长长的。

  “庆州,你说孔婆子的仙颜都去了那里呢?”

  “不是说,被灵兽吸跑了吗?”庆州随口答道。

  “那小红女士的仙颜呢?也是被灵兽吸跑了吗?”安歌再问道。

  “女士为何这样问,岂非不是吗?”

  “许多事啊,都不是素来的样子的。你呀,心思单纯,只是以后随着我,也要多留几个心眼,否则出门在外,我们得上当几多次啊。”安歌说完,迈开步子就径自往城外走去。

  “女士,怎么是去城外,不是去唯才巷吗?”

  “唯才巷?你以为谁人潘举人,会把形如老妪的小红女士接进家里,只要她还没进门,那就不算是他们潘家的人,真出了什么事儿,也不是他的责任啊。”

  “不会吧,我看他带着小红去找大仙诊治,应该是挺有责任心的。”庆州满脸的疑惑,不能相信安歌说的。

  “快跟上来,我们现在去北山寺。”

  夜晚中,这条大道笔直的向城外延伸而去,在庆州看来,这似乎是他人生的另一个起点。纵横了整个婆罗洲之后,他的生命又揭开了新的篇章。从今以后,安歌成为了他生掷中最重要的人。在某一个瞬间,他们的并肩战斗,让安歌胜过了令郎,胜过了所有生掷中的过往。那些蝇营狗苟,那些红尘意气,都被洗脱的干清洁净。如今,只剩下,一个全新的庆州,在一条未知的大道上,勇往直前。

  他不再畏惧,因为他知道,身边有安歌,她总会想主意呵护自己的。而自己也要快点强大起来,不能总是缩在安歌身后,也要给她足够的支持,就像以往他凭着一把剑,就能在群敌中护卫令郎一样。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