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伊人诀

伊人诀

南鸢浪人 著

连载中总裁

他生来背负太多,像一只桀骜不驯的笼中鸟。她生来无拘无束,像一只自由奔放的原上马。她终于把他变成有血有肉的人,他说在这万恶的世间,唯有她让他感受到一丝温存。帝王家的尔虞我诈,朝堂奸臣的明争暗斗,后宫帝妃的勾心斗角。欺骗利用,家破人亡,她看透人心,失望,绝望,最后心寒;阴谋算计,血流成河,他看透自己,无奈,亏欠,最后放下。他们之间两年的光景,不过是昙花一现。他用三生烟火,换她一世迷离。她丢了自己,他丢了她……

37.324万字|14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1:46:2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他生来背负太多,像一只桀骜不驯的笼中鸟。她生来无拘无束,像一只自由奔放的原上马。她终于把他变成有血有肉的人,他说在这万恶的世间,唯有她让他感受到一丝温存。帝王家的尔虞我诈,朝堂奸臣的明争暗斗,后宫帝妃的勾心斗角。欺骗利用,家破人亡,她看透人心,失望,绝望,最后心寒;阴谋算计,血流成河,他看透自己,无奈,亏欠,最后放下。他们之间两年的光景,不过是昙花一现。他用三生烟火,换她一世迷离。她丢了自己,他丢了她……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这是我宋姑姑教我的第一首诗,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

  下雪了,这是浣城的第一场雪。

  我早上起来打开窗子,衣服还没穿好,就跑到院子里,说要堆雪人。

  “阿烛,阿烛,快把衣服穿好,外头冷。”宋姑姑拿着大衣,追在我身后,唤着我的乳名。我的全名南宴烛,喜宴的宴,蜡烛的烛,与我亲近之人便习惯唤我阿烛。

  至于我名字的由来,只听阿爹说过,蜡烛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象征着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高尚情操。  

  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着蜡烛平庸无奇,又透露着一种默默无闻的凄凉感,实在是不适合拿来当名字唤,况且是女士家的名字……

  可我是女儿,这世上,岂有女儿教育阿爹的真理?

  无奈,我便认了阿烛这个名字。

  自打我出生起,宋姑姑就跟在我身后跑,照顾着我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宋姑姑是阿爹专门请来伺候我的,与其说是伺候,不如说是找单人与我玩耍,同我讲话解闷。宋姑姑家里穷,家里人早早逼着她嫁人来减轻肩负,宋姑姑不愿意就逃了出来,后来辗转反侧来到了我家。宋姑姑第一次来我家时我才八个月,她说瞟见我的第一眼就觉着我的眼睛会发光,有一种亲切感,所以宋姑姑很认真地看待我,把我当亲女儿一般养着,随处为我着想。后来在我家呆得久了,她也就爽性不嫁也不走了,而在我心里,也早已把宋姑姑当做是自己娘亲看待。

  我从未见过自己的娘亲,听宋姑姑说,当年娘亲生我时,既难产又大出血。来了好几个接生婆子都没有信息,阿爹也守在门外坐立不安。后来,我顺利出生了,但娘亲却没能保住性命。

  我出生时,没有哭声。到后来接生婆子把我的身子仰过来,不停的拍打我的脚心,这才缓缓哭了起来。

  世人皆说我命硬,一出生,便克死自己的娘亲,说我掷中带煞,确是不详之人………

  以后也常听府里下人们议论过,他们说我之所以起名南宴烛,是因为蜡烛能燃火,能驱鬼辟邪,如此一来方可保我一世平安。我听了,倒没什么。因为我那时还年幼,听不懂这些闲言碎语。但若是被阿爹听到了,不仅会扣他们半年月钱,还会罚他们在花园里跪上一整天,到晚上也不给他们饭吃。我觉着他们可怜,曾想偷偷到柴房给他们送吃的。却被宋姑姑拦住,我问她为什么不给他们饭吃,宋姑姑只说他们嘴欠,该罚。我也就没再多问,只把他们当坏人看待,因为在我心里是极相信宋姑姑的。

  阿爹罚得多了,也就没人再敢乱嚼舌根。日子久了,这便成了禁语,无人再提。

  阿爹乃是天越一朝丞相,自小我都觉着他很威风。陛下幼年即位,阿爹要跟在身旁辅佐,逐日需料理许多国家政事,特少有时日陪我。有时甚至半月没能见上一面。多数的时间,我都是与宋姑姑呆在一块。

  但阿爹却待我极好,每次外出城市给我带我最爱吃的松花糕,和一些我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许是我自小没了娘亲,比旁人孩子都缺少一份母爱。阿爹觉着亏欠与我,所以想把这世上最好的玩意都给我。

  我从未问过阿爹关于娘亲的事,一来,怕惹阿爹伤心;二来,我觉着自己现在过得很幸福,有宋姑姑和阿爹的呵护和关爱,又有吃不完的松花糕和穿不尽的丝绸绒段。旁人看我,多是羡慕的眼神。

  通常我堆好雪人,太阳出来一照,雪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于是,我便想叫宋姑姑替我寻几个布袋子。

  宋姑姑问我:“寻布袋子做什么?”

  我说:“这些雪花真好看,我要把它们都装进布袋子里,永远留存着。”

  宋姑姑帮我披上大衣,“傻阿烛,雪花怎么能永远留存呢,过些时刻,它们便会化了,不存在了。”

  “化了?不存在了?那……有什么玩意是永远不会化,永远存在的呢?”我抬头瞪大眼睛,望着宋姑姑。

  “这世间永远不会化,永远存在的……能够唯有爱了吧……”

  “爱?这是何物?是否可食?味道如何?”

  “爱虽是个好玩意,但味道却是极苦极涩的。所以世人大多不敢轻易触碰,因为无情则刚,无爱则强,一旦爱上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哈哈哈,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确了。”宋姑姑摸了摸我的头,为我拾去头上飘落的雪花。

  “真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宋姑姑说我长大了就会懂?”宋姑姑说的话我虽然一句都听不懂,但我却时不时偷偷望她一眼,她脸上透露着些许淡淡的忧伤,那朴陋的眼神,我自今还记得。只惋惜那时,我才六岁,对这所谓的爱,丝毫不懂。现在想来,能够宋姑姑也是履历过沧桑的可怜人吧。

  小时,我多是在贵府院子里呆着,外出是特少有的。因为一来是阿爹没空,二来是宋姑姑成日说如今这世道不太平,外头街上人市井极多,专挑像我这般年幼又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下手。说是用大黑布袋子抓走,要挖去双眼,割掉舌头,然后再卖给黑店用来做人肉包子。我听了宋姑姑这番话,吓得几夜连做噩梦。怎样我生来活跃好动,性子急,怎么也坐不住。

  曾多次偷偷跑爬上房顶,想看看外头的无限风物。可每次看到一半,宋姑姑便会叫仆从也爬上去,生生把我从房梁上给拽下来,每次都看得不尽致。我气然而,便趁着天黑,宋姑姑和仆从都入睡后,再偷偷爬上去。却因为天实在太黑,一个没站稳,从房顶摔了下来。

  可怜我在床上趟了三日,却惹得阿爹暴怒,指责宋姑姑和仆从没有看好我。把他们都按在长椅上,用粗大的木棍抽打着他们。

  见他们面色狰狞,疼得“哇哇”大叫,我一时慌了神,这才明确是自己牵累了他们受罚。我哭着,拽着阿爹的衣角,求着阿爹不要再打。可是阿爹这次没有听我的话,叫旁人将我拉下去,说是要让宋姑姑他们长长记性。

  宋姑姑也老大不小了,又是女儿身,突然来这一遭,确是痛不欲生,在床上躺着,不能挪动。

  晚上我在宋姑姑床头大哭,哭着说自己错了。

  宋姑姑帮我擦去脸上的泪珠:“阿烛莫哭,也莫自责,宋姑姑不疼,养几日便可痊愈,只是阿烛日后再不成爬上那房顶上了。”

  “嗯!”我点了颔头,如同一夜间懂事了许多………

  之后的逐日,我都陪在宋姑姑床前,与她谈天,帮她梳头,直到她能下床,又反过来照顾我为止。

  那件事后,我再不敢爬上房顶。以至于所有危险的事,我都不再过手。因为我怕,我怕宋姑姑再因自己而受罚。

  循规蹈矩的日子实在难堪,于是,我便开始寻乐子……

  我让丫鬟们眼睛蒙着布,满院子里找我。不知是她们太笨,还是我太机智,愣是一天也没寻到我,我便在这花园里呆上一整天。

  那是我第一次,第一次看晚霞。我发现,晚霞原是这般好看,比外头街上还热闹。因为,它们也是一朵朵,五颜六色的,像是一幅画,我竟有些挪不开眼。只怪之前,眼睛没长好而已。

  于是,我便有了看晚霞的习惯。逐日,日落黄昏时,我城市准时来到花园的桂花树下。蹲在那,守着晚霞,除非是下雨或是阴天。

  我看晚霞时,神情比任何时刻都专注,从不干任何事………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