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凤门之嫡女归来

凤门之嫡女归来

乐半梦 著

连载中总裁

她是戏子,却有一颗比谁都高贵的心,欺她辱她之人,她必双倍偿还。

41.1452万字|18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8:00:5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她是戏子,却有一颗比谁都高贵的心,欺她辱她之人,她必双倍偿还。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你想错了,我来这里,自然不是来蹭凉的。”

  那人一张口就喊自己马二凉自然也用不着跟这么没礼貌的人讲什么客套话。他直接把自己刚刚同皇甫仲已经由一次了的那套言语搬出来,再度逐字逐句地讲了一遍给在场所有人听,末了还不忘添加一句,道:

  “速度要快,时间剩不下几多了,听外头的信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找到那些混进来的卫国人藏在什么地方,可见那几个探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们更得快些行动,省得叫他们钻了我们的空。”

  “我们凭什么信你的?”

  还是那位居高临下的家伙,他十分看不惯马二凉这么一个毛头用如此同等的姿态和口吻同自己话,也打心眼儿里不愿意接受大当家在和旭阳公主有关的行动上,竟然尚有另行部署和付托他人行事,却没有对他们六人透露半天口风的这件事情:

  “你上排牙碰下排牙这么一道,我们就得乖乖听话,你把我们当什么了?想让我们信你这一次,拿出点儿证据来再。”

  “大当家对我下达的是密令,也然而只是口头上的付托而已,我从那里给你拿所谓的证据?”

  “那还不简朴,大当家既然交给你这么重要的任务,他肯定会给你一样玩意作为信物和凭证的,你把信物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有关于大当家的所谓密令和种种付托,现实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马二凉心知肚明。既是如此,他又那里可能会真的持有什么所谓的信物?只是他心里头也明确,如果不把信物拿出来,这里这六单人肯定是一个都不会相信自己的,想要骗他们迁移旭阳公主出枫木寨,本就不成能是一桩红口白牙便轻松搞定的易事。

  然而他既然深谙此理,却依然敢用这套辞来唬人,自然也会一早便做好相应的准备。闻言,马二凉没有展现出半点张慌失措的容貌,只是有条不紊地从贴身衣领中摸出了一块圆状的玉佩。

  这块玉佩成色极好,一看就是用一整块的上好璞玉雕琢而成,而且玉佩的雕工也很是精致,一看就是水平高明兼且经历富厚的能工巧匠才有主意雕琢出来的水准。这块玉佩之上,雕琢着的是四爪蛟龙,蛟龙栩栩如生,连躯体上的每一片鳞片都描绘得清晰可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块玉佩都绝对是一件价值不菲的上乘佳作。

  “这就是大当家交给我的信物。只是事发突然,大当家来不及交待太多,才只告诉了我一单人,顾不上同你们也多几句。大当家还过,这块信物想必你们并不认得,他手头上一时间也找寻不到可以令你们认出来,确信是大当家之物无疑的玩意,只好权且拿这玉佩凑数,相信你们都是智勇双全的英才,一定足以分辨真伪,当无需我再铺张什么口舌。”

  皇甫仲第一个把马二凉递过来的玉佩拿得逞中,把玩了两下之后,又一个接着一个传了下去。这六个家伙舞刀弄棒绝对是个顶个的精英,但想要让他们来分辨一块玉佩是好是坏,是真品还是赝品,最重要的是藉此推断出这块玉佩究竟是不是大当家交给马二凉的信物,这一切未免有些太过强人所难,至少他们自认为自己压根儿没有这个本事。

  马二凉已经摆出一副能的都了,信不信由你们的架势来,于是,六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未免脸露为难之色,一时半刻间谁也拿不出一个准主意来。

  他们判断不出来,拖延一下时间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马二凉的心态显然跟他们纷歧样,他却是万万等不下去的。见这几个家伙突然间全体形成了哑巴,马二凉只好再度主动张口敦促,要他们差不多行了,赶忙把旭阳公主交到他手里,让他可以不负大当家所托。

  这下,所有人都不话了,涵括皇甫仲在内的五单人全部齐刷刷地看向了最老的那一位,都在期待着他最后的决议和解答。

  那家伙向来喜欢倚老卖老,在他眼里,马二凉就算这会儿手持着所谓的大当家交托在他手中的专属信物,拥有所谓大当家的最高密令,但他本人也跟其他那几个年轻一样,然而是毛还没长齐的臭而已。看待这样的年轻人,他一向是恨不得对着谁都用两个鼻孔朝着他的,这会儿被马二凉如同隐隐间借着大当家的盛名给压了一头,这一点令得他心里头一百万个不舒坦。

  见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拿主意,这老家伙开始计上心头。马二凉扯谎的能力还是很强大的,虽然马二凉自己并不清楚,但这老家伙实在已经信了八成了。

  “没问题,你的话我一定带到。”

  马二凉毫不犹豫地应承了下来。这只然而是一句话的事情,基本没有什么难度,真想要做的话,马二凉自信一定可以办取得。如果整件事情终了之后,自己和堂叔都还好好在世的话,到时候自己自然会协助转述一番,却也不至于会失信于人。

  马二凉的爽快很对乔深的胃口,很快就在他眼里头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但其他几人却没有乔深这么容易应对,就算是乔深本人,也一样职责所在,是万万不敢只因为马二凉是马立侨的堂侄,就对他大开利便之门的。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儿,看在皇甫仲认识你,乔深跟你们马家关系也非同一般的份儿上,权且放过你这一回,赶忙哪儿凉爽哪儿待着去,别再来这里给我们添堵捣乱了。”

  马二凉一听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六单人里头资历最老的一个,面临着自己这么一个堂堂云翻堂副堂主,也完全是一副高屋建瓴的姿态。而且此人看起来年岁也同样不,不定他就是这六人的头儿了。

  “你想错了,我来这里,自然不是来蹭凉的。”

  那人一张口就喊自己马二凉自然也用不着跟这么没礼貌的人讲什么客套话。他直接把自己刚刚同皇甫仲已经由一次了的那套言语搬出来,再度逐字逐句地讲了一遍给在场所有人听,末了还不忘添加一句,道:

  “速度要快,时间剩不下几多了,听外头的信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找到那些混进来的卫国人藏在什么地方,可见那几个探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们更得快些行动,省得叫他们钻了我们的空。”

  “我们凭什么信你的?”

  还是那位居高临下的家伙,他十分看不惯马二凉这么一个毛头用如此同等的姿态和口吻同自己话,也打心眼儿里不愿意接受大当家在和旭阳公主有关的行动上,竟然尚有另行部署和付托他人行事,却没有对他们六人透露半天口风的这件事情:

  “你上排牙碰下排牙这么一道,我们就得乖乖听话,你把我们当什么了?想让我们信你这一次,拿出点儿证据来再。”

  “大当家对我下达的是密令,也然而只是口头上的付托而已,我从那里给你拿所谓的证据?”

  “那还不简朴,大当家既然交给你这么重要的任务,他肯定会给你一样玩意作为信物和凭证的,你把信物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有关于大当家的所谓密令和种种付托,现实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马二凉心知肚明。既是如此,他又那里可能会真的持有什么所谓的信物?只是他心里头也明确,如果不把信物拿出来,这里这六单人肯定是一个都不会相信自己的,想要骗他们迁移旭阳公主出枫木寨,本就不成能是一桩红口白牙便轻松搞定的易事。

  然而他既然深谙此理,却依然敢用这套辞来唬人,自然也会一早便做好相应的准备。闻言,马二凉没有展现出半点张慌失措的容貌,只是有条不紊地从贴身衣领中摸出了一块圆状的玉佩。

  这块玉佩成色极好,一看就是用一整块的上好璞玉雕琢而成,而且玉佩的雕工也很是精致,一看就是水平高明兼且经历富厚的能工巧匠才有主意雕琢出来的水准。这块玉佩之上,雕琢着的是四爪蛟龙,蛟龙栩栩如生,连躯体上的每一片鳞片都描绘得清晰可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块玉佩都绝对是一件价值不菲的上乘佳作。

  “这就是大当家交给我的信物。只是事发突然,大当家来不及交待太多,才只告诉了我一单人,顾不上同你们也多几句。大当家还过,这块信物想必你们并不认得,他手头上一时间也找寻不到可以令你们认出来,确信是大当家之物无疑的玩意,只好权且拿这玉佩凑数,相信你们都是智勇双全的英才,一定足以分辨真伪,当无需我再铺张什么口舌。”

  皇甫仲第一个把马二凉递过来的玉佩拿得逞中,把玩了两下之后,又一个接着一个传了下去。这六个家伙舞刀弄棒绝对是个顶个的精英,但想要让他们来分辨一块玉佩是好是坏,是真品还是赝品,最重要的是藉此推断出这块玉佩究竟是不是大当家交给马二凉的信物,这一切未免有些太过强人所难,至少他们自认为自己压根儿没有这个本事。

  马二凉已经摆出一副能的都了,信不信由你们的架势来,于是,六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未免脸露为难之色,一时半刻间谁也拿不出一个准主意来。

  他们判断不出来,拖延一下时间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马二凉的心态显然跟他们纷歧样,他却是万万等不下去的。见这几个家伙突然间全体形成了哑巴,马二凉只好再度主动张口敦促,要他们差不多行了,赶忙把旭阳公主交到他手里,让他可以不负大当家所托。

  这下,所有人都不话了,涵括皇甫仲在内的五单人全部齐刷刷地看向了最老的那一位,都在期待着他最后的决议和解答。

  那家伙向来喜欢倚老卖老,在他眼里,马二凉就算这会儿手持着所谓的大当家交托在他手中的专属信物,拥有所谓大当家的最高密令,但他本人也跟其他那几个年轻一样,然而是毛还没长齐的臭而已。看待这样的年轻人,他一向是恨不得对着谁都用两个鼻孔朝着他的,这会儿被马二凉如同隐隐间借着大当家的盛名给压了一头,这一点令得他心里头一百万个不舒坦。

  见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拿主意,这老家伙开始计上心头。马二凉扯谎的能力还是很强大的,虽然马二凉自己并不清楚,但这老家伙实在已经信了八成了。

  励王解决了这六大精英,一转头却发现马二凉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整单人就如同被点中了穴道一样。到了这个时候,励王已经没有太多忌惮了,凭他自己和乔清澜两单人的身手,他也同样很有自信可以从枫木寨全身而退;但终归自己先前亲口承诺过马二凉,要保证他和他堂叔马立侨二人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决断丢下他,终究不大妥当。

  可是,要是马二凉自己如此不争气不上道,自己都已经提醒过他一次了,他还是傻乎乎地站在这里迈不开腿的话,那就着实怨不得自己不乐意拉他一把救他出去了。终归自己已然算是仁至义尽,是他自己执意要留下来的,那么最后就算是被枫木寨那群二傻当成他们的头号叛徒,来一个大卸八块,等他进了鬼门关见了阎王爷,也没真理在阴司眼前告自己的状。

  也不知道究竟是该幸运还是不幸,只管马二凉很是有几分被励王的身手所抨击的迷糊状态,但也然而就是那么片晌之间而已。这会儿被励王猛地一喊,马二凉立时回过神儿来,一边拔腿跟上励王的脚步,同他一道朝院门外的偏向走去,一面还没忘了半是提醒半是疑惑地追问了一句,道:

  “旭阳公主殿下还在里头,励王殿下岂非不盘算救公主了?”

  “放心好了,有清澜在,旭阳公主殿下不会有事的。”

  “乔娘娘?哦,对啊,我怎么忘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