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名剑侠隐

名剑侠隐

孤步 著

连载中军事

游侠,春秋的侠隐,为了自己的信条,毫不犹豫,勇往直前;为了朋友,至生命于不顾,欣然赴死。然而,有些人为了贪欲,不惜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和别人,都头来,他们只不过是当权者政治斗争的工具而已。

7.927万字|70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1:44:4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游侠,春秋的侠隐,为了自己的信条,毫不犹豫,勇往直前;为了朋友,至生命于不顾,欣然赴死。然而,有些人为了贪欲,不惜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和别人,都头来,他们只不过是当权者政治斗争的工具而已。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白光是由季扎手中的纯钧剑所出,绿光则是由展无恤手中的剑所出。只见此剑通身碧绿,顺着剑槽有七个小孔,远观此剑,如临深渊,如望苍穹, 那七个小孔就如夜空中的北斗七星。

  季扎与展无恤对视一笑,二人都相互发生钦佩之情。

  季扎道:“展兄手中的七星龙渊剑果真名不虚传,动手就将那尸盾斩为数块。”

  展无恤回道:“相互,相互。我看是季扎兄的纯钧剑击中那尸盾的。”

  “我一时大意,原来尚有你们两个。”令郎罢敌道:“龙渊剑、纯钧剑尚有承影剑,今天全都要归我。”

  季扎上前一步,意欲要和令郎罢敌相斗。展无恤伸手拦住道:“这一阵由我来上,季扎兄先在此给我掠阵,如我战败,季扎兄再上不迟。”展无恤又小声的道:“令郎罢敌的武功我已经看出一二。”

  季扎心道:展无恤乃剑圣传人,武功剑法定在自己之上,想他已经有应对令郎罢敌的主意。于是道:“如此,展兄小心了。”

  这时孔玄喊道:“展先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承影剑落入令郎罢敌那厮手中。老夫愿将承影剑赠予尊下,斩杀令郎罢敌!”

  展无恤微笑道:“多谢孔先生好心,应对令郎罢敌,何须用兵刃。”

  二人对话传至费无极的耳中,他心道:孔玄这老玩意要将承影剑给展无恤,定是他认为展无恤的武功高过所有人。哼!枉我对你孔氏一族有恩,你还将你女儿嫁给我,为何还要把承影剑送给别人?尚有展无恤,你我同窗学艺时,你就随处压制我,师父还将小师妹许配给你,今生我不报此……..。

  “啊!”由于费无极心神一乱,招数也就散乱了,被藏食虎的擒龙刺划伤左臂,随后尽是防守,无力进攻了。

  令郎罢敌听展无恤如此轻视自己,气的暴叫如雷,怒道:“我空手和你打,看谁先赢!”

  展无恤微微一笑,并不答话,把龙渊剑放归剑鞘,对莫无琊道:“琊儿,你先在此稍等片晌,我先把令郎罢敌打发了,再来陪你。”

  “恤,小心。不要太长时间。” 莫无琊道

  “好的,办完这的事,我陪你去野外看桃花。”

  莫无琊脸上泛起欣喜之色,不自主的倚靠道展无恤的怀里,展无恤则轻抚爱妻的黛发。

  令郎罢敌看此越发气恼。你展无恤即将与我大战,尚有空卿卿我我,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令郎罢敌大叫一声,便向展无恤攻来。

  展无恤侧身躲过令郎罢敌的一掌,跳到一块空旷之地。因为,展无恤自治,令郎罢敌武功厉害很是,招数强横,他在剑湖池万剑峰时就已有所耳闻。两人相斗,武功施展起来恐伤及无辜,尤其是自己的妻子,因此,展无恤先跳到一个无人的清闲。

  令郎罢敌大吼一声,脚下用力,速如飞电,直冲展无恤而来。展无恤也不敢大意,凝思待战。转眼间,令郎罢敌已到身前,两只如钢的利爪划分攻击展无恤的面门和前胸。展无恤则双手接招,抵住令郎罢敌的上下攻击。没过两招,令郎罢敌突然不见,展无恤随即左腿向后蹬踹,这时令郎罢敌正好泛起在其身后,双手盖住来腿。展无恤借势跃起,翻转身体,连绵踢腿,令郎罢敌被逼匆忙招架,连连退却。几步之后,令郎罢敌身形一晃,有隐没不见。

  展无恤则落地站定,连绵数掌,向右侧猛击。这时,令郎罢敌又正好泛起在右侧,与展无恤正对上一掌,震得令郎罢敌向退却了两步,周身隐现出紫黑色的烟气,随即又隐没。

  令郎罢敌突然泛起在右侧,展无恤便攻向右侧,令郎罢敌泛起在左侧,展无恤就攻向左侧。令郎罢敌泛起在那里,展无恤就第一时间攻向那里。只见,令郎罢敌形如鬼魅,快如旋风,怂恿周围砂石飞起,尘雾弥漫。而展无恤则稳若泰山,从容应付。

  二人大战到四十多回合,已然打成平手。令郎罢敌自出道以来,从未遇到对手,没想到这次竟然怎样不了展无恤。令郎罢敌一跃跳出圈外,双目注视展无恤,眼睛由黑色缓缓形成紫红色,由眼眶而外,紫红色的细线逐步传遍全身,不息变化,到最后,紫红细线形成了一个个紫红色的饕餮纹符,密密麻麻,填满全身。令郎罢敌狞笑一声,从正面直接攻击展无恤。展无恤先是一惊,令郎罢敌已然到了身前。展无恤双掌接招,就感受这次令郎罢敌每拳击出,比先前力道大了百十倍。展无恤每接令郎罢敌一拳,便退却一步。几十招事后,令郎罢敌的进攻力道不减,展无恤则只剩下招架之力。

  旁观众人看了,甚是揪心,他们看向季扎,希望季扎实时动手。季扎站在那一动不动,可是脸上现出悠急之色。他们再看向莫无琊,只见莫无琊神情轻松,如同对战双方是展无恤占上风似得。

  再看展无恤和令郎罢敌对战,情势对展无恤越来越晦气,展无恤再往退却,就是一片参天松林,松林外边就是一条河流。展无恤再退下去就已无退路了。

  这时展无恤突然翻转跃起,身子像车轮一样旋转退却。众人看不懂展无恤为何用此招数,这样对他自己更为晦气。众人当中,武功高强的人便看到,展无恤在翻转之中,双手在地上拾起了几颗石子。

  只见展无恤在一个翻转当中,手中石子向令郎罢敌投去,那石子在半空中震动一下,突然爆裂,从中现出一单人形武士,出招便盖住令郎罢敌的进攻。

  这时众人尖叫一声,齐声道:“这是撒豆成兵的神技呀!”相传此神技只有鬼谷子才会,而且也是有鬼谷子练成过。展无恤是剑圣的徒弟,他怎么会此神技。众人在惊讶之余又是一片猜疑。

  此神技极为难练,纵使知道心法,没有极高的天赋,也是断然练不成的。纵使练成了,没有极为深厚的玄功内力,也无法驾驭。就算练成了,每使出此种术法,对内力真气的消耗又是极为大的。

  此散豆成兵的神技,幻化出来的人形武士名为“幻武卒”,他能取代施术者独立战斗,其比令郎罢敌的尸盾凌驾几个级别。令郎罢敌的尸盾虽然也成人形,但却是死物,不能运动,而且施术者必须时时用玄功控制才智发挥威力。而幻武卒则一旦被幻化而出,就能独立行动,凭证战场的情况而选择是进攻还是防守。

  令郎罢敌见有幻武卒泛起阻路,出招力度便突然增大,几招便打败几个幻武卒,尔后继续攻向展无恤。展无恤则还是不息地退却,避开令郎罢敌的锋芒,同时又幻化出九个幻武卒,一字长蛇排开,阻挡令郎罢敌。令郎罢敌拳脚并用,顷刻间便打败八个幻武卒。这时,令郎罢敌一招拿龙手,掐住第九个幻武卒的咽喉,三根手指陷进有半寸多。只见谁人幻武卒突然双手扣住令郎罢敌的手臂,右脚前伸,用脚尖勾住令郎罢敌的左腿,他要用全身锁住令郎罢敌。

  令郎罢敌见状,轻蔑一笑:这种粗浅的招数还想阻住我?只见令郎罢对手臂用力,回拉幻武卒,同时另一只手化作掌,朝幻武卒的头削去。

  眼见幻武卒的头就要被削掉,只见从谁人幻武卒的脑后泛起一把绿莹莹的长剑,直刺令郎罢敌的咽喉。只听“嗤”的一声,那柄长剑穿令郎罢敌的喉咙而过,而此时,令郎罢敌也把谁人幻武卒的头颅削掉。

  令郎罢敌双眼盯着用剑之人,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而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被惊呆了:这个男子竟然杀了天下第一勇士楚国令郎--令郎罢敌!

  那用剑之人正是展无恤,此时他也是气喘吁吁。

  令郎罢敌逐步的道:“你说过不用兵刃的,你骗我!”

  展无恤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你还不懂。”

  就在这一瞬间,令郎罢敌似乎明确了,他从展无恤的笑容中看出:令郎罢敌,你这傻瓜,不骗你骗谁。想到这里,令郎罢敌长啸一声,似是不屈。

  展无恤拔出龙渊剑,鲜血喷涌而出,任由令郎罢敌的尸体都退两步,重重的摔到在地上。而那柄龙渊剑滴完最后一滴血,剑身还是绿莹莹的,犹如幽谷碧潭。

  藏食虎听见声音,转头瞟见令郎罢敌被杀,心中大为震惊,对展无恤能杀死令郎罢敌简直不敢相信。他一刺挡开费无极,飞驰向令郎罢敌的尸体,同时施法,放出几百只食虎兽,袭击在场的各国英豪,以便他抢夺令郎罢敌的尸体,并能全身而退。

  众人各使兵刃,砍杀食虎兽,马上场所大乱。就在这档口,藏食虎抱起令郎罢敌的尸体,飞驰而去。

  展无恤见数只食虎兽袭击莫无琊,他便飞驰去救。而莫无琊早已使出龙筋斩,把飞来的食虎兽一个个串成一串了。展无恤赶到,似是责备道:“琊儿,没事吧?这段时间你不能运功使用龙筋斩的。”

  “没事的,这些小鱼没什么大不了的。”由于食虎兽样子长得像鱼,所以莫无琊叫它们小鱼。

  而费无极看藏食虎逃走,不管其余,飞身追去。孔婉儿则在人群一侧奋力的与食虎兽搏杀,甚是危机,幸得季扎动手相救,才转危为安。

  纷歧会众人杀完食虎兽,一看那时,满目散乱,有好几人已被食虎兽咬伤咬死。

  孔玄派人收拾位置,焚烧食虎兽的尸体,救助死伤,随后向众人说道:“适才发生的事列位都看到了吧,展先生已经杀死了令郎罢敌这个大魔头,为武林除去一害。无论从武功、人品还是才智,展先生都是当今翘楚,令我等所佩服。正如列位适才所言,谁的武功力压群雄,震烁天下,谁就应该取得承影剑。所以,老夫今天就将承影剑送与展先生,相信列位没什么话说了吧?”

  “如此甚好。”不知何时费无极已经回来:“展无恤是我的师弟,我们同是师承剑圣,承影剑应该交由剑湖池万剑峰,由师父他老人家保管最为妥当了,你说呢师弟。”

  众人突然听到费无极之言,觉着也有些真理,展无恤是剑圣的徒弟,承影剑交由剑圣也在情理之中。岂不知费无极存在私心,万剑峰距朝歌城千里之遥,要将承影剑送达,也会费好大一番周折,由谁去送也是个问题,中间泛起什么曲折谁都无法预料。纵使费无极暂时得不到承影剑,也不会让别人轻易取得。只要承影剑不在展无恤手中,一切皆有变数。

  展无恤听费无极如是说,笑道:“师兄说的极是,承影剑由师父他老人家收管最好然而了,只是还得先禀明师父更好。再说万剑峰距此地千里之遥,一时也不能送达,在路上遇到什么不测,那就对不起孔先生一片诚意了。我看承影剑还是先由孔先生收藏着为好,等我禀明师父再送剑也不迟。虽然令郎罢敌已死,可是藏食虎还是逃走了,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预防藏食虎前来复仇。”

  孔玄有些犹豫:“这个……..”

  这时令郎熊建出来说道:“孔老爷子,展先生让你收着你就先收着。”他又指着各国来的群豪说道:“适才你们不是说谁的武功天下第一,承影剑就归谁吗?令郎罢敌武功如此厉害,你们都败在他的手下,展先生一动手,就把令郎罢敌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这下你们服了吧?横竖我是服了。”说着就双膝跪倒,对展无恤道:“展先生,我愿拜先生为师,请收我为徒吧?”

  事出突然,展无恤一时也不知所措,他自小到大,一直膜拜师父,从来没有人向他膜拜过。展无恤匆忙上前,搀住令郎熊建道:“快起来!”

  令郎熊建道:“师父你承诺了?”随声而起。

  这时不知谁道:“令郎罢敌可是你的兄长,你拜杀你兄长之人,有违礼法。”

  令郎熊建回首骂道:“谁?王八羔子,站出来。你懂个屁,当今楚王无道,抢我公父的王位,要不我现在早就是楚国的太子了。我师父杀了令郎罢敌,正消我心头之恨,我谢谢还来不及呢。”实在令郎熊建此说是强词夺理,当今楚王正是楚灵王,对令郎熊建的父亲熊弃疾特别器重,不仅封熊弃疾为蔡公,还让他掌握楚国重兵,可以说对熊弃疾相当信任,实在也是在收买人心。

  令郎熊建顿了一顿,见没有声音再起,又说道:“我师父杀了令郎罢敌,相等去了楚王的臂膀,没有了令郎罢敌,楚王就没有什么恐怖的了。你们可知道,令郎罢敌在楚国,只要跺一跺脚,大地城市晃动。”说着他的脚在地让一跺,众人就觉着脚下土地开始震动,地上的石子有节奏的跳动。

  令郎熊建也觉察到脚下震动,惊喊道:“啊呀!不是我,不是我……”一把抱住身边的养射夜。

  展无恤一手楼主莫无琊道:“琊儿,小心,有情况。”

  莫无琊也搂住展无恤道:“有你在我便不怕。”

  这时只听“霹雳”一声,孔府的院墙崩塌出一个十几丈长的缺口。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