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行踏天涯

行踏天涯

午夜狂响曲 著

连载中玄幻

一架客机坠入异界,客机上所有人都获得了异能。有人自命不凡,以神自居;有人悲天悯人,心怀救世。有人融入世界,重操旧业;有人茫然无措,遗憾退场。攀山者,处心积虑登高望远,却另见雄峰。红尘中,愚者一朝得悟,应天命成圣,俯瞰众生。而我们,为解开谜团、为长生不死、为瞻仰神灵,组成开荒小队,扬帆起航前往海角对岸:天涯!

86.1693万字|35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1:40:4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架客机坠入异界,客机上所有人都获得了异能。有人自命不凡,以神自居;有人悲天悯人,心怀救世。有人融入世界,重操旧业;有人茫然无措,遗憾退场。攀山者,处心积虑登高望远,却另见雄峰。红尘中,愚者一朝得悟,应天命成圣,俯瞰众生。而我们,为解开谜团、为长生不死、为瞻仰神灵,组成开荒小队,扬帆起航前往海角对岸:天涯!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气力2、敏捷4、体力3、异能1……”

  张天流看着手机屏上的属性啼笑不得。

  他不是在玩游戏,手机显示的属性是他自身状态!

  为何会形成这样张天流心里有许多琢磨,却没有一种能证实。

  一切太突然,张天流思绪一直很乱,他的情况不仅手机变异了,连人都变异了!

  “异能不是零,那我能力到底是什么?太多空缺页面也不知有什么用,岂非需要气力足够强才智显示?”

  没等张天流研究明确,后方一阵哗哗声中,一道人影冲出灌木跃起三丈高,落在一株树干上放眼一扫,很快便锁定了张天流的身影。

  张天流脸色立时难看下来,收起手机起身便跑。

  树梢上,汤靖承借着银白月光,将逃跑少年无比狼狈的背影看在眼里,冷俊的脸上挂上了一抹嘲弄,从口袋摸出支烟点上,待少年又跑了百米左右,他才纵身一跃跳下树干,几个升降便冲到少年身后,只手一擒,掐住少年后颈,另一手扣住他的胳膊便将其直接摁到了地上。

  “噗”尘烟溅起,被摁住的张天流猛烈咳嗽几声,吃力道:“汤警官,以前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追我跑了过半个国,是社会赋予你的责任,也是你的干事,能明确,可现在咱们都穿越了你还不乐意放弃,你抓我见谁?又有谁来给我入罪?关我到哪?”

  汤靖承面无神情,从腰间拿动手铐将喋喋不休的张天流铐了,从他兜里掏动手机收入自己衣兜,再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冷冷道:“我不管这是哪,犯了错我就要抓,有我在用不着别人给你入罪,没人看守我来守,你注定要为你所做的错事支付价钱,走。”说罢,汤靖承一掌拍向张天流。

  他掌力比之众人强了至少三倍,张天流被他拍的踉跄十几步,如酒后醉鬼,晃着身子一步一摇的走在前面。

  一个时辰后,两人回到了最初的着陆点,坠落在荒原山林中的一架飞机。

  银光洒下,泛着特有光泽的机身如庞大的合金怪兽匍匐山野,高翘的尾翼,入地的机头似在向着远方一座通天的庞然大物祈求饶恕它的误闯之罪。

  “真够大的,究竟是什么呢,山?”

  张天流刚眺望一眼,便被汤靖承狠狠一推,踉跄着进入机舱。

  看着机舱里空荡荡的景物,张天流叹道:“唉,居然都走了,我说汤警官,你知道你放任他们脱离预示着什么吗?”

  汤靖承面无神情道:“孰轻孰重我很清楚。”

  “真懂夸自己。”张天流嗤笑一声,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把双腿翘得老高,搭在前面靠背上道:“恶也,五戒不束,性之色、装、名利等定然喷井,礼表心脏者如过江之鲫,人心难测,若这世道也有人,呵呵。顺道送你一诗吧,前世无为岂向安,凶吉相惜命无常,异世好汉成群起,血洒长堤望江红啊!汤警官!”

  汤靖承没回应。

  张天流能够没错,一时无为不代表一世无为,特别是履历了那一场神迹,恐怕没一单人会认为自己是普通人,也涵括他!

  但这并不故障他把未完成的事完成下去。

  张天流如今也很郁闷,追想乘坐飞机时发生的事情,他至此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这不是普普通通的坠机,更像是某位大神的闹剧。

  在飞机上张天流做了一个梦,有人问他:“你想取得什么?”

  张天流的解答是:“想看清你是个什么鬼玩意!”

  本以为是个玩笑的梦,现在看来,别人都是真的,他才是个玩笑!

  梦醒后,飞机上许多人的能力都体现了,甚至拥有返老还童能力的人。

  他会形成少年,就是让那位不知多大年岁的少女给他整的,没想到成真了。

  可到现在他都不知自己的能力,手机又落到汤靖承手里,待揭秘时已不知何年何月。

  望向过道另一头的汤靖承,张天流扬了扬双腕上的手铐套问:“为了确保我无法再逃,应该是铐住咱们两人,可你只铐我,说明你很自信,却违背了你的作风。再从你追我的速度来看,应该是增强体能的能力,不会是为了抓我吧?那你也太傻了,你要个瞬移不是更好。”

  面临这位追捕了六年的诈骗犯,纵使他容貌变得再年轻稚嫩,汤靖承也很清楚他的恐怖,绝不能说太多!

  张天流依旧喋喋不休道:“你盘算关我多久?”

  汤靖承总算张口道:“你犯下的罪,足够一辈子。”

  “你这是违法,我只是个小小的骗子,以你们掌握的证据最多然而三年,横竖我现在年轻了十几岁,不在乎。”

  汤靖承蓦然扭头冷视张天流吼道:“你是骗!因为你的骗死了几多人你知道吗!”

  张天流无所谓道:“又不是我杀的。”

  “对,没你他们也不会自杀。”汤靖承吼完忙喘息几口,闭目平复心情。

  张天流微微一笑,起身来到过道,他没有逃,现在的汤靖承比打鸡血还恐怖,现在的他基本没契机。

  张天流只是饿了,在飞机上翻找许久却没找到半点食物,他真想给自己一耳光。

  照成这样的排场有他的一份功勋,扇动其余穿越者给汤靖承制造贫困,理由是汤靖承的警员身份。

  一个罪犯找普通人给警员制造贫困听起来很荒唐。可事实是抓捕行动最难题的一步就是妥善部署普通人。

  突然到了一个生疏世界,对未知的恐慌、焦虑、彷徨会使他们在第一时间寻找依靠,而汤靖承的警员身份无疑是最尤物选。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穿越者们取得自己想拥有的能力,他们不再普通,非论是翻身作主还是再创辉煌,首要的就是自由,没人希望到了这里,拥有能力后还被部署起来上教育课。

  这不许,那不给,还如以前一样被条条框框制约。

  这些人中,不知有几多人想让这个世界为他们而转。

  要想胜利的第一步就要获得更多能力者的支持,其余不说,能返老还童的那位大娘谁不想招揽?

  虽然张天流觉着身体性能并没有回到十几岁时轻快,但几多也恢复了些,说明大娘的能力不仅恢复皮囊。

  能力是否能提升,未来能走到那一步都是一个谜,不掌握在手里谁会放心?

  他们的脱离是为了更早熟悉这个世界,更早融入进去,掌控更多的能力者,为自己的主宰之路挖坑砌砖。

  一旦两个个体想法一致,必是场腥风血雨。

  无疑,从空空的坠机来看这场争锋已经开始了。

  张天流睡得恍恍惚惚时,突然被人狠狠拽了一下,没等他睁开眼睛就听到一阵狂躁的风声,待他开眼时,一幕将他心灵彻底震撼的场景映入眼帘。

  客机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扯,机身残骸如龙卷般卷入苍穹,被一个庞大的黑洞所吞没,黑洞四周电光缠绕,道道惊雷冲天而降,毗邻大地,犹如亿万根雷柱托起苍天,山林咆哮,巨树翻飞,蛇虫鼠蚁四处奔逃,淘淘雷声炸得张天流都懵了,直至大雨倾盆,一切似乎又归于雨静时,张天流才从恍恍忽惚的状态中回过神。

  “这……”

  张天流看着随处焦土,膛目结舌了许久才抚额道:“太疯狂了,我居然没死。”

  汤靖承就站在他身边,举头望天,惋惜除了厚厚的积云已别无他物。

  张天流起身,也不谢谢汤靖承救他出来,抚起湿漉漉的头发抬目望天,雨水打在他凝重的脸上。

  “所有痕迹抹得清洁,搞得我们就跟偷渡者一样,我说汤警官,你觉着这个世界会欢迎我们吗?”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