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大明抗倭英雄传

大明抗倭英雄传

远山客 著

连载中军事

大明一朝,两百余年,朝廷一直为倭患困扰,抗倭成为朝廷无法避免的话题。从永乐年间的望海锅之战,到嘉靖年间抗倭战争达到高潮,再到万历年间的援朝抗倭战争,时间跨度近两百年,期间倭患尤以嘉靖年间最为严重,抗倭战争尤为激烈而持久。在长期的抗倭战争中,朱纨、王忬、张经、胡宗宪、李如松等抗倭主帅和卢镗、汤克宽、刘恩至、俞大猷、任环、曹邦辅、董邦政、李遂、刘显、戚继光、谭纶、傅应嘉、李如柏、查大受、麻贵、刘挺、邓子龙、陈琳等一大批抗倭名将被推到大明历史前台。广西狼兵、湖广保靖、永顺、湖北容美司土兵、河南的毛葫芦军、少林寺和五台山的僧兵、沿海的盐兵等地方武装都先后被征调参加抗倭战斗。沿海各地府县的地方官勇敢地担当起领导抗倭御侮的责任,一大批学者和义士主动投入抗倭保家乡的战争。抗倭战争成为大明全国各民族军民共同的抗倭御侮战争。在长期的抗倭战争中,抗倭主帅、抗倭名将和抗倭军民共同谱写了明代的抗倭史诗。

3.5152万字|82次点击更新:2019-06-18 01:40:22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大明一朝,两百余年,朝廷一直为倭患困扰,抗倭成为朝廷无法避免的话题。从永乐年间的望海锅之战,到嘉靖年间抗倭战争达到高潮,再到万历年间的援朝抗倭战争,时间跨度近两百年,期间倭患尤以嘉靖年间最为严重,抗倭战争尤为激烈而持久。在长期的抗倭战争中,朱纨、王忬、张经、胡宗宪、李如松等抗倭主帅和卢镗、汤克宽、刘恩至、俞大猷、任环、曹邦辅、董邦政、李遂、刘显、戚继光、谭纶、傅应嘉、李如柏、查大受、麻贵、刘挺、邓子龙、陈琳等一大批抗倭名将被推到大明历史前台。广西狼兵、湖广保靖、永顺、湖北容美司土兵、河南的毛葫芦军、少林寺和五台山的僧兵、沿海的盐兵等地方武装都先后被征调参加抗倭战斗。沿海各地府县的地方官勇敢地担当起领导抗倭御侮的责任,一大批学者和义士主动投入抗倭保家乡的战争。抗倭战争成为大明全国各民族军民共同的抗倭御侮战争。在长期的抗倭战争中,抗倭主帅、抗倭名将和抗倭军民共同谱写了明代的抗倭史诗。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诗曰:七尺龙蟠皂线绦,倭儿刀挂汉儿腰。向谁手内亲捎得,百遍冲锋滚海蛟。

  本书开篇,说的大明历史上的一位抗倭英雄的故事。大明嘉靖年间,一位官员受命赴温州贵府任,这位官员盛名朱纨,字子纯,号秋崖,苏州府长洲县人。正德十六年进士,历任景州知州、开州知州、南京刑部员外郎、四川兵备前使、广东左布政使。嘉靖十五年,在四川兵备副使任上,配合副总兵何卿平息地方叛乱。嘉靖二十五年春,提升为右副都御史,调往赣州府任江西巡抚。嘉靖二十六年,朱纨以“右副都御史、浙江巡抚、闽浙海防军务提督”的职务调任浙江。由于朱纨担任着闽浙海防军务提督的职务,朱纨不得不选择温州府作为驻地,因为温州府基本上处在东南沿海海防的中心地。

  原来这一次朱纨的调动,因由于巡按御史杨九泽给嘉靖皇上的一篇奏折。嘉靖二十六年六月,巡按御史杨九泽上奏:

  “浙江宁、绍、台、温皆滨海,界连福建福、兴、漳、泉诸郡,有倭患,虽设卫所城池及巡海副使、备倭都指挥,但海寇出没无常,两地官弁不能通摄,制御为难。请如往例,特遣巡视重臣,尽统海滨诸郡,庶事权归一,威令易行。”

  皇上让大臣们讨论,都说杨九泽的建议好,于是皇上征求大臣们的意见,派谁去闽浙主持海防军务。光禄郎中、上柱国、当朝首辅夏言曰:“禀陛下,现任右副都御史江西巡抚朱纨颇懂军事,有镇守沿海之才,堪当此任。” 都督佥事何卿附议。

  皇上龙颜大悦,连忙下诏,诏命右副都御史江西巡抚朱纨领浙江巡抚、闽浙海防军务提督,兼制福、兴、漳、泉、建宁五府军事之职。

  夏言字公谨,汉族,贵溪人正德十二年登进士第。初授行人,后任兵科给事中,以正直敢言自负。嘉靖皇上继位后,夏言疏陈武宗朝弊政,受世宗赏识。裁汰亲军及京师卫队冗员三千二百人,出按皇族庄田,将其全部夺还民产。他豪爽强直,纵横辩博,因议礼而受到皇上重用,升至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不久加封少师、光禄郎中、上柱国,成为当朝首辅。皇上对夏言是言听计从。  

  朱纨收到朝廷的调令后,实时解决了调离手续,冒着六月酷暑,于嘉靖二十六年六月二十日带着家眷脱离了赣州府,踏上了去温州府的征程。说句实在话,朱纨很不情愿脱离赣州府。朱纨舍不得脱离赣州府,一来是因为赣州府有着悠久的历史,辉耀的历史文化,永远也看不够的漂亮风物;二来是因为赣州府淳朴善良的人们。

  一路上,一幕幕漂亮如画的画面在朱纨的脑际萦绕:那缀有数以万计的铭文砖的古城墙让人永远也看不够,那通天岩石窟、文庙、古瓷窑遗迹、慈云寺慈云塔、八境台,更有那纪念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郁孤台。由于辛弃疾在赣州任江南西路提点刑狱时题写了名作《菩萨蛮•郁孤台下清江水》一词,郁孤台往后名扬海内。尚有北宋熙宁年间知州刘瑾在章江上架设的第一座浮桥--西津桥;南宋乾道年间知州洪迈在贡江上架设的东津桥浮桥;淳熙年间知州周必正在镇南门外的章江上架设的南河浮桥。尚有那宋代刘彝在熙宁年间主持修建的福寿沟、赣州城南的崆峒山,以及那自己刚刚脱离的道署衙门等等。

  朱纨又想起自己这一次调动干事的情况。朱纨很清楚,自己这一次由赣州府调往浙江担任浙江巡抚、闽浙海防军务提督的职务,一定是夏言与何卿的举荐起了作用。朱纨相识夏言与何卿。十一年前,自己以兵备副使的职务配合副总兵何卿平息松潘茂州及长宁诸堡叛乱,立下了战功,何卿受到朝廷夸奖,提升为松潘巡抚,自己也取得提升。朱纨知道,自己取得提升是夏言与何卿的力荐,使自己升为南赣巡抚,这一次又力荐自己担任浙江巡抚兼任闽浙海防军务提督。

  朱纨想,虽然夏言与何卿举荐自己是好心,当官的人谁不希望职务取得提升呢?可是朱纨却感受夏言与何卿把自己害苦了。朱纨很清楚,在现在排场下,浙江巡抚兼任闽浙海防军务提督是一个苦差事。朱纨知道,在本朝的近两百年间,东南沿海的倭寇侵扰问题一直困扰着大明朝廷,而现在东南沿海的倭寇侵扰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这这个时候去担任浙江巡抚兼任闽浙海防军务提督,近乎可以说是把自己摆放在炉火上,稍微出点岔子就会闹出大问题,甚至丢掉官帽或者是掉脑壳。

  可是朱纨还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皇上把这个苦差事交给自己,自己可绝不能做缩头乌龟,哪怕掉了脑壳也要大干一场。朱纨想,在抗倭斗争中做出一点功绩会有历史意义的,让千秋万代的大中华子民都知道,明朝有个朱纨是抗倭英雄,那是何等庆幸的啊。

  朱纨一路乱想胡思着许多问题。从赣州到温州快要两千里旅程,经由半个多月的日行夜宿,朱纨于七月初六赶到了温州府。 

  在半个月的旅途之中,朱纨还对温州的历史做了一些研究。通过阅读历史地理书籍,朱纨已经知道历史上的温州先后建设过东瓯国城都(西汉)、永宁县城(东汉)、永嘉郡城(东晋)、温州州城(唐宋)、温州府城(明)。其中,温州州城、府城与永嘉郡城一脉相承,自东晋以泉源时快要一千七百年,城址保持稳固,样式基原形同。而五代时增筑子城,则使温州州城的功用和样式更为完备。

  相传东晋明帝太宁元年,由堪舆大师郭璞选址谋划永嘉郡城,以松台、郭公、海坛、华盖、积谷、巽吉、仁王、黄土、灵官等九山错列,象形北斗,凿二十八井对应二十八星宿,挖伏龟、浣纱、雁池、潦波、冰壶等五潭以象征五行之水,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建城思想,故温州有“斗城”、“水城”之称,因筑城时有白鹿衔花之瑞,所以温州又有鹿城或白鹿城两个体名。

  在温州府城的北部有一条河流流叫着南塘河。南宋淳熙十三年,温州太守沈枢不惜动用州府全部财力,发动民众整治、疏浚温州府城到瑞安长达七十多里的七铺塘河,修缮河东岸的石堤,铺设石板,开发为“南塘驿路”,并在河里遍植莲藕,南塘因此得有“旧时驿路,百里荷花”的美誉。往后,“水行御舻,陆行蹑踵”,这条毗邻温州和瑞安的水上交通大动脉,就是南塘河,它有“温州的大运河”、“温州的母亲河”之称。在南塘河的温州府城段又叫着“温江”。

  朱纨已经站在温江的北岸,看到温江上来来往往的船舸竞渡,连忙想到这温州一定是一个富贵的海滨都市。朱纨随同随行人员上了一艘渡船,驶过温江,渡船停下来,朱纨一行人夹在人流中走上江岸,一座城门泛起在眼前。朱纨一行人走近城门,只见城门上方用汉隶书大书“朔门”两个大字。一行人走进朔门,前面一条大街,有名牌“朔门街”,原来这条街道叫朔门街。朱纨在朔门街走了一段路,进入錦绣路,再走了不远进入另一条街道,题名谯楼街,朱纨看到,在谯楼街的后面有一座很显眼的修建,朱纨看出,那座修建应该就是温州衙署了。朱纨走近衙署大门,守门人看到来了官员,肃然站立,朱纨拿出一张公牍递给守门人看了,守门人忙不迭打躬作揖,向内里高喊一声,连忙从衙署内走出几单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材偏胖的官员,头上戴着乌纱帽,身上穿着团领衫,腰间束一条束带,很显着是州府内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胖官员一边向朱纨招手一边高呼打招呼:

  “哎呀呀,我们的朱提督你到底来了,你知道我们盼愿你盼得好急吗?”

  朱纨也高呼答礼:“吴知府好呀,我们又要在一起共事了,还欢迎吧?”

  “自然很是欢迎啦,有你朱提督坐镇温州,我想倭寇也不敢跋扈了,我们州府一班文官,面临倭寇跋扈就是只醒目着急,现在你朱提督来了,我们也有了主心骨啊。”

  “吴知府不要这样说,抗倭要靠列位的智慧和气力,我朱纨一单人能有多大能耐?”

  列位一边说话一边进入府邸客厅,列位在客厅坐了。吴知府和一大帮州府官员陪着朱纨说话,杂科司吏忙于为朱提督部署住宿,杂科两名典吏则忙于准备为朱提督接风洗尘的酒宴。

  吴知府首先向朱纨先容了在座的官员,涵括知府吴琼、金乡卫指挥吴川、温州兵备副使曹汴、福建巡海道副使柯乔、福建巡海副使卜大同、福建按察司佥事项乔、福建副使张谦、备倭指挥刘恩至、福建都指挥卢镗、海道副使魏一恭、瑞安知县王士翘、永嘉知县李丕显、瑞安主簿贾韶。吴知府还向朱纨先容了退休在家的温州名人侯一元、纂修《温州府志》的大学者张璁,以及温州知名学者王叔杲和王诤。

  吴知府说起现在倭寇嚣张的严峻形势,说起现在沿海倭患对大明朝廷造成的庞大压力,说起倭寇接连不息地骚扰给沿海苍生带来庞大的灾难。当吴知府说起现在倭寇嚣张的时候,吴知府神情凝重,脸上填满阴云,话语中充满无奈。

  吴知府正说得客厅内气氛紧张,典吏陈说说,酒宴已经准备好,请官员们到宴会厅就餐,于是吴知府带着列位走进衙署宴会厅就餐。当吴知府陪同朱纨泛起在宴会厅门口,宴会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朱纨看到,宴会厅已经坐满了人,只是在宴会厅正中心空着一桌没有坐人,朱纨知道,那一桌是留给州府主要官员们的。

  在座的人中,除了朱纨、知府吴琼和金乡卫指挥吴川的一桌是州府的主要官员们,其他的人有同知、通判、推官、履历、知事、照磨、检校、司狱、儒学官等官员;尚有吏房、户房钱粮科、杂科、礼房、刑房、兵房勘合科、杂科、工房的司吏和典吏。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