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邪剑至尊

邪剑至尊

呆小鱼 著

连载中玄幻

平凡年轻人重生来到镜蓝大陆,成为武修家族的子弟聂鹰。靠着穿越者的记忆,在修炼家传的功法中另辟新境,找到了修为飞速提升的方法,成长为异世最强的修炼者。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他肆意逍遥,将美女,权势,财富尽掌手中,成为大陆新一代神话!

34.4988万字|87次点击更新:2019-05-27 01:19:4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平凡年轻人重生来到镜蓝大陆,成为武修家族的子弟聂鹰。靠着穿越者的记忆,在修炼家传的功法中另辟新境,找到了修为飞速提升的方法,成长为异世最强的修炼者。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他肆意逍遥,将美女,权势,财富尽掌手中,成为大陆新一代神话!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书籍纪录,南宋末年,全真高人王重阳端坐终南山之颠,七日未尝动摇,七日之后,霞光万丈,百鸟齐鸣,众兽伏地。光线中,意会升虚之道,破空而去。明朝之时,更是泛起了一位天纵之才,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人就是武当掌教张三丰真人。

  随是时间的迁移,缓缓地在水蓝星上,在也是没有人来到以上二人的成就,于是这也成为了一种传说,逐步的,这种修炼之法,修炼之人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可是这种人依然存在在地球,存在在华夏这个古老的邦国中。比篮球场还要大的清闲高台上正中间的四其中年男子,就是当今修炼界中最复盛名的四列位族的家主。

  “聂鹰怎么没来?”正中间一位男子稳重声音问。

  “鹰儿可能在房间里,我去找他来。”身旁一位中年妇人连忙站起来,向着高台下走去。

  “今天是四列位族的一个重要的日子,他竟然也会不来,像什么样子?”另一名妇人对着那位男子,似讨好地笑着。

  走在蹊径上的中年妇人身躯微微一顿,然后快步地走下了高台。

  房间中,现代化豪华的装饰应有尽有,从房门口入眼处,照面,庞大的落地窗闪进一道道温和的阳光。一张可以同时躺下数人的圆形大床摆在房间的一处,大床照面,五十六寸的平面液晶电视平挂在墙正中。

  窗前左侧,一张闪耀着晶莹光线的圆形电脑桌占据了房间的数米的位置。电脑中放着动听,略有悲痛的音乐。一个年轻人戴着耳麦,靠着软椅,双腿翘在桌子上,似乎是怡然自得地听着电脑中放出来的音乐。

  房门轻轻地打开,一位慈祥的中年妇人面带着平和的笑容走了进来。详察了一下乱成一团的大床,与地板上那横七八竖的啤酒瓶,面容上,不忍及无奈的神情同时地跃出。

  中年妇人径直地走向了年轻人,将年轻人耳朵上的耳麦摘下,责备隧道:“小鹰,昨天又喝了这么多酒,你自己的身体啊,不要总是让妈妈费心嘛?”

  年轻人转过圆椅,一张沉稳平庸无奇的脸庞连忙泛起在中年妇人眼前。可是在年轻人漆黑的眸子中,始终闪耀着一股神动之色。嘴角边,那一缕若隐若现的邪笑,足以让得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们趋之若狂。

  瞧着中年妇人脸上那无比关切的神色,马上挤出一丝笑容:“妈,我这么大单人了,还不知道自己身体吗?没事的,啤酒而已。”

  中年妇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黯然道:“小鹰,你是不是还在怪你的父亲?”见年轻人默然不语,美妇人长叹一声:“不要怪他,这么做,也有他的理由,聂家看似现在风物,实在暗地里不知有几多人眼红着。。。”

  “妈!”年轻人突然截断了母亲接下来要说的话,“他的理由我‘可以’认同,但并不代表我就要接受。您先出去吧,我想一单人呆着。”

  “你这孩子,每次说不上几句话就要赶我出去?今天是个大日子,身为聂家的第三子,你必须出席,快换套衣服,跟我出去。”中年妇人嗔怪着,顺将年轻人拉了起来。

  年轻人顺势立起身,嘴里嘟嚷道:“不就是五年一度的四列位族碰个面吗,非要拉着我去。妈,您不是不知道,这种场所我是最讨厌出席的了。”

  “那你到底去不去?”中年妇人突然板起脸道。只惋惜,这张慈祥的面容上,怎么也无法做出那种长辈该有的威严来。

  “去,自然去,怎样也要给漂亮老妈的脸皮,对吧?”年轻人淡笑地说了一句,飞快地在衣柜中拿出一套衣服钻见了更衣间中。

  中年妇人喜爱地笑了笑,看着年轻人如同小孩子一般顽皮地进了更衣间里,神色间骤然地泛起了几分伤感。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现在在自己眼前展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刻意装出来的,如此做,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费心。

  几年前的那一幕又在中年妇人的脑海中回现,如同是历历在数那般清晰,美眸中,黯然神伤的泪花情不自禁地闪现。

  “妈,您怎么了?”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从更衣间走了出来,站在美妇人眼前,脸上神情未变,心中却是身不由己地抽动了一下。

  “没,,没什么。瞟见我儿子长大了,开心!”伸动手,扶正了年轻人的衣领,看着比自己已经高上一个头的儿子,噙着许些的泪花,欣慰之情萦绕而上。

  “走吧!”

  出了房门,穿过无比奢华的大厅,走出了别墅大门。这里四周,居然是十分的安宁,现代化的一切嘈杂在这里似乎都是阻遏了一般。

  别墅门口,一眼望去大片绿油油地草地一览无遗,一条色彩斑斓的雨花石子铺成的小路弯曲着延向远处。沿着小路,母子二人疾步走着,隐约间,已能从远处听到一阵阵的热闹声音。弯弯曲曲的小路止境,就是那片清闲。清闲上,已经聚积了许多的人,男女老小尽有。

  “上去吧!”

  年轻人望着人群中间正在比试的俩条人影,嘴角显露出清晰的邪笑:“您自己上去吧,我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都不能给你父亲难看。”中年妇人严肃隧道,不由分说的拉着年轻人饶开了人群,向着步上高台的楼梯口走出。

  无奈,年轻人只好追随着中年妇人步上了高台。

  “聂鹰,你小子怎么现在才来?”中间四人其中一人微有几分快意地瞧着年轻人。

  年轻人也就是聂鹰冷冷笑道:“王家主,你今天挺有精神的,从来没见过啊?”

  那人的脸色马上不快,将眼神投向了清闲偏向,片晌后,这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人群中间,俩道人影闪电般地移动着,不时地相互碰撞下,碰撞间蹦出的火花让得周围寓目的众人齐声叫好,但显着其中一道影子处于下方。

  “聂鹰,还不给列位家主请安?”正中间的中年男子威严的说。

  剑眉微微地上挑,聂鹰眉宇中闪过一丝不快。身旁的中年妇人瞧见聂鹰的神情,连忙拍了拍他的后背。

  轻呼口吻,聂鹰略显不耐地对着中间的三位男子道:“见过刘王陈三位家主!”

  现代都市中,人人入迷在款子的节奏,与权势的**之中,所谓的武学精英,只有在电视或是影视中才智看的到,更别说比之更为神秘的先天之法。

  刘王陈聂四列位族,各自传承上古修炼界,凭着功法的强悍性,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现如今,刘全,王通,陈明,聂鹰之父聂尚,并称为现代修炼界中四大宗师。而聂家的功法,更是剑修,威力极大,所以在四列位族中也是胜过其他三列位族。

  位置中间正在比试的,就是王通之子王乾与聂鹰的老大聂玄。。王通如今脸上的那丝笑容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能压过聂玄一筹。

  “聂鹰,最近这些年,怎么都不见你来我们家玩了?陈曦那丫头可是一直念叨着你。”陈明淡笑着道,瞧着刘全也对聂鹰有着几分莫名的态度,似乎三列位族的家主对聂鹰都很有一些忌惮之心。

  聂鹰正要答话,却听到聂尚身边一位妇人张口道:“我们家聂鹰啊,现在可是酒鬼了,天天不喝的醉熏熏,就是不乐意睡觉,你们三位想要见他,到城中的酒吧去转一转,保准能找到他。名琪,你这儿子也要好好地管教一下了。”眼神瞟向聂鹰身边的中年妇人,充满着挑衅。

  这句话一出,这位妇人与她身边的另一位妇人都是咯咯地笑了起来,与此同时,聂尚一丝不苟的脸庞上马上泛起了几分冷淡不悦的神色。

  “是,大姐。。。”

  “妈,这种人除了会争风嫉妒之外,其余什么也不会了,何须对她们唯唯诺诺呢?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就好,我的事,用不着你担忧!”后面的这句话,语气极为的凛冽。

  “你?”那位妇人柳眉倒竖眼看着正要发怒,却是被聂鹰那冷冷的眼神给硬生生地逼了回来,坐在位置上的身躯,感受十分的不自在。她身边的那位妇人立马闭上了笑容,如焉了茄子一样。

  “聂鹰,不得无礼?”聂尚沉声喝道。

  聂鹰冷冷一哼,眼光直接掠过这几人,饶有兴趣的看向清闲上的比试。聂尚面色马上阴沉无比,刘全等人连忙是威襟正坐,冒充关注着场中间的比试,心中,各人均是有着区其余心思详察。

  一道人影举起手中之剑,手腕轻微的一阵颤动,气力凝聚一点,整个剑身上的冷光马上划破长空一般,闪电般地射向照面的那道人影,凌厉而快速。

  “怎么把剑给扔了,这小子搞什么鬼?”

  看台上的几人,连同着周围众多的人均是好奇着此人的做为,王通更是从椅子上站起来,看那样子,像是要冲介入中间里去。刚刚的那一丝笑容,也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乾这小子,又在耍帅了?”聂鹰面露一丝少见的微笑,不成置否地对上了对方射来的眼光。

  聂家素来就是剑修,攻击力比同品级修炼之人已经要高上了一些,现在王乾居然是扔掉了手中的兵刃,岂不是找输吗?

  这一剑来势凶猛,聂玄也是微有些不解,王乾已经是占据了上风,为什么还要弃剑呢?长剑快速地射到聂玄的身前,来不及多想,连忙地往一旁闪去。可是眼神中,只见王乾的身影近乎是追随着长剑紧跟厥后,这么短的距离,快然而一眨眼,已被王乾冲到了聂玄的身前。

  聂玄大惊,不明确对方的速度怎么会是快了这么多?身躯快速地退却,手中长剑却是如毒蛇一样,迅疾地刺出。

  “聂家果真有一套!”王乾暗叹一声,如若是寻常,聂玄在稳住身躯的情况下,这一剑,势必王乾要闪避。但眼下嘛。。脚下用力,身子似鬼魅一样饶开了长剑,同时双手微微地弯曲,强悍的劲气凶猛而出,破开对方身体周围的气流,闪电般地击在聂玄的胸前。

  “噔噔”连绵几声的踏地声音响起,聂玄的身躯飞快地退却。这一掌虽然不能令聂玄重伤,可是在比试中已经输了,稳定身躯后,聂玄已是处在一条黄线之外。

  “好小子,有一套。”王通裂开嘴笑着,脸上万分的开心,还不时地瞄向其他三人快意很是。四列位族,聂家实力最强,晚辈门徒也是领先其他三列位族,今天他儿子漂亮地赢了聂玄,脸庞上自然极有色泽。而且,四家族现在的实力也是代表着整个修炼界的实力,王乾此时战胜了聂玄,实际上也是在修炼界中晚辈门徒第一,这份殊荣,王家已经许多年没有获得了。

  “王乾胜!”场中一位似裁判的人物多余的说了一句话。

  “二十余岁的年岁,就已到了聚气的修为,王兄后继有人了。”聂尚瞧了王通一眼,沉声道:“今天五年一度的四列位族比试完结,列位都散了吧。”聂玄狠狠地瞪了王乾一眼,随着人群即将要散去。

  无比犀利的眼神骤然射向聂鹰,王乾朗声道:“聂鹰,五年前你的修为就是到了聚气的修为,不知这五年来可有所进步?”犀利的眼神满是挑衅的意味。

  “五年前就是聚气境界?”高台上,十数人齐齐地震容。台上那众多的人纷纷将羡慕的眼光投向了聂鹰。

  散气,入气,聚气,凝气,敛气为后天之境,先天境界为炼气,玄气,融气,化气。共是九大境界,化气境界之后,就是传说中散仙之流。当今修炼界,因为水蓝星上的灵气匮乏,无数人恰在某一境界中,数年,甚至是数十年都纷歧定能胜利突破。高台上的四大宗师,最高的聂尚也然而是刚刚步入先天之境的炼气境界。。

  五年的时间,虽然纷歧定能让聂鹰突破到凝气境界,可是比之刚刚来到聚气的王乾无疑是要强上了许多。开心的神色瞬间在王通的脸上消失,聂尚身边的那俩个妇人眼神中马上充满了失落之色。

  “聂鹰,敢不敢与我比上一场?”挟着胜利之威,王乾高呼喝道。

  聂鹰淡然一笑:“我比不上你,比试也就不用了。”

  推却了王乾的挑战,可是场中的这么多人也不会认为聂鹰是怯战。二人虽然是同一个境界,然而,每一个境界中,也有着高下之分。甚至是在王通的心里也认为,王乾刚刚来到的境界会是聂鹰的对手,刚刚战胜了聂玄,他可不想转眼间,王乾又败在聂鹰的手上,连忙地对着王乾使眼色。

  “好了,今天便到此为止吧。”聂尚微笑着,显着情绪比刚恰好了许多:“名琪,带着几个位家主先到客厅中休息一下。鹰儿,跟我去书房。”

  没戏可看了,众人面带憾色逐渐散去。王乾凶狠地瞪了聂鹰数眼,后者如同没有看到似的,随着聂尚快步地走下高台,向着别墅的另一处走去。

  古色古香的书房,散发着一股清幽的香味。书房俩旁的书架上,摆满了各色的书籍,靠近窗户边,横放着一张庞大的桌子。

  “为什么到了聚气境界也不告诉我?”书房门轻轻地打开,走进了聂尚父子。

  “这个很重要吗?”聂鹰应道:“还是你认为这样的实力让你觉的我又有了一些价值呢?”

  “我们父子就不能好好地说话吗?”看了聂鹰一眼,并没有因为聂鹰的而动怒,“坐!”聂尚道了一句,自己坐在了桌子里侧的那张椅子上。

  “站着就好,有什么话快点说,我尚有事。”淡淡地声音在书房中响起。

  “聂鹰?”聂尚的声音蓦然高了一个分贝,但旋即又是消沉了许多:“你还在因为五年前的事情怪我?”

  聂鹰漠然道:“既然知道,何须明知故问?”

  “鹰儿,你是我最器重的儿子,自幼聪慧,天资卓越,聂家下代的家主也非你莫属。你这么聪慧的人,怎么会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呢?”瞧着聂尚的神情,颇有几分痛心的意味。

  聂鹰嘴角边自然而然地露出一丝邪笑,说道:“下代家主的人选,想必你和老大二哥都说过了吧?这个位置我不感兴趣。而且,你如果继续用这样的激将法放在我们身上的话,我敢保证,他日你百年之后,聂家必将兴起一场腥风血雨。”

  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桌子,聂鹰转身就向门口处走去。

  “聂鹰,岂非你就不能站在家族的态度上想一下吗?当年如果我不这么做,聂家说不定已经瓦解,还能让你现在过着如此悠闲的生活?”

  深深地呼了口吻,搭在门拴上的手逐步地放下,聂鹰沉声道:“五年前的事情已经由去了,我不想在提起。谁人死胡同是你逼我进去的,如今又要我走出来,我很难办到?”

  转过身子,继续道:“家族有事,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可是,我绝对不会用你的主意。聂祖传承无数年,我就不相信那么一次的扼难,就会让家族整个瓦解。父亲,您的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吧,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书房大门自动打开,聂鹰冷峻的面容迅速地消失在房中人的视线中,尔后房门又重重地关上。

  片晌钟之后,书房中,砰’地一道巨响,旋即‘卡擦’震响声不息,充斥着整个书房,庞大的噪声快速地传出门外。数分钟后,声响才缓慢地消散,直至恢复成与往常一样的那种清静。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