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捡了一个小师弟

捡了一个小师弟

长梦唤不醒 著

连载中仙侠

一个修为不知深浅一心只为成仙的俊美少年,阴差阳错被一个洒脱不羁、粗枝大叶的剩女道士“捡”回了家,从此慢慢开启专宠的不归路,当相互欣赏的两个人在漫漫寻宝求仙路中彼此的牵绊越来越深……梦想并不酸,那只是你心中一直想做却没有去做的事情。善良并不假,可怕的是…

34.7638万字|30次点击更新:2019-06-25 01:03:1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个修为不知深浅一心只为成仙的俊美少年,阴差阳错被一个洒脱不羁、粗枝大叶的剩女道士“捡”回了家,从此慢慢开启专宠的不归路,当相互欣赏的两个人在漫漫寻宝求仙路中彼此的牵绊越来越深……梦想并不酸,那只是你心中一直想做却没有去做的事情。善良并不假,可怕的是…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在这评判纷歧的评论中,总有那与众区别。

  只听与桃央隔着一桌的另外一桌上中的一单人涎着淫笑对着另外的几单人谈论道:

  “众位,要说这瑶歌在以往来说在这峣水,那也算是首屈一指了,可是现在嘛……啧啧啧。”

  说完一捋自己的衣袖,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却闭嘴不言了。

  另外几单人正等着他说呢,其中一单人等不及道:“现在这瑶歌也是峣水第一的绝色啊……”见他仍然不应,只是笑的却意味深长,这人转念一想低声说道“岂非在这峣水尚有比瑶歌更美的……?”那人快意地一笑,意思不言而喻。

  另外几人都是好这一口的,听这话音,连忙来了兴致,非要让他说出正主是哪家的。那人看了台上的瑶歌一眼,对几人说道:“瑶歌与那位比起来容貌上倒是不差什么,但就是……”话说一半顿住了,如同想个什么词形容更贴切,

  “太素了。”

  几人更是被他的话勾的按捺不住要他详细说说,比瑶歌还诱人,那那位到底是怎么样的风情?那人连形容带比划将那位未曾碰面的尤物形象深深扎根在几位脑海中,众人皆是一阵神往,不禁就有人问了,到底尤物是谁家的?

  那人却一阵惋惜,“这等人间绝色,我等现在却是享用不到了,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几人更好奇了,“却是谁?又被谁占去了?”

  那人四周几人低声说道“这尤物就是商行周老板家新纳的小妾……,那姿色,绝了!”想到那尤物,又不禁一阵叹息。

  “听说最近周老板新纳了个小妾,可是却没人见过容貌,你又是怎么看到的?”众人问道。

  那人遂将自己在街上怎么怎么对尤物惊鸿一瞥的,又将最近听说的周老板家这小妾的传言一一说了个详尽。

  “听说周老板自从这小妾进门,那是夜夜**,整日与那尤物厮混在一起,连生意都鲜少打理了。”

  另一单人听到这,贼笑着对着几人打趣道:“怪不得上次见到周老板,就见他一副面有菜色,神情恹恹的,想这周老板才过而立几年啊?果真最难消受尤物恩啊……哈哈哈!——”

  另一人却笑接道:“若有那尤物在怀,谁能忍得住啊?……”

  另外几人争相赞同着……

  这荤素不忌的话却是一字不落的被坐在旁边的桃央和小金子听进了耳里,桃央素来还对他们说的谁人比瑶歌还美的女子感兴趣来着,然而这越听越离谱了。

  只然而这峣水居然尚有我桃央不知道的新来的绝世尤物?不行一定要去看看,而且这事儿……总感受有些异常。

  台上瑶歌的献艺已经完结了,桃央等不及去看尤物,和孙妈妈招呼一声就出了门,小金子跟在她后面,二人一跃就上了最近修建的屋顶,此时夜色渐浓,四下望去,除了最富贵的这一条街仍然灯火通明以外,其他地方都已经关门闭户了,大片的暗夜中,只余点点灯火四散各地。

  小金子这还是第一次和她出来胡混,虽大致猜到她可能要去他们说的谁人周老板的家,可是却是对这个镇上的人家并不相识,所以只能随着前边谁人跳来跳去异常活跃的蓝色身影乱飞!

  最后终于落在一户门庭十分恢弘的人家眼前,桃央刚在想这里屋宇这么多,还要逐步找……,那里小金子已经指着一个景致宜人可是仍然灯火通明的院落告诉她就是那间。

  桃央给了他一个满足的眼神,就几个飞跃,落在那间院落正屋的房顶上,悄悄揭开屋顶的几片瓦,拆掉多余的稻草,那手脚熟练地一看就没少干这种事。

  而正好屋顶的下方就是红袖楼中几人说的周老板的新纳的小妾的房间,而此时的周老板和那尤物正热战方酣中,桃央左扭有妞就是看不到那尤物的脸,然而看这身材倒是和那几人说的不差,确实有傲人的资本啊啧啧啧……

  一旁小金子对这女人简直叹为观止了,过半夜扒人屋顶,看人亲热,这种事古往今来也就她做的怡然自得,津津有味!

  为了满足她看尤物的愿望,而少看点别人的妖精打架,他正要将那尤物的脸扭过来给她看的时候,桃央突然惊异一声。

  未等他反映过来,她已经直接冲到别人正在亲热的屋子里了!等到小金子落到屋子里的时候,桃央已经将那尤物一掌拍下了床,正施法将她困住。

  而床上的周老板已经吓呆了,落下来的小金子看了一眼,一旁的被子立马将他裹了个严实。

  过了一会儿,床上的周老板终于反映过来,看着突然冲到屋子里的一大一小,高呼的招呼人赶忙进来,语无伦次的问他们是何人。

  终于将地上的尤物封住的桃央,正松一口吻的时候,突然听到周老板的质问,连忙呛声回道:“你问我们是何人?我们是救你命的人!”

  “我这好好的,你们这夜闯民宅,谋害我的尤物,还强词夺理?!”周老板更生气的指着眼前的两人就要让进来的仆从将他们拿下。

  “你仔细看看,你这尤物到底是什么玩意?!”桃央也不跟他费话,忽略四周未满的仆从,径自走到衣衫不整得周老板眼前,一下子就将他拽到地上被困住的尤物眼前要他仔细看看清楚。

  这时只看法上原自身姿妖娆的尤物,神情痛苦,形体忽隐忽现,身体下半部却逐步幻化出一个蛇的尾巴来,一忽儿却又是人的腿,这可把正趴那看的周老板吓得够呛,连滚带爬退却数米,恐慌的手指着那尤物,却是连话都说不出了。一众仆从看到此情此景也惊的退却数步,无人再敢近前。

  而桃央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周老板越发恐慌万分了。

  “你这胆大蛇妖,也不看看这峣水是谁罩的地儿,居然敢在此灼烁正大的吸食人精气,今日就在此将你打回原形!”桃央说着就要施法。

  可那困住的女妖却突然向桃央跪下连连叩头,头触底咚咚响,边哭着解释道:“道长开恩,道长开恩——,小玲知道道长的厉害,可是今日并非是小玲要吸食和周郎的精气,实在是小玲刚修成人形不久,心性不坚,这精气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味美,所以不自觉就……,可是小玲与周郎确实是两情相悦的,小玲是仰慕周郎的,而且当初还是周郎救了小玲,小玲又怎么会害他性命呢?求求道长放过小玲,玉成小玲——”。说完又是咚咚的磕起了头。

  此时躲得数米远的周老板听了这些话,怎么可能还愿意放过那蛇妖,连忙急着撇清两人的关系,只想让桃央赶忙收了这吸人精气的蛇妖。“道长,道长,我跟她并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我路上捡来的,我是受她蛊惑才收了她做小妾的,这妖精害人道长赶忙把它收了啊!”看着一边痛哭的昔日情人,真是一丝情分也无。

  那里还在求桃央玉成的蛇妖小玲,听到这绝情的话却是愣住了,身体上的伤不及心田的悲痛欲绝。

  恰好此时听到骚乱的郎中人被搀扶着走了进来,看到一边已经半人半蛇的小玲以及另一边惊吓太甚的丈夫,又看到站在屋子里的另外两单人桃央和小金子,却是认得桃央的,径自略过旁人,直接问桃央道:“金道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梅儿,这里太危险了,你身体错误,赶忙回去休息吧”一旁的周老板不想让夫人知道他被蛇妖骗了,赶忙走过来阻止她。

  桃央也很是纳闷,这周夫人一个月前见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却如此病弱?

  周夫人也不理周老板的阻止,指了指地上已经不哭不闹一副木然的小玲说道:“这是老爷前几日纳到贵府的小妾,为何形成这副容貌?”

  见她执意要知道事情真相,桃央将她知道的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没想到周夫人听完之后,却是格外清静,如果不是眼中隐匿的哀伤,还以为这事基本与她毫无关系呢,静默了一会儿,周夫人突然说道:“金道长,将她放了吧。”

  桃央还未说话,那里周老板已经急了“梅儿,不成!……”

  只是还未等他说完,周夫人就打断了他“砚之,放她走。”语气里少见的强硬。

  小玲既惊讶又谢谢的看着郎中人,她知道这个女人曾经是她的情敌,然而自从她进了这个家,却很少在见到她,更没有和她说过话,印象中就是个沉静的特殊的女人,没想到今日却被她救了一命,再看向昔日的情人却奋力的要取了她的命,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想到自己的往日痴情,还是自己太单纯了啊。

  周老板还想再说什么,桃央却一步上前,走到小玲眼前对她说道:“人妖殊途,别执迷不悟,今日郎中人念你心纯,放你走,你且好好修行,不要再被明面浮华所骗了,走吧。”手势一挥,困住蛇妖的法力连忙消失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