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星王朝

星王朝

废稿三千万 著

连载中玄幻

平凡少年吐骨浑,一步一步打出地球。。。

48.3078万字|30次点击更新:2019-06-17 11:54:0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平凡少年吐骨浑,一步一步打出地球。。。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太甲五十七年六月,某日,太阳系边缘,漆黑、深邃、寂静。

  一个麦芒轻重的光点于虚空中发生,闪烁几下,旋即如吹气球般迅速膨胀,数秒之后已膨胀成一个周遭十数丈轻重的耀眼光球,周边的虚空亦扭曲呈涟漪状,忽听“嗞”的一声轻响,光球破碎成一个大洞,大洞内隐约可见电光闪烁,又听“呼”的一声,一辆由四头覆甲异兽牵引的t形双轮战车自洞内冲出,如履平地般在宇宙深空之中奔行一段距离后才逐步停下。

  t形战车之上可见立着一位高峻魁梧的威严老者,他手握一把古朴大剑,相貌与地球人无二,只是他发梢缭乱、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丝已经干枯的金色血迹,玄色甲胄的右护胸和右护肩大部已龟裂残伤,似乎刚从一场生死大战中逃脱出来,在他身后,被撕裂开的虚空大洞正在逐步闭合,恢复如初。

  老者逐步将大剑插入背鞘,如炬的眼光以一个极高维度的视野,穿越百亿公里的距离审视着那颗蔚蓝色行星,以及那座包裹了整个星系的亘古禁锢大阵和那颗为禁锢大阵提供无尽能量、正在熊熊燃烧的庞大恒星,他冷冽的面庞上闪过一丝不成思议,然后又摇头苦笑,低声自语道:“神祇陨落之星,没想到才脱离两万年而已竟有如此巨变,太出乎我的预料了,这对我们始人族来说真是莫大的讥笑!”

  一段尘封的纪忆,萦绕着两万年斑驳的心情,令老者陷入深深的回忆,良久,他回过神来,喟然一叹,“然而,既然你们如此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有我鸿毅在,神祇陨落之星必将成为千星帝国的墓地!”

  心意已决,大剑出鞘,战意滔天。

  老者一手持剑,一手蓦然策动缰绳,那四头覆甲异兽如通人性,接连“哞吼吼”数声长啸,于太空中奋蹄向前,初时速度不快,之后越来越快,几个呼吸之间,人和车已化作一道黑色残影疾速射向那颗蔚蓝色行星,从太阳系边缘到地球一百多亿公里的距离,须臾莅临。

  霹雳,地球轻轻一颤。

  荒芜的塞伯利亚南部大草原上,赫然被凿出一个直径达千米、深达二百多公里的倾斜圆滑隧洞,隧洞止境,是一座无比恢弘的史前文明遗迹。

  ******

  距隧洞以南九十公里有座玩意走向的小山脉——居胥山,山麓南方有一小村寨曰有熊村,有熊氏世代在这里游牧狩猎。

  当夜,从地底传来的消沉轰鸣声惊醒了酣睡中的农村,鸡鸣狗吠之声无间于耳,低矮的农舍里陆续有灯光被点亮,从窗户透出。

  鳏居的族长有熊弼也被惊醒了,他逐步坐起身子,拧亮床头灯,开始窸窣身着。

  “笃笃笃、笃笃笃”,有熊弼的房门被急促敲响。

  “谁?”刚刚身着整齐的有熊弼警惕问道,顺手抄起搁在床边的大火力火药枪,哗啦一声拉开枪栓,瞄准房门。

  “族长,是我,胤老三!”门外传来有熊胤消沉的嗓音。

  有熊弼略松一口吻,他压低枪口走上前将房门打开,只见自家院子被五六支火把照得透亮,有熊胤和十几个神色略显惊慌的男性族人就杵在院里,他连忙走出屋子,沉声道:“你们慌什么?”

  族长的稳重镇静犹如一颗安心丸,连忙抚平了族人的慌忙情绪。

  “族长,”有熊胤上前一步,“我听认真夜间值守的建达侄儿说天上如同掉下个玩意,恰好就落在山那里的青禾牧场四周,然后就地震了。”

  “喔?尚有这事?”有熊弼奇道,习惯性地抬头朝居胥山那里望了望,山那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又仰头望天,天空中铅云密布,凉风裹挟着绵绵细雨淅淅沥沥,时不时还陪同有电闪雷鸣——天现异象!有熊弼心头一凛,“今夜是哪个班组值守青禾牧场?”

  “是坤叔的二号班组和吐骨泊的四号班组在青禾牧场值守。”人群之中有人回道。

  “联系他们了吗?”有熊弼继续问。

  “已经联系过了,”有熊胤回道,“可都没能联系上,如同没有卫星通信信号。”

  有熊弼略一思忖,然后一脸凝重地转身回屋,再出来时他手中多了一台大功率量子卫星电话,他试验拨打有熊坤和吐骨泊的卫星电话时,却发现自己手上这台大功率量子卫星电话也未能吸收到卫星信号。

  “没有卫星信号?”有熊弼心头一紧,不祥之兆油然而生,他低头想了又想,然后侧头对有熊胤道:“胤老三,你去备车;阿田和大楞,你们叫上一号和三号班组的所有组员,备足武器弹药;建达,你去警戒台敲钟。”

  经由十几分钟紧张准备,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村民分乘四辆铁甲车在“当、当、当”的警钟声中驶出有熊村,驶向青禾牧场。

  ******

  青禾牧场,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被浇成落汤鸡的二号和四号班组二十七条精壮男子正趴在隧洞旁呈一字并列的四辆铁甲车车顶,被眼前一幕奇景惊得目瞪口呆:数不胜数的飞鸟走兽、家禽牲畜如洪流般从田野的漆黑地涌出,发狂一般跃入一个莫名泛起在大草原上的庞大隧洞中,其中不乏三五成群的六足剑角马。

  六足剑角马是经由基因优化重组而成的新物种,草食性,因其生有六足、马首具一剑形长角而得名;此角马体型高峻强健,反映敏捷速度奇快,唯一的缺点是生性爆燥极难驯化,可一旦被驯化就是及其优秀的战场坐骑,因其在战场上展现优异获赠一外号“陆地奔雷”,在地球全空域禁飞已五十七年的现在,拥有一匹“陆地奔雷”坐骑相当于拥有一艘陆战型机甲,是一种赴汤蹈火的良驹,而有熊氏族正是为兽化人大领主“噬冰狼王”猊曼驯化饲养“陆地奔雷”的“人奴”部落。

  “坤叔,现在怎么办?”车顶湿滑,吐骨泊一边问,一边弓着腰异常警戒地躲闪着不时低空掠过车顶的飞禽朝有熊坤身边靠拢过来,斜挎在吐骨泊肩上的火药枪枪托不时与车顶的铁甲壳磕磕碰碰,咣当咣当直响,“照这样下去,咱村的‘陆地奔雷’全跑进这隧洞里去了!”

  “我看到了,”有熊坤神情有些暗淡,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跃入隧洞的飞禽走兽,“你联系上族长了么?”

  “没有,”吐骨泊一个侧身闪过一只低飞的绿头大雁,举起手中的卫星电话晃了晃,“还是吸收不到卫星信号,你说是不是眼前这个隧洞影响了卫星通信?”

  “应该是受隧洞的影响,”有熊坤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按理说在草原上凿出这么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不管是陨石或是其他什么玩意,理应石破天惊才对,可适才你也感受到震动了吧?也就三四级地震的规模,这么轻微的震动,却凿出这么个大洞,不合常理。”

  “嗯,”吐骨泊点颔头,“我长这么大,也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多的飞禽走兽如此疯魔,难不成这大洞里有什么离奇?”

  “是很离奇。”有熊坤说着,他的身体朝边上挪了挪,示意吐骨泊俯卧到自己身旁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坤叔?”吐骨泊侧身卧倒,“咱总不能就在这傻看吧,要不要派人回村里给族长报信?”

  “有定要,”有熊坤点颔头,“这么多‘陆地奔雷’跑进这个隧洞里,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下个月初就是咱们村给猊曼领主缴纳“岁币”的日子,如果到时候凑不齐五百头‘陆地奔雷’,”有熊坤顿了顿,凛然说道:“咱们可都别忘了太甲三十三年那场惨案!”

  有熊坤的后一句话让吐骨泊脊背瑟瑟发冷,虽说老一辈的族人总不愿意提及太甲三十三年那场惨案,但他也小道消息不少那时的情况,传言当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导致“陆地奔雷”大批死亡,到法则时日村里无法凑齐五百头“陆地奔雷”,猊曼便拿有熊氏族的人头凑数,总共屠杀了有熊村共三百二十一个村民——恰好每户杀一人。

  “岂非又是一场无妄之灾?”吐骨泊心中怅然,想回家中的娇妻和两个半大的孩子,他怎可束手待毙?

  “坤叔,要不我回村子一趟报个信?”吐骨泊主动请缨。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脱离。”有熊坤摆摆手。

  “为何?”吐骨泊不解。

  “现在青禾牧场出了大事,你我身为护卫组组长,在未探明情况之前,岂能脱离?”有熊坤伸手搭在吐骨泊厚实的肩膀上,“另外,咱还得稳定人心,否则咱这两组队员我看要吓破了胆子,吓破胆子的成果是会出意外,会死人!”

  吐骨浑向四周扫了一眼正匍匐于车顶、战战兢兢的二十几族人,“好吧,我不回去,只是接下来怎么办?您可有主意?”

  “有!”有熊坤思忖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寻回咱们的‘陆地奔雷’,这关系到全村人的性命,所以我想咱们二十几单人一起进洞寻一寻,看看能否把‘陆地奔雷’找回来。至于报信这种小事,我让长富带两单人回去就可以了。”

  “您的意思是咱们两组人一起进去?”吐骨泊问。

  “对,人多一点,遇到危险也相互有个照应,”有熊坤回道,“你是四组的老大,所以我征求你的意见。”

  “这……也好,只是……”吐骨泊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有熊坤问。

  “咱贸然进洞,会不会太冒险?”吐骨泊不无担忧道,“这个隧洞实在太离奇,万一列位有什么不测……”

  “你觉着尚有比丢失几百头‘陆地奔雷’更糟糕的事?”有熊坤反问。

  “好吧,”吐骨泊默然片晌,长长吁了口吻,“原本我想回村里多叫些辅佐再进洞里搜寻‘陆地奔雷’,然而既然您已经有了主意,那就依您的意见办吧!然而我区别意所有人都进去。”

  “那你的意思?”有熊坤反问。

  “一拨人留下,一拨人进去。”吐骨泊指了指有熊坤,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坤叔,您留下,我进去,以免万一有什么不测,导致全军淹没!”

  “这……”有熊坤闻言微微一怔,但吐骨泊的建议又很是在理,他只得应承道,“小泊,难怪族长老在我眼前夸你心思缜密可堪大用,这一点坤叔还是比不上你呀!行,我同意,咱马上召集人!”

  二人连忙下车将两组人召集过来,先宽慰一番组员们的恐慌情绪,并简朴做了战前策动和安置,然后将二、四组总共二十七人分成三个小队,第一小队三单人,由长富带队返回村子报信;第二小队十五人,由吐骨泊带队进入隧洞中搜寻“陆地奔雷”;剩下一队人由有熊坤带队留在原地,作为后援。

  情绪逐渐平稳下来的组员们开始分头做准备,有熊坤走到吐骨泊眼前握住他的双手,眼神充满关切,“小泊,这个隧洞里定有凶险,十四个族人的性命交到你手上,作为组长,你责任重大,希望你能把他们平安带回来!”

  “嗯,”吐骨泊用力点颔头,“您放心吧坤叔,只要我还在,绝不放弃任何人!”

  “好!”坤叔轻轻朝吐骨泊的胸口一捶,“尚有,家里尚有啥要交接的,只管跟坤叔说!”

  “没啥了,就是有点放心不下韵仪和浑儿、藩儿兄弟俩。”吐骨泊忧心忡忡道。

  “你就放心去吧,”有熊坤拍了拍胸口道,“真有个闪失,只要我有熊坤还在,绝不会让你们家过一天苦日子!”

  “那我就先谢过坤叔了!”二人的手再次紧握。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