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书海遗珠

书海遗珠

白飞 著

连载中仙侠

踏破天外天,遍寻界中界。诸般神通不屑看,一心只求无上文。这是一个嗜书如命的知识分子为寻好书游历诸天万界的故事。第一卷【玉之间】为纯武侠,新朋友可直接从这一卷读起。

81.6075万字|11次点击更新:2019-05-26 23:15:2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踏破天外天,遍寻界中界。诸般神通不屑看,一心只求无上文。这是一个嗜书如命的知识分子为寻好书游历诸天万界的故事。第一卷【玉之间】为纯武侠,新朋友可直接从这一卷读起。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哥哥,我好畏惧。”

  陈珈珞找到妹妹的时候,她正抱着膝盖躲在村东头的破屋里,身上全是擦伤的痕迹,因冰冷和恐惧而瑟瑟发抖。

  “雯雯,快跟我回去,爸妈费心死你了。”

  听到这句话,雯雯抖得更厉害了,煞白的脸色在隐隐月光的照耀下,竟像是没有生气的大理石。使那素来清秀的面庞,如今也变得格外骇人。

  陈雯雯将头埋在胸前,强烈地抗拒着:“不要,雯雯不想回去!”

  “你这是干什么呀!”陈珈珞恨恨地一蹬脚,道,“太奶奶去世,家里忙成一锅粥。你怎么在这个时候使性子呢。”

  陈雯雯猛摇头,说道:“不是的!是妈妈她逼我睡觉,我好畏惧,就逃出来了。”

  陈珈珞听了,不由愕然:“傻孩子,睡觉有什么好怕的。”

  “太奶奶就是睡着睡着,再也没有醒过来!雯雯畏惧,雯雯不想睡觉!”

  直到如今,陈珈珞才明确通常里温顺的妹妹突然离家出走的原因。她通常里最亲太奶奶了,直面亲人的死亡让年幼的她第一次对死亡发生了认识,那莫大的恐惧充斥心头,让她无法入眠。

  可就算明确了原因,陈珈珞却不晓得该如何去启发妹妹。

  他虽然比妹妹虚长几岁,却也然而是个初中生。生死之间的恐怖,未必比见证了太奶奶最后一面的妹妹相识得更多。

  他晓得,这个年岁的孩子最爱钻牛角尖。自己若是强行让她跟自己回去,她说不得还会跑出来。可是要怎么才智把她给劝回去呢?

  就在他暗自沉思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哀嚎声,同时村内锣鼓大作,吹号之声阴郁绵长,如泣如诉。陈珈珞一听,知道是守夜开始了。

  他心中更是焦虑。突然间,他想到了村里一直流传的故事,便对妹妹说:“雯雯你别怕。哥哥想到主意了。”

  一听此话,陈雯雯猛地抬起头来,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道:“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陈珈珞溺爱地拍了拍妹妹的小脑壳。

  俗话说得好——长兄如父。

  山村内里,列位条件都不太好,身强力壮的都到外地去打工了。陈家也不破例,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母亲身体不适需要休养,一家老小全靠陈珈珞拉扯。通常里除了太奶奶,雯雯最亲的就是珈珞这个哥哥。如今听到哥哥打包票,他马上激动了起来。

  “太好了。雯雯就知道哥哥最好。”

  看着喜笑颜开的妹妹,陈珈珞暗自下定了刻意——一定要帮妹妹解决这个烦恼。

  “走吧,要跟紧我哦。山路错误走,记得抓住我的衣服。”

  “嗯!”

  若是让村里的人知道半大的两个孩子半夜摸黑上山,一定要急死。老佛村远离城镇,至今未被开发,竟无平整的路径与外界相连。走山路去最近的镇子少说也要步行四五个小时。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老佛村的人常年栖居深山之中,还保留着淳朴的民俗与对自然的敬畏。在这里,封建传统依然大行其道,鬼神之说流传甚广。

  故老相传,在村旁铜佛山的山顶,有一间小小的寺庙。那寺庙虽然没人打理,却像是受着什么神秘的气力呵护似的,毒虫猛兽自行规避,风吹雨打屋檐无损。村众人皆言,有鬼神居于其间。

  每年春耕之际,村里城市举行庞大的祭祀运动,来向寺庙中的神灵祈祷,保佑今年风调雨顺。

  这铜佛山状似一个拈指跌坐的佛陀,正面是陡峭的绝壁,倾角甚大,要上山只能从一旁绕上去。那山林之间毒蛇虫豸不知其数,林深叶茂难见天日,就是老练的猎人也难以分辨偏向,更别说十几岁的孩子了。

  哪知陈珈珞心疼妹妹,想到那山中寺庙如此玄妙,说不定可以化解妹妹心中的烦恼。便强撑一口吻,向着山上行去。

  山中荆棘丛生,没有宽阔的路径。两单人一路行来,衣衫破烂,身上处处是伤痕。再加上山林中阴风阵阵,不时夹杂着野兽的嚎叫,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陈珈珞直到此时,方知自己逞强而行是何等的危险,心中微生悔意。

  他转过头去看妹妹,却发现她虽然气喘吁吁,憔悴不堪,神色中却全无惊慌之色。想到妹妹总算是挣脱了那疯魔般的状态,陈珈珞心中忍不住有些喜悦。

  他在心中暗忖:而已,既然雯雯都不畏惧,我这个做兄长的,又怎么能中路而废呢。

  连忙奋起余力,拨开荆棘,也不管脚底的疼痛了。

  然而他却不知,陈雯雯之所以不畏惧,只因为她敬爱的兄长在前方引路。

  经受责任的一方总是要比被动行事的一方越发需要勇气。

  两单人又行了许久。夜色逐渐稀薄,从枝叶的偏差间,可以看到天边的渐露的晨光。

  跋涉了一夜的二人疲劳异常,陈珈珞正盘算招呼妹妹休息一会,却听得妹妹在身后高呼:“哥哥,你快看,那是不是寺庙?”

  陈珈珞往前走了几步,爬上一块石头,凝思注视。

  只见草木掩映之间,斜飞出一樽檐角。这深山之中,还未曾听过有其余修建,不是那古寺,还能是什么?

  “还是雯雯你眼力好,一眼就望见了。”

  陈珈珞夸奖了一句。

  两单人纵是腰酸腿疼,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勉励最后一股劲,向着目的走去。

  到得地头,陈珈珞已是手脚乏力。陈雯雯更是不济,已经连道都走不动了。掀开鞋子一看,脚底板全是水泡磨破后的血痕,让人看得心疼不已。

  两单人歇息了一会,相互搀扶着走了进去。

  这寺庙并不甚大。

  进去就是大厅,后边也没有厢房。只这孤零零一座大佛,端坐在大厅里。持不动明王法相,威严无比。

  陈珈珞进去之后,扣头就拜:“上神保佑。小人乃山下老佛村的山民,此来只为舍妹求解。舍妹眼见亲人离世,竟是日日不敢入睡,深受折磨。万望上神赐福,授予舍妹不用睡觉的要领!”

  说罢,这个至情至性的少年在佛像前恭恭顺敬地磕了九个响头。

  陈雯雯见状,感动不已,也学着哥哥跪下来叩头。

  一时间,这尊不知有几多岁月没有人来过的寺庙间,只有那灌注了亲情的扣头声不息响起。

  且说那陈珈珞,磕了九个响头,竟是将前额撞得鲜红一片。

  他为人最是认真,要叩头便全力以赴。作真是要肝脑涂地。

  如今抬起头来,但觉眼前突然一花,便要摔倒在地。要知道,他摸黑攀山已是不易,中缅怀着家里的法事,兼且必须得照顾妹妹。桩桩心事压在这个少年的心头,如今扣头之后本自眼花,眼看就要不支晕倒。

  突然间,那尊黏土做的佛像迸发出万丈金光。被那金光照射,气血虚浮的陈珈珞竟像是沐浴在热水中一般,只觉着全身洋溢着一股暖意,舒畅无比。不仅多日来的疲劳一散而空。更是觉着身子健硕了许多,身体上有着用不完的气力。

  就在他惊讶之间,那佛像浑像是经受不住那股莫名的气力,一下子崩裂开来。

  土石飞溅,却没有一块砸到陈家兄妹身上。

  陈珈珞侧目望去,只见从那裂开的佛像中,有一方大红色的袈裟飘了出来。上面纹着许多淡金色的梵文,宝相庄严,令人想要顶礼膜拜。

  恍忽间,他如同听到了一个大如洪钟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引起万物的共识:“今有沙门至宝大日袈裟,上刻道经一卷,习之可得长命。赐予信佛礼佛之人。”

  随着这一言,那方袈裟便向着陈珈珞飞来。

  说来也怪,那方袈裟本自佛光闪烁,一遇到陈珈珞的身体,却像是寻常的破布般颓然坠下,上面的经文也隐去不见。

  晕迷中,陈珈珞只听有一人对自己说道:“汝既为舍妹求得长命之术,从今往后,舍妹自当无觉无眠。却当有汝大睡三年,以作补遗。”

  此言之后,陈珈珞但觉自己坠入莲花般圣洁的梦乡之中,精神不息上升,竟似要飞向那庞大遥远的星空中去。

  在他一旁的陈雯雯但见那袈裟罩住哥哥之后,哥哥就是昏睡过去。她刚想靠近过去,却听闻“哄”的一声,一条黑色的水柱冲天而起。

  她定睛望去,原来是那佛像的底座崩塌,露出一条深深的通道。那黑色的液体,就是从那洞中喷发而出。

  又累又疲的陈雯雯受了这许多惊吓,却是毫无知觉。如同在获得不眠不休的那一刻,某些属于凡人的特质也随之被剥夺了。

  她抱住昏睡的哥哥,向着山下疾奔而去,生像是有着无穷的气力。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