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网游之天谴修罗

网游之天谴修罗

火星引力 著

完本玄幻

为了拯救绝症妹妹的最后希望,凌尘进入新开启的虚拟游戏世界,并加入一个全是女孩子的小型工作室,从此踏上他的巅峰之路。 一弯几乎被历史遗忘的上古邪物“天谴之月”成就了他不可超越的巅峰神话,也让他在不知不觉间踏上了一条注定遭天之谴罚的修罗之道。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网游之天谴修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660.842万字|6188次点击更新:2019-01-15 04:03:2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为了拯救绝症妹妹的最后希望,凌尘进入新开启的虚拟游戏世界,并加入一个全是女孩子的小型工作室,从此踏上他的巅峰之路。 一弯几乎被历史遗忘的上古邪物“天谴之月”成就了他不可超越的巅峰神话,也让他在不知不觉间踏上了一条注定遭天之谴罚的修罗之道。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网游之天谴修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新书预览(2)

  【上一章居然发到了VIP章节,而且我才发现,万分对不住--||】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岂非我还没有死?我显着坠下了绝云崖,怎么可能还在世!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连不适感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云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赫然发现,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红色的曼联,渲染着一种喜庆的气氛。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随着,一个女孩的悄颜泛起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秀气的瑶鼻娇翘,一双透着深深惊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感人。整张面颊温婉柔美,明艳照人。小小年岁便有如此风姿,长大之后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倾城艳色。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云澈短暂的懵了一下,三个字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小姑妈?”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额头上,她的神色也越发放松了一些,欣喜道:“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太好了,适才差点要被吓死了。小澈,你身上现在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面临少女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云澈有些木然的摇头……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

  “你先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告诉你爷爷。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突然晕倒,你爷爷差点没急疯了,适才亲自出门去请司徒先生了。”

  少女急切之下,并没有发现云澈神情中的异样,她按着云澈的肩膀让他躺回床上,然后脚步赶忙的脱离。

  门被关上,云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双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里是天玄大陆七国之一苍风帝国最东方的小城――流云城,而他,是流云城萧家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萧澈!今年刚满十六岁。

  这是他现在的身份。

  他的纪忆,和在沧云大陆那二十多年的纪忆马上重叠在一起,让他一阵恍然。

  我是萧澈……那沧云大陆的纪忆又是怎么回事?

  岂非是在沧云大陆死后,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错误!自己显着就是萧澈!这个房间的一切自己都无比熟悉,从小到大,所有的纪忆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履历,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纪忆!

  岂非沧云大陆的一切,仅仅新书预览(2)

  是一场梦?在自己坠下绝云崖后,梦突然醒了?

  但沧云大陆的纪忆同样清晰无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现在应该是萧澈,他恍然片晌,眼神终于逐步清静了下来。思绪也逐步的清晰。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外面的天空还未大亮。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天还没亮,他就被小姑妈喊醒,换上一身大红的喜衣,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然后,他便感受全身无力……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这时,一抹异样的味道从他的唇边传来,萧澈将嘴唇微微一抿,马上脸色微变。

  这是……弑心散!!

  在沧云大陆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云澈对天下万毒了如指掌,可以说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毒,无论是什么毒,他只需轻轻一嗅,就能瞬间识辨出这种毒的名字和组成。同时,拥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厉害的毒,也不成能伤害的了他。

  弑心散,是以绝魂草和紫纹海棠所制成,溶入水中后无色无味,入体后十几秒的时间便可夺人生机,直接毙命,尸体上甚至不会展现任何中毒的痕迹。

  萧澈眼神一阴,瞬间明悟。

  原来,他适才不是晕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弑心散,然后被毒死了!死后循环转世,生在沧云大陆,在沧云大陆坠下绝云崖后……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刚刚死去的身体上!

  虽然这种事听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但这是萧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体基本没有抗毒的能力,为什么刚刚接触了唇边的弑心散,现在却是完好无损?

  一抹轻微的异样感从他的左手手心传来,萧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发现,掌心部位,竟然印着一枚绿色的圆形印记。

  这个印记的形状、颜色、轻重……清晰是天毒珠一模一样!

  在堕下绝云崖前,绝境中的他直接把天毒珠给吞到了腹中,他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什么成果。而此时,这个手上的印记,竟似是天毒珠也随着他一起穿越了过来!

  “天毒珠……”发怔的看着这枚神似天毒珠的印记,萧澈下意识的默念一声。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手心的绿色印记突然释放出一团碧绿的光线,他的眼前马上没由来的一恍,大脑一阵轻微的眩晕,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时,他周围的世界,已经形成了茫茫的绿色新书预览(2)

  。

  这个绿色的世界空旷一片,看不到边际,四处充盈着独属天毒珠的微弱气息,萧澈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确,自己的精神竟然进入了天毒珠的内部世界。

  原来天毒珠内部,居然尚有这样的广宽世界!更不成思议的是,自己不计成果的吞下了天毒珠,居然让天毒珠随着自己穿越,还似乎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门!

  既然能进来,那定然也能出去。

  萧澈闭上眼睛,意念微动,马上,周围的绿色世界快速溃散,让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是谁人熟悉的房间。

  看着掌心谁人浅绿色的印记,萧澈逐步的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成思议的事,但自己不仅死而重生,尚有着两世的纪忆。能够,是老天都不忿他这两世运气的凄凉,从而大发慈悲给了他一次再获新生的契机!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序章初遇

  华夏国中州市边郊,正午。

  这是一条再普通然而的平民区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着大地,也烘烤着为数不多的行人,让经过的行人偶然会埋怨或咒骂几句这让他们不适的天气。这里虽算不上冷清,但也不会有市中心那般的热闹和富贵。

  街道的边缘,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阳似火,他却是一身裹体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经是无比滚烫,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让人连碰触都不敢的水平,这样的黑衣,这样的地面贴在皮肤上的感受让人仅仅是想想城市心田发怵。而这单人,已经趴在这里整整一天一夜。

  “这单人怎么还在这里?”

  “能够是已经死了把。”

  路人的眼光在他身上只会短暂的停留,然后便会赶忙脱离。栖身在这里的人大部门生活在社会的底层,逐日为了生计匆匆忙碌,在这单人性冷漠的社会,善良对他们来说是最廉价的玩意。同时,在这个年月,倒在路边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这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寒的共识。

  “妈妈,快看,那里有一单人?他是生病了吗?”一个被妈妈牵着手的小男孩指着地上的男子说道。

  “千万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记妈妈说过的话,倒在路边的人许多都是因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舍弃掉的,一定不成以靠近,否则会被沾染上的,来,我们走远一点。”

  “啊!”小男孩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主动拉着妈妈的手向更远的地方跑开,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

  纵使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子,也知道着“伊斯洛卡”的恐怖。

  伊斯洛卡,是一种能让人体的免疫力与生命力逐渐消失,直至散尽的恐怖疾病。发病泉源只有熏染“伊斯洛卡病毒”这唯一途径。其性质类似曾盛行于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恐怖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现在全世界最长的一个也只活过了五年。

  进入三十世纪后,人类饱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复仇。为了争夺越来越有限的资源,恐怖的战争频频发生,世界各地硝烟四起,在战争后所留下的核污染与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发生了。天生免疫力懦弱的人在持久处在较重的核污染与磁污染处境下,身体内会容易发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泛起也意味着这个生命已邻近终结。

  更恐怖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沾染性。它可以通过任意形式的体液举行沾染……涵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当一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