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总裁大人,请离婚!

总裁大人,请离婚!

云幕低垂 著

连载中总裁

(双重生,男女主身心干净,1V1专情)五年婚姻浓情蜜意,她为他殚精竭虑,夙兴夜寐,到最后却不甘心的惨死。 一朝重生,她一纸离婚甩到他面前,“离婚!” “好!”男人怒极拍桌,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商裳手机收到条来信“夜煜,你疯了!干嘛把所有资产转到我名下?!” 男人装可怜的扯开领带,“老婆,现在我身无分文了,求收留,求包养,求……暖床。” 靠之~!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重生后这货变的跟另一个人似的!

439.14万字|101次点击更新:2019-01-10 23:41:4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双重生,男女主身心干净,1V1专情)五年婚姻浓情蜜意,她为他殚精竭虑,夙兴夜寐,到最后却不甘心的惨死。 一朝重生,她一纸离婚甩到他面前,“离婚!” “好!”男人怒极拍桌,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商裳手机收到条来信“夜煜,你疯了!干嘛把所有资产转到我名下?!” 男人装可怜的扯开领带,“老婆,现在我身无分文了,求收留,求包养,求……暖床。” 靠之~!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重生后这货变的跟另一个人似的!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总裁大人,请分手!

  “商裳,有人来看你了。”

  森然厚重的铁门打开,亮光倾泄了进来。

  商裳侧身躺在一张半米宽单人小床上,她眼眶病态的凹陷,脸色苍白,气息很轻的像是随时城市消失。亮光突然泛起,她眯起持久适应了漆黑的眼睛,眉心蹙起,有种被打扰的不悦。

  “啧啧,瞧瞧你这副不死不活的死人样!”

  沈依斓快意的看着她,抚摸着自己七个月大的肚子,温婉的脸上,却露出阴狠厌恶的神情。

  “医生说我怀的是个男孩,煜他很喜欢男孩。是不是想起你流产的谁人孩子了?”

  商裳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沈依斓早责怪不怪,继续自言自语的说:“夜煜娶你只是为了取得商家,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你输就输在太天真了,太容易相信人了。”

  “知道你第一个孩子怎么没的吗?”

  商裳蓦然转头,眼睛蓦然撑大,填满血丝的眼球不敢置信的瞪向沈依斓。

  沈依斓心情大好,阴笑着道:“我在你天天喝的牛奶里放了麝香,看着你毫无警备喝下去的时候,我在背后偷偷的笑你蠢。”

  “尚有你会染上Du瘾,也是我特意设计的,灌醉你,花钱雇了一群小混混,让他们给你注射DP,也是我让你对DP上瘾。但我没想到你会戒毒胜利,可那又怎样?还不是照样让你又染上了,让你想戒也戒不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商裳发狂似的冲向沈依斓,干枯的双手掐向她的脖子,“我商裳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至于让你把我害的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啪!”清脆的一巴掌落下。

  商裳被腐蚀透了的身体无力招架的摔倒在地,双目含恨而视。

  沈依斓抽出丝巾细细擦拭手指,不屑的眼神看着趴在自己脚下,如蝼蚁般低贱的女人。

  “这就受不了了?”

  她冷笑,把擦边而过手的丝巾随手丢掉,“尚有更让你恨的,你猜你爸是怎么死的?真以为是刹车意外失灵出的事故吗?”

  丝巾正好落在商裳的脸上,她面容瞬间变得扭曲,某种可能浮现在脑中,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扑过去,杀了沈依斓。然而还没起身,就被保镖摁倒在地,挪动不得。

  沈依斓被取悦的大笑,“不杀了他们,我们怎么取得商家的家产?

  你永远不知道夜煜有多恨商家,多想让商家的人都死绝了!

  他永远不会爱上你,因为你姓商!

  你是商高阳的女儿!

  你知道你父亲对夜煜做了什么吗?他……”

  说到这,沈依斓突然止住,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不,我不告诉你,就算你死,我也要你死的不明不白,让你死不瞑目。”

  “沈依斓,你不得好死!你们两单人不得好死!”

  商裳目呲欲裂的怒瞪她,喉咙里发出咕噜的恨声,身体因恼怒在哆嗦,血肉模糊的十指不停的划在地板上,留下十道森然的血痕。

  她万万没有想到,害死自己父亲,毁了自己关进戒毒所,日夜被凌辱的罪魁恶首,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和最好的伙伴!

  商裳多想给沈依斓一巴掌,也多想给自己一巴掌。

  因为自己识人不慧和愚蠢,害得商家家破人亡,害得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夭折,害得自己终日只能被关在不见天日的戒毒所里,任人玩弄,受尽折磨。

  她恨!恨沈依斓,恨夜煜,同时更恨自己太天真。

  望着小小窗口,倾斜进来的一丝亮光,商裳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期盼,尚有浓浓地绝望。

  若是她尚有契性能出去,她一定让这些人害过她害过她家人的人,通通的支付价钱!

  沈依斓手里拿着一支针管,向她走来,挤出针管里的空气,弹了弹,温柔又阴寒的对她笑着。

  “你要干什么!”商裳警惕的盯着那支反射冷光的针管。

  沈依斓为防她戒掉毒瘾,天天会亲自来给她注射。

  可是今天,她却觉着有一股凉气顺着脊梁骨爬上头皮。

  “只有死人才智守得住秘密,戒毒所里最不缺的就是天天吸毒过多而死的人。”沈依斓难堪有耐心解释。

  “你放心,商裳,我一定花着你的钱,睡着你的男子,好好的活下去,至于你?就去阴曹地狱吧!”

  尖锐的针头刺穿皮肤,身体酸痒难耐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吞咬肌肉。

  商裳的四肢痉挛抽搐,酸涩的白沫在胃里灼烧着喉咙吐出来,漆黑在视线内缓缓变得模糊不清,她清楚感受到生命在消失。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为什么偏偏是她最信任的人?

  好不宁愿宁愿。

  ……就这么脱离!

  爸爸……

  商裳身体缓缓失去了温度,无尽的漆黑涌过来,最终却残忍的将最后一点意识也吞噬……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