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我有诸天万界图

我有诸天万界图

六月观主 著

连载中仙侠

温度计中的水银落在破画上,竟然开启了诸天万界图,从此行走于诸天万界!“怎么又是地狱级别难度任务?"唐空愤怒道:“等我超脱大千世界,迟早把那个傻缺作者吊起来打!”六月帅观主:“本作者写书多年,新书创意众多,聚合在此,一章就能完结三本,让这个不尊作者的主角死个好几回,不信你看!”

49.2035万字|3258次点击更新:2019-04-24 16:33:3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温度计中的水银落在破画上,竟然开启了诸天万界图,从此行走于诸天万界!“怎么又是地狱级别难度任务?"唐空愤怒道:“等我超脱大千世界,迟早把那个傻缺作者吊起来打!”六月帅观主:“本作者写书多年,新书创意众多,聚合在此,一章就能完结三本,让这个不尊作者的主角死个好几回,不信你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诸天万界图已开启!】

  【正在认主中!】

  【已认主!】

  【新主:唐空。】

  【年岁:十八。】

  【修为:未入门。】

  【任务:未完成。】

  【界灵:一万(开启诸天万界图奖励)。】

  ……

  少年站在原地,目瞪口呆,惊惶片晌。

  这是什么情况?

  不就是发个高烧,用温度计测一测体温,不小心摔碎了吗?

  温度计摔在了老爹在旧货市场买回来的破画上。

  成果这破画就发出了色泽,在他眼前展开。

  还没反映过来,就听了这么一个声音,极寒沉凝。

  旋即身子一轻,倏忽便觉身周处境形成了白色。

  “这是那里?”

  唐空左右看去,只见大片白光,如同在白云之中。

  而就在前面,有着一座玉台,熠熠生辉。

  他出于审慎,不敢妄动,然后仔细详察了半天,也没详察出个蛋来。

  眼下自己除了上台去,就只能站在原地枯等,别无选择。

  于是唐空走上了那座玉台。

  轰地一声!

  当下就有一个声音,恢弘庞大,宛如神灵一样!

  “新主入祭坛,任务启动中!”

  “诸天万界图,使新主得以遨游诸天万界,得获各界至宝,完善诸天万界图,从而提升权限,提升新主各项能力。”

  “鉴于新主能力较低,暂可开启四座任务世界!”

  “主要任务完成一项,奖励界灵两千!”

  “主要任务无法完成,扣除界灵三千!”

  “注:连绵任务失败,界灵加倍扣除!”

  “注:界灵不足以扣除,抹杀主人,另寻新主!”

  ……

  唐空倒吸口吻。

  抹杀主人?

  另寻新主?

  这么狠的么?

  这诸天万界图是什么玩意儿?

  “还好这诸天万界图算是大方的,一开始就给了一万界灵,怎么看也不低了,暂时来说死不了。”

  唐空宽慰自己,委曲吐出口吻。

  然而还不待他反映过来,就听那极寒的声音,继续说来。

  “任务开启中!”

  “四座任务世界,可任意选择!”

  “请选择!”

  唐空听到这里,连忙仔细看去。

  只见上面出来了四个场景。

  第一个场景,赫然是一片天图,上面有着无数的人物,竟然都能立身于高空,挥手之间,就是风云色变,非同寻常。

  第二个场景,则是一其中年男子,麾下是数万重兵,面带杀机,满是威严。

  第三个场景,则是一个装潢十分绮丽,内里有着许多精致电器的房间,像是在现代世界,大床上躺着个病弱少年,眼神凝滞,似乎神志不清。

  第四个场景,是一座破庙,有着一个衣着寒酸的书生,缩在破旧的供桌之下,逐渐入睡。

  唐空仔细看了看,却见四个场景之下,都有名字。

  第一个场景:天神世界,穿越成一方天神!

  第二个场景:王权世界,穿越成手握重兵,倍受皇上器重的王爷!

  第三个场景:新武世界,穿越成傻子!

  第四个场景:妖王世界,穿越成赶考的穷酸书生!

  请选择!

  “这还用得着选?”

  唐空指着第一个场景,满是期待地说道:“我要穿越成神!”

  ――

  轰地一声!

  天旋地转!

  唐空满身一颤,只觉着自身立于虚空之中,下方是山河大地,心中马上一惊,脚也发颤。

  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跌落下去!

  他伸手一握,马上风云幻化。

  他只觉有无穷神力,充斥着全身,如同可以搬山填海,毁天灭地!

  他牢牢握拳,身周的虚空近乎都要破碎!

  他恍忽觉着,自己一拳下去,下方一座山都要化作齑粉!

  “果真是穿越成神,这样庞大的神力!”

  唐空惊喜莫名,暗道:“这样的气力,是真正的搬山填海啊!”

  他正值欢喜之间,突然听得一个浩高呼音,在耳边响起!

  “神仙末劫开启!”

  “任务:存活!”

  唐空怔了一下,还没反映过来,便觉眼前一暗,然后满身剧痛。

  霹雳隆声响传来!

  他心中一惊,抬头去看。

  只见天崩地裂!

  然后他便彻底看不见了!

  ――

  再度醒来。

  眼前还是一片白光的祭坛。

  唐空适才那搬山填海的神力,马上消散无踪,只觉着自己十分的虚弱亏空。

  “怎么回事?”

  唐空呆了片晌。

  他看向前方的场景。

  第一个场景已经黯淡下去。

  上面多了一层注释。

  “穿越两息后,神仙末劫兴起,新主穿越之神,陨落于劫运之中,任务失败!”

  “扣除界灵三千!”

  ……

  “卧槽!”

  唐空目瞪口呆,旋即怒道:“这是什么鬼?”

  他才刚刚穿越,就来了什么神仙末劫,直接就陨落了。

  他现在都不明确首生了什么事情!

  还没享受神仙的待遇,任务直接失败,还扣除了三千点界灵!

  唐空呆了片晌,然后思量许久,才小心翼翼指向第二个场景。

  “穿越成王爷!”

  ――

  霹雳响声!

  天旋地转!

  唐空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侧着脸,不知贴在什么玩意上。

  他正要抬头,却又被一个蒲扇般的手掌给按了下来。

  “老实点儿!”

  这是个粗犷的声音!

  唐空神色茫然,只见周边人山人海,许多苍生破口叫骂。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跪在地上,脸贴着木桩。

  不是说倍受皇上器重,手握重权的么?

  这个场景怎么有点儿错误?

  “午时已到!斩!”

  一个令牌落地的声音。

  唐空马上一脸懵逼。

  身后那粗犷大汉闷声道:“王爷!你该上路了!”

  唐空惊道:“等会儿!”

  他声音才落!

  刀锋咆哮之声骤起!

  噗嗤!

  唐空脖颈一疼,意识陷入漆黑之中。

  ――

  “王爷造反失败,于断头台被斩!”

  “任务连绵失败!”

  “扣除六千界灵!”

  “……”

  唐空张了张口,一时心情庞大。

  适才还说这诸天万界图十分大方,给了一万界灵,转眼间扣了九千。

  这满满都是套路啊,摆明晰想要另换新主的节奏。

  换新主就换新主呗,但这么继续坑下去,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不了,估摸就要命了!

  每次加倍扣除界灵!

  下一次就要扣一万二!

  可他就剩下一千了!

  不够扣是要死人的!

  适才死了两次,终归界灵足够,没有灾患到他自身,但接下来再完成不了的话,那是真的要凉!

  唐空咽了咽口水,十分犹豫。

  他犹豫了半天,才颤栗着手指,指向那第三个场景。

  “穿越成傻子。”

  唐空深吸口吻,低声说道。

  过了片晌,没有信息。

  没有适才穿越的信息。

  “什么情况?”

  唐空怔了一下。

  就在这时,谁人极寒的声音再度响起。

  【检测不到声音,请高呼发出指令!】

  “……”

  唐空张了张口,咬牙切齿。

  “我要穿越成傻子!”

  【检测不到声音,请高呼发出指令!】

  “老子要穿越成傻子!”唐空高呼喝道。

  【已吸收新主强烈请求,正在穿越中!】

  “……”

  唐空深吸口吻,默念道:“强烈请求你妹!我去你大爷!”

  嗡地一声!

  白光闪烁!

  ――

  “穿越到这所谓新武世界了么?”

  唐空睁开眼睛,惊惶地发现,他还是在白光祭坛之上。

  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听得谁人极寒无情的机械声响起。

  【穿越新武世界失败!】

  “……”

  唐空张了张口,一脸茫然。

  这个诸天万界图,显得如此牛逼轰轰,居然尚有穿越失败这种的事?

  唐小爷看过那么多的系统流故事,还没听说过系统穿越失败的事……这他娘的诸天万界图,究竟是哪一年的老旧作品?岂非尚有系统故障这种破事?

  “这是什么情况?”

  【鉴于新主魂魄虚弱,不足以承载新武世界宿主躯体,故而穿越失败。】

  “……”

  唐空怔了片晌,终于明确出来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也即是说,他的魂魄虚弱,连新武世界的傻子都不如,因此穿越失败。

  “我唐空这么聪慧伶俐,连傻子的魂魄都不如?清晰就是这破系统故障,赖在我头上……”

  【鉴于穿越失败,任务尚未开启,不扣除界灵。】

  【新主任务继续,请选择!】

  “那里尚有选择?”

  唐空颇感无奈,深吸口吻,朝着最后一个场景点了过去,道:“穿越妖王世界,成为赶考的穷酸书生。”

  【已接受新主请求,正在穿越中。】

  ――

  轰地一声!

  唐空只觉着脑壳响了一下,头疼欲裂。

  旋即便有夜风咆哮,冷得渗人。

  他双手抱怀,瑟瑟发抖。

  “穿越胜利了?”

  唐空左右详察了一下,周边十分残旧,正是一个荒败的破庙,跟他在祭坛上所见的,并无区别。

  而此时如今,他正缩在供桌之下,瑟瑟发抖。

  【主线任务:科考革新第三十二年,明日为会试之始,当名登榜首,得会元位!】

  【完成任务,得两千界灵。】

  【任务接连失败,须扣除一万二界灵。】

  【界灵不足,抹杀!】

  “名登榜首?”

  唐空倒吸口吻,他哪来这么高的才学。

  这个被他依附的穷酸书生,自身也就是个家境贫穷,学识浅薄的货色,只是他自幼学习,除文字之外,别无所长。

  想要出人头地,也只有科考这一条路而已。

  所谓万般皆下苦,惟有学习高。

  这书生只管所学不高,但却对于这个学习人的身份极为看重。

  他自身的才学内情,也就委曲能当个秀才,后来是偶然得了一个古物,典当卖了一大笔钱,最后咬牙卖了家里最后一块田地,又跟亲戚借了些银两,再借宗族的关系,居然真的胜利行贿了乡试的考官,委曲过了乡试,成了举人,但却又贪心不足,抱着极大的荣幸,来出席会试。

  会试头名才是会元。

  再往后就是殿试,第一名是状元。

  但这依附的书生,实则连举人也都是行贿得来的,虽有才学,但太过浅薄,基本会元无望。

  “这还怎么玩?”

  唐空瑟瑟发抖,心头暗骂:“这什么狗屁诸天万界图?给了这么个地狱级难度,这么急着抹杀我,另换新主?”

  此时如今,其他书生,大多数已在京中客栈之中,或者已经在被褥中入睡,或者还在挑灯夜读,趁夜温书。

  只有他,身无分文,只好躲到了城外的破庙当中。

  这样的天气,不冻死就算造化了,明天大多数大病一场。

  就算不死不病,凭着这满腹掺杂水分的才学,明天也不成能高中榜首的,也不知道这厮怎么就发了疯,非要来这里出席会试,想要光宗耀祖。

  一阵夜风吹过,十分冰冷,唐空缩了缩身体,但觉着这样也不是主意,只好忍着冰冷,从供桌底下钻出来,他四下看了看,也没柴火,倒是供桌上,有些香烛,尚有个火折子。

  “不管了,先取个暖。”

  唐空照着纪忆中看过的电视,把火折子吹起,然后点亮了烛火。

  烛光闪烁,多出一股暖意。

  唐空这才舒服得喘息了一声。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现在不被冻死最好。

  “咦?”

  唐空正要拔起香烛,却瞟见桌上的烛台下,尚有一张泛黄的纸张。

  他十分好奇,取过纸张,借着烛光,看得清楚。

  只见上面写着:“点亮蜡烛,狐仙即至,一夜春宵,保你快活如仙,事后留你性命,只取半数阳气,权当酬金,诚信谋划,童叟无欺,恕不退货。”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