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民国大间谍

民国大间谍

旅行蛤蟆 著

连载中军事

一个军校二流学生意外回到1929年,在几个小小金手指的帮助下,逐步成长为一个多重间谍的故事......PS:本书时间跨度较大,前后涉及到辛亥以来众多国内外间谍组织,包括早期的乐善堂,特科,CC系,力行社以及契卡等组织,历史背景也较为详尽,可以看成是一部穿越历史文。群号:851865624(粉丝值500以上)

242.228万字|2218次点击更新:2019-04-21 19:22:2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个军校二流学生意外回到1929年,在几个小小金手指的帮助下,逐步成长为一个多重间谍的故事......PS:本书时间跨度较大,前后涉及到辛亥以来众多国内外间谍组织,包括早期的乐善堂,特科,CC系,力行社以及契卡等组织,历史背景也较为详尽,可以看成是一部穿越历史文。群号:851865624(粉丝值500以上)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公元一九二九,民国一十八年。

  【五行】钗川金破执位

  【冲】冲龙(甲辰)煞北

  【宜】祭祀消除破屋坏垣余事勿取

  【忌】诸事不宜

  新盛泰鞋店的烫金招牌下,赵春来正蹲在自家鞋店三寸六分高的门槛上,不紧不慢的抽着烟,饱经沧桑的脸上被夕阳映的半明半暗,眼前则是一本破旧的老黄历,他正盯着黄历上那四个“诸事不宜”的黑字发呆。

  春未远,夏已至,岛城正是气象宜人的时候,今天的一点小雨恰好把刚刚冒头的暑气打了回去,这时候如果在院里摆个桌凳,衬着凉风,炒盘蛤(ga)蜊(la),再哈点德国人酿的啤酒,那滋味,别提有多滋儿了。

  可是赵春来却滋儿不起来。

  素来今天他不想开门的,黄历都说了,诸事不宜,更况且自家的鞋可从不等人,只有人等鞋――作为岛城有名的老字号,他的鞋店向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只要是开门的日子,一大早来订鞋的人就得从店门口排到马路牙子边上。让他等人,可真的是大女士上轿――头一回。

  因为这个客人可是他冒犯不起的客人。

  倒不是因为这个主顾是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来订鞋的――来新盛泰订鞋的客人,十个有八个都开着车,至不济也得坐个黄包车。

  要害是,那家伙带的家伙事儿,三花撸子!

  赵春来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最早在平度那里开店的时候,正好是大清要完的日子,穷山恶水出刁民,经常有山匪胡子来做鞋,什么一马二马盒子炮汉阳造,长枪短跑的他都能认个差不离,可是这三花撸子,只有一种人在用。

  官。

  赵春来最怕官了。

  匪能破财,官能亡家。

  和土匪打交道,摸准了胡子的脉门,有豪爽点的还能多抛几个铜板,纵使碰上蛮狠不讲理的,无非就是白费点手工。可是碰上官,他妈的就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鞋白送不说,还得搭上几块大洋,如果冒犯的狠了,抄家灭族都不是不成能。

  幸好自从二十年前搬到岛城以后,日子就平稳了许多,这里的官虽然也收点钱,但吃相好歹还算斯文,至于匪,是断然不敢冲到城里来行凶的,最早是德国人,后来是日本人,没有哪个不开眼的胡子敢冲到城里来做没成本买卖。虽然难免有几个无赖扒手在店门口晃悠想捞点油水,但自己好歹有个保镖――虽然那家伙号称是保定军校卒业,然而赵春来是半个字都不信的,也就20出头年岁,黄埔卒业都赶不上第六期,就敢吹保定军校卒业,保定军校卒业现在还没死的,最最最少也是国民革命军营长这一级别了吧!

  对了,那小子呢?适才还想着让他出来望风,怎么闹着闹着就成了自己蹲门口望风了,到底谁特么是掌柜的?想到这里,赵春来勃然暴怒,扔掉烟头踩在脚底拧了几下,扯开嗓子朝着门里喊:

  “你个婢养的死哪儿去了!让你望风你特么的又偷懒,再偷懒今天别想吃晚饭!”

  啪塔啪塔一阵皮鞋响,一个年轻人施施然的从鞋店里走了出来,二十出头年岁,偏瘦身材,一身白衬衣黑裤子的准则民国化妆,个子在山东大汉里算不上高,但也不矮,估摸有个1米74左右,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眼不大有神,眉不浓有棱,鼻不高有隆,唇不厚有痕,稚气中已经有了点成熟,懵懂中似乎还透着点小聪慧,这些极富男子味道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整单人就像是刚刚成年的小马驹,有种生涩的生猛。

  “死老鬼喊什么喊,没瞟见小爷我正在内里擦皮鞋呢!”

  “擦皮鞋?又在偷喝老子的崂山绿是吧?!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老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狗腿子,要是保定府都是你这样的狗腿子,老佛爷等不到八国联军入京就归西啦!还跟老子说是保定军校卒业,你特么编也编的像一点!”

  耿朝忠没有说话,嘴里叼着一根烟,开始蹲在门槛上望风。

  实在赵春来冤枉他了,耿朝忠还真就算是保定军校卒业的,然而谁人时候应该叫石家庄陆军学院。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马克思主义来到了中国,保定陆军坦克师一声炮响,耿朝忠就来到了民国。

  那是一次难堪的实弹演习,外号“更超重”的耿朝忠钻不进坦克里,所以只能充当步坦协同里的“步”。哪想到久久未经训练的指挥系统出了问题,素来该打到东山的炮弹打到了西山,体能下降在后面拖油瓶的耿朝忠就成了这次失误的牺牲品,被一炮轰到了1929的京田野外。

  当耿朝忠满面乌黑衣着破烂的泛起在保定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可爱的战友和可恨的教官,除了满目苍夷野草丛生的荒山野岭,耿朝忠已经找不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

  岂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幸好军校的野外生存没有白学,挖草根吃树叶混过了最初的难关后,耿朝忠终于摸清楚了情况:奉系张大帅刚刚跑路回东北,冯大帅正在四处拉壮丁,阎大帅控制着北京城,看样子离1930年的中原大战不远了。耿朝忠可没有为军阀混战献身的觉悟,所以他决议去一个没有硝烟也没有战火的地方避避风头――他可不是什么头脑发烧的键盘侠,从军三年的他深深的知道枪炮无眼,他可不想被抓了壮丁送上战场当炮灰。

  此时距离卢沟桥事变尚有整整八年,凭证耿朝忠有限的历史知识,中国大地上未来八年唯一没有受到战火波及的都市可能就是远在东海之滨的青岛了,于是耿朝忠当机立断,到青岛去,先过几天清闲日子。

  更况且,他对内战完全没有兴趣,用一个现代人的眼光看,来往返回杀的都是中国人,真心没啥意思。不如先安平稳稳的过八年,到时候再跟日本人干一场,是死是活各安天命,也算不负此世吧!

  这时候没互联网,没身份证,户籍制度也很不完善,怎么编瞎话都是可以的,耿朝忠一路扒火车过桥梁,偶然卖点苦力,凭着军校磨炼出来的身板,无惊无险的来到了青岛,况且胜利的实现了他在军校时候最大的愿望――减肥。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