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诡神冢

诡神冢

焚天孔雀 著

连载中科幻

【2018重磅推荐】神灵真的存在吗?他们现在又去了哪里?封神榜中的姜子牙,到底是什么人?5000年前这片大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灵血定穴,神子殉葬”,原来真正的神灵,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圣。~~~~~~~~~~~订阅群:535422468

893.5424万字|6577次点击更新:2019-04-21 17:35:32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2018重磅推荐】神灵真的存在吗?他们现在又去了哪里?封神榜中的姜子牙,到底是什么人?5000年前这片大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灵血定穴,神子殉葬”,原来真正的神灵,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圣。~~~~~~~~~~~订阅群:535422468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工厂真是要倒闭了,你们都有地方去么?”

  满身尘埃的陈智刚走出厂房,就听见工友们议论着,他木讷的抬头看了一眼,一张停业通告赫然贴在破烂的通告栏上,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这个小型的机械加工厂效益早已错误,已经几回减员,陈智因为踏实肯干才拖到了现在。

  “陈智,你怎么办啊?找到地方没有?”结账时,和陈智一个车间的老林叔关切地问道,陈智家的情况他太清楚了。

  陈智并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出生在东北的Z市,Z市以盛产钢材著称。这里有一个很是著名的钢铁大厂叫Z钢,这个都市有快要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这里干事,也有许多小工厂依附着Z钢存活。

  他的父亲是Z钢厂的正式员工,那本是让人羡慕的铁饭碗,但在陈智的纪忆力,他的父亲只有两件事:一是不停的喝酒,二是不停的打骂人。以至于陈智从小到大没和他爸正常交流过。

  在陈智从技校卒业那年,他爸因酒后出了严重的干事事故,被厂里给开除了。没了干事的父亲越发堕落,终日嗜酒如命,终于酒后中风,被庆幸的送进了养老院。而陈智的母亲则在那一年和他爸离了婚,搬出去住了。陈智不是没怨恨过他爸,可是再怨恨,那仍然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不能不管他。

  陈智父亲所在的养老院每个月要交一千两百元的生活治理费。钱,是陈智现在最需要的玩意。

  想找个合适的干事并不是很容易,失业就意味着他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衣食无靠,他自己倒还好解决,但养老院的老头子可等不起。

  陈智眉头紧锁的回到了家,这个所谓的家是老头子留给他的唯一家当,一套四十来平的老屋子,每次外面下大雨,屋角就渗水,发霉的墙皮都不知脱落过几多回了。

  房间里没有一丝的暖意,老屋子的供暖一直错误,虽然经常维修,但老化的管路还是不太给力。陈智仰面躺在床上,看着满是蛛丝破乱不堪的棚顶。“如果实在没主意,岂非要去抢劫么?”陈智心里乱想胡思着,感受很是渺茫和无助,上天能够在给他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忘记了将那扇窗户打开。

  陈智没有多高的文化,更没有上过大学,职业学校里学的是铆工,被招聘到了这家刚倒闭的小私企。同样陈智也没有女伙伴,因为以他现在的条件,实在没有女生愿意看他一眼,陈智也实在无力去肩负别人的生活了。

  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打断了陈智的乱想胡思。

  “活该,又是那里漏水了!”陈智嘟囔了一句,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水是从暖气内里漏出来的,老式的装修都是把暖气包在木板里,如果要修暖气只能把木板撬开。陈智只好找来了工具,他可不想在失业了之后连屋子也淹了。

  这木板并不难撬,没两分钟陈智就搞定了,拿开所有的木板,内里露出了一个木格,在木格内里悄悄的躺着一个纸箱,这是很早以前那种装水果用的,放在内里也不知道有多久,上面已经满是灰尘。

  陈智心中马上觉着好奇,他不记得有个纸箱放在这里。

  陈智简朴料理了一下暖气,将纸箱从木格里搬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这纸箱发霉得厉害,陈智顺手将箱子轻轻的打开。

  打开后,他看到内里原来是一些他小时候用过的课本,陈智随手捡了一本翻了翻,发现许多书页都已经粘到了一起,书上尚有一些他做的课堂札记。他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字,回忆着小学时候的事。

  小学时候的他并不快乐,自从他爸被厂内里开除以后,每次喝完酒城市发狂一样的打骂陈智和妈妈,妈妈倒是从来反目他爸争吵,但对陈智和他爸的态度却很是冷漠,陈智经常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极寒。他们家在Z市没有任何亲属,实在这很希奇,但这让陈智从小就习惯了面临孤苦。

  脑海中回忆着童年时候的事情,陈智捡起了一本包着书皮的书,这书皮是小学时的一个女同学给他包的。打开书皮,这是一本《小学数学》,右下角有他写的歪歪扭扭的名字,三年一班陈智。

  如今他的脑海中突然涌进一段纪忆,但却怎么也无法清晰起来,但有一种感受,他似乎忘记过什么。他翻了翻书,书皮直接掉了下来,从内里飘出了一张泛黄的纸条。

  陈智将纸条捡了起来,纸条对折着,并不大,当陈智打开纸条的时候,一段尘封已久的纪忆清晰了起来。

  纸条上整齐的写着两行字:“下午两点,青年煅造厂,厂区货仓见,坐中午12点Z钢正门的通勤车,终点站下,记着一定要来,千万千万!”落款是一个郭字,在纸条的反面还画着一个地图,很详细的标注着大门,厂房和货仓的位置,即就是一个小孩子也能一目了然。

  陈智看着这张纸条,眼神一动不动,纪忆在逐步的苏醒。这张纸条是他自己放进书皮里的,纸条的内容也是写给他的,纸条反面画的谁人工厂他也曾经去过。

  学校曾经是陈智最讨厌的地方,在他的纪忆里,怙恃从没有来过学校,更不要说给老师送礼了,再加上他自己也贪玩,老师从来不搭理他,只有在需要整顿课堂纪律的时候,才会把他提出来,让他罚站之类的。但也不是全部的老师都对他错误,曾经就有一位姓郭的数学老师对他流露过十二分的体贴。

  郭老师是新调来的,他的样子陈智都有些记不清了,但这位郭老师经常把他叫出来,和他谈天,问他家里的情况,譬如爸爸妈妈做什么的,平时家里吃的什么,又问了些他谁人年岁基本听不懂的问题,陈智也就没有记下。

  陈智印象很是深的是郭老师的手上有一块表,表盘的边缘是金色的,陈智从没见人戴过。郭老师告诉过他,这块手表是外国货,叫欧米茄,还说这块表朝夕都要给他的,那时让陈智好一阵的开心。等到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在谁人年月,那种金边的欧米茄手表对一个小学老师来说实在有些太贵了。

  他手中的这张纸条就是这位郭老师写给他的,那是在一个课间休息的时候,陈智像个泥猴一样在操场上踢球,郭老师在球场旁边的大树下将他叫了过去,那时郭老师满头大汗,很匆匆的将手中的纸条交给了陈智,在临走的时候,还神色凝重的说了一句,“一定要来!”

  那时的陈智如同丈二的僧人,基本摸不着头脑,但要是去纸条上画的谁人地方,他就必须要逃学,否则他根素来不及遇上厂门口的通勤车。而且小陈智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青年煅造厂是Z钢的隶属小厂之一,在Z市的最东头,就是坐通勤车也需要快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但那时郭老师在陈智心中的身份是很高的,所以陈智决议一定要去。

  详细怎么上的车陈智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他第一次一单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车开了良久。

  (谁人厂)坐落在Z市的郊区,没有Z钢那种热闹。门口连半单人影都没有,在纪忆中,他那时很顺利的就进入了厂内,并遵从地图符号经由了一个特别大的厂房,透过厂房后门的玻璃窗户,能看到外面有一个铁皮货仓,而郭老师就站在那里。

  陈智记得他那时看到郭老师的时候,发现郭老师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焦虑,很扭曲。正当陈智准备开门出去见他时,突然间,一辆解放大卡车冲了出来,生生的将郭老师撞在了货仓的门上。

  陈智清晰的记得,那辆解放卡车的车尾正对着他,他基本看不见郭老师被撞成什么样。之后卡车上下来了许多人,全都冲向了车头,没人注意到一个小孩站在门后面。陈智那时吓坏了。那时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他做出了一个小孩子遇到危险后最本能的反映,扭头就跑,疯狂的跑。恐慌中他连怎么跑回去的都记不清了。

  但第二天,不成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谁人被卡车撞了的郭老师,又去学校上班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