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榴莲只吃皮 著

连载中玄幻

这片大陆上,每隔几百年都要从异世界召唤勇者穿越而来,与魔王展开殊死战斗。后来,出了一点小意外。

64.4182万字|43次点击更新:2019-06-17 07:21:08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这片大陆上,每隔几百年都要从异世界召唤勇者穿越而来,与魔王展开殊死战斗。后来,出了一点小意外。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圆圆的月亮。

  圆圆的月亮下面,是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枫林。

  这片在北地的西方横跨玩意几百公里的广袤枫林正好坐落于南方的农耕区和北方的游牧区之间。在这里,茂盛的枫林以及生活在内里的野兽和凶猛的魔兽成为了两种区其余文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分界线。

  那些穿过枫林的路径成为了毗邻两个文明的纽带,每年城市有无数的商人、冒险者和学者通过这些路径来往于两个文明区域之间。

  在枫林中部偏西的一条纽带的南方出口不远处,一座庄园里如今灯火通明,欢快的音乐声从屋子的窗户中钻了出来,越过大树组成的围墙,连两百米之外的自由民村寨里都能隐约听到。

  村寨之中的广场上热闹不凡,摆满了种种奢侈的撒上了香料的肉类和小孩子一般高酒桶的桌子周围,聚满了没有资格进入领主庄园里的大人和小孩。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更多的来自于手中撒了一点点胡椒粉的水煮肉条,而成年人们则知道这一切拜谁所赐。

  (?^o^?)?[]:“祝我们的查尔斯少爷生日快乐!”

  已经喝得满面通红的人们举起用圆木雕琢而成的酒杯,用杯中的枫糖酒庆祝小领主的八岁生日。

  在这个着凉伤风说不定都要赌上性命的时代,跨入八岁的门槛就意味着病魔不能再像弄死一只史莱姆一样简简朴单地就能把一位孩子——无论是王族、贵族、自由民还是仆从的孩子——从那可怜的怙恃身边带走。

  村子里迸发出来的祝贺声丝毫不亚于庄园里的音乐声,声浪打破高高树墙的阻拦,一头撞在了屋子上。

  如今声浪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宴会厅里除了少数几个实力高强的人外,其他人并没有从音乐声中听出来自外边的那一点点滋扰。

  而听到自由民们再次发出祝福的声浪的人们也没有在意此事,此地的主人麦加登家族善待领民是自古以来的一贯传统,如果哪天那些领民们对领主横眉冷对那才是新闻。

  如今,主人和客人们都笑吟吟地看着舞池中央跳着第一支舞曲的一双童男童女。

  在舞池外的主位上,坐着一位身材高挑匀称的中年男子和一位身材和熊一般壮硕的中年男子。

  那位身材高挑匀称的中年男子,今晚穿着一套犹如枫叶般鲜红,并用金色丝线勾勒出简约而不简朴图案的丝绸礼装——在这个世界里用家族纹章上的颜色作为正式礼装的颜色是常用的做法——同时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整单人看起来显得斯文且有书卷气。他正是此地的主人——麦加登伯爵。

  作为绝大部门领地都是枫林的伯爵,麦加登家族的纹章就是一片勾勒着金边的红色枫叶。

  此时能和麦加登伯爵坐在一起的,是他的邻人赫曼立克侯爵。

  侯爵是深受国王信赖的,专门治理边疆地区的贵族,相当于一个王国的边防军区司令,是王国抗拒外部侵略的第一道防线。

  虽说人类诸国与北方的绿皮兽人们停战已经三百余年,可是偶然会有一些兽人土匪流窜到人类的土地打家劫舍,或是枫林里的一些魔兽会走出枫林,而他们最终都成了渲染赫曼立克侯爵威武的功勋。

  赫曼立克侯爵那熊一般建壮的的身躯呵护着王国北疆的土地,他是周遭百里内吟游诗人们热衷颂歌的目的。

  在去年赫曼立克侯爵的四十岁生日宴会上,今天的生日宴会主角——查尔斯·麦加登——专门为他做了一首颂扬他功勋的歌曲作为生日礼物献上。

  眼睛瞪的像圆月

  射出闪电般的智慧

  耳朵竖得像黑熊

  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磨快了双刃战斧处处巡行

  你给我们带来了生活安宁

  啊哈啊~啊哈啊~赫曼立克

  啊哈啊~啊哈啊~赫曼立克

  北境人民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现在这首歌曲成为了赫曼立克侯爵领地里吟游诗人们的开场歌曲。

  赫曼立克侯爵连忙大悦,他向查尔斯问道:“小查尔斯,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婿啊?”

  查尔斯瞄了一眼他身边的辛西娅·赫曼立克,然后歪着头用充满稚气的声音问道:“‘女婿’是什么呀?能吃吗?怎么吃?好吃吗?”

  往后以后,赫曼立克家族就开始在两家攀亲的事情上暗地下力了。

  赫曼立克夫人不息地在贵族夫人的沙龙上赞扬查尔斯聪慧伶俐,如果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周围那些子爵、男爵的夫人们在几回之后就明确了赫曼立克夫人的意思,纷纷赞同赫曼立克夫人,查尔斯少爷和辛西娅小姐郎才女貌,妖魔妖怪们才会觉着他们不般配呢。

  所以,在查尔斯八岁生日宴会上,一单人就占了双人沙发一过半位置的赫曼立克夫人就向一旁的麦加登夫人试探起两家攀亲的事情来。

  “孩子还小呢。”麦加登夫人用来自南方精灵树海里特有鸟类的尾羽做成的羽毛扇遮住了脸,“等他们两个十四岁的时候再说吧,到时候看看孩子们的意思吧。”

  如果说八岁是跨过了童年的鬼门关进入少年时代,那么十四岁就是童年的完结,来到了相当于半个成年人身份的青年时期。

  这个时候,年轻人们完结了基础教育阶段,开始认真谋划起未来的路径来。

  看到麦加登夫人只是拖延时间,赫曼立克夫人松了口吻,最少她没有阻挡嘛。

  然后她就开始嫉妒起麦加登夫人手上的羽毛扇子来。精灵出品必属精品,特别是在这个远离南方精灵树海的北地。

  和麦加登家族攀亲并不是赫曼立克家族暂时起意,而是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议。

  麦加登家族是北地一个极其特殊的家族,他们是不依附于任何一个王国的独立领主。

  一般来说,这样的独立领主多泛起在王国解体时期和每一次魔神战争末期王国坍塌的时候。

  而是那些独立领主要么在看清形式的后找大腿效忠,要么看不清形势被人吞掉,要么自己成了大佬。

  能保持独立的领主一般是位于穷山恶水,征服起来不划算的地区。

  而像麦加登家族这样坐拥大片土地而仍然独立三百多年的领主,这片大陆上实属稀罕。

  终归他们的身后站着惹不起的人。

  知道其中玄奥的大佬们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家族的开创人在三百多年前的那场旷世大战中用智慧、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作为北方的屏障,赫曼立克侯爵交好这样的家族是必须的事情。

  贵族间的交能手段,最有效的莫过于攀亲了。

  当舞曲完结后,两个在舞池中跳得满头大汗的小家伙脱离舞池后,赫曼立克夫人就让女仆给他们每人一杯清凉的点心,然后让他们两人一起到外面的后花园里凉爽凉爽。

  前不久整个北方地区连绵下了四、五天的大雨,直到今天中午才雨过天晴,此时的花园正是凉爽的时候。

  自然,请忽略那些在花园里舞动的蚊子。在少爷进入花园前,它们已经被女仆长扔出去的邪术给弄死了。

  对于赫曼立克夫人这种越厨代庖的举动,一旁的麦加登夫人只是笑而不语,然后开始不经意地向赫曼立克夫人炫耀起来自精灵树海的首饰和化妆品来。

  宴会厅里的舞会正式开始,列位绅士开始邀请漂亮的夫人、小姐共舞一曲。

  然现在晚的绅士们被突然悄悄地见告,等下他们和舞伴浓情蜜意的时候,克制到后花园里进一步探讨人生的真谛,否则没收作案工具。

  来自赫曼立克侯爵夫人的密令让舞池内里的绅士们脸色一变,你家拳头大你说了算,然后开始回忆起庄园前方迎宾花园里的地形地貌来。

  屋子后门外的后花园是主人举行私人运动的地方,如今的花园里银白色的月光洒满地,阵阵轻风陪同着虫鸣。

  这里除了在一张石凳上并排坐在一起的今天生日宴会的主角查尔斯·麦加登和他适才的舞伴辛西娅·赫曼立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在这盛夏的夜晚跳完一支开场舞曲可不是轻松的事情,查尔斯和辛西娅两人脱离舞池后已经是满头大汗、面色通红了。

  “嗯~好吃!”辛西娅一边把勺子从嘴里拿出来一边说道,“还是你们家的枫糖史莱姆冻好吃,王宫那里的那些鲜花味的和水果味的史莱姆冻都没有这么好吃。”

  “春天和父亲去王都的时候,二公主殿下请我吃玫瑰味的史莱姆冻,我因为觉着错误吃所以神情错误看,她还以为我没吃过所以硬着头皮吃呢。”

  “那你回去的时候带几只史莱姆回去吧。”查尔斯把一勺子冰凉的史莱姆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枫糖那淡淡的香甜味马上占领了他的味蕾,史莱姆冻的口感胜过前世吃的果冻,顺滑中带着少许弹性,一口冰凉的史莱姆冻吞下肚子,适才开场舞所带来的燥热马上减去了几分。

  这时辛西娅把勺子伸了过来,从查尔斯的杯子里挖了一勺过来吃掉。

  “你还是喜欢吃味道淡的啊。”辛西娅边吃边说道,“史莱姆肯定是要带回去的,谁让整片大陆只有你家能奢侈到用纯枫糖浆来喂史莱姆啊。”

  种种口胃的史莱姆食品之中,其味道并不是后期添加的,而是在日常饲养史莱姆的时候,史莱姆的饲料进入它的体内形成的。

  这就像羊肉一样,北方的羊吃的草和南方的羊纷歧样,所以南方的羊腥味比北方的羊重。这是因为区其余草所含的物质区别,使得羊肉中的风味物质因素也有了细微的划分。

  而作为大陆上最大的两家糖类生产家族之一,北地的麦加登家族出品的枫糖浆享誉大陆,只有南方谁人种甘蔗生产的白砂糖才智一拼。

  谁让这个世界上的枫树里所含的原生枫糖浆除了糖格外尚有其他玩意,而且只有麦加登家族掌握了提纯和生产其他高附加值作品等焦点技术呢。

  查尔斯没接辛西娅的话,只是在那里加速速度吃着自己的史莱姆冻。他没盘算过从辛西娅的杯子里挖一勺回来,因为辛西娅的口胃太重,不甜到死就不喜欢。

  这时辛西娅突然说道:“我父亲想让我嫁给你,你知道吗?”

  查尔斯耸了耸肩,继续边吃边说道:“我自然知道了,这事周围的贵族们恐怕都知道了。”

  “那可怎么办?”辛西娅把空了的杯子放在一边,无精打采的说道,“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啊。”

  “我也是。”查尔斯点着头应和道。

  说完,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叹了口吻。

  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且关系也很好,所以双方的家长都对他们发生了误判。

  他们两单人现在的关系简朴来说就是“我把你当兄弟,可是我的怙恃却想让我上你”。

  辛西娅有件事别人不知道,可是查尔斯却看得出,她是父亲的重度尊崇者。

  作为听着父亲单骑剿匪、斧劈魔狼之类故事长大的辛西娅,她对父亲有着无限的尊崇和神往。

  她去年曾经对查尔斯说过,自己的目的就是成为父亲那样勇猛的战士,然后娶一位和父亲一样威武的勇士。

  那时查尔斯正在爷爷遗留下来的书房里看着一本名为《精灵公主与恶龙与大贤者的小故事》的小说,小说内里形貌了三百多年前正在大陆上游历的精灵公主——现精灵女王——维多利亚被一头恶龙掳去。然后现在威名仍在民间和官方普遍赞颂的大贤者前往龙穴,击败恶龙之后将恶龙收为手下,然后在救出精灵公主的同时获得了精灵公主的芳心。查尔斯曾就此书的真实性向一位权威人士求证,对方的解答是“呵呵”。

  那时查尔斯是这么对辛西娅说的:“你可以去把一条恶龙打得乖乖的听你的话,然后让那条恶龙来帮你为你未来的丈夫把关。”

  在心目中丈夫的武力向父亲看齐的同时,辛西娅心目中丈夫的身材也向着父亲看齐。

  赫曼立克侯爵流传最广的外号就叫“北地之熊”,其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的身材。

  而查尔斯和他父亲的身材都是个子高而且较为匀称那种,这在辛西娅眼里就是和箭杆一样瘦弱。

  辛西娅因为身材而嫌弃查尔斯,那查尔斯又未尝不是如此呢?

  辛西娅只比查尔斯小两个月,等到秋季的时候就是她的生日了,而此时的她却发育得比同龄的女孩子要好得多。

  今天的辛西娅穿着一件银白色的哥特式萝莉裙,而且这条裙子用的是弹性极好的面料制成。这让查尔斯不会费心在跳舞时,辛西娅肥肥的肚腩和手臂会把衣服给撑爆。

  女儿的身材是向怙恃看齐啊,而且她的哥哥和姐姐那熊一般的身躯已经昭示了辛西娅未来的样子。

  这和查尔斯心目中的玉人准则差得太远了。

  “我有个企图。”辛西娅对查尔斯说道,“然而需要你的配合。”

  此时的查尔斯警戒起来了,辛西娅终归准备八岁,她的企图虽说绝大多数都是小打小闹的作弄人,但这都不是让查尔斯松懈的理由,因为她还是能搞出大新闻的。

  “你该不会想着要玩逃婚吧?”查尔斯看了一眼辛西娅。

  辛西娅识字后也没少和查尔斯一起在查尔斯爷爷的书房里看书,成果她把不少小说的内容作真理了。

  去年春天她刚学会怎么扔小火球,就怂恿着查尔斯和查尔斯的姐姐米拉一起随着搜罗枫糖浆的队伍进山,说是要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用自己的气力呵护自由民们。

  成果那次进山就误事了,还是差点领便当的大事。

  所以现在查尔斯不得不提防她又按着那本小说里的套路出个什么馊主意出来。

  “你十二岁那年不是要去知识都市求学嘛。”辛西娅说道,“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家里肯定同意。等我到了知识都市,没了家里的约束,我就能在那里寻找我心目中的丈夫了。”

  查尔斯扶额不语,他不得不佩服赫曼立克家族的家族教育,军事家族教育出来的孩子都那么聪慧吗?

  “有人想去知识都市吗?”一个老人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这个声音虽然有些苍老缓和慢,可是有一种让听到的人感应十分舒服的魔力。

  “嬷嬷!”×2

  查尔斯和辛西娅连忙从石凳上跳了起来,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

  一位穿着用金色丝线装饰的白色达尔马提卡的老太婆站在两位孩子的眼前,她的脸上填满了皱纹,一头散发着淡淡白光的长发用一根树枝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

  她此时用慈祥的眼光详察着刚刚说完自己蒙骗家里的企图的辛西娅,让辛西娅觉着很错误意思。

  在北地有个民俗,讲平安接生并母亲没事的接生婆在你成年前算你的半个母亲。如果怙恃不在,接生婆可以管教她接生的孩子,用棍子抽也行。而孩子成年后,则有在接生婆丧失劳动能力后赡养她的义务。这个民俗的初衷是激励接生婆们奋力提高自己的水平,以此来提升新生儿的存活率。

  而现在站在他们两个眼前的这位三十岁时在灼烁神殿圣女岗位上退休后,来到北地行医布道六十余年,期间活人无数,被称为“行走于世间的神迹”的圣安琪儿嬷嬷,恰好就是查尔斯和辛西娅的接生婆。

  所以盘算诱骗家族而被抓了现行的辛西娅如今脑门上冒出一层冷汗。

  “如果你想去知识都市,那么你就得抓紧你的学习了。”圣安琪儿嬷嬷说完之后就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先把辛西娅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转过头去对查尔斯说道:“查尔斯,你的父亲在找你,我先和辛西娅说一会儿话。”

  没有理睬辛西娅求救的眼光,查尔斯一溜烟的回到了宴会厅里。如今他庆幸自己没有接话,否则他自己也挨一块被训了。

  圣安琪儿嬷嬷几十年如一日在北地不分贵贱、信仰和种族治愈病人无数,其声望之高就连北边草原上的兽人也要给她脸皮。因此在八年前灼烁神殿的教皇亲临北地,到她所在的红叶教堂亲自举行封圣仪式,传言期间灼烁之神有神谕降下。

  所以别说是查尔斯和辛西娅这两个孩子,就算是他们两个的爹,一个有钱,一个有拳,他们在圣安琪儿嬷嬷的眼前一样乖得跟孙子似的。

  宴会厅里,自己一单人坐在沙发上的麦加登伯爵看到儿子进来了,当他过来后就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低声说道:“来,查尔斯,趁这个契机我教你怎样在宴会上获取有用的信息。”

  “你先看看大门四周正在谈话的那两位。”

  “那是埃伯巴赫男爵和埃伯哈特男爵。”查尔斯认出了那两人,“他们的祖上是同一个家族,所以他们的纹章上都有一头野猪。”

  麦加登伯爵满足的点了颔头,记着领地周边家族的信息是每一位贵族的必修课,显然才八岁的儿子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

  然后他说道:“你注意一下他们两单人的神情和手脚。”

  不知道已经成为教学道具的两人之间的谈话似乎不是很愉快,最后他们很快就不欢而散了。

  “最近他们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对一片林地的归属有了争议。”麦加登伯爵向查尔斯说道,“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谈判的契机了,现在看来没谈妥,所以他们两家应该很快就开战了。”

  查尔斯在一旁点了颔头,贵族之间为了土地开战那是常态,只是他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贵族间的战斗是怎么样的。

  随后,麦加登伯爵又让查尔斯注意三个谈得正欢的人。

  那三人之中的两个男爵去年为了一个足球场轻重的有不少鱼的鱼塘打过一架,现在看起来他们正在一位子爵的调停下关系有所缓和。

  当宴会厅里的座钟敲响九声之后,今天的生日宴会完结了。

  从自由民的代表开始,客人们依身份由低到高向这里的主人离别。

  在庄园的门口,每个客人的随从都能取得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的是用枫糖喂养大的史莱姆。

  仆从们正在宴会厅里收拾,查尔斯如今正和怙恃一起来到了小餐厅,开始交流今晚宴会上的所见所闻。

  “查尔斯,你先吃点玩意。”麦加登夫人把一块葡萄干乳酪蛋糕放在了查尔斯的眼前。

  这个地方的物产并不富厚,除了史莱姆,查尔斯平时也很难吃上那些用鸡蛋、葡萄干和乳酪做成的点心。

  只是前阵子查尔斯的姐姐米拉前往远方求学,这让他闷闷不乐好一阵子。而麦加登伯爵为了让儿子开心起来,所以就花了不少钱来准备种种食物与点心,试图让儿子的心情好一点。

  就在查尔斯吃着蛋糕的时候,麦加登夫人向丈夫通报了赫曼立克夫人试探让孩子们攀亲的事情。

  “查尔斯,你怎么看?”

  麦加登伯爵不像其他一些贵族那样把孩子当成只能执行自己下令的所有物看待,而是会丰裕思量孩子提出的意见。

  “如果你对辛西娅有意思,那我们会思量把这件事承诺下来的。”麦加登伯爵说道。

  “她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也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查尔斯解答道。

  麦加登伯爵松了口吻,如果两个孩子之间有意思的话,那么他们也错误当恶人。

  而麦加登夫人则笑抚查尔斯的脑壳,问道:“儿子,你以后想找怎样的妻子呢?”

  “像妈妈这样的!”如今的查尔斯笑靥如花。

  母亲满足地继续笑抚儿子的脑壳。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