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新瓦岗

新瓦岗

甜城有爱 著

连载中军事

新瓦岗四猛:罗士信,来护儿,新文礼,王伯当四绝:罗春,尚师徒,侯君集,程咬金十三杰:李元霸,宇文成都,裴元庆,雄阔海,伍云召,伍天赐,罗成,杨林,魏文通,梁师泰,秦用,杨义臣,秦琼【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四猛四绝和十三杰人选,这是甜城心中的选择,希望大家能喜欢,《新瓦岗》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隋唐英雄传!

16.1508万字|94次点击更新:2019-06-17 07:11:08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新瓦岗四猛:罗士信,来护儿,新文礼,王伯当四绝:罗春,尚师徒,侯君集,程咬金十三杰:李元霸,宇文成都,裴元庆,雄阔海,伍云召,伍天赐,罗成,杨林,魏文通,梁师泰,秦用,杨义臣,秦琼【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四猛四绝和十三杰人选,这是甜城心中的选择,希望大家能喜欢,《新瓦岗》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隋唐英雄传!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新人求罩罩,列位要是看的喜欢就请给个收藏、推荐神马的吧,甜城在此奉求了!

  ························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锦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歌声传入耳中,宇文霸眉头微皱,旋即嘴角显出一丝不成捉摸的笑意来,招了招手,一个喽啰走近前来躬身领命:

  “寨主!”

  “去弄一只烤羊来,贵客到了。”

  “是!”喽啰领命而去。

  徐茂公,是你么?

  这韦城中怕也只有你徐世绩才智窥测出我宇文霸的用意和心思了,怕也只有你才敢在大日间的这样唱这首反歌!

  想当年那翟让也是在落草后你便前去相投,今日你主动上山来,莫不是也是如那时心思一般?

  宇文霸轻放下手中酒杯望向寨门外的眼光中不由含了一丝的期待······

  宇文霸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来自地球,一次高速公路的追尾就让宇文霸这个当了八年兵的兵王从退伍回家的路上直接来到了这个群雄乱起、英雄辈出的时代:

  隋末,大业七年,既公园611年。

  此时,隋炀帝杨广荒淫无道的形象已经被世人尽知,而长白山的王薄已经拉起反旗打响了隋末农民造反的第一枪,这首所谓的反歌《无向辽东浪死歌》更是一夜间从长白山传遍大江南北。

  而随着王薄的起势,宇文霸知道紧随着东郡韦城的翟让、山玩意南刘强横、河北窦建德、清河高士达城市相继扯起义旗!

  这是隋炀帝杨广从骄奢淫逸的皇上日子走向水深火热最后惨死开始的一年。

  当宇文霸明确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后着实的郁闷了好几天。

  而更让宇文霸纠结的是自己穿越过来成了一个小山寨的山贼头子,还记得自己醒来的那天正是这个倒霉的山贼头子带着小弟跟另一个山头的一伙山贼火并,身受重伤半死不活的给抬回山寨,直到三日后自己的到来才最终苏醒了过来的。

  弄明确了一切的宇文霸也只能够接受现实,再怎么说,这也是上天给的一次重新活一次的契机,所谓且活且珍惜。

  既然要珍惜,想要在浊世中活得自在,那么就得有所作为,决不能再像上一世那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要否则还真他么的不如连忙就拿块板砖敲了自己爽性,也辜负了这个倒霉蛋送给自己的这么一个王霸之气的名字啊!

  剖析了时局后,宇文霸一打探发现翟让现在竟然还没有造反,而自己处的这个山头正在东郡韦城下辖规模内,那后世知名的瓦岗寨就在百里之外。

  这一点简直让宇文霸欣喜热狂,脑子中立时便有了盘算,那就是救出翟让,收为己用,然后嘛自然是照着翟让当年的路数走,夺取瓦岗!

  实在宇文霸也想过自己要不爽性搞死翟让,然而这仅仅只是一念而过便放弃了这种盘算。

  一是因为翟让乃是内地人,做过法曹,有威望有呼吁力,自己收归帐下后用的着的地方多了去了,再加上翟让本就是一员猛将,山寨原来就只两百来人,上回又被谁人倒霉蛋拉出去火并又搞死百多,如今全胳膊全腿的也就只那么百十来号了。

  至于能否驾驭得了翟让这一点宇文霸却是从没有费心过。

  想那翟让打下瓦岗后经由五年的谋划瓦岗寨已经雄兵数万,威震天下引得数方好汉来投,在这种时候翟让都能够做出将第一把交椅拱手让给李密的事情来,岂非自己还用费心他会跟自己抢这山寨老大做么?

  再者,翟让现在应该是已经被下到牢中去了的了,自己再设法将他救出来,到时又是他的恩人,那时候还怕他不忠于自己?

  当宇文霸派人去韦城中探听消息成果真得知翟让因为冒犯了上司被下到牢中,秋后处斩,也就是九月底,于是连忙从山寨中挑了个叫石头的半大孩子一起去了趟韦城,然后让石头天天纠集十多个讨饭的小孩在牢房后面的一块荒原清闲上玩耍,小孩要吃什么就给什么,尤其是给一些含水量大的食物,自然,这一切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每当这些小孩要撒尿的时候就得都将尿集中到一处全洒到墙根上去!

  这个时代的衡宇大多数是木质为主,只有像牢房官邸之类的才是以精泥筑墙,而小孩的童子尿中尿酸充实,重复侵蚀,相信要不了多久,想要在尿尿的地方掏出一个洞出来是很容易的了。

  可是没想眼看着离九月底只有数日,却从韦城中传来消息说石头被人给捉了,而捉石头的这单人竟然还要到山寨里来见自己。

  石头虽只十五岁,却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而身形廋弱矮小就跟个孩子王一般轻重应该不易泄露,小孩顽皮往墙上洒尿这也都是很正常,且石头心思极其精致,属于少年迈成,却依然被人给看透了,宇文霸思遍韦城,能有这样智慧和胆色的怕也只有徐世绩这个存在了。

  歌声由远而近,一个锦衣少年泛起在寨门前。

  十七八岁的容貌,身高九尺,器宇轩昂,宽大的额头上两道剑眉极其浓重,像是藏了万般智慧一般,此子不是徐世绩是谁?

  这个后来被唐高祖李渊赐姓了李氏的凌烟阁二十四元勋之一,死后更是陪葬昭陵的天下名臣!

  宇文霸在详察着自己心中这个仰慕已久的superldol,徐世绩的眼光落在宇文霸身上时也是略微一惊,暗道此人端的非同一般:

  俊朗的面容透着硬气,彰显着一种男子汉的血性,更觉兼有一种文人的气质蕴含其身,与其硬朗的相貌形成融洽的渲染,与之眼光一碰,徐世绩心不由一动:怎么这单人看自己的眼光像是有一种极端的热切期盼之感?

  莫否则此人早就算到了自己此次上山的目的么?

  “放下烤羊,你等都出去。”宇文霸是在跟身旁的喽啰们说话,然而眼光却一直没有脱离过徐世绩的双眼:

  “本寨主要与徐少庄主酣饮一番!”

  徐世绩眉毛又一挑,倒不是因为这个寨主一口道出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家在韦城中乃是富户,又经常乐善好施的惠及苍生,被一些人识得再正常然而,心动的是,看来自己这次没算错,真的是找对人了。

  “寨主······”石头还跪在寨门前等着挨罚呢,此时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瞄着宇文霸。

  “你也起来,虽然事发被捉该罚,但你却给我带回了徐少庄主这样一位贵客,功过相抵,去吧。”

  “谢寨主!”石头有点不敢相信,自从这个寨主上回火并黑虎寨受伤昏死醒来后就像是变了单人,制定出一系列的山寨制度,赏罚更是尤其清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无论是喽啰还是山上的头目都是一视同仁,本以为自己今日屁股上的二十棍怕是少不了的了,没想到却竟然来了个功过相抵?

  功?莫不是寨主想要拿这徐少庄主去找徐家大老爷换钱?

  可是这却不是我赚他上山来的啊,而是他自己非要上山来的,还说若否则便要将我送官,唉,也不知这个徐少庄主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石头笑嘻嘻的直朝宇文霸打拱一边往寨门外走去,一边还不时的回首朝徐世绩望来,眼神竟含了一丝的同情色彩。

  对了!

  徐世绩心里蓦然一跳,先前自己上山时那一路的所见就让自己总觉着这个山寨那里错误劲,此时终于明确过来,这个寨主治理山寨不是以寻常山寨规则而是以军制的模式来打造的!

  先前自己那种怪怪的感受就是一种身处军营而不是在一个山寨的感受!

  “寨主这是想将在下当做押注赚取钱财么?”徐世绩嘴角浅笑的吐出一句话,然后径直坐了下来,随手从食盘里拿起一把小刀就朝烤羊的后腿肉切去。

  实在徐世绩的心早已经动了,对宇文霸、对这个山寨已经发生了浓重的兴趣,然而作为一向自傲的大才子来说,骨子里的那种自负还是让他不乐意先说出口来,还想再试探一番。

  “少庄主之才智够为我小砀山带来的又岂是徐家庄那一星半点?”宇文霸也不道破,笑容满面的拿起酒壶给徐世绩倒了一杯酒,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也自顾切起烤羊来。

  宇文霸不明确这以前的人说话怎么都爱这么的绕弯子,显着列位都已猜到对方的目的了干嘛还这样铺张时间的说些全不着调的费话?

  这要换做后世也就是他么的两个字:

  装逼!

  “哦?”徐世绩又故作惊讶不解的神色望着宇文霸冒出个声音,然后灌了一坨羊肉进嘴巴里大嚼起来。

  再装逼会死人的,这是老纸前世的无数吊丝用血泪总结出的经历啊小绩子。

  宇文霸在心内里嘀咕了一句也不理睬徐世绩的话,接着自己的话头又道:

  “莫说徐家庄,就是整个韦城甚至整个东郡都抵然而徐少庄主的一根手指头,如此赔本的买卖,我宇文霸又岂会去做呢?还是这根最小的手指头。”

  说完,宇文霸翘起小指在徐世绩眼前一晃。

  徐世绩面色一变,蓦然伸手一把捏住宇文霸翘起的那根小指,脸上一直都云淡风轻的笑容也瞬间凝聚,死死的盯着宇文霸,是满眼的炙热光线,盯得宇文霸都开始怀疑这个徐世绩是不是有点基友的倾向了。

  “寨主此言何意?”

  我靠!你特么的这是装逼上瘾了么?

  还要玩??

  要知道可是你主动找上山来的,而且还是唱着那首反歌上山的啊!

  “真神眼前不说假话。”宇文霸不想再这样打哑谜了,累啊,使劲的从徐世绩的掌心中抽出自己的那根小手指来吹了口吻,道:

  “我欲救出翟让,夺取瓦岗,为兄弟们在这浊世寻一条出路。”

  徐世绩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装逼了,这个寨主一早就算准了自己上山的目的了,不仅爽快的招认是要救翟让,而且还说出了夺取瓦岗这样的大事件,这说明此人是在与自己谈心,自己此时若还依然如此不明不白的话,也就太不丈夫了!

  当下徐世绩霍然站起身来,朝着宇文霸就一拜在地,朗声道:

  “绩不才,得哥哥如此看重,绩愿就此拜入哥哥麾下,为哥哥惟命是从,为山寨尽犬马之劳!”

  “好!”宇文霸一声大喝,上前扶起徐世绩转身朝着殿外一声吼: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