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黄天乱世

黄天乱世

光鹜 著

连载中军事

不知自己失去部分记忆的少年不甚误入义军大营,因是机缘巧合,见证了这场开启乱世的农民起义由盛转衰。本以为自己闹剧般的生活就此结束,却不知奇妙的冒险之旅才刚刚开始……

49.9107万字|81次点击更新:2019-06-17 07:11:2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不知自己失去部分记忆的少年不甚误入义军大营,因是机缘巧合,见证了这场开启乱世的农民起义由盛转衰。本以为自己闹剧般的生活就此结束,却不知奇妙的冒险之旅才刚刚开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吾乃‘神上使’张曼成,汝为何人?怎会从天而降,闯入我黄巾大营!”

  本是在路边期待着的云涯儿,还来不及从突然落到巨坑里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被一群头带黄巾、手拿钢刀的大汉给围了起来。而那带头问话之人,倒是颇有些英气,看上去似乎来头不小。

  此当只料是遇到了群爱变装之人,云涯儿便也没往多处想。其正直中二年岁,恰好偏幸学那昔人做派,于是非但没有惊慌,反而一本正经地先容了起来,“幸会幸会!我乃‘天佑子’云涯儿,久仰列位盛名,故而慕名而来!”

  说是慕名,实在云涯儿并不认得张曼成这号人物,只是依稀记得,上如同是有那么一个时期,泛起了一批头带黄巾的人,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起来是哪个时期了。

  张曼成本不愿信云涯的儿胡言乱语,因他自己的名号也然而是用来愚弄苍生之用,又怎会轻易相信一个生疏之人。然而,这小厮却的如实确从天而降,若不是落地之时,被这粮草车接住,怕是早已摔成了肉酱。加上他之前也曾闻大贤良师能够呼风唤雨,虽未亲眼所见,但大贤良师能聚众如此之多,想必也不是说说而已。而如今眼前这小厮,然而十五六岁容貌,衣着怪异,极有可能真是什么异士。若能收为己用,助自己打下一城半池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倘若这小厮并无异能,收为马前卒而用之,也未尝不成。怎么算,张曼成那都不亏,故而冒充相信了。

  于是,张曼成下令部下收起刀,对云涯儿笑脸相迎,“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见尊下小小年岁,便已是‘天佑子’,想必日后定是当世好汉!”实在这张曼成并不知道“天佑子”到底是个什么成为,只是一心想着奉承就是了。

  听了这般捧场的话语,云涯儿整单人都飘了起来,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少年英雄,于是也冒充客套了起来,“那里那里,晚生才疏学浅,没有前辈指点,那里能成什么大事。”

  两单人倒是因此一见如故,差点结了忘年交,要不是黄巾军中军纪严明,加上粮草短缺,张曼成恨不得要大摆宴席,庆祝一番。

  只是,别了张曼成后,云涯儿越想越错误劲。不觉看去,这里周围虽说不上一毛不拔,周遭百里没有一处衡宇,地上也是夹着杂草的土壤,只偶然能看到一两道车辙印子。更蹊跷的是,张曼成嘴上说着要好好招待自己,可是那两个大汉把自己带到这帐篷里后,便在门口扼守。

  这帐篷中极为简陋,除了那脏乱的床褥与草席,可以说是空无一物,甚至连张凳子都没有。自己家中虽不富足,却也不至于如此。这些人聚众在此,怎么会如此贫穷,以云涯儿的脑壳,自是想不明确,想着想着,开始有些后怕。仔细观之,这些人个个蓄发留须,军容整齐,似是经由训练之人。怕不是盘踞在这一带的山匪,拿自己寻个开心,搞错误过几天没收到赎金,就把自己杀了当下酒席了。云涯儿平时就爱听一些夸夸其谈的边际,这下倒是把自己给吓了个半死。

  正寻思如何逃脱之时,外边突然变得嘈杂起来,门口的两个大汉也提着刀往那里去了。没了守卫,对云涯儿来说是个大好的时机,可是好奇心偏令他不宽心就这样逃走逃走,反倒是折返回去,想要看看到底是哪路神仙来施救自己的,日后也好有个吹嘘的谈资。

  一路上,云涯儿弓腰驼背,走两三步就停下歇一阵,深怕被人察觉,又被抓了回去。只是那里正打得不成开交,那里尚有人顾得上他。已有几回被黄巾大汉发现,对方却依然对其不理不睬,这让云涯儿胆子又再次大了起来,索性也不墨迹了,径直就往朝斗殴的偏向走去。

  逐步靠近后,远远就能瞟见一名女子在粮车上左窜右跳,灰色的平民在这黄巾大营中显得尤为显眼。底下十几个大汉边叫骂边追赶着,却始终都碰不到女子分毫,其间还时不时有人被女子伸出的腿一脚踹翻在地。

  斗了一阵,在一旁默然了许久的张曼成,终是再也坐不下去,抓起身旁之刀,一个健步便往前冲来,照着女子的脚就是一刀。这手起刀落间,连粮车都快被砍成了两段,女子却扔完好无恙的站在一旁,并向其讥笑起来。

  “你们黄巾贼果真统统都是草包么?连一个十六岁的女子都抓不住,还准备起义造反?赶忙收拾收拾玩意回家吧,省得官军来了,你们连小命都留不住。”

  张曼成那里听得这般羞辱,不禁辩解起来,“我只是看你一个女娃娃独闯我黄巾大营,敬你是条好汉,不想就此葬送了你,才没有使出真功夫!你现在又羞辱我黄巾义军的众将士,意欲作甚?”

  “呵呵!”女子又一个纵身一脚踢翻了适才的粮车,“只惋惜我才不是什么好汉,只要你们乖乖把粮草全部交出来,我自会离去。”

  “岂有此理!”张曼成又是奋起一刀,将粮车剩下的半截也给砍断,谷物随之撒得满地都是。然后他又将大刀一挥,挑起一袋朝女子砸去。

  女子那里会被这种玩意击到,只是躲避之余,忘了注意脚下情况,之前能够驻足的粮车,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推开,因而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还没等她实时爬起,数把钢刀已经架在了脖子前。

  原来,这女子只是善使巧劲,同时身手灵活了点,单论气力,并不能与众多大汉所匹敌。张曼成视察良久,终于察觉此事,伺机划分女子注意力,进而而一举将其擒下,也算是出了之前被羞辱的恶气,颇为快意。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