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鹰扬三国

鹰扬三国

天上白雪 著

连载中军事

血与火的洗礼即将降临!战与乱的序曲已经奏响!潜伏在深渊之下的蛟龙,是为了等待时机,静候那翱翔天际的时刻!盘旋于云雾之间的雏鹰,是为了磨尖利爪,展现那雷霆一击的雄姿!一个风起云涌、英雄辈出的大时代即将来临!留给后人的,将是数不尽、道不完的评述和追忆!

69.0386万字|74次点击更新:2019-05-17 12:17:1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血与火的洗礼即将降临!战与乱的序曲已经奏响!潜伏在深渊之下的蛟龙,是为了等待时机,静候那翱翔天际的时刻!盘旋于云雾之间的雏鹰,是为了磨尖利爪,展现那雷霆一击的雄姿!一个风起云涌、英雄辈出的大时代即将来临!留给后人的,将是数不尽、道不完的评述和追忆!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公元2022年,洛阳市东郊,隐龙秘密军事基地。

  基地深处总指挥室,一位老人正在伏案干事。

  “陈说!”门外传来短促有力的低音。

  老人略带疲倦的抬起头,摘下老花镜,边揉太阳穴边道:“进来吧!”

  自动门打开,一位年约20左右的年轻武士快步而入,面向老人“啪”行了一个准则军礼,肃然道:“陈说总指挥!中尉南鹰衔命前来,请指示!”

  老人默然了一会,似是在思考什么,南鹰见老人未发话,行礼的手也只得继续举着。

  片晌,老人才从思绪中挣脱:“啊,中尉,请稍息!”

  南鹰这才满身放松,边放下手边咕噜了一句:“手都酸了…….”见老人眼一瞪,连忙挺胸站直。

  老人又垂首思索了一会,下定刻意般蓦然起身,沉声道:“中尉南鹰,本次任务有两项!”

  “第一项任务,刺杀!”老人递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身着中将制服的男子。

  “是!”南鹰随意看了一眼照片,连忙取出一个打火机,将照片点燃,随手放进了老人办公桌上的烟灰缸。

  老人眼中掠过一丝赞赏,盯着南鹰道:“中尉,有什么问题吗?你岂非不想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杀一位将军?”

  南鹰一挺胸:“陈说总指挥!我没有问题!武士以听从下令为第一要务!更况且……”

  偷瞄了一眼老人的反映,微笑接道:“更况且,老爹您老人家别说是要他的命,就是要我的命,也没有问题!”

  老人脸一板:“严肃点!”见南鹰脖子一缩,也忍不住微微一笑,骂道:“臭小子,就会贫嘴!”

  随手扔给南鹰一个信封:“这是目的今夜的出行路径和时间!对于你来说,这个任务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仍需小心为上!记着,一击得手,连忙远遁!”

  南鹰打开信封,默记内容后,同样连忙焚毁。

  “第二项任务……”老人怔怔的望着南鹰,眼光渐趋柔和,宛如一个慈父为即将远行的儿子送行。

  南鹰给老人瞧的心中忐忑,没理由的心中一慌道:“您老人家请接着说啊!”

  老人轻轻的道:“鹰,你跟我多久了?”

  南鹰毫不犹豫的回道:“自从随着您接受特训,还差27天就满10年了!从您私下认我为义子…..”不由微微一笑,“说来巧了,至今天正好是整整8年!”

  “难为你记得如此清楚!”老人长长一叹,“这些年可是苦了你了!是我没用,让你做了这么多违心的事。”

  南鹰肃然道:“义父,当初我孤苦无依,饥寒交切,若非被选中受训,加入了军队,能不能在世还是两说。尔后,若无您苦心栽培,暗地扶助,又几回将我从鬼门关救回,我又怎么会有今天!”

  说着,南鹰语气中也带了一丝繁重,“但我是一个武士,必须听从下令,杀戳、血腥注定是我的同伴,义父和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

  他眼中透出坚决,“请您接着安置第二项任务吧!我一定完成!”

  老人再次长叹道:“我很开心你有这种觉悟,既有杀伐的果敢和勇气,又可以保持心境的清明。然而,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一个善了之局!”

  老人猛的抬头,眼光炯炯直视南鹰:“你听好了,第二项任务并不能算做是任务,而是我的一个要求!你在刺杀完成后连忙脱离军队,恢复普通人的生活,彻底离别过去的一切!自然,也再不能回到这基地,再不能见我!”

  “不!”南鹰满身剧震,眼中放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老人叹息道:“鹰,不是义父忍心割舍父子之情,可是你还年轻,才20岁!总不能终日过这种剑拔弩张的生活,你应该象外面的年轻人一样,穿时装,开跑车,交漂亮女友,而不是象现在……”

  “我不接受!”南鹰生平第一次以近乎卤莽的语气打断了他的义父。

  老人清静的望向南鹰,似是早已经预推测他的反映。

  “我为什么要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一直就是这么过的,我过得很好!我为什么要穿时装开跑车?那些个窝囊废的二世祖有哪点值得我去学?尚有,我不要交什么漂亮女友,我有义父你就够了!”南鹰近乎是在咆哮,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近十年来他视为父亲的人竟然永远不再见他。

  “可是,你的职业充满了危机,随时会有性命之忧,做为你的义父,我一次次看着你与死亡共舞,我……”

  “是吗?可是我很强,我很优秀,我一直是最棒的,我可以战胜一切危险……”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打在了南鹰的脸上,没等他用手捂脸,他的衣领已经被一把揪住,粗暴的拖到了老人的眼前,老人暴怒的呼吸喷泄到南鹰的脸上。

  “你很强,你很优秀是吧?没错!我招认这一点,每次想到这点,我就懊恼当初为什么把你造就的这么厉害!以至于你在执行危险任务时,三次重伤危急!最后一次你晕迷了三天!我三天里是怎么过的?我在给部下部署任务时都能差池!我甚至抓着一张卫生纸来到办公室准备阅读!你这个魂淡!你觉着这很好玩吗?”老人疯狂的吼道,又给了南鹰一记耳光。

  南鹰忘记了疼痛,傻傻的看着老人,在他纪忆中,从未见过老人如此暴怒和渲泄心中的想法,老人总是很镇静。

  “这些年,我总是使用职务之便,尽可能的给你部署一些危险性不是太高的任务,可是你太优秀了,优秀到执行一次简朴的侦察任务都能让你救下国家元首!最近上头已经注意到你了,几个月来他们一直要求我派遣你去执行‘特殊任务’,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是九死一生!而且就是死了国家也不会招认你的存在!那些任务都是不能见光的,值得吗?”

  老人的一字一句宛如重锤,敲得南鹰透然而气。

  老人吼完了,重重跌坐在椅上,一时间偌大一个房间内只听到两人粗重的喘息。

  “鹰!”老人抬起头,面容如同苍老了许多,“有件事我一直没对你说,多年前我的亲生儿子就是在执行这样的‘特殊任务’时不幸…….”说着,老人不由大口喘息,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素来,为国献身这我无话可说,这是庆幸,这是使命!可是他死后取得的是什么样的待遇,他甚至不存在!”

  南鹰见老人又痛苦用手捂胸,连忙上前为老人抚胸顺气。

  “当初他也很优秀,而且说话的口吻也和你一样,可成果却一去不返,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你岂非还想让我再遭受一次这样的心痛!”老人眼中已有泪光,“你一直很听话,岂非这次就不能听我的?还是说,你这个狠心的小子要让义父跪下求你!?”

  “不要说了,义父!”南鹰泪水泉涌,“是我不孝,让你老人家生气,我全听你的!”

  老人哆嗦着伸出双手:“这才是好孩子,来!最后让义父抱你一次吧!义父从来没有抱过你的!”

  泪光模糊中,南鹰用力抱住了这位待他胜逾亲子的老人。虽然他们都是优秀的武士,素以坚强镇静为豪,但这一刻,他们只是一对将要生生划分的父子。

  良久,老人逐步松开南鹰,从桌下取出一只金属盒子,递给南鹰,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点好玩意,以后你会用得上。快走吧,晚上你尚有行动,要提早准备。”

  南鹰紧咬牙关,向门口走去,突然一转身,向老人跪下连磕三个头,再不敢看老人的眼睛,起身迅速离去。

  老人眼见南鹰身影消失,混浊的泪水再次盈出眼眶,口中自语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我再无遗憾了!”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