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像星河的焰火

像星河的焰火

银烛温夕 著

连载中总裁

十五岁便一个人生活的滕夏夏,依旧对生活抱有很大的希望。

18.0872万字|85次点击更新:2019-05-20 08:55:49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十五岁便一个人生活的滕夏夏,依旧对生活抱有很大的希望。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熬夜这个习惯。

  滕夏夏放下手机,随手拿过放在一边的小镜子。看着那内里的熊猫眼,神情狰狞的沉思了几秒钟。

  “诶?我的眼膜呢,刚买没几天的啊......”滕夏夏嘴里念叨着,在房间里找了无果,打开房门光着脚走到客厅。

  “啪——”的一声,客厅的吊灯被打开,散发着扎眼的光线,滕夏夏眯着双眼,在一堆乌七八糟的沙发上翻了半天,最后满足的拿着一个小袋子咧嘴笑了笑,转身关上了灯走回卧室。

  “砰——”

  不大的关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只有从卧室门底透出的丝丝灯光。

  窗外有月光洒进来,悄悄的照着整个客厅。

  滕夏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又睁开。望着天花板许久,轻轻翻了个身拿出旁边桌子上放着的手机,解了锁随手滑了几下,滑来滑去不知道可以点开什么。

  没了兴趣,把手机放回桌上。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起身关掉了卧室里的灯。

  屋子里有着偷偷的灯光,滕夏夏拿掉眼膜扔进了垃圾桶。跳上了床,翻来覆去最后夹着被子睡得香甜。

  小夜灯的光缓缓的 昏暗下来,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漆黑。似乎是冷,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继续做着一场不知道了局如何的梦。

  月光淡淡,悄悄的照着乱作一团的客厅。九月的夜晚寂静的有些恐怖,窗外不息有着阵阵微风吹进来。

  天缓缓亮了,耳边又响起了那听着就头疼却又不能不听的闹钟铃声,每次听到这个声音,滕夏夏很想伸手把手机扔在墙上,但转念一想,手机终归是无辜的,这才作罢。

  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眼睛困到睁不开,半死不活的状态整理完,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

  办了转学手续,今天是要去C市第一中学报道的日子。

  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滕夏夏在路边买了几个包子,胡乱的塞进嘴里,一步一步朝学校走去。

  转到这个学校有一个很大的利益,就是离她住的地方很近,走过一个路口就到了。

  C市很大,熙熙攘攘的人群,耳边不息响起车辆的轰鸣声,大清早的,看到的都是赶着去上班的白领。

  滕夏夏心情愉悦,为不用赶着点挤公交而感应万散开心。

  之前的那所高中,也是C市数一数二的高中,当年她中考失利没有考上,这次转校也很是不容易,若不是她好伙伴黎萌爸爸协助,她恐怕也不会顺利转进这所学校,出席的转校考试成绩独占鳌头,是可以进1班2班的成绩,只然而她还是选择了和黎萌一个班级。

  虽然她的成绩很好,近乎每次前五都有她的名字,她成绩就算再不稳定,也从来没有掉过年级前十。

  所以,那年中考成绩出来之后,黎萌不成置信的一直晃她,高分贝的嗓音一直叽叽喳喳,在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之后情绪才平稳下来,砸吧咂吧嘴一阵叹息,惋惜啊惋惜。

  在那所学校上了一年,终归都是顶尖的高中,滕夏夏没觉着有什么错误,老师向来对成绩好的学生格外关注,她性格文静听话,更是吸引老师的注意力。

  至于同学……

  也都很友好。

  除了……

  滕夏夏一想到谁人身影就身不由己的打冷颤,说实话,她自认她的长相没有多漂亮,天天照镜子看着那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实在想不通李某某为何纠缠她到了反常的排场。

  所以这也是她转校的很大一部门原因。

  滕夏夏踏进这所高中,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处境,都说一中是C市最好的高中,果真名不虚传,教学楼都要比之前的学校气派许多,整整大了一圈,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灿灿的。

  预备铃已经打过,滕夏夏看着眼前的人,老练的气焰气焰,衬衫配黑裙,眼镜下面一双精明的眼睛正在看她的文档:“我叫马秋华,以后就是你的班主任,主教英语。”

  马秋华随手翻了几页,伸手看了眼时间,抬头对她点颔头微笑:“跟我来吧。”

  滕夏夏乖乖跟上脚步。

  这条走廊很长,滕夏夏背着书包,追随班主任的步子经由一个个班级,由于还没到上课时间,每个班级依旧吵嘈杂闹,阳光照耀在玻璃窗上折射出来的光影,照亮了内里学生嬉笑打闹的身影。

  到了班级门口,上课铃恰好打响。

  马秋华抬了抬眼镜,一双眼睛严厉的扫过众人,双手背在身后,滕夏夏在她背后站着,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

  众人纷纷坐好,鸦雀无声。

  黎萌看到了她,用书挡着脸,圆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对上了视线那双眼睛才笑成一轮弯月。

  滕夏夏冲她眨了眨眼睛,随着班主任走了进去。

  “咳。”马秋华清了清嗓子,书放到了讲桌上:“今天有位新同学来到了我们班,请她自我先容列位认识一下。”

  滕夏夏还一愣一愣的,见到马秋华看过来的眼神回过神,走上了讲台,看着下面众多人的眼光,抿着嘴巴笑道:“列位好,我叫滕夏夏,以后的每一天,希望可以和列位友好相处。”

  稀稀拉拉的掌声缓缓停了下来,马秋华指着一个偏向的手突然就顿住了,细长的眉挑着:“邱北然人呢?!”

  “不…不知道。”

  说话的是坐前面的一个女生,见班主任那要吃了人的神情结巴了一下。

  马秋华扶额,像是硬憋着怒气。几秒后重新指向谁人位置:“滕夏夏,你就坐那里,靠内里的位置。”

  “好。” 

  整个班级里坐满了人,唯独这两单人位置空着。后三排,她这个位置正好靠着墙壁,滕夏夏看了看旁边的座位,尚有几本书斜斜的放在桌上,主人不知道跑到了那里。

  第一节就是班主任的课程,滕夏夏打开了书本,一节课下来发现完全可以适应新节奏,不紧不慢,再加上她意会力本就强一些,自然觉着没有何等难题。

  马秋华刚前脚踏出去,黎萌把看不懂的英语书丢到了书包里,长腿几步就扑到了滕夏夏身上,撒娇似的不愿意起来:“夏夏啊,我们终于又一个班级了!”

  是件万分快乐的事情,滕夏夏合上了书,伸出一个手指,很是嫌弃的挪开了那颗枕在她肩上的脑壳。

  黎萌不依不饶,不趴个够不愿意起来。

  显着昨天才刚刚见过,却像隔了几个月没晤面似的,滕夏夏不反抗,任由她抱着。眼神扫过班级里生疏的脸庞,一瞬间觉着连空气都与之前区别了。

  “我是不是有个同桌?”

  黎萌坐在她身边,拍了拍同桌的桌子:“对啊,帅哥一枚,不安生,经常逃课。”

  “这才刚开学几天……”

  黎萌摆摆手,一脸淡定:“正常啦,就昨天来过一次。留过级,有俩好哥们,现在是高三,然而也经常逃课。”

  黎萌拿着桌上的书随意揭开,书页停留在第一张,滕夏夏看清了那清秀的字迹:邱北然。

  都高三了还敢逃课?现在高二才刚开始她都天天抱着书本,回家也是不脱离书的海洋。尚有她身边这位,都留级了居然还敢逃课。

  滕夏夏啧啧两声,摇了摇头,无法明确。

  乖乖的过完了一上午,滕夏夏心情好的哼着歌收拾着书包,因为她发现一中老师教课节奏控制的太好了,起先还费心会不适应,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和黎萌并肩走着,在她无数次转头之后滕夏夏终于忍不住了:“少奶奶,看路行吗?不是我拉着你早撞人家身上了,你这总回首看什么呢?”

  黎萌瞥了瞥她,没忍住的又回首望了一眼:“看来是一起逃课了。”

  “啊?”

  “哎呀,就我跟你说的邱北然两个好哥们,高三的。”

  滕夏夏漠不关心:“哦。”

  黎萌知道她不懂,看她这幅冷淡的样子贼兮兮的笑了笑,又一本正经的跟她科普:“这仨人还蛮闻名的。学习成绩好。要害是——”

  “?”

  “长得帅啊!尤其是高三的那位穆洛清。”

  滕夏夏:“……你这花痴的偏差依旧没改。”

  “好看的小哥哥谁不喜欢看啊。”黎萌朝天空翻了个白眼,见夏夏还是一脸淡定,又补了句:“真的挺帅的,看着养眼嘛。穆洛清身高187,你不是最喜欢个子高的男生吗?”

  “嗯嗯嗯。”

  这语气相当搪塞,黎萌闭了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今天中午不回去了,夏夏中午做好吃的吧?”

  俩人已经走了一阵,滕夏夏转头看她:“昨天就已经买佳肴了,出发出发。”

  “耶,我要吃可乐鸡翅,买了吗?”

  “买了,肯定少不了这个。”

  少女嘻嘻哈哈的声音缓缓远去,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中,透过树荫的偏差,在地上留下模糊的光影。

  黎萌站在门口一只脚还没刚踏进去,马上瞪大了双眼,一脸恐慌:“我是进猪窝了吗?”

  “……”

  滕夏夏忍住想要把手里的拖鞋扔她脸上的怂恿。

  “还是和之前一样乱,沙发都没空坐人了,错误,比我上次来更乱了一些……”

  黎萌拿起沙发上的一件衣服瞅了瞅,发现是洗清洁腾夏夏扔在这里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懒。

  “你说你这以后交了男伙伴还……”

  “我觉着谁人鸡翅还是做好后去送给楼下秦奶奶家的阿球吃对照好。”

  阿球是一楼秦奶奶养的一条大狗,黎萌怕狗,每次经过都吓得不轻。黎萌一脸恐慌,连忙满脸讨好:“别这样嘛,这太铺张了不是?”

  滕夏夏洗了洗手,朝她冷哼了一声,冒充不领情。

  在厨房忙了半天,一道菜一道菜的端出来。黎萌看到的时候眼睛都放光了,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你的日子像越过越好的样子,这么丰盛。”

  滕夏夏不以为然:“那有什么,他们给的钱多,为什么要委屈自己然而好点的生活。”

  夹着鸡翅的筷子抖了一下,黎萌没有再说话。

  能说什么呢?

  15岁开始就一单人生活的滕夏夏,许多大人做的事情这几年来全部都压在这个小小的肩膀上。怙恃分手,各自组成各自的家庭。

  而滕夏夏,成了一个多余的小孩,被残忍的扬弃在这个都市,一直都是一单人生活。

  如果没有她怙恃每个月打来的钱,她生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黎萌像是很饿的样子,吃了两碗米饭。

  “谁娶了你真是幸福,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

  滕夏夏笑嘻嘻:“那你嫁给我吧,我娶你。”

  黎萌看她:“诶,你别说,还真行。”

  “那快选一个黄道吉日,我便把你娶过来。”

  “不行不行。”黎萌又立马拒绝:“我不要住这个猪窝。”

  “......黎萌同学,你信不信过两天你会看到一篇十七岁的女生被扔在下水道的头条新闻?”

  黎萌赔笑脸:“不要这样嘛,一个学过跆拳道的女生怎么能对我这个弱小女子动手哦。”

  吃完饭整理好厨房,黎萌直接躺床上打着呼睡着了,滕夏夏坐在桌子前整理上午的课程。

  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