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有凤难逑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著

连载中总裁

一夜之间,太子自戕,幼帝被推上位,丞相另立,朝中变故陡生。父王、母后、兄长的相继过世,当真只是偶然?可婚后的顾南琴只觉得自己越活越傻——有吃有喝有得玩,就连江山也有人守。有预谋的吧?绝对是有预谋的吧?!……………………本文架空,架的很空。博君一笑,勿当真。∠(?」∠)_来自作者君的卧倒式强行卖萌。

24.2146万字|68次点击更新:2019-05-20 08:54:5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夜之间,太子自戕,幼帝被推上位,丞相另立,朝中变故陡生。父王、母后、兄长的相继过世,当真只是偶然?可婚后的顾南琴只觉得自己越活越傻——有吃有喝有得玩,就连江山也有人守。有预谋的吧?绝对是有预谋的吧?!……………………本文架空,架的很空。博君一笑,勿当真。∠(?」∠)_来自作者君的卧倒式强行卖萌。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小姐,咱们这……是不是不太好啊?”盈袖哭丧着一张小脸,眼瞅着自家公主殿下大摇大摆地穿着男装进了一青楼似的地方,就差没那时哭讲话了。

  顾南琴可不管这些,回眸就对着自家这胆子小得跟针眼似的小丫头粲然一笑:“盈袖呀,若是畏惧,你不如先回去?横竖今日我也就是来看看,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言罢,还不忘轻摇折扇,翩然转身,整个儿一副纨绔令郎的风骚容貌。

  盈袖可就没那么好胆识了,这偷溜出宫,等会儿回去若是被孝明王瞧见,自己可又得挨上好几十大板了。

  这孝明王乃先帝的庶兄,自然是舍不得打咱们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到时候那些个罚人的板子,可还不都得落到自己头上?

  想到这里,盈袖倒是一脸的英勇就义、悲愤盎然:“……盈袖誓死追随小姐!”

  顾南琴轻哂,就着这一身青珀色男装,头也未回地径直往那万花楼而去,其内摇着帕子的女士们可都难堪见到这样的精致样貌,一时间连帕子也忘了摇,呆呆地看着顾南琴这张跌倒众生的脸泛着花痴。

  对于这样的场景,顾南琴倒很是洋洋自得:嘿,想不到本公主男女通吃啊。

  自然,顾南琴也不是出来寻欢作乐的。难堪在孝明王与小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偷溜出宫,自然是有要紧事要办。

  顾南琴轻笑之间眼波流转:这万花楼的秘密,可是不少呢……

  思及至此,顾南琴稍稍敛了敛面上桃花泛滥的笑容,伸手随意拦了一个看上去没什么智商的青楼女士,摸了俩银子块放进这眉开眼笑的女士手里,便搂着人家的盈盈腰身,顺理成章地往这万花楼楼上而去。

  盈袖在后面苦着张小脸儿跟上。

  幸好这万花楼来往的纨绔子弟们也随身有些丫鬟陪侍,所以这盈袖即就是随着顾南琴进去,也未必打眼。

  只是,这不怎么打眼的行为,却是悄然落进了某人深不成测的一片眸底。

  主仆俩连同着刚刚被搂上来的女士青烟,走得倒也算是慢了。

  顾南琴一边调笑地边走边与这青烟谈天说地,一边没忘了余光扫过这周围来往的客人。

  这万花楼的消费可不低廉,能进来寻欢作乐的那可都是有钱或有势的人物,再不济也得是个纨绔令郎哥儿,为了掩人线人,自是得有些手段。

  譬如这位,衣着虽是质朴邋遢,但他帽子上的那顶冰种玉扣也算是出卖了他的身家;

  再譬如这位,醉醺醺地往人家女士身上揩油,实则眸子里尽是清明,身边那小厮更一看就是武功基础不弱;

  ……

  顾南琴拥着女士往楼上走,却是怎么也没找着自己想查探的那人。

  自打有消息泄露说这人今日会来这万花楼,自己便千方百计偷溜出了宫。可这若是没碰着,又该从哪查起呢?

  越往上走,心下越发繁重,连带着迈步也更是重了许多。

  “令郎,你这是……有心事?”青烟女士正与顾南琴说着练琴时的趣事,却蓦然觉察身边这人似是听得心不在焉,只得咬着唇双眸滢滢地看着这“令郎”。

  顾南琴蓦然回神,片晌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微微勾唇,宠溺一笑:“……怎么能呢,我的心事可不都在你身上?”

  虽是哄着女士的话语,但显然这女士很吃这一套。

  不仅回了顾南琴一个害羞带怯的笑容,还似是撒娇般的赌着气多往前走了两步。

  顾南琴眉梢动了动,便重新牵回了女士的纤纤玉手,顺着她往屋内走去。

  以着顾南琴的本意,先劝这女士多喝两杯,待到这女士醉了个七八分,自己便也可以开始行动了。

  然而好巧不巧的,顾南琴正抱着女士喝得正欢,就突然听得楼下一阵骚动。

  几十个官差容貌的人自这万花楼大门鱼贯而入,吓得老鸨急急迎上了去:“列位官大爷嗳,这是什么风把您们给刮来了?”

  领头那人却似是油盐不进,面色肃然:“给我搜!”

  后头跟上的官兵们似是早已排演过数百遍,轻喝一声“遵命”便分了四队人马,一队往后院而去,一队留守大厅,其余两队划分从两面楼梯往上一间间搜查。

  糟糕,中计了!顾南琴很快反映过来,如今却是已然被楼下那些个官兵们堵住了去路。

  自己这公主殿下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但若是被人在青楼里抓着了,到时候便又能被那些个言官借着此事往小皇上那里泼脏水了。

  自己声名散乱且不打紧,可小皇上刚继位不久,怎么能受得了这些人的口诛笔伐?

  顾南琴咬牙,一个手刃便放倒了那青烟女士,转身就想拎着盈袖往窗口跑。

  “殿下!”盈袖如今也顾不得许多,噙着泪便把顾南琴往窗口推,“以公主殿下的轻功还可能逃掉,但带着盈袖可就逃不掉了!盈袖只是个丫鬟,没人理睬的。等到盈袖在此为公主再多争取些时间,之后便自行回皇宫了,不会有事的!”

  顾南琴思绪稍转,这官兵既是冲着自己来的,见着自己逃跑,定然会来追捕。到时盈袖随着自己反而会受牵累,还不如留她在这人群混杂中,还能乘机偷溜出去。

  心思至此,顾南琴只是再嘱咐了一句“当心”,便转身跃下了这三楼的窗台。

  顾南琴从小便不是个什么文静性子,又备受父皇母后呵护溺爱,于是便随着各个大内精英学了些轻功和近身的武学。

  虽是算不得什么精英,但好歹学的杂七杂八的武学门类较多,如今就算是打然而这些官差,逃跑该是轻车熟路才对。

  顾南琴唇角微勾,听着背后几人轻喝以及零琐屑碎往自己偏向而来的脚步声,伸手便扯了个帕子覆在面上,脚尖稍点,便借了一木桶之力跃上了墙头,头也不回地往皇宫相反的偏向而去。

  盈袖到时自然会往皇宫偏向跑,自己跑得远些,也能给她争取些时间。

  然而,顾南琴才刚跑了没两步,便察觉到事情有些错误劲:这周围,如同不只是官差。

  顾南琴警惕地半眯着眼眸看向周围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四名杀手,各个脚步落地无声,都是其中能手。心下一凛:完,这下子,可算是完完整整地钻进了别人的圈套。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