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千年盛典

千年盛典

略显阴暗 著

连载中玄幻

讲述人类从三个古老又强大的种族手中夺取了世界之后,在面对三个种族即将觉醒的二十年时间里面,人类大陆上的种种纷争,以及最后面对三个种族时人类的故事

1.4245万字|44次点击更新:2019-05-24 10:12:17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讲述人类从三个古老又强大的种族手中夺取了世界之后,在面对三个种族即将觉醒的二十年时间里面,人类大陆上的种种纷争,以及最后面对三个种族时人类的故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序章

  “今天,又有四五个土匪来村子了,还是抢粮食。”一个少年盘腿坐在地上,一边擦着手中的剑一边说着,“只是四五单人,拿着破烂不堪的长剑和斧子,就拉走了两车粮食。”

  在他的眼前,是一块没有字迹的石碑,已经有些风化开裂,石碑下,埋葬着少年的母亲。

  “您说的没错,当弱者开始寻求别人的呵护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了被呵护的意义。只是我还是很生气,生气自己还是没有迈出第一步。”少年站起身,“妈,您脱离已经四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再纪念着您,也会记着您教我的一切,您的教育,以及您的剑术。不知道以后,尚有没有时间来看您,但我相信您一直会陪同在我身边。”

  夕阳西下,让一切都长出了长长的影子。墓碑孤苦地留在山间,少年孤苦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最后的一缕阳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漆黑的短发,还显稚嫩却已满是坚强的双眼,以及,握在右手的,一把普通但却尖锐的铁剑。

  少年名叫埃朗,十五岁,是这座小山冈下的村子的住民。村子很大,约有两百多人栖身在这里,一条河流绕过这座山冈,滋养了山冈下一片不小的土地,也让这个村子一直有着不错的收成。在村子的西面能够十公里左右,有一座废弃的要塞,现在,已经是埃朗口中,那群土匪的藏身之处。

  这座村子,在这座岛屿的最南端,这座岛,名字叫海伊娜岛,在岛南方,海的另一面,大陆上的人们也称这座岛为龙神之岛。

  今年,是新元995年,脱离史前的那场大战,已经快千年了。

  995年5月12日。

  一早,埃朗就去外出干活了,他不会耕作作物,可是却可以帮着大人们干些体力活,常年的剑术训练使得埃朗已经有不输给成年男子的气力。埃朗通常在上午去帮人做事,换取粮食以及日常用品,下午,则是一单人训练剑术,或是阅读母亲留下的书。埃朗的家,在村子的边缘,只是普通的两间木屋。这个村子排击着外来的人,埃朗和他的母亲只能在村外自己搭建了一座木屋。随着埃朗逐渐长大,又在边上再搭了一间,而村子也在这几年中向外扩到了这两间木屋边,也似乎预示着村民们逐步接纳了这对外来的母子。

  现在,埃朗住在第一间木屋中,家中只有桌子椅子和床这样简朴的家具,唯一吸引人的就是一侧墙壁上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籍。

  埃朗的父亲是一个邪术师,为人正直,善良,但在邪术造诣上却乏善可陈,在埃朗未出生前,就病死了。埃朗的母亲,则是曾经十分有名的佣兵,剑术十分精湛,即便放到整个大陆,也可以说是十分优秀。可是在和埃朗父亲完婚后,就不再做佣兵,况且从大陆来到了海伊娜。

  书架上的书大多是埃朗父亲留下的邪术书,可是埃朗未曾继续一丝的魔力,这些书对他也没有任何意义。尚有一些,则是关于远古神话以及传说的书籍,埃朗的母亲就拿这些书,给埃朗做启蒙识字的教育。

  在干活中,埃朗听见村民们仍在纷纷议论关于土匪的事情。一单人正在绘声绘影地形容着:“听说了吗?北边许多村子又都遭到土匪洗劫了,抢的一干二净,除了几个女人被带走,所有村民也全部都被杀光,尸体就扔在村子里,惨不忍睹。尚有一个村子,说是组织了一群人抗拒,可是那些人一瞬间就被土匪全部杀死,死的极其难看,都是被砍成几段的。我听说,那些土匪都是妖怪,哪是普通人可以应对的。”

  “没错,你就看上次来我们村子的几单人,一个个都穷凶极恶的,唉……这年头,能在世就不错了,横竖粮食也吃不完,命没了,粮食再多也没用。”另一个村民赞同着说。

  “粮食多是因为这两年收成好,如果之后收不到那么多粮食呢?我们的存粮够吃上多久呢?”埃朗一直很反感这样的言论,一单人站在一边,冷冷地说,“北边的村子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良久都没有外人来我们村子,也没有人出去过,你又是从那里听说的?”

  那群人没有搭理埃朗,可是也停止了攀谈,又各自干各自的活去了,虽然他们的活看上去,都干的差不多了。

  “这单人朝夕会给村子惹上灾祸……”

  走远了,埃朗听见身后轻轻传来这样一句话。

  村口,埃朗看到五单人,推着车粮食,从村子内里走了出来,还是上次那五单人,还是那破烂不堪的长剑和斧子。在他们身后,是村子的两位长老,满脸堆笑地在欢送。

  埃朗面照面地,向着那五单人走去。

  “嘿,小哥,这个村子,也就只有你一单人拿着剑,挡在我们眼前啊。”走在最前面的谁人土匪笑着说,带着满脸的轻视。

  远处,两位长老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不安,还能听见他们叫唤着,叫埃朗放下剑,躲到一边去。

  埃朗停下了脚步,站在五个土匪眼前,眼中同样射出了轻视的眼光,似乎就在挑衅这些土匪。

  “让我看看你拿的是什么玩具。”走在最前面的土匪毫不在意地向着埃朗走来,一边伸动手,向埃朗抓来。

  埃朗突然躬下身,向前一窜,同时挥剑向土匪的右肩砍去。陪同着一声惨叫,谁人土匪的整个右臂连同手中拿着的斧子一起掉在了地上,谁人土匪惨叫一声,也不管右肩还在向外喷血,抡起左拳往埃朗的脑壳上砸了下来。埃朗一个转身,同时又一剑卸下了土匪的左手臂,没有等到第二声惨叫,埃朗的第三剑,割开了土匪的喉咙。

  此时,另外四个土匪也已经围了上来,况且同时向埃朗提倡了攻击……

  转瞬之间,他们就都躺在了血泊中,繁重的身体成了他们的拖累,在埃朗轻盈的迈步以及超乎想象的尖锐剑锋下,很快四单人的喉咙就都被阻遏了。

  埃朗看着这个五具倒在血泊中的尸体,才意识到自己的剑如今正滴着他们的血。

  “杀人了......”埃朗感应胸中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受,“第一次,真的杀人了。”埃朗心中反重复复念着这几个字,丝毫没有注意一位长老已经跑到他的身边。

  “你闯下大祸了,”长老瘫倒在地上,看着这五具尸体,“这可这么办,这可这么办……”

  这些话语,又将埃朗拉回到现实中。“是的,我杀人了,可是我没有错,这些都是土匪,他们才是恶魔,自身就是活该之人。”一个声音在埃朗脑中盘旋,“弱者一旦寻求别人呵护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了被呵护的意义。可是,总还需要有人挺身而出去呵护他们......”

  “是的,我就是谁人呵护他们的人,我没有错!”

  “我杀了土匪。”埃朗对还在惊惶的长老说,“我杀死了土匪,抢回了粮食”

  “你只是杀死了他们五单人,又能怎样?可是这些土匪怎么会善罢甘休?全村的人都活不下去了……”

  “把粮食拉回去吧。”埃朗说着,提着剑,往自己的家走去,身后的老人跪倒在地,还在不息的自言自语:“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这对村子来说,是出了天大的事情,可是,这却反而让今夜格外清静,没有人去拉回那两车粮食,除了几个在长老家议论到很晚,其他人都早早地关上了大门。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这一晚的清静只是前奏,一早,更大的汹涌卷席了整个村子。

  村口的两车粮食已经不在了,五具土匪的尸体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七具村民的尸体。他们是最靠近村口的两户人家。每具尸体上都有无数伤口,而且每具尸体的头都被砍了下来。这七具尸体被丢在一边,而头颅则在另一边,插在七根木杆上。

  埃朗今天没有去干活,而是在家收拾着行装。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他也有着自己的盘算。很快,埃朗整理好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包裹里就是一些干粮和一些钱。钱币在这个村子内里近乎用不到,可是埃朗知道,外面尚有更大的城镇,和这里完全区其余地方。他想脱离这里。

  刚刚出门,埃朗就被村民围困了起来,站在前面的村民都拿着农具或者斧子等武器。

  “这是你闯下的祸。”一位长老说。

  “把这群土匪消灭了,不就可以了。”埃朗说,“或者,让我脱离。”

  “我们已经决议了,为了平息这场祸事,要把你送去给他们发落。”长老说,“这是你闯下的祸,必须由你来经受。”

  “由我一单人吗?和你们无关吗?”埃朗看着周围气焰汹汹的村民们,“面临五个土匪,你们都不敢拿起武器,现在竟然敢拿起武器面临轻松杀死那五个土匪的我。”

  “五个土匪,谁杀不死,可是杀了他们,会引来土匪倾巢而出的复仇,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一个村民一边说,一边握紧了手上的锄头。

  “你能杀死五个土匪吗?”埃朗走到这个村民眼前。

  这个村民本能地退却了一小步,说:“你以为就你厉害吗?”

  “让我走。”埃朗摇了摇头,继续盯着谁人村民说,“让我走。”

  说着,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谁人村民举起锄头,打向埃朗。埃朗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锄头的柄,又往前走了一步:“让我走吧。”

  但没有人愿意放走埃朗,就在这个村民的锄头被埃朗抓住的同时,其他村民都围了上来,拿起手中的农具不息向着埃朗打去。

  埃朗即便想躲,也无法躲开那么多人的同时攻击,同时,他仍在犹豫,自己的剑,是否应该挥向这些村民。但已经来不及他多犹豫了,第一下攻击已经结结实实打到了埃朗的身上,是一把铲子,铲子面重重拍在埃朗的背上。有了第一下,之后的攻击便无法再招架,种种农具如雨点一般落在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埃朗的身上,头上,身体的每一处地方。埃朗身下的土地,很快就被献血染红了。

  就在村民疯狂来到**的时候,一片紫色的光线从埃朗的身上射了出来,牢牢围住埃朗的村民们都一下子止住了攻击,纷纷往退却了几步。而倒在地上,应该早已殒命,血肉模糊的埃朗,陪同着紫色的光线,逐步地站了起来。而身上的伤,也在这站起来的短暂时间里,逐步愈合了。他的手中,还握着那把铁剑,而铁剑上也闪烁着紫色的光线,而埃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