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邪神自我修养

邪神自我修养

肃冬 著

连载中玄幻

穿越到有魔法的异世界,不仅捡到一枚神格,还意外收获了一群狂热信徒。某法师学徒的开挂人生,从此开始。

12.8542万字|16次点击更新:2019-05-16 04:07:3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穿越到有魔法的异世界,不仅捡到一枚神格,还意外收获了一群狂热信徒。某法师学徒的开挂人生,从此开始。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赵诚坐在书桌前,深深地吸了一口吻。望着眼前生疏的处境,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几分钟前,他还是一只苦命的法式猿,在上司的要求下,没日没夜地加班,最终积劳成疾,猝死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灵魂竟然来到了这个生疏的世界,成了这个名叫“艾伦·约克”的少年。

  此时如今,他抬起头,注意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奢靡绮丽的卧室里,蔚蓝色的月光洒落在地,使气氛清静而神秘。

  米白色的墙纸,装饰有浮雕的天花板,绮丽的枝形吊灯,挂着紫色幔帐的四柱床,以及脚下柔软舒适的地毯,彰显出其主人富有而尊贵的身份身份。

  “看来,相比那些‘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的穿越者,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随着他的心情缓缓清静下来,属于“艾伦·约克”的纪忆,也一点一滴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眼前这个世界,与蒸汽时代的欧洲颇为相似——精致绮丽的西式修建,蓬勃生长的蒸汽工业,彬彬有礼的绅士,优雅时尚的淑女,组成一幅宛若英剧般的画卷。

  艾伦·约克的父亲,威廉·约克伯爵,是布雷登王国东南肯特郡的领主,也是全王国最有钱的贵族之一。

  “难怪住得起这种绮丽堂皇的城堡。”赵诚偷偷吐槽道。

  至于艾伦的母亲,则在一年前因病逝世了。

  在这个贵族家庭中,艾伦排行第二,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

  很不幸,在怙恃的眼里,艾伦一直是三兄弟中最不令人省心的那一个。

  身为贵族次子,艾伦并没有爵位继续权。为了让艾伦未来能够自力重生,威廉伯爵破费重金,把他送进全国最好的大学——坎布里奇大学,希望他能安平稳稳地卒业,找一份体面的干事,混过普通而幸福的人生。

  但正处在青春起义期的艾伦却对此不以为然。

  他倔强地告诉父亲,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邪术师。

  嗯……威廉伯爵必须得招认,在布雷登王国境内,如果艾伦真的能当上邪术师,那么他的前途将会一片灼烁。

  自从魔动蒸汽机被发现出来之后,邪术师的身份在布雷登王海内大幅提高,随后,女王陛下在演讲中提到“邪术是第一生产力”,更让邪术师成了人人憧憬的职业。

  可以说,布雷登王国近年来工业的飞速生长,以及在万千位面不息扩张的殖民地,都是建设在邪术的基础上的。

  可问题在于,邪术师的前途虽然称得上光泽耀眼,但也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啊!

  这个神乎其神的职业,对于天赋的要求,可比艾伦想象中要严苛得多。

  几个月前,威廉伯爵确确实实尊重了他的意愿,替他请来了一位邪术师,测试他的邪术天赋。

  父亲那时承诺他:“如果你真的适合学邪术,那么我会全力支持你追逐梦想。”

  很惋惜,测试的成果令艾伦无比失望:他的精神力弱到可以忽略不计,至于邪术天赋,连及格线都没法来到。

  善意的邪术师那时宽慰他说:“孩子,拥有邪术天赋的人万中无一,像你这样,已经可以知足了。”

  “哦,”艾伦那时漫不经心地解答道,“我知道了。”

  威廉伯爵以为,遭受这样的抨击之后,艾伦能够会变得成熟一些,不再对邪术抱有不切实际的胡想。

  但他显然猜错了。

  艾伦依旧是老样子,整天捧着邪术书游手好闲,从未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因为他多次考试不及格,坎布里奇大学的教授甚至还建议他退学,另谋出路。

  威廉伯爵对此焦虑不已,但艾伦依旧我行我素。

  “想逼我放弃邪术?没门!”

  “我可是未来的传奇法师!我这辈子都不成能放弃邪术的!”

  …………

  实话实说,赵诚真不知道身体原主人那里来的信心。穿越到这样一其中二病少年身上,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但他别无选择。

  对于“艾伦·约克”这个名字,他只能坦然接受。

  然而,就在这时,赵诚……不,应该是艾伦,突然注意到,在他眼前的书桌上,悄悄地躺着一本敞开的硬壳札记本,它的纸张微微泛黄,显然已经有了一些年头。

  怀着好奇心,艾伦低下头,想看看札记本上写着什么。

  在湛蓝色月光的照耀下,黑色的字迹与浅色的纸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艾伦的眼睛微微感应有些刺痛。

  只见上面写着:

  “我们在漆黑地的父,万千死灵的主宰,愿众人都尊崇您的威名,愿逝者在您的眷顾下得以安息;

  “愿您的旨意非论在冥界还是人间,都得以流通无阻。”

  望着札记本上的字迹,艾伦默然了良久。

  他感受到,当自己在心里默念这段文字,他的心跳微微加速,如同有一种神秘的气力在他的体内苏醒,与他的灵魂发生某种难以形容的感应。

  他突然想起,这本札记本是身体原主人从家族城堡的阁楼里偷出来的,封面上写着“邪神札记”、“高度危险”、“请勿触碰”几个词。

  “邪神札记”所纪录的,自然是召唤“邪神”的咒语,或是向“邪神”祈祷的祷词。

  显然,身体原主人是想要通过向邪神祈祷的方式,取得邪神的恩赐,改变自己的体质,从而拥有邪术天赋。

  可问题在于,如果“邪神”的恩赐真的这么好拿的话,那么他也不配当“邪神”了。

  这件事情的成果显而易见:身体原主人的灵魂不知去向,邪神也没有召唤胜利,反而召唤来了一个刚刚猝死的穿越者。

  对于身体原主人的行为,艾伦只想默默评价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他逐步合上札记本,将其推到桌子一角,随后闭上眼睛,盘算在黎明降临之前,整理一下自己昏乱的思绪。

  然而,就在他双眼刚刚合上之际,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弦紧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清晰地看到,在他的意识深处,漂浮着一枚漆黑的晶石,如同深邃 昏暗的黑洞一般,伴着他呼吸的频率,悄然吞噬着周围的光线。

  而在黑色晶石的周围,尚有无数枚细小的符文围绕着它,漂浮,旋转,为它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艾伦并不知道这枚晶石究竟是什么。

  但他能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在它内里隐蔽着极为强大的气力,以及一声若有若无的、深沉的叹息。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