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无限之盘古的逆袭

无限之盘古的逆袭

倾世大鹏 著

连载中仙侠

造物主与造物的战争,究竟谁为正,谁是邪?或许,根本就没有正邪对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5.3228万字|96次点击更新:2019-05-20 08:48:2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造物主与造物的战争,究竟谁为正,谁是邪?或许,根本就没有正邪对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久久小说网_最新最全的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冬日的夜晚似乎特别漆黑,然现在夜却是华灯初上,无他,只因今晚是除夕夜,然而到破晓两三点时,喧嚣的世界也早已幽寂下来。

  寒风拂过大地,熄灭了人们一家团聚的热烈,却熄灭不了那一场复仇的熊熊猛火。

  阴暗的苍穹之下,一处被围墙盘绕的农家小院中,一栋猛烈燃烧的三层乡村小楼前,双目朴陋,面无人色的罗长风,仰头怔怔看着被火焰映红的夜空。

  大火烤烫了他的身躯,却无法给他那颗冰凉的心带来一丝温度。

  这场大火,烧毁了杀父仇家的尸体,也烧掉了罗长风的未来。

  能够,在他亲眼眼见相依为命的父亲,被仇家害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了未来。

  罗长风的母亲在他还未满周岁时就因病去世,靠老实巴交的父亲种地做零活养大,十年前,父亲因耕地被同村村民侵占了一部门,前去找那家人理论,成果发生了冲突。

  罗长风的父亲只有一单人,对方却是三兄弟,原本罗长风的父亲是不想跟他们动手的。

  可对方凌辱罗长风父亲孤身一人,家里只有一个八岁上小学的儿子,态度十分野蛮,放言就算占了你家地你又能如何?

  罗长风父亲不忿,张口骂了那家人一句,连忙引来了对方三兄弟的围殴。

  在斗殴中,罗长风父亲打伤了对方两人,自己却不慎被推倒在石磨上,那时撞死,这一切,都被八岁的罗长风亲眼眼见。

  三兄弟被警方带走,但因为是斗殴中意外致人死亡,并非特意杀人,经由审判,三兄弟划分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八年、六年零六个月,附带民事赔偿二十一万。

  执法是公正的,对司法部门来说,凶手已遵从执法法则受到制裁,他们推行了自己的职责,维护了执法的威严。

  可对小小的罗长风来说,父亲的性命与对方受到的惩治,显然并错误等,痛恨的种子在年幼的罗长风心田生根发芽。

  罗长风虽然拿到了二十一万的民事赔偿,但他依然进了孤儿院,往后成为一个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孤儿。

  十年间,那家人坐牢的三兄弟相继出狱,被判十二年的那人,也因为在狱中展现良好而被减刑,只坐了十年多就出狱了。

  父亲死后,罗长风依然照常上学,初中卒业后,就不再念书,而是以少年之身进入了社会,打零工渡日,且悄悄期待复仇的时机到来。

  在老师同学的眼里,他是一个默然寡言,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在领队眼里,他是一个麻木不仁,委屈就全的暂时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隐藏了些什么。

  期待了十年的罗长风,终于如蛰伏已久的毒蛇般出动了,除夕夜,三兄弟团聚,吃了一顿团圆饭,这一顿饭足足吃了四个多小时。

  屋内,是烈酒火锅,火热温暖,屋外,是凉风如刀,心寒如冰。

  罗长风很有耐性,他已经等了十年,不差这么一点时间,最终,三兄弟都喝多了。

  农村的院子,说实在的,并没有城里关得那么死,只要有心,哪都能找到摸进去的地方。

  喝醉的三兄弟被摸进去的罗长风以一把杀猪刀送下了地狱,随即以准备好的汽油,点燃了这栋小楼。

  罗长风知道自己犯了死罪,他也没想过要逃,若是在二十年前,逃跑尚有可能活下来,换个地方,换个身份,重新开始,可如今这个时代,基本逃无可逃。

  小院外,被大火惊动的村民围在门口,看着身上沾满鲜血的少年议论纷纷,远处,已有警笛声遥遥传来。

  阴云密布,不见一丝星光的天上,一团闪烁着五彩颜色的光线突兀的凭空泛起。

  仰头望天,面无神情的罗长风微微偏了偏头,眼中依然是一片死灰色,没有任何神采。

  能够,思维近乎陷入停滞的罗长风,连好奇的情绪都已不再有了吧!

  可逐步的,罗长风的瞳孔微微收缩,因为他发现,那团五彩光线竟不偏不倚的对着自己坠落了下来。

  在他的思维还未恢复运转时,那团五彩光线直直坠落到他头顶,从他顶门没入了他的身体。

  罗长风眼前一黑,就此晕迷过去。

  ……

  渺茫大地,万里飞雪。

  落光了叶子的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这是一片渺无人烟的山脚,一行十数人自南踏雪而来,正准备上山。

  这是一群很希奇的人,他们身上穿的,是灰布长袍,看上去有些臃肿,显然是内里穿着御寒的棉袄。

  一行十数人个个头上光洁,只有脑后编着一条款子鼠尾辫,稍稍有点历史基础知识的都知道,这种发型华夏历史上只有满清才会留,而且是前期,清朝后期逐渐生长成了“阴阳头”与牛尾辫。

  走在这行人前方的,是一名身穿淡蓝衣衫,长相儒雅飘逸,看上去便似一名文士的中年男子。

  行得片晌,只见一名看上去二十出头,满面精悍之气的青年正疾步奔来,他奔走间步履稳健,积雪近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头前开路的兄弟,为首的中年人见那人疾奔而来,快走几步迎了上去,询问道:“何事返回?”

  那人抱拳道:“回禀总舵主,属下在前方林中发现一个晕迷的少年,他衣着怪异,衣服上有血迹,看其头发,似是个僧人。”

  被称为总舵主的中年脸色微变,郑重了几分,“头前引路,带我去看看。”

  “是。”

  当下一行人加速脚步,随着那青年行至一片松林之中,果真见到一人侧卧在那,双目紧闭,嘴唇因冰冷有些发紫。

  他身上衣物如实十分怪异,上身一件厚实的黑衣,衣服后面还带着一个兜帽,下身一条不知什么材质的黑色裤子,脚上则是一双从未见过的黑鞋。

  总舵主不知道这身化妆叫羽绒服、牛仔裤、运动鞋,但他发现,这少年胸前果真有凝聚的血块。

  虽然血液凝聚后为黑色,沾在黑衣上看不出来,但那血块却是十清晰显。

  那晕迷的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容貌,相貌倒也周正,只是头上只有一层薄薄的头发,脑后并无鼠尾辫。

  在后世,这种发型被称为圆寸,可在这个时代,自然是只有僧人才会剃这种头,有时僧人剃头不实时,就会长出这么一层头发。

  总舵主探手按在少年手腕脉搏细细感应,片晌之后,逐步点了颔头,对身后手下道:“背上他,先把他带回村子再说。”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